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英國的跨年馬拉松

0
3237

01

延續先前聊的關門馬拉松,這一篇要介紹的是位在大不列顛,英格蘭利物浦的馬拉松,在下曾於2010-2011在英國留學,能有機會參予這場別具意義的關門馬拉松,至今仍是我腦海中,對於英國的最美回憶之一。

說到利物浦這座城市,大家可能首先想到的是披頭四、博物館,以及英超足球聯賽,馬拉松運動在這座城市,受到的矚目相對較小,跑者除了自行練習外,得搭車長途跋涉到其他城市參加長距離的路跑比賽,一直到了2012,才有大型的全程馬拉松賽事。

02

而一位來自波蘭,熱衷旅行、足球,以及長跑的Kaja Kosla,決定自己在這座城市舉辦馬拉松比賽,只辦一場還不夠,還是連續兩天,橫跨了兩個年度的雙重比賽。單場報名費僅 £20 (兩場 £35),扣除 £5 的基本開銷,剩下全數捐給三個當地的慈善機構,加上 pasta party . 記念 T-shirt 的收入,最後一共捐出超過 £2000 (約新台幣10萬) ,能夠參與這場慈善路跑,實為榮幸。

All you need is love

是呀! 我所需要的只是愛!不管是對馬拉松的熱愛,或是獨鍾於一個人的旅行。只要打開心胸,用心確實感受著人情的溫暖,用雙腳踏在這個充滿傳奇的城市,還有什麼比這個更棒的活動來結束這多采多姿的一年嗎? 以跑慈善馬拉松的方式,是多麼饒富意義呀!

It’s Never That Easy Though, Is It?

在歐洲的冬天跑馬拉松,除了嚴峻天氣條件外,還得祈禱主辦單位不要取消比賽,否則報名費可是會血本無歸,頂多就是提供選手來年報名費減半的優惠。2010的寒冬,連日的降雪,導致各地多場比賽因此取消,幸好此場賽事如期舉行,但比賽路線被迫更換,原先起跑點是在著名的 Beatles Museum,沿途可以看到 Echo Arena . Liver Building . Liverpool Big Wheel,還會穿過兩條橋,可以愜意欣賞 Albert Dock 的風光。

03

當天起跑點往後挪至 Otterspool Park,原先是三圈的繞圈賽,後來變成四趟的折返跑,沿途少了優美的景色,跑在人行道的紅磚上,膝蓋負荷的壓力也較大。好處是地勢平坦。而比賽當天雪已融化,跑者較不會有滑倒的風險。

Don’t Look Back in Anger

習慣了在台灣路跑的補給後,來到英國參加全程馬拉松,還是頗不習慣。上回在 Loch Ness Marathon 的補給已讓我嘗到苦頭,沒想到這次更是離譜。全程僅有三個補給站,每折返可以補給一次,沒有鹽巴,僅提供簡單的餅乾.葡萄乾,還有非常堅硬的軟糖…

04

看著每位跑者都背著專業的補給包包,只能怨嘆自己事前準備不足。
比賽當天溫度大約是五度,起跑點旁就是 Mersy River。溫度雖然比蘇格蘭高了幾度,不過潮濕的海風吹起來,可是讓我直呼受不了,頭上戴了帽子,又將外套的帽子罩上,可是還是抵擋不了陣陣的頭疼,身體又冷又渴,不管是外在或是人為因素,真的是場非常艱辛的路跑,所幸最後跑完沒有感冒。

The Spirit of Giving

05

這場比賽沒有時間限制,甚至可以決定起跑的時間。跑得慢的可以在10點提前起跑,較快一點的選手可以選擇11點再出發,本來已經抱持墊底的打算參加比賽,不過當天有幾個讓我非常感動的畫面。

起跑之後,眾跑者很快就把我遠遠甩在後頭,在我前面有一對夫妻用非常緩慢的步伐往前移動,當第二圈折返後,女方明顯露出不舒服的表情,或許是第一次參加長距離路跑,步伐已經不穩,她先生就一隻手撐住她背後,緩緩陪她前進,幾次和他們擦身而過,都是一樣的情形。到了我最後一次折返時,看著她先生牽著她的手,肩併肩一起用走的,很難想像最後他們到底花了多少時間完成,或許是七個小時,也可能是八個小時,但我想他們最後是一起進入終點的。

