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入圈套的路跑王 ─ 吳文騫

0
7455

跑步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吳文騫

01

 

小編:「當初選擇跑步當職業,是因為愛上跑步嗎?」,文騫:「其實…當初是被騙的!」

 

什麼!一開始聽到文騫這麼說,嘴裡蹦出的只有驚訝的「為什麼?」三個字,原來現在的路跑王,當年是誤打誤撞進入這個圈子的,跑步對他來說不是「愛」!「是生活的一部分!」文騫說,已經少了它都不行。這個故事很有趣,大家繼續往下看吧!

02

 

吳文騫,大家都叫他阿賽,現任基隆市中山高中田徑隊教練。去年12月在富邦台北馬拉松見到他,印象最深的不只是突出的成績,而是陪著兒童組的小朋友跑,專訪中聊起,才發現原來第一名的小朋友,中途原是第二,結果陪跑的文騫看到,跑到旁邊去鼓勵他,「你離第一名不遠耶!要不要再努力一下。」,結果終點前看到的畫面就是文騫指引著他衝線,成為第一名,一句鼓勵的話,可以創造無限可能,這也顯露出了文騫路跑王外的另一面 ─ 親切的教練。

 

被「騙」進路跑圈

 

國中時參加田徑社,原本只是個學校社團,但也因此讓他日後成為了職業選手,現在是台灣第一的路跑王。文騫只說了一句:被騙了!

03

 

田徑社教練鐘志揚貼出一個公告,「只要跑完4公里,就可以烤肉」,對小朋友來說感覺好有趣喔!「結果到最後福利越來越少,訓練越來越多,每次大概10到20公里。」阿賽說,最後同年的成員只剩下4人。

 

啟蒙的鐘教練是開遊戲間生意,文騫形容他每次都用惡勢力,「很兇,江湖味(兄弟)!」,但是常自掏腰包幫助窮學生,很用心培育選手,國二時就拿下中學組1500公尺的全國第三名,文騫形容自己「籤運很好」,被抽到成績比較差的組,所以一路晉級到決賽拿下第3,800公尺則是第7名。一開始的圈套卻成就了一個台灣驕傲,影響文騫的一生,也幫台灣路跑圈投下一枚震撼彈。

 

路跑王也有不想跑的時候

04

 

聖心高中後正式加入田徑隊,「高中受正規訓練,到大學才知道自己適合放在哪個位置。」阿賽說。

大學時專項練5000公尺與3000公尺障礙,但教練給的訓練量總是爆表,不太正常,文騫私下和教練抱怨:我是練5000公尺(5k),為什麼一直都跟練馬拉松的學長一起練到30K,訓練是不是有問題?後來漸漸明白自己又被教練設計了XD 教練發覺了他的潛力,造就了這位日後的馬拉松新星。

05

1996年還只是大二學生的文騫,在教練安排下,報名了人生第一次的馬拉松 ─ 台北國道馬拉松,首次出場就一鳴驚人,跑出2小時24分30秒,奪得國內冠軍(總排名第7),還是新人的他連主播都叫不出名字,「好痛苦!腳底都是水泡、血泡,連跑完怎麼走下交流道都不記得了」文騫說,「跑到一半很累了,但黑人軍團開始加速,教練不知道怎麼弄到摩托車跟在旁邊,只好用力捏自己的大腿,繼續跑下去,只記得好痛苦。」更絕的是當時記者問:跑完有什麼感覺?「不會跑下一次了!累死我了!」文騫像個孩子般的回答,一點也沒有剛拿下首次國內冠軍的興奮感,小編若是當時採訪的記者,聽到這句話,應該也會先愣住再笑出來吧 XD

 

成為路跑王

06

雖然人生中不斷被教練設計,卻也因此一路走向巔峰,08年北京奧運前,每星期二、四、六早上4點半就得起床從基隆到林口的國體大訓練,為了達標*參加了廈門馬拉松賽(選拔賽),一心想要為台灣拿一張奧運馬拉松門票,「那場比賽感覺比台北富邦馬還多人,當時看到張嘉哲(台灣長跑好手)熱身,覺得自己腳好僵硬,一直拍肌肉放鬆。」文騫說「一開跑就想咬住張嘉哲,結果死命跟著一個背影很像的選手,終點前,雖然知道自己追不過他,但不願放棄只盡力往前衝,進終點發現自己達B標了。」抬頭一看才發現那人不是張嘉哲,達標的瞬間,文騫第一次激動的擁抱自己的恩師張永政教練,「我們從來沒有這樣抱過。」,激動的心情不能用言語形容。

07

 

那一次,創下自己的最佳紀錄2小時16分5秒。成為路跑王。

 

*註解:達標

奧運馬拉松標準分為A和B標,A標在2小時15分以內,B標則是2小時18分。

 

高地訓練?還是玩樂?

Digital StillCamera

 

相信各位跑友很好奇,頂尖選手是怎麼訓練法?其中之一是到「高原」訓練,北京奧運前,自己一人到大陸昆明和實力堅強的雲南省省隊一起訓練,海拔2400至2500公尺的地方空氣稀薄,跑一下就很喘,路線都是山路和泥巴路,一個月的時間訓練心肺,也見識當地「訓練文化」,「就…很會玩啊!台灣選手哪敢這樣!」文騫說「那時候跑到山裡面去,跑一跑就跑去吃東西、打撞球。常規訓練時,大家每次把身上GPS交給一個人,輪到的那人就負責坐計程車慢慢繞完路線。」難道不怕被抓包嗎?「大陸教練都會問我,當然說沒有阿!因為自己也跟著玩XD」阿賽說,不過,大部分正式訓練的時候非常認真,所以造就出堅強的實力,鍛練出更強的心肺功能。

Digital StillCamera

Digital StillCamera

只是食物吃不習慣…「這是最習慣的一間,我們還自己做了牌子XD」文騫說,那一個月的時間,一定非常想念台灣的食物吧!

