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幻想 NIKE 創造出突破思維想像的AIR鞋款

0
151
在位於奧勒岡州比弗頓的LeBron James創新中心二樓,Nike的設計師們正圍著一張桌子,研究為Victor Wembanyama 39公分(US尺碼21號)的腳所設計3D列印鞋原型。

這雙鞋看起來就像這位223公分的前鋒本人一樣讓人超乎想像。鞋面上鑲嵌著緊密的、類似大腦的幾何圖案,靈感來自於去年夏天選秀夜以第一順位被選中的Victor Wembanyama脖子上佩戴的鉍晶體項鍊。橫跨側中足和外底的裂縫狀Nike Air從未在籃球鞋上使用過,就像墜落在地球的彗星上的裂縫一樣。在這裡,Nike Air不僅用於腳下的緩衝,還能在比賽中保護Victor Wembanyama那經常劇烈左右移動的雙腳。就像它的主人一樣,這雙原型鞋的每一項功能都是顛覆性的。很難找到一款產品能與之媲美,但它仍然有改進的空間,而且改進的速度要快。

團隊成員們相互交流了對原型鞋的回饋意見,它採用了米色,並在Air上點綴了Nike經典的橘色。設計師希望用深色漸層來突出橘色中寶石般的紋理。有人注意到,對於原型來說,鞋底的花紋深度顯得過淺,而且紋理上的陰影也沒有襯出光線。

“我們能列印出這個Air的新版本嗎?”一位設計師問道。“我們能把鞋底加厚嗎?”一位專案經理先記下這些筆記,再送到概念創造中心,然後將修改意見程式設計輸入一台大型3D印表機。另外12雙鞋的設計討論聲還在他身後的巨大房間裡回蕩著。房間周圍擺放著13塊巨大的展示白板,每塊板子上都有不同運動員的原型鞋款,數位效果圖、草圖和材料樣品幾乎鋪滿了8英尺(約2.4公尺)高的板子。

Nike創新長John Hoke,“我希望這個項目能真正激發出對於無限潛力的感知。”

位於LeBron James創新中心的設計工作室已成為A.I.R.(Athlete Imagined Revolution)——“運動員的想像革新”—— 的孵化器,這是Nike設計師和創新者團隊與13位Nike菁英運動員之間全新的共創過程,包括Victor Wembanyama, Sha’CarriRichardson以及Kylian Mbappé等運動員。。A.I.R.項目彙集了世界級的優秀運動員、Nike創新者以及前端技術,並透過人工智慧加以擴展強化,共同創造未來的Air。

在Nike的歷史上,或許還沒有哪一個專案能將如此多的新一代領域結合起來,進而在設計師、運動員和科技之間創造出一種全新的工作流程。將Nike Air作為創新物件是完美的選擇,因為Air的魅力在於它永遠不會達到最終形態。它代表著不斷的創新和永無止境的進步。隨著技術的不斷進步,Air的一些天馬行空的想法已不再是幻想。當全世界都在為巴黎做準備的時候,Nike選擇與這些菁英運動員合作,讓他們盡情發揮想像力,一起構想Air的新領域,這正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Nike創新長John Hoke 説:“這些原型要想取得成功,就必須激起人們的情感,它們必須喚起人們對未知事物的敬畏感,對未來的樂觀主義。我真正希望這個項目能激發出的是,對於無限潛力的感知。Nike Air是一項擁有近50年歷史的技術。我們僅僅在掌握和利用Air技術潛力的路上邁出了第一步,這些鞋款原型也充分展現了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Nike全球總部的這棟大樓被譽為創新研發的中心,其中使用的A.I.R.設計技術囊括了強大的計算能力、高端的製造能力和充滿靈感的創作能力。這些原型展示了Nike Air充滿想像力的可能性,但又不會脫離鞋的本質——為了運動員有更好的運動表現這一特定的事實。

A.I.R.正在為Nike的工藝寫下新的定義:將傑出創意人才的專業知識與前端的設計工具相結合,為運動員提供前所未有的專業服務。

在一天下午的時間裡,就能透過一系列分層的生成工具創造出了數百個概念,而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第1階段:瞭解和啟發

