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閃亮陽光的鐵人情侶檔 ─ 劉光武&費聿凡(上)

0
4537

「鐵人三項是我們的媒婆。」─劉光武、費聿凡

 

在鐵人賽場上最閃亮的情侶檔─劉光武和費聿凡,一個是業餘鐵人,一個是鐵人國手,從開始因為運動相遇,訓練過程互相支持,賽場上互相鼓勵,兩個人每次出現都帶著陽光的笑容大放閃光,這對甜蜜蜜的情侶檔,是怎麼從平行線走上交叉點的呢?現在開始說故事。

 

聿凡的故事─多才多藝美少女

01-海邊玩水

「爸媽是為了大家身體健康開始帶全家人運動,還逼外公外婆買游泳池的年票,因為票很貴所以他們不得不游泳,之後他們就養成運動的習慣,而我從有意識以來就在水裡了,大概是幼稚園的時候開始學。」聿凡說,當時小編想著:那這樣家裡一定很支持她去練鐵人三項囉?「他們超反對的,因為他們覺得在台灣運動沒有出路,而且一個女生漂漂亮亮、乾乾淨淨的,為什麼要把自己搞得那麼粗勇?」聿凡說「其實我有很多選擇,從小學游泳、圍棋、鋼琴、長笛、書法。」,圍棋竟然是3歲半開始學…

02-圍棋比賽

「從小不管學什麼,爸媽都覺得兄妹一起學比較有伴,我就是棋院有史以來年紀最小的,我跳級跳很快,而且小時候智力測驗是資優生。不過小時候資優現在還不是這樣XD」聿凡說「我本來要當職業棋士,但是爸媽不希望我太早定型,就學到小學六年級;四歲半開始學鋼琴,也學的很好,老師叫我去音樂班,爸媽還是希望我不要早定型。」

03-游泳比賽

「我小時候就學什麼就好什麼,學習效率很好,在學校也是前幾名。」聿凡說,會開始運動的原因,一方面是家中有一個柔道全國冠軍的媽媽,而且也練田徑,有著好動的基因,另一方面是…「她會讓我運動的一個原因是我從小給保母帶,一起床就哭,哭了保母就給我吃,然後吃飽滿足了又開始睡,就這樣吃了睡,睡了吃,我4個月就暴肥到11公斤,洗澡的時候要把肉掰開來,就像米其林一樣,她只好辭職(本來是當老師)幫我減肥,到1歲的時候12公斤,算是小減肥成功。」,所以小時候先學游泳,後來媽媽復職,在聿凡小三升上小四的時候和哥哥到新學校,兄妹也一起進入田徑隊,「本來田徑隊老師覺得不過就是一個轉學生,也不收四年級的學生,就比較不想理我,結果有一次參加路跑賽我就跑過所有女生,只輸一個學姐。」聿凡說,「後來跟教練感情還是很好啦!」,在那之後就加入田徑隊,「我四年級第一次參加至善路越野賽(4.2公里),就跑劍南路,當初是小學女生組第九名,我跟學姐一起進終點,本來我在前面,結果學姐用屁股把我撞開,我撞到旁邊的桌子還得到一個大瘀青,結果她第八名、我第九,後來五年級我又參加得到第四名,中間陸陸續續也參加游泳比賽也都有得名,都是很偶然的,為了身體健康。」聿凡說。

04-img002

升上國中之後才藝全部都停了,「覺得很膩,而且壓力其實很大,長笛和鋼琴要練、游泳很累,又要唸書寫功課,每次都要游到吐,沒有吐就是沒有認真練,跑步到最後教練都要我跟男生跑,但是一定跟不上。」聿凡說,所以升上國中後,她進入管樂團專心吹長笛,哥哥也是很優秀,長笛吹得好、游泳也很出色,兩人分別是高低年級的長笛首席,但哥哥後來就比較專注在學業上。聿凡和哥哥都參加過小鐵人,「那時候還是統一辦的,小朋友根本沒有什麼三鐵衣或公路車,是一個樸素的小比賽,第一次比賽得第二名,陸續玩了好幾次。」聿凡說,「小天才。」光武說,又放閃光XD

