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萬金石國際馬拉松

0
3820

01-IMG_3357

History

新北市政府由2003年從田徑協會接手主辦這場賽事,賽道沿途會經過萬里、金山、石門三個地方,賽事名稱經過小幅更動後,正式定名為萬金石馬拉松。在台灣得天獨厚的北海岸,沿途遍佈許多觀光景點,不管是想要大啖美食,或藉著跑步順便賞櫻、泡溫泉的跑者,都可以利用這場賽事規畫一趟充實的馬拉松行程。筆者一直以來都想參與這場北台灣的馬拉松盛會,正巧今年是10周年,因此對這場比賽充滿了許多期待。

 

Death Cab for Cutie

 

在首府華盛頓成軍,由 Ben Gibbard 領軍的 Death Cab for Cutie,對台灣樂迷來說並不是隻陌生的樂團,不管是那首甜蜜到 Zooey Deschanel 都臣服的情歌〈I Will Follow You into the Dark〉,或是連 New Moon (暮光之城:新月) 也搶著收錄一曲在原聲帶中,這隻成軍15年的搖滾樂團,已經不再是當年的那隻獨立樂團,越來越有主流樂團之風,去年所推出的第七張大碟《Codes and Keys》更獲得葛萊美獎最佳另類搖滾專輯提名。

 

而對我來說,在2003年與獨立廠牌 Barsuk Records 最後一張合作所推出的《Transatlanticism》專輯,至今仍是我的荒島唱片之一,這也是為什麼我甘願犯著可能因為睡眠不足,而超過馬拉松時限的風險,仍執意要在比賽的前一晚,前往欣賞 Death Cab for Cutie 的演唱會。

 

手機鬧鈴準時在凌晨三時二十分響起,嗡嗡作響的耳鳴仍未消去,而我的時間仍停留在前一晚的十時十二分,那是〈Transatlanticism〉前奏的旋律響起的時間。太多時候,我們都會停駐在某個時間點,仔細檢視某些人事物對於自己的意義為何,而如果你問我這首曲子對於我的意義是什麼,我想曲子中那兩句不斷重複唱詠的歌詞 ,已經為我下了最好的註解 “I need you so much closer. So come on, come on.” 不管是馳騁在漆黑的校園,或這個世界的任何一處,每當這首歌出現在我跑步的途中時,我都不自主的感到熱淚盈框,那些道不盡的思念,總是溫柔地包覆著我。

 

跑馬拉松的前一晚,有人選擇盡早就寢,儲備體力來面對隔天的長距離征戰;有人則選擇飲酒作樂,珍惜和來自各地好友齊聚的時光;而我則選擇在滿場的場館中,連眨眼都嫌浪費地珍惜與我夢想中的樂團相處的一百多分鐘,由其是演唱會的最後一首,承載了這些年來我對這首史詩金曲的期待,大聲地跟著熟稔的歌詞合唱,這是我夢寐以求的片刻…

 

1 of 100 dreams: Death Cab for Cutie – Transatlanticism

音樂連結:http://soundcloud.com/barsuk-records/death-cab-for-cutie

02-IMG_3325

感謝 Ryan 幫忙拍攝

 

Ready To Start

 

為了體恤交通不便的跑者,每年主辦單位都會在清晨提供從自由廣場、板橋火車站兩處的接駁專車服務,筆者於賽前約一小時抵達會場,有充足的時間在會場四處繞繞,並觀察整個賽事的動線安排,奇怪的是,主舞台非常靠近台下的帳棚區,不管是大家進出,或是賽前的熱身操,都有擁擠的情形,起跑拱門更是一絕,設置在停車場出入口旁,不管是選手或是家眷,只能擠在狹窄的通道上。鳴槍後,待我出發通過晶片感應處,已經超過五分多鐘了。

03-IMG_3327

將 mp3 放好,準備出發!

 

這不打緊,比較讓我感到不悅的是大會寄物的安排,賽前二十分鐘,只見等待寄物的民眾排了兩排人龍,因為大會沒有進行全程馬拉松、半程馬拉松選手出發的分流,所以大家只能乖乖排隊等候寄物,沒想到後來發生寄物識別物不夠發放的離譜情形,一個資源如此豐富的主辦團隊,連參賽人數都無法掌握,只能指揮尚未寄物的跑者將東西全數放置一旁空的帳棚,僅僅口頭允諾會盡到保管的義務。

04-IMG_5138

Why Does It Always Rain On Me?

 

比賽當天下著小雨,山海圍繞的萬里區壟罩著一片朦朧的霧,穿過萬里隧道後,跑者在薄霧中穿梭,瀑布在左側山巔中流瀉而出,右側的海岸則傳來陣陣浪花拍打礁岩的聲響,北海岸的風光在雨霧交織中,別有一番情味。不過讓我意外的是,本來以為沿途賽道都很平緩,怎知今年變更路線,要跑上獅頭山,幸好起伏並不會太長,雖然睡眠不足,體力免強還能應付這段路程,但號稱國際的賽事,秩序冊連基本的高度起伏都沒附上,專業度明顯不足。

 

跑到石門洞附近後,十八王公廟在霧氣中更添神秘色彩,經過懷舊的海岸村落,還有浪滔不絕的核能出水口,都是這次賽道中值得一提的景色,而陽光也在10點多開始露臉,放晴後北海岸別具風貌,讓返程的跑者得以再次用心欣賞北海岸的景觀 。