首先,Nike的創新人員會為總共四種運動中13名Nike簽約運動員組成設計小組,包括田徑、足球、籃球和網球。就如同Nike始終堅持的核心理念,第一步是要傾聽運動員的聲音。各小組帶著一系列問題清單與運動員進行接觸,尋找他們理想中的鞋類設計。他們想要保守的還是前衛的?是整體設計還是單個物件組合定義的設計?是整體設計還是分別設計?其他問題則涉及運動員的背景故事。哪些人、哪些地方或事物給了他們靈感?鞋子如何才能確實展現運動員的特點?他們的個性、比賽風格、身體素質等等。在這些傾聽環節中,團隊會做到面面俱到。

Nike NXT數位產品創意副總監Roger Chen表示,這種方式意味著挖掘“運動員的真實想法”——一種鉅細彌遺的深度理解與設計,可以幫助運動員用最佳狀態進行思考、感受和表現。這是整個設計過程的基石。當一名短跑運動員站在一百公尺賽跑的起跑線上時,她會感受到一種發自內心的自信,每一個細節,包括她的釘鞋,都讓她做好了獲勝的準備,這就是運動員的真實想法。這是一個無法量化的資料,需要雙方的高度信任。

“瞭解運動員的真實想法需要真實的關係,” Roger Chen說,“你需要知道你在為誰服務。在Nike,一切都取決於我們對運動員的瞭解程度。”

設計師們整理出運動員的答案後,在人工智慧的協助下反覆研究,以完善他們的想法。在指令迅速運行後,輸出的結果令人目不暇給:人工智慧為每個運動員創造的數百個視覺效果實例,所有這些都是在瞬間創造出的,為Nike設計師提供了大量的靈感,從而創作出最終的13個原型。

對於Roger Chen和他的團隊來說,人工智慧生成的結果成為了幫助他們以更快、更具體的方式加深與運動員關係的工具。

Roger Chen說:“人工智慧以數倍的效率提升了我們的創意流程。在過去,創造這些起點需要花費數月時間。現在,我們只需幾秒鐘就能完成。我們把人工智慧比喻成一支更鋒利、更智慧的鉛筆。設計師仍然可以自由控制。關鍵是你如何使用這支鉛筆才能創造出神奇的效果。我們給了這些生成程式一個完整的概念,讓它們回饋給我們想要的結果,它們也確實做到了。但是,如果沒有我們的團隊與運動員進行深入的交流,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為網球運動員鄭欽文設計的初期概念圖。鞋面上的Air設計靈感來源於鄭欽文在球場內外所散發的無限喜悅,而上圖中人工智慧輸出的則是由快樂和活潑的情緒所塑造的形象。

為籃球運動員A’ja Wilson設計的初期概念圖。上述人工智慧輸出的靈感來源於A’ja Wilson想傳達為球隊點燃熱情的目標,從而對光線、流線和律動感做出了特別的詮釋。

為肯亞跑步運動員Faith Kipyegon設計的初期概念圖。上圖展示了人工智慧根據Faith Kipyegon的分享所產出的結果,其靈感來自於她對穿著越野鞋進行訓練的熱衷、對肯亞傳統藝術品的熱愛,尤其是對她女兒的愛。

第2階段:構思與打造

在盤點了數百個AI視覺後,團隊們開始做他們擅長的事情:按照冠軍運動員的精確要求進行設計。13個團隊利用AI圖像中的形狀、紋理、生成圖形,甚至是整個AI世界作為靈感,將焦點集中在三個革新的鞋款概念上,這些概念以一種新的方式展現了Air技術,而這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在某些情況下,設計師們不得不克服AI演算法的偏見,圍繞Air技術創造出類似的概念。

“我們注意到許多AI圖像對Air的解讀都受到了類似流動美學的約束,” Roger Chen說道。“這些程式往往會自然而然地將Air表現得更加原始、更加流動。因此,我們專注於推動那些能將每個概念朝更特別、獨特的方向發展的靈感。”

設計師們確定了三個概念之後,現在迎來了最終的回饋——運動員的評估。他們討論了這些概念的每一個細節,包括出於審美、功能或自我表達等各種需要考慮的面向。

Roger Chen回憶起團隊與馬拉松選手Eliud Kipchoge進行早期回饋的一個場景。這款鞋子的後跟挖空,末端呈斜面狀,加上在長距離跑鞋上使用碳纖維板。從設計圖上看,這款鞋的空氣動力學設計似乎穩操勝券。

