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關四雄越野賽之越野跑者很忙的

0
1782

谷關四雄 越野賽 之越野跑者很忙的

未命名aa

古定坤拍攝照片,Isaac Hsieh打光

國際iTRA- 2,New 4,總爬升+5000m/-5000m谷關四雄50K越野賽,限時16小時。

IMG_8544
賽事路線:大道院(Guguan Taoist Temple)→東卯山(Tobou)→屋我尾山(Yagao)→(下切)十文溪聯絡道路→松鶴部落( Sung Ho Tribal )→八仙山(Hassen)→唐麻丹山(Tomatan)→蝴蝶谷(Butterfly Valley)→松鶴部落( Sung Ho Tribal )→德芙蘭步道( Tefulan Trail )→(上切)東卯山東南稜(Southeast ridge line of Tobou)→東卯山(Tobou)→大道院(Guguan Taoist Temple)

檢查點:
6.8K東卯山頂(1690m)
10.4K屋我尾山頂(1796m)
17K松鶴橋,簡易補給和轉換區(6h關門)
24.3K八仙山頂(2366m)
30.7K唐麻丹山頂(1305m)
33K蝴蝶谷瀑布
38.6K松鶴橋,簡易補給和轉換區(12.5h關門)

IMG_9339

「參加越野賽,心裡有數,就不會有心魔,心裡沒底,心魔就會作亂,等著生吞活剝著你!」

一直相信一句話:「勤能補拙。」這裡的拙是指方向感弱的意思,還好6/20參加八唐登高賽,這才發現大事不妙了,再來探路兩次,加上7/25谷關四雄賽,短短五週,來了谷關四次,因為探過路,以為最後東卯山東南稜線回才是魔鬼細節,後來才深刻體會,崩潰點是不會發生在剛補給過後的一小時,當路線全都串在一起後,就是賽事有趣玩味的地方了!

如果越野賽是狹義的加減乘除可以量化,就沒這麼多人前仆後繼的加入越野魔力世界之中,它一定會讓你帶些禮物回家,在身心靈這塊,尤其是心理素質與靈魂的加持,當然也少不了全身的戰利品,包括戰士的黑青與傷疤,入寶山的概念。

當我參與越野賽事時,通常都會想到一件事:規劃賽道的找路者,腦子都在想什麼?他們會不會也讚嘆自己規劃的賽道?每一場越野賽之所以迷人,在於你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狀態?!

IMG_9369
起終點 古定坤拍攝照片

「麻煩愈難解決,就愈有趣。」美國鋼鐵大王 安德魯‧卡內基

凌晨兩點多跑友在谷關大道院集結,空氣中充滿濃厚興奮的腎上腺素,國際iTRA- 2,New 4,總爬升+5000m/-5000m50K谷關四雄越野賽將在凌晨三點起跑。

思緒飄到去年參加TNF100K北京站,拿到三點點數,當時想著的是我們何時才能不用出國就能拿到點數?才經過一年多,就可以參加台灣經過認證兩點的賽事,心中有點激動,忐忑不安的是,對於知道今天的難度總爬升+5000m/-5000m,不曉得身體會有什麼劇烈反應?!

面臨到的第一座山是東卯山,之字型緩上坡,凌晨三點起跑相對安全,加上氣溫涼爽,於是選擇十分積極的移動,遇緩坡平路小跑,上坡快走,大家如同滿載電量的頭燈,認真爬山,若可以遠處觀望,應該是之字的螢火蟲在山徑間上升。

東卯山到屋我尾山,因探路過,所以覺得路況還好,小心腳下的樹跟石塊,利用雙手在石壁間移動,天光未開時,膽大心細的找布條移動,發揮小隊力量,分享小岡給我的心法,前一晚吃晚餐,小岡說探過路,第二次會比第一次快1h,這心法真受用,摸著早黑,積極點走。

IMG_9363
屋我尾山頂 邱道仁提供

國韶是屋我尾山頂的關主,辛苦的從阿雪山南登山口上山,四點就位,我們當時一行人到達山頂,歡喜拍照,立即補給銅鑼燒+伯朗咖啡,千萬不要等到發現低血糖後再補,要至少30分鐘才會回穩,山徑間低血糖也很危險。