 

上了高中就住校,國中和高中同學整體感覺差很多,被封閉在校園的環境讓聿凡不適應,高中時心理就出了一點狀況,「我很喜歡高一的導師,升上高二之後卻開始希望投靠補習班,也不全是為了課業,只要可以走出校門,被關在補習班也好。」聿凡說,所以在學校能請假就請假,窩在補習班修課業,這時候她的情緒已經不穩了,直到考上東吳大學心理系,「我高中變得超級孤僻,上了大學也跟系上的人處不來,可能當時我也不想跟大家好好相處,所以也不喜歡大學的氣氛。」聿凡說,這時候她還是保持運動的熱忱,還參加學校游泳隊,「我發現大學有大專盃,就跑去找游泳隊學姊,因為參加乙組,惡補2個禮拜抓一抓水感就去比賽,超級幸運就得名了!當時在賽場遇到郭豐州老師,他覺得我很有練三項的資質,就一直極力的邀請我參加鐵人三項隊。」聿凡說,「但是我很害怕,很久沒運動,尤其是跑步,當時身材又肥又粗大很怕自己跑不好,會有挫折感,就一直跟老師打哈哈XD,就這樣跟老師哈了四年都沒跳進鐵人坑,不過也因為忙碌所以都沒辦法專心去想這件事。」但是病情沒有改善,反而越來越嚴重,最後也和當時男友分手,但後來前男友的新女友開始用言語攻擊聿凡,朋友選擇莫不吭聲,所以她也選擇離開當時的朋友,決定休學一年。

05

 

06

直到前年升上大四後,生活有了轉變,「郭老師從大一到大四不離不棄,每次看到我都跟我講一次練三項多好、我多適合練三項。還有幾次我媽當小鐵人終點裁判,郭老師剛好是裁判長,每次來核對成績的時候,都會跟我媽講她女兒為什麼該練鐵人,但是我媽那時候也不想要我走體育路。」聿凡說「到大四下,郭老師跟我說有世大運,問我有沒有興趣,那時候我想說:哇,世界賽耶!好想試試看!」她開始心動了,但身為一個菜鳥什麼不懂,連車都沒有,不敢踏出這一步,當時只有放在心上,直到畢業前,突然不知道畢業之後該做什麼,也不想考研究所,所以決定賭一把、延畢一年,於是聿凡走上鐵人三項訓練的道路。第一次遇見現在的教練賴曉春是跟東吳鐵人隊一起參加端午節的龍舟賽,他搥著郭老師的肚子笑嘻嘻的跟老師開玩笑,聿凡說:「我當時覺得這個人超級無敵奇怪。」

07

 

08-2011新竹風城鐵人兩項

剛開始決定延畢之後,去年七月郭老師開跑步課表給她和學妹,只是聿凡是初學者又沒有什麼概念,怎麼跑都跑不好,「有一次跑到哭,感覺很無助不知道該怎麼練,之後到曉春店裡買東西,也順便跟他聊天。」聿凡說,結果他就問聿凡要不要跟著他練,練了半個多月就去比賽(2011年梅花湖鐵人三項)了,得到第9名,這時候就跟光武相聚了。

 

光武的故事─運動是我「感恩」的方式

09-236410955_x

運動場上的光武,不管身體多累都會保持微笑,「因為這是一件很開心的事阿!以前念軍校的時候很封閉,都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知道自己有不足的地方,想要好好補強練習,但因為上班時間很長,就算是休假時,軍中要你回去就得回去,偶爾可以出來運動、無憂無慮的參加比賽就很開心。後來退伍可以開心的去運動,就覺得心情很愉快、時間很寶貴。」光武說「其實我真正開心是在受傷恢復之後,因為退伍之後就一頭栽進了自己最喜愛的路跑比賽,連續參加了好幾場馬拉松賽,一開始不覺得有什麼異樣,但疲勞累積的很快又不知道如何積極去做恢復,結果左膝韌帶發炎休息了1個月,受傷真的很痛苦,恢復之後可以跑步真的很開心、很感恩也很知足。」他的故事是這樣的…