Eliud Kipchoge靜靜地研究了數位草圖後,拿出一張紙,開始自己畫草圖。

Eliud Kipchoge自己畫了一個概念版本,但做了一些改動。他要求團隊將鞋跟部分的凹陷區域連接起來。Roger Chen說,他的理由是,當他跑步時,小路上的碎石會卡在這個彎曲形狀中。“他看到了我們尚未考慮到的,這正是在訓練環境中,他會遇到的問題。”

當每個參與者——設計師、運動員和AI——都能挑戰在無意中受到靈感啟發,創新設計就會應運而生。當Roger Chen和設計團隊聽取一百公尺短跑冠軍Sha’Carri Richardson對自己概念的回饋時,她用來描述自己設計的一個詞在空氣中回蕩著:優雅。

“一想到Sha’Carri Richardson,你會聯想到力量、能量和決心,” Roger Chen說道。但當設計團隊與Sha’Carri Richardson討論她的概念時,她告訴設計師們,她不希望鞋釘看起來像羅馬鞋。“她的夢想是她的腳與鞋釘的板構件有一種融為一體的和諧感,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專注於鞋底與鞋面和腿套的完美融合,” Roger Chen說道。“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說明我們的運動員同時具備多種特質。我們希望他們的鞋子也能如此。”

Roger Chen, Nike NXT數位產品創意副總監表示:”這個專案其中一個美妙之處在於,它讓來自不同領域的人齊聚一堂,共同創造……這也是Nike如何將不同領域聯合起來創造新事物的方式。”

在設計師們從運動員那裡收到回饋後,下一步就是將這些想法具體實現。各團隊利用各自的專業知識,本能地投入到了創建原型的細緻工作中,這種本能被團隊稱為“直覺的解讀”。

透過AI程式回饋得到的許多靈感千奇百怪,如果將其轉化為模型,那麼這樣的鞋子可能無法承受在炎熱的墨爾本硬地球場進行三小時網球比賽,或是在NBA全場比賽中進行360度移動的嚴酷考驗。這看起來像是一雙籃球鞋嗎?如果不像,為什麼不像?設計師們需要提出這樣的問題。相反,一個成功的原型鞋,閃爍著成為真正性能產品的潛力,讓團隊們不禁自問,如果像,為什麼像?A.I.R.中的哪些見解有朝一日能夠助力未來產品的設計?為了找到答案,各團隊利用Nike能夠提供的所有先進工具來創建原型鞋,比如沉浸式3D繪圖、電腦運算設計、3D列印和模擬,以及手繪等傳統方法。

以帕奧會網球運動員Diede de Groot為例。Diede de Groot需要她的雙腳固定在輪椅上,她的鞋子不能干擾她在比賽中的專注度。團隊無法按照傳統方式在鞋底使用Air作為緩震材料,但Air的表現形式仍需要符合她的設計理念。解決方案是:設計一款能夠迅速且輕鬆地夾入輪椅並固定她的鞋子,類似於單車鞋,同時在鞋面上使用Air,為她提供所需的包覆感。模擬等數位方法使設計師能夠在列印出真實原型之前,透過計算測試鞋子的支撐性、包覆性和耐用性。

“這個項目的美妙之處在於,我們讓如此多樣化的思維齊聚一堂,共同創造,將不同的技術和工藝相互疊加,” Roger Chen說。“我們一直在互相學習。這就是Nike透過聯合不同領域來創造新事物的方式。”

Nike強大的製造能力賦予了各團隊快速生產元件的能力,以便即時親自評估設計形式。這時,Nike設施的全部力量得以展現,從概念創造中心的快速3D印表機驗證設計理論,到位於Nike全球總部一英里(約1.6公里)外的Nike Air創新生產中心——它們可以為運動員提出的前所未見的Air氣墊概念進行建模。

製造能力為設計過程增加了另一個好處:能夠看到實物中的微小瑕疵,然後進行改進。

網球職業選手鄭欽文的概念靈感來自中國傳統文化,Nike Air以盤龍的形式出現,提供支撐和包覆,龍鱗則作為耐用的抓地力紋理設計。

回到工作室,一名設計師舉起鄭欽文的樣品,桌上的燈光照亮了盤龍形的Air的亮橘色。夾子的凹痕與一排排龍鱗形的排列,被設計得像抓地力紋理一樣,與下面Air的幾何形狀完美對齊,這一特徵只有在近距離觀看時才能清楚看到。

在早期的原型中,夾子的紋理沒有與下面的氣墊紋理相呼應,因此Nike的計算設計師製作了一個新樣本,並深入研究圖案,使鱗片與氣墊的幾何形狀完美匹配。此外,在易磨損區域,圖案經過電腦運算進行了加強,這一觀察來自於Nike運動研究實驗室(NSRL)提供的大量網球磨損測試資料。