補給後,屋我尾山下麗陽登山口時都特別順,雖然在屋我尾山下到溪谷,在山徑上下時左腳翻腳刀,翻腳刀的當下冒了冷汗,停下來緩和,倒也不擔心,因為賽前先做肌貼固定腳踝,兩腳都是,包括膝蓋,陡上再急下,看高度圖是三座大山,其實不然,是山中有小山,高高低低,膝蓋受力吃緊。

第一圈東屋清晨涼爽,跑在台8線的藍天白雲特別性感。

順利的話,一、兩段就寫完了,令人難忘的就是目屎飛不離,還要眼看四面,找布條,手要攀爬,腳要抬起跨步,記得定時定量補給,所以說越野跑者是很忙的,不僅全身動員,腦子也一直在不斷的重覆幾件事,幾點補什麼?半小時後補什麼?

第二圈八唐,爬八仙山很耗能,尤其是遭遇上升1700m,6.5K,身體需求水量提高,所以凌晨一點多民宿包的飯團是給自己的獎賞,開心的邊下山邊吃飯團,還要留意腳下的樹根和石塊,原本還邊吃飯團邊下往唐麻丹山,氣溫上升,才一個半多小時發現自己遇身體疲勞期,與小馬哥、小JACK一起前後跑著,我時不時的問,怎麼一直下坡?上回探路知道唐麻丹山山頂前是上坡,心魔對我張牙武爪,水罐剩200ml的水,第二圈超出預期,唐麻丹山山頂趕快補個in果凍。

IMG_9348

於蝴蝶谷 阿輝拍攝照片

才慶幸說完:唐麻丹山到蝴蝶谷是最近的關卡,看到文泉大哥往左取登山口方向跑去,我才知道蝴蝶谷是來回,要再上來,心魔打了我一記悶棍,眼冒金星,全部的路段,就是沒探到蝴蝶谷,還好阿輝背了30kg的補給到蝴蝶谷,我們吃了仙草蜜、喝了沙士、吃了一片西瓜、淑梅親餵手工餅乾,裝了水,也可以淋水降溫,靈魂被安撫了,穩定的跑回到登山口,接往松鶴橋,陽光真是烈呀!

以為魔鬼是藏在東卯山東南稜線裡,結果是藏在冷不防的心身靈脆弱裡,況且了解到了:只要剛在補給站補給過的兩小時內,是不會有潰乏點(也可以稱崩潰點)。

因為沒探蝴蝶谷的路,一來一回多出了40’,上回唐麻丹山回到博愛國小約1h,所以第二圈再到松鶴橋已經11h23’(下午兩點23分),和小馬哥約好休10’,大家狂吃補給品,我又多補了一罐自備的蠻牛,心也放下了,之後的一切,都心裡有數了!於是心魔的影子都無聲無息了!

在一路攀爬東卯山東南稜線的過程中,終於有時間可以回想今天的總總了,百感交集,出發的涼爽,第一圈東屋的興奮,第二圈八唐的奮戰,被心魔綁架再掙脫的過程有驚無險,自己也笑了!傻瓜以為的事早就在老天爺算計中,此刻祂還一直在打悶雷,想嚇唬誰呀?!

IMG_9386

古定坤拍攝照片

下東卯山之字型山徑,奔馳間可以感覺到風,甚至想抓住它,一時間感性了起來,想感謝許許多多的人,自助超馬團隊,定坤、晉宗、有忠哥、淑梅、阿輝、國韶、彬哥、國良、Linda,許多我喊不出名字的志工,今天跑在一起的跑友,謝謝你們,今天豐富充滿革命情感,氾濫滿溢的情感,下午五點多山徑漸暗,當看到終點,一度紅了眼,眼前的這些朋友,讓我們感受到被守候的幸福,眼前山景真美好。

IMG_9347

古定坤拍攝照片

賽事檢討

1) 若無賽前探路者,請帶地圖或GPS,Petr和小戴是做足功課,未探路者,要不跟著跑友結伴跑也是方法之一,但這最不靠譜,跟不上或不是自己的節奏都很辛苦。

2) 還好6/20有辦八唐登高賽,才有危機感,更有動機積極探路,探路的心情是拍照完樂,無形間奠定6h的行動糧+行動水的身體補給機制,探路練習是不會虧待我們的,於是通往谷關四雄賽的路上,真的很棒!