 

而這場比賽差點發生無法挽回的意外,根據新聞指出,大會當天發生了跑者休克的意外狀況,幸好當時身旁有幾位熱心的跑者協助,才不至於讓上個月在香港渣打馬拉松憾事重演,在此也要再次向那些熱心的跑者至上最高的敬意。

05-IMG_5119

好不容易再次與 Ryan 重逢

 

The Drawback

 

既然文章一開頭就提到筆者對於這場比賽的期待,更何況這場比賽號稱是”國際”馬拉松,固然要以更高的規格來檢視這場比賽,以下就幾個不同方向提出個人見解。

06-IMG_4961

補給

對一個長距離跑者來說,大量的體力消耗之後,最需要的補給是什麼?我想不外乎是水、運動飲料、鹽、巧克力等,而主辦單位沿途每五公里設置一個水站,這點筆者倒沒有太大意見,但水站距離很短,跑者只能大批塞在水站,導致工作人員手忙腳亂,引來不少的紛爭,誇張的是,跑得較慢的全程馬拉松跑者,在最後幾個水站完全沒有水可以飲用,只能”原地罰站”等待水源的運送。一場國際馬拉松,並不應該只將焦點聚集在菁英選手身上,不管跑者要花三個小時,還是五個小時,確保補給站的足夠資源,是最基本的服務,也是對跑者的尊重,很可惜,萬金石國際馬拉松可能讓遠道而來的海外跑者失望了。

 

里程數標示

對那些沒有自備 GPS 手錶的跑者而言,沿途的里程數是很重要的依據,可以調整配速,但此場賽事僅在最後幾公里有固定的標示,如上所言,這應該是國際馬拉松要避免的錯誤。

 

盥洗設備

跑完全程馬拉松回到家後,和家人聊起這場賽事,他們的第一反應是『你有沒有在隧道中小解呢?』在媒體的報導中,突顯了這場比賽的荒謬,上萬人的比賽卻沒有提供充足的流動廁所,才會有「列隊」在隧道中解放的情形,新北市政府更因此發表聲明稿,希望未來比賽能進行改善。

 

晶片成績

可以當天領取的完賽證書固然值得鼓勵,但成績證明上僅只有大會時間、晶片時間,沒有其它資訊,不論是排名、分組排名,或是每10K的時間紀錄都沒有。另外計時也有爭議,根據多位跑者指出,證書上的時間大約慢了二十多秒,爾後是否仍採用同一家廠商晶片計時,值待商榷。

 

寄物

試想看看,當你辛苦完成42.195K的比賽後,卻因為文中提到的賽前寄物問題,在賽後想要領取物品時,得面對工作人員冷冰冰的質詢,要「明確說出袋中的東西有哪些」,通過考驗後,才能領取。固然此舉是保護跑者的權益,避免拿錯寄物袋,但追根究底,主辦單位連選手人數所對應的識別物都準備不足,顯見這個團隊是多麼不用心的經營賽事。

 

萬金石國際馬拉松

網頁:http://www.ntpcmarathon.com.tw/

07-起跑前~1

日期:每年三月第一個周日

 

報名費:NT800( NT 100憑晶片退還)

名額:名義上總人數為10,000人,但2012年比賽人數超過一萬一千人。

時限:五小時四十分

特色 :
1. 賽後餐點為石門當地著名的肉粽,全程馬拉松跑者可以拿兩顆。
2. 連續報名五年賽事,可成為VIP,第六年起每年參賽可以免報名費。(不可中斷計算)
3. 時間內完跑者,有機會抽中日本那霸馬拉松賽的來回機票。(2012年提供三個名額)

 

08-DSC07119 09-DSC07121

SHARE
Previous article摩洛哥撒哈拉沙漠六天超馬賽Marathon des Sables
Next article運動,讓生活變的更精彩可期!
【Wan’s音樂與馬拉松】 貓王的經典歌曲〈Harem Holiday〉有一句是這樣唱著的: “Gonna travel, gonna travel wild and free. I’m gonna pack my bags because this great big world is calling me.”
  • 旅行,每個人的定義不同
  • 而馬拉松,是我想要探索世界的方式
  • 繫緊鞋帶,記憶起每個破曉起跑前末梢神經的搔動,尼斯湖畔的裊裊霧靄;與苦練划船的劍橋學子相互打氣;新天鵝堡蔥綠的森林小徑;埃及盧克索仰望聳立岩石巨像時內心震盪;逆風迎著挪威冷凝的午夜陽光;北海道大學裡人兒的青春洋溢;劃步跨越紙醉金迷的彌敦道;近距離仰視摩登的外灘建築。
  • 因為馬拉松,我開始用自己的方式,了解我生長的土地,世界更走進我的生活。以穩定的步伐,我的跑鞋引領著我,環繞台灣這塊島嶼,也穿梭往返在不同城市。
  • 我的夢想,藏在世界每個角落,血液奔騰著本能的好動因子,耳機裡如高速振翅般的搖滾樂,賽道旁民眾熱情的鼓舞,在42.195公里的路上,沿途所見,都是支持我跑向終點的最大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