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ton to Big Sur之旅 (一)

0
3348

Princeton University

我常說自己很幸運,上月有機會參加波士頓馬拉松,完成了一生人必做的一件事。最難取號碼布的波馬也去了,連同兩年前的東京馬拉松,世界六大馬拉松我已跑了兩個,集齊六大馬拉松的獎牌,再也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了!

讀者大概會問:「莊曉陽好似好鬼慢,點解有機會參加波士頓?」其實,波士頓馬拉松並不是只有快腳才有機會參加,慢腳一樣有得玩。以今屆為例,36,000個名額中,撇除了23,000個時間達標的快腳,以及去年未曾完成的4,615人,剩下的近萬個名額,分別給予慈善團體、海外馬拉松旅行社、贊助商、大會的VIP、去年受難的家屬,以及徵文比賽中獲勝的跑手。

我是透過一間外國的馬拉松旅行社,取得一紙號碼布的。

碰巧老婆因工作關係,四月需要去美國做學術研究,我們因利成便一起出發,我去跑步、她到大學和博物館找資。波馬雖然在4月21日舉行,我們早於4月5號出發到的美國普林斯頓,太太到大學的圖書館看資料,我則提早適應美國的氣候和時差,期望以更好的狀態跑波士頓。

今年美國東岸和中部遇上極端寒流,四月上中旬的氣溫,竟然還可以低見零度!有太陽的日子還好,一遇上刮風和天雨便凍得要命。家住的民宿位置相當好,距離鎮中心約十五分鐘單車,隔一條馬路就是郊野公園,民宿的主人亦很周到,特別預備了兩輛單車給我們代步。每天早上送太太到大學圖書館後,我便可以去練跑,每天大約跑一個多小時,下雨便休息不跑,避免在波馬前過勞受傷。

Cycling at Princeton Countryside

由於遲至本年二月,我才正式確實得到波馬的參賽資格,合理價格的酒店房間都被搶光了,幸好美國有一個網站叫airbnb,讓一般人把多餘的房間及單位放租,所以我們仍可以用七百元港幣左右的價錢,在波士頓旁邊的劍橋市找到民宿,距離波馬的終點Boylston Street 約半小時。房東是個大陸人,雖然衛生情況一般,廚房和廳有些異味,但找到地方落腳也不錯了,反正也只是住三晚而已。

波士頓馬拉松是周一舉行,我提早兩天抵達波士頓。在民宿安頓好後到Expo取號碼布,已是周六下午四時多了。由周五的早上開始,波士頓Expo每小時都有與《Runner’s World》雜誌合辦的講座,幸好還趕得及聽周五的最後一節,由波馬Race Director Dave McGillivray,講解本屆的賽事安排和賽道特色。McGillivray大約矮我半個頭,但速度和辦賽事的能力,與身高沒有關係,Gebrselassie也是矮個子,本屆波馬冠軍Meb Keflezighi一樣個子不高。

Dave's Talk

Dave's Talk_2

Me & Dave

比賽的好與壞,取決於Race Director的視野、熱誠和經驗,若Race Director對質素沒有要求,也不覺得有需要讓跑手留下美好回憶,比賽只會是事事旦旦、錯漏百出、沉悶無比。McGillivray先生最聞名的事蹟,是曾經兩次跑步橫跨美國(1978, 2004)為慈善機構籌款;以及每年的比賽日,他都會在做妥工作後,自己落場跑一次波士頓馬拉松。

他一生人跑過42次波士頓馬拉松,其中二十五次是他卸下Race Director的工作後跑。單是這種熱誠、堅持、對跑步和對賽道的熱愛,你明白為甚麼波士頓會是偉大的比賽。不知道我們田總的諸公,有多少個人曾經跑過一次渣馬呢?或許連搞手本身,也沒有興趣跑這條沉悶無比、了無人氣的三號幹線吧。

波馬比賽後的晚上七時半起,大會在當地一間知名的Pub舉行賽後派對兼頒獎禮,所有跑手都可以參加,讓男女子組頭十名亮相,接受跑手們的歡呼。正當大家為Keflezighi喝采時,六十歲的McGillivray則於當晚七時起步,開始他的波士頓馬拉松。

他約跑了四小時,晚上十一時左右抵達終點。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