“這是為了實現最終的設計所投入的癡迷投入,很少有人能看到這一些細節。”設計師說道。“重要的是,我們做到了。”

最終版運動員概念圖 

英國短跑運動員Dina Asher-Smith受到高級時裝的啟發,希望獲得一種既實用又美觀的腳下體驗。前掌Air經過電腦運算設計,以實現輕盈穩定的效果,同時採用流線型的運動網狀鞋面。這款TPU後跟設計靈感來源於優雅的高跟鞋,讓Dina Asher-Smith一旦踏上起跑線,就可以輕鬆出發。

跨欄運動員Rai Benjamin展現他對單車的熱愛,從字面意義和技術層面都幫助塑造了他釘鞋的設計。Air需要在受到大量壓力的情況下起到懸掛的作用,因此主要集中在前掌和後跟,並由一塊帶有肋骨條狀並受跨欄啟發的中足板連接,其設計理念是助力他向前彈起。他的右腳釘鞋上,前掌Air位於外側,內側則暴露在外,這種設計類似於雙密度結構,有助於他在轉彎時保持平衡。

網球冠軍Diede de Groot的打法流暢且不斷移動,偶爾伴隨著爆發性的加速。她希望Air能在不增加負擔的情況下,為鞋面提供強大的內部包覆。還希望坐在輪椅上時能夠輕鬆穿脫;鞋跟的尾部從Flyease技術中獲得靈感,而鞋底下的快速卡榫裝置可以快速輕鬆地與她的輪椅連接。

Erling Haaland設計的特殊形狀代表了時間凝固的瞬間——即腳擊球時的彎曲弧度。鞋面獨特的Air圖案和設計,展現了擊球的力量,使球在接觸時能夠迅速反彈。

澳大利亞前鋒Sam Kerr知道,她能從Air中獲得強大的回彈,尤其是在她做出少見的後空翻動作時,這種俏皮的慶祝方式啟發了她的設計靈感。鞋跟和前腳掌的區塊上都有大膽明顯的裸露Air。前腳掌上的微紋理設計目的在幫助她控制球,而倒置的Nike Swoosh則貫穿鞋口。

歷史上最偉大的馬拉松運動員Eliud Kipchoge被這樣的鞋款所吸引,它的設計兼具淺顯易見的技術性和低調的自然主義。Eliud Kipchoge相信“你越擠壓,從Air緩衝中得到的回饋就越多”,他添加了一個帶有類似樹汁的伸縮纖維詳細設計的可見前腳掌Air。整個傾斜後跟的搖擺設計靈感來自他參與開發歷史性的Alphafly系列時的細緻洞察結果。

中距離跑冠軍Faith Kipyegon喜歡越野跑鞋上訓練的感覺,並希望她的設計中,全掌Air能提供更多的支撐,幫助她應對任何突發的天氣變化。帶有凸起的鞋底設計能在惡劣的條件下輕鬆甩掉泥土。鞋面安全以類似靴子的貼合設計,而透過演算法得出的珠狀紋理則靈感來源於她佩戴的一款手鐲,這款手鐲是為了紀念她的女兒,而鞋跟上的一個小Nike Swoosh標誌也象徵著她的女兒。

對於Kylian Mbappé來說,Air就是全能速度的代表,速度的優勢適用於所有運動。他的設計特點是在鞋底板上集成了全掌長度的Air帶來強大的回應性,而鞋子輪廓的靈感來源於田徑釘鞋的功能和媲美戰鬥機的速度。腳下的抓地力設計專為純粹的直線加速而設計。

在鄭欽文的設計中,Air既全面又精準。Air以中國農曆龍年為靈感的盤龍結構完全環繞著鞋子的前掌和中掌。在側向需要強力支撐的區域,抓地力紋理透過演算法類比龍鱗的圖案得到增強。鞋口的點狀紋理設計靈感來源於鳥類翅膀的骨骼結構。

對於Sha’Carri Richardson來說,Air需要展現三個關鍵特點:自信、堅韌和優雅。她的設計中,前腳掌Air單元從亮橘色漸變到中性色再到高跟部分的透明色,這一視覺線索的靈感來源於她渴望實現腳與釘鞋之間融為一體的感覺。演算法類比的鞋面優美地雙螺旋模式,環繞小腿上升。

