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ning Tower 大牆獨攀記(五):心理的戰爭

0
705

隔天早上終究還是等天大亮了才起床,因為需要整理繩索,整理行囊耽擱的時間較久。嗯嗯過後把便便袋放在另外一個空了的寶特瓶。這次學乖了,在寶特瓶兩側用小刀挖了兩個洞來綁營繩,再用膠帶加強,這下可不會出問題了吧!

WP_20150506_023

獨攀中,自己就是自己的跟攀者,剛才自己放的裝備,現在都由自己來清

第十段開始就有個小天花板,早上體力正好倒是沒有多大問題,最後結尾處也要在一個稍大的天花板下過,因為裝備很好放,也很流暢的過了。第十段終點的平台看起來又大又舒服,可惜我無福享用啊。第十一段非常短,我站在平台上也可以看見路線終點了,決定一口氣爬過去,在繼續往前爬之前,我往回走後清了幾個裝備,這樣先鋒繩固定之後的位置,不會在爬繩的時候磨到我不喜歡的地方。最後的固定點是纏繞在大石上的扁帶和繩環,我檢查了一下,認為沒有問題,就開始慣例的作業。

又是懸空垂降,又是懸空爬繩,經歷了這兩天,也不再對這樣的暴露感緊張了。反正只要做好了系統,是沒有問題的。當拖包到達最後的固定點的時候,我右手握拳在空中搗了一下,我到了。沒有high five,沒有歡呼,但是抱著拖包以酋長岩為背景拍了張自拍。就這樣,完成了第一次的大牆獨攀。

WP_20150506_031

陡峭的地形雖然爬起來累,但是拖起包來很簡單

回到地面的過程有點累人,首先先爬到路線的另一面順著岩板垂降,然後再沿著山攀一下下攀,一下垂降。由於大部分的垂降路程很短,垂降路線也不陡,不能把拖包掛著,只能把拖包背著。現在拖包中放進了功成身退的保護裝備,儘管減少了飲水的重量,但少的重量比不上多的重量。背著沈重的拖包,讓所有的任務都變得加倍困難。垂降路線不是太陡,不好拋繩,但是用繩環將理好的繩掛在吊帶上,一面垂降一面放,又更增加身上攜帶的重量,讓我也是寸步難行。好不容易過了山溝路段,終於可以沿著陡峭岩面垂降了,整個節奏又快捷起來,我的心情也輕鬆起來,很快的我又站在泥土上了。

我把繩索拉下來,把兩條繩用蝴蝶繩收繩法收好,左顧右盼了一陣,Dave說他會來這裡幫我背一部分的裝備的啊,怎麼不見人影?我大喊了他的名字幾聲,沒有人回應。我考慮是要分兩趟運輸呢?還是咬牙全部扛下去?正把拖包打開估量該怎麼打包才能背負起全部的東西時,「Ting Ting!」Dave的呼喊讓陷入沉思的我整個人都跳起來。他給我帶來一些食物和飲水,餓極渴極的我一氣把所有物資一掃而空。

WP_20150506_033

愈爬愈高,平台上的拖包已經變成一個小點了

他說上來的途中,看到了我的便便寶特瓶,寶特瓶盡到了隔絕的任務,現場乾乾淨淨,他說他已經把寶特瓶移到步道旁邊,回頭撿起來就行。在視線被樹林掩蓋之前,我回頭再望了望路線,我下方的繩隊已經爬到很上方了,估計今天他們也會回到地面。他們下方則有一個住在吊帳的隊伍,該隊伍想要自由攀登bolt ladders之上的路段,帶了吊帳可以在路線的任一段棲息,方便他們反覆練習動作。

和兩天前背著重包往上走到路線起點,這一段回到停車場的下坡路還真是輕鬆。很快的Magic就在望了。從Magic出發,再回到Magic,總共兩天半的時間。得到Dave的「good job」以及我心裡的「我完成了」。但是許多在這一趟得到的東西,我要到下次攀登挑戰性更高的路線的時候,才會領悟。現在的我只能相信:積累的經驗,會成為將來穩定自己的力量。

WP_20150506_039

終於登頂了,和背後的酋長岩一起來個合照

大牆獨攀是個人與岩壁的對話,更是自己與自己的戰爭。

大牆獨攀,什麼最難?我的答案依然是:離地最難。

 

 

作者介紹/易思婷

土生土長的台灣女孩。在台灣,朋友大多叫她小Po,在美國,小名婷婷倒是被叫得比較響。

從競爭激烈的台灣教育體系,到美國博士班的歷練,二十多年的學校生涯,一點都沒有馴服、反倒是磨亮了她的冒險本質。

她有夢想,築夢踏實,「這一輩子,我要活得有聲有色。」她說。

個人網站:Chick from Taiwan

476451_409756115718858_64235069_o_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