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博士鐵人 ─ 王志袁(J帥)

0
5870

「鐵人三項是一種生活模式,它跟生活很像,同時兼顧各種身分,因為從事鐵人時,三項要平衡發展,又要做到好,要有智慧的去訓練。」─王志袁

人生會有多少轉折?有多少機會讓你嘗遍各種生活?會回答「有」這個答案的人有多少呢?大家能想像從一個成天在外面鬼混的國中生,之後竟然一路念到碩士、博士,運動之路從減肥到變成超強鐵人,這樣的人生,除了自己要有超強的意志力,百分之百的努力,還要有不願服輸、不願向生活低頭的個性,綜合以上的元素,這個人就是J帥,一個不斷向自我挑戰的博士鐵人,又稱台灣MACCA。

運動之路

從小就很愛運動的J帥,其實什麼運動都碰過,籃球、羽球、桌球、棒球…「後來還花錢去學網球,但是因為教練太兇了一直罵人,我就不上了。」J帥說,其實這過程中,現在熱愛鐵人運動的他,運動生涯前段有另一個舊愛,「還沒玩鐵人三項之前最投入的運動就是棒球,那時候是校隊,大三下打到大四每天練,練得比三鐵還瘋。」J帥說「上課都不上,只做兩件事:打online game和打棒球,後來就延畢了…」這樣瘋狂的練習,為的就是站上先發位置,「一大早從7、8點到球場,整理場地、熱身、練習,下午打友誼賽,曾經練到2隻手加起來有10個水泡,希望可以上先發。」J帥說,過了這段瘋狂的時期,大學畢業後,只有偶爾去打擊練習場打球,直到博士班練了鐵人三項之後,就幾乎再也沒碰過棒球了。

研究所這段空白的時間,也是運動生涯的另一個轉折,因為和交往5年的女友分手,失戀後打擊很大,J帥開始接觸新的運動領域,「這需要時間去釋懷,運動對我幫助很大,失戀後剛開始運動,我覺得是自己不好,所以才開始跑來折磨自己,像是在贖罪,練習量一直加,後來越玩越極限。」J帥說,原來剛開始練長跑的原因是這樣,情傷的打擊,用身體的疼痛去消弭,跑著跑著痛苦消失了,反而迷上這個運動,越玩越大的J帥,成績進步速度很快,從2008年ING初馬就跑出3小時21分24秒,分組19名,第二場挑戰難度很高的雙溪櫻花馬拉松,以3小時26分08秒跑進分組第一,直到2011年台北富邦馬拉松破PB跑3小時02分51秒,這時候他只跑了17馬,天生就有運動的天份,「跑了馬拉松之後才發現自己腿比例比較長,游泳之後發現自己進步比別人快。」J帥說,這一連串的命運轉折把他帶入運動的領域,成就今天的運動強人。

英雄不怕出身低

現在外表看似堅強,擁有博士學位身兼超強鐵人,文武雙全的他,其實在國中時期是不折不扣的壞學生,整天在外鬼混,抽煙、飆車、翹課、泡電動場,也許你會覺得這是一般年輕人的叛逆,其實…這背後是一個家暴家庭的故事…一首周杰倫的「爸,我回來了」唱出他的心聲…就像歌詞中敘述爸爸打媽媽的家暴事件,很不幸的在他的家中發生,爸爸酒醉後大吵大鬧,再對媽媽家暴,國二有段時間因為爸爸家暴狀況越來越嚴重,和姐姐兩人逃出家裡後甚至寄人籬下,小小年紀沒有得到家庭的溫暖,於是他開始怨恨、心理不平衡,就這樣走上岔路,成為人人口中的小混混…

「改變我一生的關鍵是在國中時期,不,確切的說從我小時候有記憶以來,就已經主宰了我一生,我出生在一個家暴的家庭,我父親愛喝酒,每逢醉後必大吵大鬧,再把我媽痛打一頓,記得約十年前,第一次在電視上聽到周杰倫的「爸,我回來了」,我眼淚止不住的一直流,因為他居然寫出我家的故事。從我小時候開始,我常常在半夜裡聽到我媽那淒厲的哀叫聲與哭喊聲,我嚇得只能頻頻發抖躲進綿被裡、衣櫥裡、廁所裡,祈求一切能趕緊過去。又或者,在放學回家時,只要看到大門沒關或滿地玻璃碎片,甚至滿地的血跡,大概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J帥的網誌中提到。

