不放棄踏進馬拉松的自己 黃華凡保有堅持赤煉重生

0
1139

在去年臺北馬拉松跑出 2 小時 28 分 41 秒、拿下國內第二名的黃華凡,是 Z 世代、西元兩千後的新生代選手,才二十二歲的年紀,卻已經是身經百戰的馬拉松跑者。甫結束香港渣打馬拉松的旅程,接續是二月份愛媛馬拉松,以及年度盛事新北市萬金石馬拉松。

今年即將於國立體育大學畢業的華凡,正積極準備升學碩班的資料,延續學生競技選手的身分。保留學籍是為了期許能爭取世大運的資格,站上國際舞台與世界較勁。在採訪之前,華凡與好友威衡才見證日本選手前田穂南以 2 小時 18 分 59 秒刷新日本女子馬拉松紀錄。他笑說著:「不敢說要拚奧運,太遠了。先把目標放在爭取世大運、亞運的資格。」從東海岸的花蓮來到國體大,可以說一路跑來並不輕鬆。

跟著哥哥的屁股

出身自花蓮玉里的華凡,談起開始跑步的起點,首先讓他記起了哥哥。「以前我都是跟著哥哥的屁股跑,」華凡笑說:「國中的時候我比較害羞跟內向,所以哥哥去哪裡我就去哪裡,國二的時候就接觸跑步。」

在花蓮跑步的人很少,所以很難能找人一塊練習。真正踏入田徑訓練是就讀花蓮縣四維高中開始,隨著持續訓練,他的場內賽成績也慢慢地拉了起來。「哥哥最後是去讀軍警,他畢業時我還是高中生。他告訴我你可以練,要我繼續練下去。」華凡說:「不過,去申請大學時,也差點沒學校讀。」

仍是高中生的華凡在一次場內賽,與公開組 (大學) 選手同場較勁,發現穿著亮黃色背心的國體大選手的實力很好,這讓他心生念頭決定申請入學國立體育大學。而能順利入學國體大,華凡也承認很幸運,作為一名田徑選手,本該多報考幾間學校做預備。但他只投了國立體育大學!

「我後來被罵死,如果沒入選國體大,我就真的沒地方讀書去當兵了。」他笑說:「當時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甚麼。」在歷屆全國中等學校田徑錦標賽 (全中錦) 與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全中運) 的一萬公尺、五千公尺都曾摘下多面獎牌的華凡,很順利地進入大學,也從花蓮來到了北台灣。

失控的疫情

升上國體大的華凡,迎來的不是訓練生活,而是隨著新冠疫情而禁止外出、戴口罩練跑的生活。「校園裡、田徑場裡一個人都沒有。」他說。長達兩年的疫情,把許多選手的熱情與鬥志都消磨掉了,華凡也承認自己在一年級沒有認真地訓練。

「生活不再像平常一樣規律,有時會不小心放太鬆,也因為這樣,反而需要提醒自己別忘了運動員自律的重要性!」他說。在 2021 年的全國大專校院田徑公開賽 (5000公尺/第6名)、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 (10000公尺/第6名),甚至是在全國運動會 (10000公尺/第9名) 的成績表現都不算特別好,卻也為兩個月後的另一場挑戰埋下伏筆。

在揮別這一年的尾聲之際,華凡並不是毫無收穫。這樣的想法很早就存在著,他清楚認知自己很快要踏上馬拉松這條路。「2020 年擔任臺北馬拉松的 3 小時半配速員,然後 2021 年是我正式的初馬。」他說,「馬拉松不管是距離、訓練或是賽中的準備,都跟場內賽完全不一樣,我很認真準備。」

原本預定跑在 2 小時 35~40 分的臺北馬,華凡最終以 2 小時 33 分 01 秒跨過終點。他給自己的評價是:「我的速度沒有很好,真的,但我的速耐力很好,很能撐。」跑進 2 小時 35 分的成績,他當下很有感「還能更快」。

迎來赤煉的考驗

隔年對華凡來說是關鍵的一年,歷經了嚴重的傷勢,也一改挑戰為半程馬拉松項目。在首次臺北半程馬拉松跑出 1 小時 11 分 57 秒成績,成績雖然不滿意,然而前陣子傷勢復健歸來,至少對自己的努力有了一份交代。而此次的傷痛經驗也帶給他深刻的教訓,由此,未來在訓練安排上更為重視恢復與調整。