Digital StillCamera

 

動靜皆宜

 

一般看到的運動選手,似乎除了訓練,私底下最愛的還是運動,有時候甚至叫他靜下來一秒都很難,不過,文騫就笑著說:「興趣阿!打掃家裡吧!」,之後又補上一句「其實我喜歡看書,最近都看室內設計的書。」他認為靜態生活就是種放鬆,平常訓練的疲勞,在這一刻可以全部解除。

22

 

而且路跑王也很有藝術氣息,對房子的裝潢不滿意,想要親自設計成自己的調調,「我衣服縫的比我太太好耶!」文騫說「之前也會剪剪貼貼做賀卡。」,如果能收到他親手做的卡片,該有多好阿!但是心裡剛這樣想,文騫又補了一句:「現在沒有做了,剪刀都收起來了,她(女兒小花)把紙都撕爛了XD」

23

 

文騫可說是一個新好男人,除了當教練,生活就是家庭,假日帶著老婆、女兒出門運動,有時候會到基隆暖暖的暖東峽谷和當地苗圃,「他們騎單車,我跑步!」,同樣是運動選手出身的老婆,女兒也同樣遺傳了「好動」的基因,他誇讚著女兒很能跑,「400公尺的跑道,她能跑3到4圈。」,哇!2歲3個月的小花能跑1.5公里左右耶!以後說不一定有機會繼承爸媽的衣缽喔。

24

 

他很愛越野跑,會從家裡附近的海洋大學,往九份方向跑,先經過瑞濱國小(6K),再跑上侯硐、瑞芳和九份山上;也推薦中山高中的「情人湖」,都是很棒的越野路線。

 

長跑精神

25

 

「比賽的時候,心中會有一群人的身影,跟我一起進終點。」文騫說,這是一種精神寄託,也是種使命感,比賽的過程又累又緊張,把意志寄託給一同訓練的夥伴,以及教練張永政,支撐著他盡全力跑向終點線。

26

 

大學時期和馬拉松一姐許玉芳一起訓練,文騫對她抱持的長跑精神和訓練態度非常欣賞,「她的訓練從一開始到頂尖選手沒有變,一直都很努力。都跟男子選手一起訓練,有些男子選手還不一定跑得贏她」文騫說,其實他前年3月腳受傷了,沮喪和難過的心情可想而知,「我們兩個年紀差不多,看到她還在努力,我也不能放棄。」許玉芳的奮戰精神長留文騫的心中,所以讓自己能面對這次的腿傷,鼓起勇氣站再上起跑線。

 

鼓起勇氣面對傷病

 

「別人不知道,比起跑贏,站上起跑線對我來說更重要。」─吳文騫

27

 

「前年3月跑完萬金石馬拉松,隔了3天又去比3000公尺障礙賽,結果肌肉嚴重拉傷。」文騫說「現在傷好一點了,但是還會影響膝蓋支撐力。」98年全運會前,文騫出了車禍所以沒參賽,當時努力鍛練自己與復健,隔2年,終於可以站上起跑線,但是腿卻嚴重受傷了,賽前知道自己無法跑出好成績,也怕腳再一次受傷,以後就無法跑步了,但是這麼辛苦準備了2年,這次不跑又要等2年,老婆告訴他:下去跑吧!如果這次不跑,以後會有遺憾。所以文騫勇敢面對自己,決定下場挑戰,這一次他的對手只有自己!

28

 

比賽當天,10000公尺比完,沒有拿到獎牌,「別的選手很驚訝,因為他們不知道我的狀況,對我來說,站上起跑線,至少我面對自己了!」文騫說,一離開賽場,和老婆抱在一起,慶幸沒有受傷,也終於放下心中的巨石,一名頂尖選手,要面對所有人的期待目光,受傷時必須承受外界龐大的壓力,站上起跑線對抗自己的心魔,這需要多大的勇氣阿!希望文騫能重回賽場,展現他原有的實力,加油!

 

經驗傳承

 

之前帶視障跑者一起訓練過一段時間,還有參與募款活動,「聽到他們用不流暢的口語說一聲謝謝,心裡很感動,對我來說這是運動生命的延伸」文騫說,如果未來有任何推廣講座或公益活動,都很樂意參加,跟大家分享自己寶貴的經驗。

29

 

另外,文騫也提醒所有選手和跑者,如果跑的頻率太高,身體可能會得「失憶症」。曾經1個月內跑3場馬拉松,「跑完第2場累到不行,跑完就躺在那邊,上半年就跑了這3場,下半年跑的感覺變差。」文騫說,對選手來說,一年當中最主要準備的馬拉松比賽只有2到3場,國內是上半年的萬金石馬拉松,還有下半年的富邦台北馬拉松。在其他比賽看到文騫,那些原來是當作訓練調整而已。

30

 

以前文騫很少受傷,因為很懂得保護身體,這次的腿傷就是出賽頻率太高所造成。跑者們要保護好自己的身體,腳是用來跑一輩子的。

 

跑路人生

31

 

跑步最大的收穫:「以前剛開始訓練的時候,覺得自己好就好,大學階段的訓練很自律,休息時間也會自我訓練,直到現在,看到後輩可以起來,感到很高興。雖然檯面上競爭,但是私底下是大家庭。」未來他希望留在中山高中當教練,繼續學習,帶領更多年輕選手,也把經驗傳承給後輩,永不放棄路跑人生!

32

 

勉勵所有人。

 

「既然選擇了(路跑),就去享受這一路風風雨雨的旅程。」─吳文騫

 

 

don1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