「其實我會找很多方式讓大家肯定,以前鬼混的時候我發現大家會怕你,那時候人家敬畏你是因為怕你,我以前一臉凶狠樣,發現…對!沒錯!人家是怕你但不是尊敬你,那只好走回正途讓人家肯定你。」J帥說,他在某個機緣下,就這樣重回正途,而且他是下定決心就會完成的人,一念之間脫離了這樣的生活。

「我從小就是小大人,國中就有抽菸,要學壞怎麼可以不抽菸,但是我戒菸的過程也很妙,國中快結束的時候,夏天的某個晚上,我在窗戶邊抽菸,腦海裡閃過一個畫面,那個畫面我不會忘記:我為什麼要抽菸?抽菸有什麼好處?後來想了一個晚上想不出結果,乾脆就戒掉了。」J帥說,從小個性就很叛逆的他,做決定非常果斷,執行力也很強,壞事做盡了,也一樣轉身就回正途,「以前我們會玩軌道車,同一個學校分三個勢力,電動玩具店有個地下室,那是我們玩軌道車的地方,有一天玩完,其中一個帶頭的跟我不錯,問我要不要吃消夜,我說不要,然後就離開了,我覺得不能這樣下去。」J帥說,其實他是一個很有原則、對與錯分明的人,意識到自己的價值觀錯了,改走回正途。

這段陰影就算已經釋懷了,還是影響了他的人生,他很喜歡一句話:世界上沒有任何的成功可以彌補家庭的失敗。小時候的陰影深深烙印在心裡,至今仍然深受影響,所以他的理想是當老師,「因為我覺得自己的觀念可以影響別人。」J帥說「現在社會都缺一把尺,我覺得當自己社會階級越高,要越有規範。」希望自己也能當別人的榜樣,把自己認為正確的價值觀教導給未來的學子,他開始認真念書,「拼命」換來現在的學位。

傳奇的求學路

在新竹就讀天主教磐石高中的J帥,這時候是他命運改變的關鍵,「認真念書是從高二才開始,一方面是因為老師肯定我,另一方面雖然我讀升學班,但是我們學校所謂升學班,大家下課之後會去夜店把妹,突然之間有個轉念:這些人不會是我一輩子的朋友。」J帥說,為了擺脫這樣的生活,他可是拿命出來拼了,「其實電機是我討厭的東西,很突然想要念書是硬念,開始念書了就要訂個目標,那時候我立志考台科大,很好笑的是,因為那時候電機分成3個組:電機組、工程組、環境組,我真的很討厭電機,又不想去環境,只好選工程組,結果之後發現台科大根本沒有那個組,只因為台科大是技職最高學府,就像我當初跳進去鐵人三項就想要去Kona是差不多的意思,我是狂人嘛!」J帥說,結果他將自己的遠大目標寫在週記裡,「隔天老師在班上叫我起來說:王志袁站起來!你要考台科大喔?!我覺得他在嘲笑我,我生氣了就真的開始念。」J帥說「我那時候真的是拼死拼活在念,因為有很多國中的基礎都沒有打好。」接下來的一整年他做的努力,也許現在很多人都沒辦法比的上他的決心。

「那時候我在K書中心很妙,裡面不是新竹高中、新竹女中,不然就是竹北高中,只有我一個技職生。星期一我們有實習課,一下課之後騎機車,我從高一就開始騎車超跩的!穿著髒髒的工作服,有時候還提著很大的工具箱、提著機司進去念書。」J帥說,能想像那個畫面有多衝突,一群好學校的學生與一個技職生成反比,但是J帥的認真程度不輸他們,「我都是最晚走的,5點半到晚上12點打烊,全年無休,回家之後吃點宵夜繼續念到2點,那時候真的是意志力在撐,我曾經昏倒過,那時候很苦,2點睡最晚7點起床,而且我還要抓完頭髮才要去學校上課,但是五個小時對我來說不夠,我常常睡過頭,午休也不睡,就算只有半小時我覺得可以念很多東西,真的是抱著這群人不會是我一輩子的朋友,我要脫離這個生活的態度在念。」J帥說「後來常因為睡過頭上學遲到被老師處罰,所以我晚上乾脆不關燈睡覺,這樣就無法法熟睡,早上就不會遲到,週末一起床就去K書中心報到。」這樣的努力方式,真的不是只擁有一般毅力就能辦到。