另外還有一位白了頭髮的父親,陪著兒子來跑馬拉松,雖然他沒有參賽,可是最後一段約3公里的路程,就跟著他兒子的步伐一路跑進終點。

06

我想這就是小比賽吸引人的地方。沒有嚴格的時間限制,更沒有裁判會監督你是否跑了四圈,一切自由心證,當你看到他們臉上露出笑容,相互鼓勵打氣時,你也會用力為他們鼓掌。

No Distance Left To Run

07

「快撐不下去了」「兩個月練習量不到30K,乾脆放棄吧」「反正沒有時間限制嘛」完成第三趟後,內心開始動搖,是否還要繼續第四趟的折返。跑步對現階段的我而言,追求的不是成績,我樂而花大部分的時間觀察周遭的景色,但對於英國四點就天黑的冬天來說,耐心在天色逐漸轉黑之際開始流失,而且相同的景色我已經看了六遍啦… 明明我就不喜歡這種折返八次的馬拉松賽呀…
藉口開始變多,不過陡降的溫度可不會對速度慢的跑者有絲毫憐憫之情,雖然這場比賽沒有時間限制,但耗得越久,只會增加感冒的機率。只好拖著沉重的步伐,努力往終點移動,總算最後在六小時前回到終點。在號稱歐洲千年最冷的這個冬天,還是憑著對馬拉松的熱情,從愛丁堡穿越了368公里,來到利物浦,完成了比賽。

 

 

Grateful Goodbye
懷抱著感恩的心,本篇要介紹來自日本大阪的作曲家Yasushi Yoshida (吉田靖),這首非常溫暖的曲子〈Grateful Goodbye〉

《Grateful Goodbye》是張以告別為主軸的專輯,但整張專輯營造出的情緒並不會那麼悲悽,反而浮現出一張張感謝的笑靨。這首和專輯同名的曲子,曲風融合了優雅的古典樂、節拍繽紛的電子樂,以及長篇敘事的後搖滾,充滿浪漫氛圍的旋律,讓人安心地傾醉於節奏中,誠心推薦給所有讀者。

08

09

文章的最後得感謝許多人,首先是主辦人Kaja,不但免費提供住宿 (couchsurfing) 讓我省去兩個晚上的住宿費用,更在我抵達的當晚,煮麵給我充飢,讓我這趟旅行開支不至於超過預算。再來是南非的 Paul,賽前開車載大家準時抵達起跑點 (離住處至少30分鐘步行距離),賽後還熱心地載我到火車站,讓我順利趕上火車。由於當天愛丁堡市區有跨年活動,公車提前結束營運,如果錯過該班火車,很可能就要搭計程車才能回到學校宿舍,還有在 Haymarket 公車站牌的陌生人,如果沒有他伸手攔住隨時可能開走的公車,很可能得在寒風中多站半個小時才有下一班車。當然還有這場比賽所有的跑者,當大家交身而過時,不管是微笑或是眼神,確實讓我感受到了跑者間的紳士氣息。能以這場比賽結束踏入馬拉松的第一年,是個完美的句點。
10

Happy New Year
Cheers!

 

SHARE
Previous article[賽事轉播]_2013 第89回箱根駅伝
Next article【水分補給教室】水分與電解質補給第一課 – 了解身體中的水分
【Wan’s音樂與馬拉松】 貓王的經典歌曲〈Harem Holiday〉有一句是這樣唱著的: “Gonna travel, gonna travel wild and free. I’m gonna pack my bags because this great big world is calling me.”
  • 旅行,每個人的定義不同
  • 而馬拉松,是我想要探索世界的方式
  • 繫緊鞋帶,記憶起每個破曉起跑前末梢神經的搔動,尼斯湖畔的裊裊霧靄;與苦練划船的劍橋學子相互打氣;新天鵝堡蔥綠的森林小徑;埃及盧克索仰望聳立岩石巨像時內心震盪;逆風迎著挪威冷凝的午夜陽光;北海道大學裡人兒的青春洋溢;劃步跨越紙醉金迷的彌敦道;近距離仰視摩登的外灘建築。
  • 因為馬拉松,我開始用自己的方式,了解我生長的土地,世界更走進我的生活。以穩定的步伐,我的跑鞋引領著我,環繞台灣這塊島嶼,也穿梭往返在不同城市。
  • 我的夢想,藏在世界每個角落,血液奔騰著本能的好動因子,耳機裡如高速振翅般的搖滾樂,賽道旁民眾熱情的鼓舞,在42.195公里的路上,沿途所見,都是支持我跑向終點的最大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