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繞法國長征 Footrace 賽 ─ 陳瑞龍專訪

0
3353

「強烈的欲望是支撐我堅持下去的力量。」陳瑞龍說。  Footrace

Tour De France Footrace25
留著一臉山羊鬍的陳瑞龍,比年初看見時更瘦了些。他才從法國完成第一屆環法長征賽,用雙腳完成了長達43天2800公里的賽事,平均每天要跑『馬拉松加半程馬拉松』再多一些距離的65公里。跟環法自行車賽一樣是很有挑戰性的賽事,只是43天的時光裡,選手們只能連續地跑下去,沒有如車手般有休息日。

Tour De France Footrace44

 整段賽程自6月28日於巴黎聖母院前起跑,終點是8月9日的艾菲爾鐵塔,兩邊實際的交通距離不到五公里。但踏出去的腳步,將要邁過兩千公里以上的距離才能到達終點。這場環法長征賽裡沒有第二個華人,全部報名人數只有25人,陳瑞龍是唯一的華人。但在這裡語言並不是最大的問題。

「就講英文啊,敢講比較重要。用手比一比或是講慢一點,大家都會願意包容。」陳瑞龍說。跑者們之間不會因為國籍不同而有隔閡,反而因為同是跑者又是選手的身分更顯得有革命情感。

Tour De France Footrace27
夏季的法國,天氣十分炎熱,幾乎都維持在攝氏三十多度、偶爾到達四十度的高溫。對於住在亞熱帶氣候台灣的陳瑞龍而言,縱然稍感炎熱但還能接受。但許多選手對此紛紛喊苦,有些跑者很快就耗盡了體力。

Tour De France Footrace02

為了這場多日賽,陳瑞龍花了非常多的心思提煉自己的能耐。除了提升月跑量外,也多次以雙足練跑於基隆、五股長達七十多公里的兩端。他曾多次參與在國內素有盛名的東吳超馬及新生公園超級馬拉松嘉年華賽,也在2013年參與環台賽、2015年4月的縱貫台灣558公里賽。

對跑步有自我想法的陳瑞龍,這趟的環法有苦有樂,43天的長征對體能及筋骨肯定有傷害,疲勞的累積與肌肉的使不上力。樂的是他看到了許多法國美景,以及接觸不同的人文風情。環法賽是一場長時間的跑步旅行。

Tour De France Footrace18

Tour De France Footrace21

Tour De France Footrace36

Tour De France Footrace01

Tour De France Footrace05

Tour De France Footrace06

 環法賽的路線規劃非常特別,並不是把路線都規劃在市區主要幹道,而有些地方會走入田埂邊、農田及鄉間小路。他們會在各處黏上一張方向指示的小卡紙。這樣的長征賽事在法國傳有盛名,一般民眾並不會把那些卡紙摘除,所以選手們要迷路的機會很低。儘管如此,陳瑞龍還是在43天的旅程裡迷路了兩回。主辦單位在賽程中也會提供地圖,讓選手在迷路時能做好路線識別。迷路或是找不著路在Footrace賽事不算罕見,每個超跑好手都有自己找回終點的本事。

Tour De France Footrace20

Tour De France Footrace32

跑步是精神層面推動肉體的體力活動,跑者會在日復一日的旅程中放空心靈,那怕是山巔是海邊,再複雜的一切都會回到最單純、跑步的本心。陳瑞龍踏過的地方包含了知名的葡萄酒產區波爾多,遙望整片葡萄園之美。他也跑過自行車手的聖地普羅旺斯之巔『風禿山』,俯瞰遼闊的壯麗之美。

Tour De France Footrace14

Tour De France Footrace24

在感受美景的同時,被攝影師從後頭拍了張照。結果這張照片竟然上了當地的報紙。

這一段過程中,難道沒有辛苦的時候嗎?陳瑞龍在接近30天左右,小腿意外地疼痛起來,一開始痛得連走路都苦,只能吃止痛藥、在單日站後立刻冰敷。超過幾百個小時的奔跑,肌肉到達這個瓶頸,似乎也走到了極限。

「痛就只能給他痛啊,」陳瑞龍笑著說:「還是堅持想要完成。」他拿出深藏骨子裡的堅毅精神,跑不快就跑得更慢一些,跑不動了就一步一步去走。如坐針氈的幾天過了,身體似乎也慢慢調整過來。一週後,他依舊可以持續地慢跑前進。

每一個單站的完成,就是休息及調整的最佳時間。所有的跑者都趕緊做能量補給與疲勞的恢復。如果練馬拉松,你要調整練習日與休息日。但環法Footrace長征賽,你只能邊跑邊做調整及休息。日復一日的長跑,跑步不只是生活方式、更是生活的重心。

晚上選手們會一塊吃飯,然後聊天說話直到入睡時間才進入帳逢。隔天一早,選手們把需要收發的裝備先放入大會預設的籃子裡。每十公里選手就能依自己現下的狀態更換裝備或是吃特別的補給品。

Tour De France Footrace17

Tour De France Footrace30

每隔十公里才一個補給站,對於多日賽Footrace幾乎是常態規定。所以選手會背上背包或是掛上腰包,邊跑邊拎著水瓶前進。43天裡都是這麼過。

來自世界各地,卻總共只有25名的參賽者。在每一日的長距離、炙熱天候及體能復原困境等重重考驗下,幾乎每過不久就會折損好幾名選手。而留在場上的好手們,彼此除了砥礪加油彼此外,也會用著不同的承諾或言語像是拉著易斷的蜘蛛絲般牽引著彼此。來自戰友間的互相鼓舞,是支持跑者們堅持下去的動力。

人的意志其實是很容易潰散的,除非是透過長時間的鍛鍊與心智上的洗鍊方能淬鍊出絲毫不為外界所動的力量。眼看著跑者們一個個棄賽、離開賽道,陳瑞龍很感慨,但他跑過十多回的七十公里長征、也跑過縱貫台灣賽、跑步環台及24小時賽。

能報名環法賽的每一個人,都不會是輕言放棄的跑者。只有受傷、無法調整的狀況才會讓他們離開這裡。陌生的國度、陌生的人,除了讓自己感受旅行美景與強烈的完成欲望,否則可能一個受傷問題或是身心狀況都可能令人想放棄。

43天之後,陳瑞龍歷經體力波折、傷痛及心理煎熬等情境,最終仍是穿上國旗衣、揮舞著國旗完成了這一趟。

Tour De France Footrace08

Tour De France Footrace10

8月9日那天,他回到了艾菲爾鐵塔,順利且幸福地完成了第一屆環繞法國長征賽。43天2800公里。

從鐵塔下仰望著了天空,他所看到的是這樣的景象。

Tour De France Footrace38

原本參賽的25個人,最終只有12個人完成。

Tour De France Footrace04

Tour De France Footrace07

完成賽事的隔天,陳瑞龍穿上了環法賽完成者才贈與的『賽事完成T恤』,搭上當地的巴士旅遊,今天不跑了,搭著巴士遊覽法國市區。

Tour De France Footrace41

問了之後的想法,完成了這趟壯舉之後的陳瑞龍有甚麼打算。甫回國的他,精神奕奕但仍在休養中,目前對於賽事沒有太多的期待或是想法。當跑過那麼多的路程之後,似乎賽事就不再是那麼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已經踏入空靈且開拓的心境。

Tour De France Footrace42

若美國當地預計舉辦的橫越美國Footrace賽能成行,他帶著笑容說:「我會非常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