「我那時後很傲,剛開始成績只有中段,大概半年就拿到全校第一,但是拿到第一名我還是不滿足,我告訴自己:我的敵人在外面,給自己一個挑戰,我要贏第二名100分,後來真的做到了,不要命的在念!」J帥說,當時工程類組全國第一志願是北科大,第二志願就是J帥就讀的雲科大,雖然差了一點,夢想還是達成了,考上了研究所,後來念博士班更是「意外」,「研究所的時候指導教授劉念琪老師啟發我對研究的興趣,但是我英文很爛碩士班畢不了業得延畢,延畢時除了忙著念英文考托福外,也不知道要要做什麼,那就乾脆準備唸博士班吧!可是隔年又搞了個忘了報名博士班的大烏龍」。J帥說「想一想如果碩一、碩二英文就通過了畢業門檻,我可能就不會唸博士班了,也可能就不會玩鐵人三項了。」他的求學過程怎麼說是傳奇呢?大學念了6年、碩士班念4年…只有博士班跟預期的一樣念4年,「因為要當兵沒辦法XD」J帥說,現在他正在服役中,對於未來變數很多。他從小個性就是這樣,人的個性是不會變的,J帥這樣的固執貫徹生活。

博士生鐵人

「運動(馬拉松與鐵人三項),讓我的人生,多了好多值得存在的理由,我也在這些理由當中,找到了好多值得存在的價值。」─J帥

J帥的鐵人之路從碩士班尾聲被激發,受了女鐵人許小微影響,「看了她的部落格之後,我覺得自己的生活好單調喔!」J帥說,就這樣開始練習了,2009年是他的鐵人元年,第一場鐵人三項就挑戰很硬的苗栗國際鐵人三項賽,小編:怎麼會挑那場呢?很硬耶!J帥:第一次參加怎麼知道很硬?比賽當天溫度飆高到近40度,就這樣…「第一次比賽游泳也是為那場才練,我也沒游過開放水域,一下水我才知道開放水域這麼可怕,下水點很重要,我又很白目站在最前面,結果一下水就被壓下去了,差點溺水,想辦法游到第一個浮台的救生站,跟救生員說我要棄權,他不讓我棄權,我跟他說我不要游了,他說不行,跟他要魚雷浮標他又說不能給,這是要拿來救人的…我要爬上浮台他也說不能上來…叫我趴左邊水道線休息…」J帥說,小編心想:魚雷浮標要用來救人,為什麼不救J帥呢?結果,沒想到…

「等到第二梯次出發,我硬著頭皮拉水道線繼續游,把心情放輕鬆,用最熟悉的蛙式慢慢游,比完後25歲組分組第11名,那時候我本來設定標鐵只玩一場,目標要得名,結果沒達成所以只好繼續比,回去苦練游泳。」J帥說,第一次比賽目標就訂在要拿名,實在不是普通人會設定的目標,但是做事習慣訂目標後去努力達成的J帥,意志力和執行力都很強,真得就差那麼一名就上台領獎了,而且總排名第70名。在這之後第二鐵就是同年的宜蘭梅花湖鐵人三項,終於如願站上台,拿到25歲組分組第8名,要說他是最強博士生鐵人也不為過。

 

但J帥最喜歡的比賽是長距離鐵人賽事,第一次226K就是玩鐵人第二年的台東226K,「226的意義是什麼?這種挑戰超乎人體極限數倍的運動,確實有點變態加自虐,但我會覺得…..這好像是場…….畢業考。四年前接觸路跑,就好像大一新鮮人剛進入校園,從8km , 10km開始跑起。三年前,升了大二,第一次挑戰半馬。二年前,來到了大三,跑了第一場全馬。去年開始玩鐵人,包括兩場標準距離及一場123km。今年,真的有種要畢業了的感覺,在畢業前夕來場轟轟烈烈的代表作吧。」J帥在部落格裡寫著,這一次他以10小時51分出乎意料的成績拿下總排名第四名,向自己挑戰,也完成了大挑戰。

 