3) 賽前起跑有一對一檢查強制裝備,手機、備用電池、雨衣、頭燈、簡易醫藥包,真不好意思,我沒準備到簡易醫藥包,還跟若君分了一些(謝謝若君),所以賽道上,我就想到自己的簡易醫藥包,還要再帶些什麼?強制裝備是整個賽程都要帶在身上的。

4) 第二圈八唐下蝴蝶谷是經歷一天中最熱時段AM10:00-PM2:00,水只帶了1500ml,是不夠的,要再多準備一個水袋,八仙山上到山頂6.5K,爬升1700m,加上第一圈身體消耗,氣溫上升,脫水是疲勞的開始,越野賽一疲勞就要付出更多的時間調整,也是危險的開始,這是這次學到的教訓。

5) 越野賽的疲勞期會較平路超馬來得早,就是所謂的撞牆期,而且不只會有一次,不要過度擔心,在速度上做調整;可以補喜歡的秘密食物;找到跑友共跑聊天……,你一定有辦法的。

6) 下午五點多,下東卯山天光轉暗,若下午六點還在山徑上請戴頭燈,安全第一,越野賽是自覺自主性很高的運動,透過每一次的練習,你將會知道量力而為與全身而退是安全下山唯一的路。

越野賽事的身體反應,加上天候氣溫,沿途風景,不同路段共跑的跑友,補給站的加油打氣,迷人的人生風景,自己跑時的孤獨自我調整…..,是完整的經驗質,讓我們成長,期望我們台灣越野運動越來越多人參與,讓大家知道越野運動在有練習準備下是很安全很環保的。

每一個越野跑者都是一顆山林的種子,經過風雨磨練,施肥茁壯後,長出來的樹幹特別耐受,日日夜夜,我們接近山林,親近了解山林,堅守無痕山林,化做春泥更護花,使命感也是地球子民的責任。

 

民間跑友的力量—與國際接軌

這是一個很長的故事,當自助超馬不被了解,甚至被誤解、曲解時,它依舊默默向前走著,披荊斬棘,昂首挺胸走在前面,無所畏懼的,服務跑友。

提倡環保(其中意義深遠);越野無痕;提昇跑友自助跑馬能力(國外超馬補給站遠,尤其越野賽,自備GPS,提昇自覺補給狀態….,於是我們到哪都可以跑),這是教跑友釣魚的概念!
唉!這些的好,已經很多跑友知道了,小眾的力量早已經在各地開花結果,更多我不認識的跑友,功夫了得的隱藏在自助團隊中。

昨天晚上七點多離開谷關大道院,大道院會場乾淨環保的像沒辦過比賽,很難相信這裡晚上七點有場國際iTRA- 2,New 4,總爬升+5000m/-5000m50K 越野賽剛結束。
在台3線小7遇到定坤,兩個眼睛像小白兔的眼睛,紅到不行!他說他只睡一個小時,大家玩得開心就好!

東卯山(淑梅、阿輝)、屋我尾山(國韶)、八仙山(彬哥)、唐麻丹山頭(東卯山還要支援蝴蝶谷),志工都準備好了!在松鶴橋的文忠哥、定坤、晉宗、Lindy……,對於喊不出名字的無名志工非常抱歉,我在自助超馬團隊太菜了!

謝謝你們的付出,對自助超馬一直懷抱著希望與期望,於是力量再生出無窮的力量,如同老天爺給的彩虹鼓勵,生命自有它的出路。
昨天經歷最艱困的50K越野賽,賽前探路三次,原來全都串在一起是這樣的感覺,顛覆我以為的魔鬼細節,原來氣溫、越野賽的疲勞期、讓人慌張不耐的崩潰點是在往唐麻丹山山徑上及下蝴蝶谷(得知要原路來回)的時候!原來要學的事還好多好多。

故事很長,滿心歡喜的感受,被全身痠痛叫醒的感覺很踏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