時間過得匆忙,成為學長的他更是專注在訓練中,體悟身為選手的責任與使命。在 2023 全國大專校院田徑公開賽 5000 公尺拿下第二名、又在新北城市盃全國田徑公開賽 10000 公尺摘下銀牌破大會紀錄, 5000 公尺摘下金牌,無論是速度或是耐力都比往年更強大。

「要跑好馬拉松,速度還是要練。」他笑說:「很努力在準備全運會,感覺自己狀態很好,我的目標是拿前三名。」然而,現實總是不如人意, 112 年全國運動會馬拉松項目在臺南開跑,天氣十分炎熱、加上頗高的溼度顯得燜熱,壓倒華凡的不是耐力不夠、速度不行,而是炎熱的天氣與抽筋。

「跑到 33 公里,大小腿開始抽筋,想說放慢穩穩跑也可以拿第三,但是身體沒辦法再撐下去了,到達極限了。」他說:「這場馬拉松真的讓我體會到馬拉松真的一點也不簡單。」補給品該吃的吃了,運動飲料也喝了。一切都算好好的。但還是抽筋了。華凡說道:「只能說我不是耐熱的選手,只要比賽的天氣很熱就很難跑。」代表花蓮縣的黃華凡,以 2 小時 48 分 19 秒第七名完賽。

臺南全運會過後,有一週時間華凡完全不想跑步,心情陷入低潮。為好戰友威衡高興奪金的同時,也為自己的失利沮喪。即便後續就要迎來臺北馬拉松,但不時想起的悔恨與鎩羽而歸的遺憾,如同歷經了赤煉的考驗。

從臺北馬再次崛起

在臺北馬終點拱門舉起雙臂嘶吼的華凡,超越了全運會力有未逮的無奈,不只是以出類拔萃的成績跨過終點,更是將個人最佳成績推進 2 小時 30 分內 (2:28:41)。在城市盃 5000 公尺新創個人最佳成績的他,在臺北馬前給自己一個 Sub 225 的目標。儘管未能達標目標,但這份成績已經讓他相當知足。

「在臺北馬拉松學習到了什麼叫『不要怕』,像是前半程的速度比預設快很多,有點超出我的計畫,」他說道:「但很多菁英選手都參加了,機會很難得,就決定放手一搏跟跟看。」練馬拉松是一件極為辛苦的事,無論是累積跑量、強度訓練,為了讓訓練更有效率,還要兼顧恢復與休息,也要小心翼翼避免受傷。在備賽過程中多次腦海漂過想放棄的念頭,然而,事實證明堅持下來終有所獲。

臺北馬拉松過後,一月下旬受台灣 adidas 邀請,與體大幾位好手前往參賽香港渣打馬拉松,隨蔣介文蔣哥跑出 2 小時 33 分 33 秒(總排第 33 名)。不久之後,將要前往日本參賽愛媛馬拉松,以及三月份新北市萬金石馬拉松。比賽頻繁地一一到來,華凡不只比以往更加謹慎地恢復與保養,心態也調整得更為正向且踏實。

因為疫情而暫停的大一,初次征戰臺北馬獲得佳績的喜悅,受傷而復健的一年,以及赤煉的全運會,苦盡甘來的臺北馬個人最佳。短短的數年華凡過得漫長卻也充實,正積極準備申請碩班的他,把眼界放在亞運、以及世界大學生運動會。他想再努力看看,不只希望把個人最佳再推進,也希望能代表學校、代表台灣在國際爭光。

漫長的 42.195 公里譬如人生,華凡分享了一段話:「練馬拉松很孤獨,要提醒自己,不要放棄當初那個熱愛跑步、踏進馬拉松的自己。」人生看遠一些,華凡期許自己的下一步是馬拉松成績跑進 2 小時 20 分內。

尋找 黃華凡 Hua Fan Huang

【延伸閱讀】

adidas ADIZERO競速跑鞋家族 全面迎戰2023臺北馬拉松

青學大奪第100回箱根優勝 adidas ADIZERO x 箱根驛傳百年紀念鞋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