10-小時候照

光武小時候就很好動,小學是桌球隊,高中畢業後念高雄的空軍航空技術學院,「第幾名考進去的阿?」聿凡說,光武繼續接話,「喔!第二名。」,「哇~~!」聿凡和小編馬上應和,感受到他們兩個充滿甜蜜蜜的氣氛,「我爺爺是軍人,我叔叔也是軍人,所以爸爸覺得我可以去念軍校。」光武說,高中就讀南山高中電子科的光武,選擇進入軍校通信電子科發展,2年的時間作息很固定,早上、下午都要跑步,做體能訓練,「那時候沒有很喜歡,因為是被強迫的,時間到了就要吃飯、時間到了就要集合、體能訓練…」光武說,但是這樣的生活讓他建立起良好的運動習慣,畢業後,按照成績抽籤分配到台北國防部資電部,「我進去之後做部隊基層的班長,每天都要負責帶著部隊跑步做體能。」光武說,他前兩年在東吳大學旁邊的衡山指揮所,之後到新店指揮部當幕僚做了3年,最後1年多調到花蓮富里鄉,「剛開始運動是在指揮部的時候,因為上下班時間固定,那時候我們一群同事六日放假就會到處爬山、參加路跑比賽、參加日月潭長泳、高空彈跳等運動,來紓解上班時封閉沉悶的壓力…」光武說「那時候我跟一位『愛跑部』的同事胡智欽很好,他三不五時就會找我們參加比賽,並且幫我們團報,就這樣我們一起參加了不少路跑比賽,也漸漸喜歡上這樣充滿挑戰的生活方式。」

11-「胡智欽」的邀請開起路跑之路的大門

 

12-img001

 

13-DSCF9693

「第一場是2008年PUMA螢光夜跑10K,那時候他成績很好,已經在跑21K,我還只能跑10K而以,比賽時我都只能跑在他後面追不到他,讓我很不甘心。」光武說「但他常常帶著我一起練習、一起比賽,跑步對他而言是興趣、是好玩、是交朋友,但是我好勝心比較強,心理常常希望成績能進步一點。」,直到2010年才跑了第一場半馬─高雄國際馬拉松,那一年光武開始轉練半馬,「2010年6月第一場(鐵人三項賽)是石門水庫半程,反正游泳也游過了,跑步也跑過了,那就來挑戰看看鐵人三項。我跟他就一起報名。那時候我想要進步,想要成績再好一點,所以藉由多參加比賽來訓練自己。」光武說,同年9月梅花湖鐵人三項3小時05分,「那時候也是狀況很多,一下水就被踢,一邊游蛙式、一邊游自由式,也為了比鐵人而買了第一台公路車。比賽時本來想要跟車,但是能力差太多後面肌力又不足最後也只能目送集團離去,跑步時抽筋、跑廁所,什麼狀況都來了。」光武說。

14-P1050312

 

15-2010年參加第一場標鐵

 

16-第一場標鐵成績

後來10月他進入K-SWISS跑步俱樂部,想要讓自己成績更進步,把底子打好,「想要成績進步就不能忽略技巧,要ㄧ步一步的來」光武說「後來的陽明山路跑賽、貓空路跑賽,還有年底的富邦半馬都有顯著的進步,因為跟著他們一起練習,大家一起跑步感覺得真很好,也會激勵自己要更加努力,2010年富邦半馬跑了1小時37分。」

17-297877_275432612471099_6796367_n

 

18-武嶺

 

