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國家跑一個 馬拉松 ─ 2012年波馬冠軍的故事

0
4984

2015-Wesley Korir-02

許多出身於肯亞的長跑好手,在世界各地獲得獎金及名聲後,多數人會再次回到祖國。當財富成就之後,許多人放棄了跑步、甚至揮霍財富又再次回到貧窮的生活。不是每個人都能像 Haile Gebrselassie 般懂得經營自己的人生,並為其他的後進開闢一條成功的道路。而2012年波士頓 馬拉松 的冠軍衛斯理‧克利爾,也為他的長跑人生做出了新的抉擇。

1982年出生於肯亞的衛斯理‧克利爾 (Wesley Korir),出生後他每天以跑步的方式往返家裡與學校,偶爾也會幫母親跑腿採買,幼年時光裡沒人在跑步上是他的對手。在多數人走向長跑的王國內,克利爾被譽為是有長跑才能的天才。

2015-Wesley Korir-13

肯亞是個貧窮且滿是困境的國家,即使其中孕育了許多長跑好手,卻無法掩蓋多數人因貧窮、疾病、來不及救治而死去的真相。12歲的克利爾眼看著弟弟因疾病逝世,他們住居之處沒有救護車也沒有醫院,這改變了他的人生。

2015-Wesley Korir-11

克利爾心知肚明這個是貧窮的國家,但卻無計可施。於是當1988年奧運金牌得主 Paul Ereng 利用關係將這個有長跑天才的小夥子帶到美國肯塔基州的莫瑞州立大學時,他告訴自己,不會再回到這個鬼地方。

2004年克利爾在俄亥俄州冠軍聯賽贏得5000公尺及一萬公尺的金牌,但不久後莫瑞州立大學決定放棄田徑及越野賽的培訓計畫,於是他轉入了路易斯維爾大學成為羅恩‧曼恩(Ron Mann)的弟子。他在大學內創下室外一千五百公尺、五千公尺、室內一英里、三千公尺及五千公尺等新紀錄。贏得許多比賽,包含2007年NCAA室外田徑冠軍聯賽的第三名等等。

2007年克利爾因巡訪而再次回到了肯亞,卻不巧遇著了因總統選舉不公而延伸出的種族屠殺活動,超過600人因此死亡,超過25萬人被迫離開家園逃往烏干達等鄰國。克利爾也跟著大夥逃到了烏干達。

2015-Wesley Korir-09

兩週後他離開非洲之時,克利爾告訴他的表弟:「再見了,我將要離開這裡,我將會永遠待在美國。」

克利爾大學畢業之後,才開始投入了馬拉松賽事。2008年10月他參加了芝加哥馬拉松賽,但因為沒有相關經驗及記錄,所以只能以公開組而非菁英組的身分參賽。菁英組早五分鐘起跑,但公開組的克利爾最終仍以公開組第一、整體成績第四名的2小時13分53秒佳績進入終點。大夥紛紛譁然,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是誰。

2015-Wesley Korir-03

2009年5月他以2小時08分24秒贏得洛杉磯馬拉松賽,並於2010年再次連霸。他就像是狂風一般,在2009芝加哥馬拉松賽之後,連續幾年都在賽事中跑出佳績,包含2012年芝加哥馬拉松最佳成績2小時06分13秒。

2015-Wesley Korir-06

最為人記憶的,是他2012年波士頓馬拉松拉下包含世界紀錄締造者Mutai、Matebo以及許多知名跑者,一舉以2小時12分40秒奪下金牌。

『成為波士頓馬拉松冠軍,是值得一輩子拿來驕傲的事。』──他愉快地說。

2015-Wesley Korir-10

儘管離開肯亞有些時日,但克利爾仍不時惦記著自己的祖國、自己的故鄉,那些思鄉的情緒就像夢靨一般纏著他。大學畢業之後,他與加拿大的跑者Tarah McKay結婚,並生下一個女孩 McKayla。儘管他脫口是流利的美語、除了外貌之外,他生活的一切都形同美國人。但心底卻仍惦記著自己的肯亞、自己於那處生活著的親人們。

2015-Wesley Korir-01

於是克利爾再次回到了肯亞,那個熟悉的故土。他用贏得馬拉松賽的獎金以及在妻子的協助下,協助家鄉將規劃已久卻一直沒落成的兒童醫院建設完成、並為它添購了一台救護車,也創辦了肯亞兒童福利組織,但這些都似乎還不夠。

2015-Wesley Korir-12

眼看著政黨的腐敗與官員們對鄉土的毫無作為,克利爾決定把人生做一個扭轉,停下了所有的一切,決定投入國會議員的選舉。

克利爾的競爭對手是一個連續五年都高票當選、卻對家鄉毫無作為、貪瀆舞弊的人。許多政黨接觸克利爾,希望能讓他代表政黨出席選戰,但他拒絕了。

「我是為我的國家而投入選戰,不是為了政黨的紛爭而戰。」克利爾憤慨地表示。

勤奮地跑每一個行程,握了每一雙老人小孩的雙手,並了解當地人的困境與生活需求。當有選舉行程時,他以馬拉松的精神毫不放棄;沒有選舉行程時則是拿來與家人通話、並且抽空練跑。克利爾是肯亞第一個仍是現役中,卻投入國會議員選舉的選手。他幾乎花光了所有的積蓄。

沒有多餘的經費、沒有政黨背景的奧援,選舉日的當天,克利爾用雙腳跑過每一個投票所,感謝大家對他的支持。

2013年3月,他以31歲的年齡當選了肯亞國家的國會議員!

2015-Wesley Korir-05

而下一個月,克利爾回到了美國,他以冠軍衛冕的身分將要挑戰波士頓馬拉松。這次他的準備不足,往年的訓練他都是和教練Ron Mann一起打造,但選舉期間他只能以連線方式與教練討論,並用所剩不多的時間去完成自己的課表。

開跑後,幾個好手包含他形成第一集團。但不久後,克利爾便開始掉隊落後,但他沒有因此放棄。他曾經是波士頓馬拉松的冠軍、是芝加哥馬拉松的連霸好手,甚至現在還是肯亞的國會議員。比其他人更為幸運的原因,是他從來沒有選擇放棄,不管是他自己,還是他的國家。

116th Boston Marathon

克利爾最終以2小時12分30秒奪下第五名!
「我跑得很愉快,最暢快的一次。」他笑著表示。

2013年波士頓馬拉松之後,他回到肯亞就任長達五年任期的國會議員。至今,他已經改善了肯亞當地的水源清淨問題,並遏止許多因水源污染的疾病;並與非營利組織合作,在肯亞維修並建設水泵以保持耕作、飲用、供應水源的問題,而在此之前,已長達多年的水源供需問題未獲得改善。

2015-Wesley Korir-07

2013年當他確認已獲選為國會議員,再次回到波士頓時。Ryan Hall與其他好手們紛紛前來祝賀,不是每一個來自肯亞的長跑好手都能找到自己的目標,都有良性且正面的發展。

42.195公里的路非常漫長且遙遠,而回家建設故土的路亦十分漫長。因為愛與堅持的心境,他從波馬冠軍的身分跑進國會成為議員。克利爾是一個跑者,未來的國會議員任期,他也會持續勇敢地跑下去。

文.鄭匡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