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建適應社群找尋使命 揮別波士頓爆炸案的英雄

0
59

距離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已經 11 年了,被炸毀右腿的馬克‧福卡里爾 (Marc Fucarile) 歷經黑暗時刻,度過了漫長的康復之路。這些驅動他探尋了個人使命,進而照亮許多同樣的身障朋友。

作為一名勵志演講家,馬克‧福卡里爾走遍全美進行演說。人們很難不看見他右腿義肢,還有身旁的輪椅,這都讓人想起 2013 年的爆炸事件。而許多人的愛心與鼓勵,進而讓福卡里爾全心投入他的 MARC Network,利用這個平台幫助身障朋友找尋資源,讓他們能找尋就業機會,也讓更多人認識他們。

「我相信一切的發生都是有原因的,」福卡里爾說道:「這就是我創立 MARC 網路 ( marcnetwork.world ) 的原因。它是身障人士的網路平台,提供人們分享資源、就業機會…無論是你或是親人面臨甚麼而導致身障,都可以透過這個平台與其他朋友互動。因為這屬於非營利組織的資源,沒有資金去做行銷,所以普遍知之甚少。」福卡里爾不只成為適應性社群的倡導者和代言人,其馬拉松後生活也帶給他一些不同的祝福。

「我不算是一個有信仰的人,但現在我朋友和支持我的人不會否認這一點。你知道,因為爆炸案事件讓我找到了現在的妻子妮可‧布勞德。她是個了不起的女人。她出生時沒有手臂,也沒有腿。如果這件事沒有發生在我身上,我就不會遇見她。」

2013 年 4 月 15 日愛國者日暨波士頓馬拉松競賽。福卡里爾是在終點處加油的粉絲之一,他的高中好友兼退伍軍人正在賽場上奔跑。一如新聞所描述的,比賽開始不久第一枚炸彈爆炸了。 12 秒後,第二枚炸彈則在他旁邊爆開,他的右腿立即被炸斷,左腳則是嚴重受創。當天有五人死亡(其中包括兩名警官),福卡里爾是 264 名傷者之一。

「這是痛苦的日子。」他說道:「它有著積極的一面,但也有消極的一面。我嘗試盡可能多地關注積極的方向。」福卡里爾在波士頓總醫院度過 45 天,又在斯波爾丁康復中心度過了 55 天。然後,在這兩年的時光裡,他在美國尋找醫療團隊修復炸斷的右腿。終於在 2015 年,沃爾特里德醫院對他的右腿進行了第五次重建手術,同時他的左腿也準備好並安裝義肢。

「我的右心房裡有一塊金屬片,醫療團隊現在正在監測。」他說,「我當時真的傷得很嚴重。」

當他離開醫院之後,坐上手搖車完成了他的第一場馬拉松,之後又陸續完成了八場馬拉松競賽。「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考慮過參加馬拉松,」福卡里爾說道:「挑戰過,讓我的兒子知道一切皆有可能。我感受到馬拉松為生活帶來甚麼改變。馬拉松讓我知道,只要我不放棄就肯定能做到什麼。」

除了馬拉松之外,前高中橄欖球和棒球運動員福卡里爾定期與妻子妮可‧布勞德 Nicole Browder 參加單板滑雪運動,妮可‧布勞德生來就沒有胳膊和腿。他也參加雪橇曲棍球比賽,如果時間允許,有一天他還會參加雪橇足球聯賽。

福卡里爾認為自己離優秀的身障運動員還很遠,但他以身作則,實際去滑雪場和溜冰場,向其他人表示,無論有什麼限制,你都有辦法完成它。

「我遇到過一些人,他們說『因為我的膝蓋,我不能再跑步了』。」他說:「我告訴他們,你仍然可以參加馬拉松——我已經騎車完成八次。他們甚至沒有意識到,能用不同的方式去完成馬拉松。而這是我們努力去做的,提高人們對於適應性運動的認識。」

現在的福卡里爾生活很單純,起床之後開始投入工作,而後睡覺。創建 MARC 網路後,他走遍全國講述自己的故事、提高人們的重視並尋找資源。現況的社會,許多人未能意識到往後的失能困境。他希望能將許多身障者聚集起來,彼此互相提供幫助。

「我去醫院探望人們時,給他們的建議是找到適合自己的社群,」馬克‧福卡里爾說。 「許多截肢的朋友不想與其他身障者一塊玩樂。每個人都想盡可能維持穩定的生活。既然如此,你需要聯繫朋友組建社群,彼此提供建議、讓生活更好更輕鬆。找到跟你一樣在生活中迎向挑戰的人,彼此可以互相加油打氣。」

這一切的最大挑戰是資金。由於許多保險公司不完全承保適應性設備 (譬如輪椅或是義肢),因次對許多適應性身障者來說,尋找資源相當困難。而這也是福卡里爾看見的問題。

「身障者的耗用花費很昂貴,」他說:「多半保險公司不予承保。因此,能透過大家的努力籌集了大量資金。我很幸運有著陌生人們、家人、朋友支持著我。如今我們也在努力回饋。」

相較於 2013 年波士頓爆炸案,現在的福卡里爾更堅強、更有自信,似乎沒有無法應付的挑戰。「我相信每個人都能做他所想的事,」他說道:「如果我想去月球,我保證我能找到方法去月球。要找到合適的項目,與合適的人一起工作。這並不容易,但生活中沒有美好的事情是垂手可得的。」

 

【延伸閱讀】

首度突破 29 分限制的肯亞好手 比阿特麗斯將前往巴黎奧運

挑戰最硬賽道 2024第九屆馬祖馬拉松跑進南北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