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後高舉跑鞋的行銷方式 是否能為 adidas 再創巔峰

0
108

如果這是一個行銷方式,可以說相當不錯,直接或間接引起許多人關注與重視。未來,品牌也可以想想怎麼做好破題法的品牌曝光。

去年柏林馬拉松,男子組由埃魯德·基普喬格毫無懸念取得優勝,而女子組則更受關注:蒂吉斯特‧阿塞法 Tigist Assefa ,以 2 小時 11 分 53 秒成績,刷新了 2019 年由 Brigid Kosgei 於芝加哥馬拉松跑出的世界紀錄 2 小時 14 分 04 秒。

大幅更新馬拉松世界紀錄的她,把腳上的 adidas ADIZERO ADIOS PRO EVO 1 高舉,在在顯示這雙世間少有、縱然有錢也不一定買得到的 adidas 神鞋的尊榮。

無獨有偶,在去年臺北馬拉松,黑色閃電蔣介文以 2 小時 22 分 30 秒拿下總排第 8 位,同時是國內選手第一。跨過終點的他,賽後也同樣褪下跑鞋,高舉 adidas 史上最輕競速跑鞋 ADIZERO Adios Pro Evo 1 跑鞋。

相隔數個月的波士頓馬拉松,同樣是由 adidas 贊助的西賽‧萊馬 Sisay Lemma 以 2:06:17 贏得男子組冠軍。他沒有立刻褪下鞋子,而是在賽後訪問時把腳上的神鞋 ADIZERO Adios Pro Evo 1 拿在手上。

無獨有偶的三個人皆是同樣的動作,很難不讓人生疑,這會否是品牌商的行銷操作方式?在這個跑鞋品牌分據山頭的時代,一雙頂級跑鞋要有充足的曝光可以說相當困難。那麼,是不是就在終點、媒體採訪時曝光鞋子?讓鞋子有更高的曝光效益。

實際上, ADIZERO Adios Pro Evo 1  確實值得大力曝光,歷史創舉的最低重量、提供最大回饋強度的 LIGHTSTRIKE PRO 泡棉,在減輕重量的同時,為跑者帶來強勁能量回彈,並力求激發跑者更強大的跑力。

ADIZERO Adios Pro Evo 1 在鞋面以及配置中同樣採用輕量化設計,其中全新 LIGHTWEIGHT UPPER 其輕盈網狀鞋面搭配簡約設計,在視覺層面呈現出超輕透的效果。德國跑步名將 Amanal Petros 在體驗後表示,「從跑者心理層面來看,這款跑鞋在上腳感受和視覺觀感上都非常輕盈,這一點非常重要。」

目前所知,存於台灣當地的數量並不算多。未來是否有機會走向量化生產,大舉進入跑步市場,相信也值得期待。但如果這是 adidas 的行銷方式,只能說引起了我的關注與想像。

未來,各家品牌也是不是參照這樣的構想,邀請簽約、贊助選手賽後舉鞋協助曝光。把整個曝光量做到最高。每個人的看法不盡相同,但這層作法確實引起我的關注。

 

【延伸閱讀】

呼吸肌也要熱身 訓練比賽之前的刻意吸氣

接受現實超越痛苦 基普喬格如何贏得柏林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