巴西足球運動員Vinicius Junior在球場上如同閃電一般,他的Air透過設計的流線型、回應迅速的外形來展現他的速度。球鞋的釘子向外傾斜,幫助在運球時快速轉身和切入。近距離觀察的話,鞋面特有的演算法類比紋路在前腳掌向下變化,加強了他需要精確控球的區域的抓地力。

這位7尺4寸高的前鋒Victor Wembanyama在家中喜歡赤腳,喜歡這種盡可能貼近地面的感覺。他希望他設計中的Air調整為貼地的回應性,Air從前腳掌下方穿過鞋子的側面以增強固定性。氣墊的圖形化、分區外觀靈感來源於他對科幻和珠寶的喜愛,例如他選秀之夜佩戴的鉍晶石。此外,鞋面包含一種抽象畫的演算法類比圖案。

就像她的比賽風格一樣,A’ja Wilson的設計目的在面對球場上的每種情況都能適應並表現出色。對於這位充滿活力且多功能的球員來說,Air代表支撐,並且引發每一步意想不到的動作變化。這一概念展現了她的不可預測的本質,呼應了她作為左手球員的出色技巧。當她向左側進攻時,鞋面的開口優雅地擴大,展示了Air的設計。這種出乎預料的展示用一種視覺的方式呈現出她的敏捷和精細,使她在保持與地面穩固連接的同時能夠跳起高飛。

從虛幻到真實

整個過程不斷重複,設計師們收集更多關於樣品的回饋,完善模型的細節,列印更多元件,並在需要時重新在畫板上設計。工作室中展示運動員最新樣品的回饋板被撤走,幾小時後就變成了更新的效果圖和材料展示。在經歷了前所未有的趕工後,Nike A.I.R.的原型鞋已經準備好在巴黎亮相。這是像不斷更新教科書一般的反覆運算過程,也代表著創作過程,就像一塊原石,從各個方向被鑿去多餘的部分,最終展現所蘊含的藝術之美。

對於John Hoke來說,從專案啟動的那一刻起,它總是滿懷著與其A.I.R.首字母縮寫一樣崇高的願景。John Hoke表示,運動員(Athletes)是Nike設計工作開展的核心。想像(Imagined)是Nike從人工智慧這一合作工具中汲取的靈感。而革新(Revolution)則代表一場關於Nike工作模式的革新。

John Hoke說:“我們對生成工具的自如運用,使我們能夠更加精準地聆聽並呈現運動員的需求。在不熟練的人手中,人工智慧可能會創造出普通的設計。但在聽取了運動員們的意見後,我們掌握了人工智慧的概念能力,並用它觸及運動員的真正需求,開創了一個全新的工作流程。我們對一個產品無比癡迷,而人工智慧則成為與我們共同策劃的創意夥伴。”

Eliud Kipchoge最終原型設計的眾多靈感來源 

事實上,John Hoke認為像人工智慧這樣的新興工具賦予了Nike設計師超越傾聽的能力。他稱之為參數化創新,是參數化設計的一個分支。演算法會根據輸入產生原始概念——然後就到此結束。在Nike,人與機器之間的關係變得線性和交互性,就像接力賽中傳遞接力棒一樣。Nike的設計團隊受到了A.I.R.專案的挑戰,要求他們與生成工具建立新的、不斷精進的互動關係,持續優化以完善鞋子的各種功能,直至展現運動員的核心本質。

John Hoke也同意,更加精準地聆聽運動員的需求始於建立與運動員的聯繫,這一點自Nike公司50多年前成立以來就一直很明確。有什麼是新的,甚至有時還令人刮目相看呢?是Nike設計師透過將人工智慧與他們與運動員的關係相結合,所創造出的“速度和維持初心”。Nike設計的未來不在於其工具本身,而在於Nike與這些工具的關係,以及這些工具所構建的橋樑讓運動員與設計師之間的關係更加靠近。

4月11日,在Nike On Air活動的壓軸環節,13款顛覆現實的原型鞋出現在了發光的展座上。但John Hoke說得對,A.I.R.才剛剛開始。

“我們不會回頭,”他說,“從形式到性能——是時候讓幻想實現了。”

 

【延伸閱讀】

亞洲第一位挑戰 500K 瑞典極地橫越 陳彥博幾乎6天沒睡

2024 金門海上長泳移師烈嶼 金廈泳渡成就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