19

好勝心強的光武,也不停幫自己設定目標,「已經跑了一年半馬了,也該重新調整目標,我100年都要跑全馬。」光武說,100年1月的淡水河馬拉松是光武的初馬,沒想到跑進4小時(3小時26分),還拿了分組第4名,「我覺得很訝異,因為跑10K、21K都沒有機會上台,一跑全馬就上台了,是不是在長距離比賽比較有機會得獎。」光武說,當時也有想過要參加長距離的鐵人比賽,但是自行車的實力還完全不行,為了提升實力,用以戰養戰的方式做訓練,期間參加了環花東挑戰賽、台東197自行車挑戰賽、北勢溪4小P挑戰賽、陽明山3P挑戰賽等,直到去年10月完成第一場半程超鐵(台東113),「那時候也很慘,游泳1.9K花了不少力氣,結果上來騎90K氣力用盡,下來跑步都是在跑跑走走。」光武說,為了提升速度期間也參加了好幾場標鐵賽,表現都只是平平,但也因為當初在K-SWISS跑步俱樂部裡認識了瘋三鐵的賴曉春教練,所以只要有鐵人三項不管是訓練上或是裝備上的相關問題,都會跑去找賴教練討論,就因為這樣認識了聿凡,兩個人結緣。

 

走上交叉點

20

第一眼的怦然心跳是在瘋三鐵,「我看到她踩著腳踏車,一踩完然後去換衣服,我跟曉春故作鎮定的聊天,其實都在觀察她。」光武說,「他意圖就很明顯阿!看到我的時候眼睛瞪超大,講沒兩句就問我:妳叫什麼名字,心裡想這個人要幹嘛?」聿凡說,結果一回到台東,光武馬上加聿凡為FB好友。接下來為閃光文,各位請帶上墨鏡再閱讀XD「我就很喜歡運動型的女生,那時候看到她就覺得好甜美、好可愛喔!這女生一定要有連絡方式。我看到他要走了,我想說怎麼可以,一定要問到名字!」光武說,之後她們第二次見面就是去年9月光武的梅花湖鐵人三項。

21

 

22

沒想到聿凡嚴重的摔車「右半邊從肩膀、手臂、肚子到膝蓋、腳踝、拇指球,該破的都破了,肩膀和拇指球的皮都沒了,跑步的時候一堆人問我怎麼了,這不是看也知道我摔車嗎……(翻白眼),補給站的妹妹也叫我不要跑了,不過看到醫護站我馬上衝刺,因為我血流很多,怕他們叫我進去。」聿凡說「那時候延畢就是為了比世大運,比賽中曉春跟我說很有機會女生前六,我就硬跑完,到終點一直哭。」,光武看到聿凡一身傷,特地去關心聿凡和她聊天,這時候兩人私底下還是很少連絡,「之後BH在金山舉辦選拔賽,我知道她有去,想說要好好表現一下,那時後取9個人,我剛好是第9名。」光武說「那時候有個男生載她來,我以為她有男朋友,問了曉春之後才發現是前男友,我就很開心的回台東了。」,慢慢變得比較熟悉後,光武也會以「陪跑」的名義,特地陪聿凡去大安森林公園練跑。

23

 

下一場比賽在中壢二鐵,但是聿凡不知道要怎麼去,這時候光武聽到這個消息,馬上自告奮勇的高喊:「機會來了!我載我載!」,一路兩個人聊得很開心,「開到中壢的路上一直跟她聊天,想說終於是我們兩人世界了。」光武說,「我真的是一路從台北笑到中壢耶!」聿凡說,「感覺兩個人很聊得來的樣子。」光武說,兩個人之間的火花開始加溫。

 

之後連續一星期,趁聿凡顧店(瘋三鐵)的時候,光武抓緊聿凡的弱點不停買東西給聿凡吃,幫忙店裡的工作,而且用心打扮,平安夜那天告白後開始交往,「我們之後慶祝的方式就是比一場路跑賽、三鐵賽,我在終點等你,多浪漫阿!」光武說,果然是運動情侶檔。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