但是人生中第二場226K對他來說,也是他第一次出國比賽─日本五島226K,讓他留下深刻印象,「我不會立泳,泡在裡面快滅頂,水溫大概20度,很冷又沒穿防寒衣,騎車、跑步都下雨。」J帥說「一堆的加油團,還有許許多多的居民站在家門口,一手撐傘,另一手拿著選手名冊,用著他們很怪的口音念著我的名字,彎機院~~TAIWAN,接著就是一陣笑聲與加油聲。」比賽種種過程讓他回味無窮,所以也訂下今年剛完賽不久的米子島皆生大會,是日本上歷史最悠久的鐵人賽之一,公里是190km(後因海浪過大取消海泳,改為跑8.3km、單車145km、馬拉松42.2km,總長195.5km),雖然這次比賽他對自己馬拉松成績不滿意,最後成績還是拿下分組第三名,總排名第31名,在日本這麼多怪物級選手的場子,創下這樣不錯的成績真的很難得,不知道J帥當完兵後想要挑戰什麼呢?

SMART鐵人

J帥最堅持的一點就是「Smart Training」,不強求訓練量、不硬練,「我向來就不追求訓練量,想要長久玩鐵人三項,長期訓練表要拉出來,3年、5年…比如說2年後我要參加哪場比賽,一方面不會患得患失,視野比較廣,不會為一場比賽一頭栽進去,有些人為一場比賽拼命練,比完受傷就消失了,長期規劃我覺得比較Smart。」J帥說,練得很強不一定要量大,這在J帥身上可以得到證實。

 

「基本菜單?沒有。固定菜單?沒有。」他很肯定的說,從一開始就沒有,「我非常不固定,過去四年在博士班,看課表怎麼排、有什麼活動,下雨天不騎車、看電影不練習,今天體力好多跑一點、不好少跑一點,有排比賽再來調整。」J帥說「但是你要很清楚自自己在練什麼。」習慣自己練習的他,因為長期以來照自己的方式走,對身體狀況很了解,不會強迫自己練習,不會亂排比賽,「我的第一場路跑是8K、10K、21K、42K慢慢加上去,很多人都跳太快,要知道自己的等級在哪裡,很多事情要在比賽中學習。」J帥說「第1年甚至是第2年比113K騎車的時候,我的下背不舒服,因為肌力不足,比完之後會去強化下背肌力,舉例來說:如果比完標鐵直接跳226K,你根本不知道騎到哪下背會不舒服。」

「循序漸進很重要。」J帥說,所以他習慣訂長期的目標賽事,一參賽就盡全力,當然賽前訓練也是很重要,聰明訓練、健康完賽是很重要的課題。至於,他有受過嚴重的傷嗎?「有!」J帥說「我人生中受過最嚴重的傷就是被水母咬傷,我以為我快死了。」疑~被水母咬傷不是在海邊很容易發生嗎?「那時候剛從美國新買一件防寒衣回來,去北海岸練游泳時發現下水沒多久發現手腳麻麻的,想說可能是第一次size太緊,游第二趟時下水被整隻水母緊緊抓住脖子,上岸馬上沖水,體溫降不下來,全身沒有力氣,必須要女朋友幫忙才脫得下防寒衣,當時中了神經毒,全身像是灼傷一樣,當時我真的覺得自己快死了。」可是兩週過去,傷口復元了,我又跑回北海岸繼續游泳了。

 

 

另外,這兩年來,他的成績突飛猛進,J帥很感謝DWD的黃柏青,「第一他帶我出國比賽,很多人想出國但是沒辦法實踐,他讓我實踐了;(去年五島226K)回來之後,我到政大上課(研習會),時間很緊湊,那時候我們還不熟,他居然問我要不要跑步,一大早5點就來載我去政大阿柔洋跑步,跑完之後載我回去繼續上課,我覺得莫名其妙。」J帥說「過沒多久他問:這裡有一批很便宜的計時車,你要不要?他特別帶我去看車,折扣後還要10多萬,看了之後我說還不錯阿!但是我沒錢,他說可以先幫我刷卡!我最後還是用自己的錢買啦,之後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他說:我只想看你可以騎多快。」三項鐵人黃柏青,不只重家庭也很重朋友,就這樣讓本來跑單幫的J帥加入了DWD的大家庭。

 

關於未來,因為當兵充滿變數,J帥沒辦法明確訂定目標,人生中的大目標還是Ironman Kona 226K,「我希望可以去Kona結婚順便比賽,這樣夢想一次到位。」J帥說,祝福他完成夢想,也祝福J帥和女友Carol可以幸福一輩子。

 

 

 

don1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