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 Honnold 近身觀察──給 reel rock 10 的台灣攀岩者

0
1543

第2015 REEL ROCK  攀岩 影展 &  Alex Honnold近身觀察

官方預告片

單一票價:每張500元

發售地點:B-PLUS抱石館、iClimb風城攀岩館、Red Rock 紅石攀岩、STONE抱石館、內湖運動中心攀岩館、台北山水

第十屆 REEL ROCK 攀岩影展

日期:民國104年11月01日 (星期日)

時間:09:30 AM (08:30 開放劃位,每人限劃六張)

地點:台北市光點華山電影館

地址: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華山文創園區 中六電影館
(忠孝東路及八德路交叉口,光華商場旁 )
電影分級:保護級(6~12 歲需成人陪伴觀賞)

Alex Honnold-2

 Alex Honnold近身觀察──給 reel rock 10 的台灣攀岩者

Reel rock 10影展即將在11/1日在台灣上映,攀岩社群透過各種傳播媒介彼此鏈結與交流越來越快,甚至這些風雲人物也曾到訪過台灣,例如Conrad Anker、Alex Honnold。

Alex Honnold在2013九月到訪台灣,並在龍洞的私人行程中,留下一筆龍洞路線的首攀紀綠。詳見 FA:happy ending 5.13a/b by Alex Honnold

Alex Honnold-1

http://westietsai007.pixnet.net/blog/post/163390706

至於來訪的底蘊──

Alex Honnold攀爬101最終並沒有實現,媒體並沒有追蹤,以下就攀岩者的角度跟大家分享那一次的近身觀察。

2013年九月初,從公關公司接到指令,Alex Honnold即將協同sender film拍攝團隊來台灣就攀爬101進行兩天的勘場,希望可以安排與攀岩者見面並到龍洞攀岩。接著媒體也開始報導Alex Honnold要爬101的訊息,那陣子前後也陸續有一些Alex Honnold攀爬建築物的報導,我的解讀是Alex Honnold對攀爬做一個延伸的演繹嘗試,兩年過去了,101的攀爬最終並沒有實現,Alex Honnold還是回到天然岩場,而攀爬建築物的延伸就此在他攀岩的生涯暫停了。

101的攀爬並非第一次,2005年時法國蜘蛛人Alain Robert也做過嘗試,當時他曾Solo偷爬吉隆坡雙子星大樓等而聲名大噪,但在101最後則妥協用toprope的方式攀爬。我猜測Alex Honnold堅持要用free solo的方式攀爬101,但這也是無法被人所理解的方式,因此最終未能實現。就如同他經常被問的兩個問題:

Aren’t you afraid you’re going to die?

Why do you do this?

這種問題對攀岩者並不陌生,只是程度上的差別罷了。

Alex Honnold-3

攀岩會不會很危險?

我們也經常跟朋友家人解釋攀岩危不危險,以及從事攀岩的理由。

那次Alex Honnold一下飛機便直接到岩場與岩友見面並且攀爬,神情雖然略顯疲憊,但態度謙遜、專注 、話極簡而有親和力。攀爬時縱使路線遠低於其能力,仍高度專注。

隔天我突然想到,何不趁他去勘場拿400 砲去抓些畫面,於是第三天天未亮就去101騎機車繞圈圈碰運氣,結果是沒抓到。把Alex Honnold理解成一個傳攀咖也是對的,從他行李中一大堆各式岩械可以理解。原本是要去龍洞大禮堂區傳攀的,最後在種種考量下還是去了後門。雖然消息是封閉的,上班日的白天還是有很多岩友從校門口逐區搜索到後門地下二樓,大概擠滿了80個攀岩者一起看Alex Honnold爬路線。

Alex先爬了高檔快扣暖身,下一趟就OS笑傲江湖,並且很客氣的說「如果岩壁乾一點應該沒有12C…」

RP誰與爭鋒後我跑去問他難度,他又客氣的說「如果用你們的方法應該有13,如果用我的方法應該只有12C…」,嘖嘖嘖,明明就是降級,Alex怎麼這麼會講話啊!

這天最高潮當然就是Alex RP了後門的project。

Alex爬誰與爭鋒下來休息後,被隔壁的project所吸引。Jeremy架好繩後,細心地說明難關位置,Alex 第一趟沒有完攀,Jeremy二試很流暢,但難關太遠也沒有完攀。

可憐的Jeremy,這條路線在Alex二試,被賣高法給破了應該讓他超悶的,不過也多虧Jeremy在場才不會顯得台灣攀岩者如此虛弱…(引用自FA:happy ending 5.13a/b by Alex Honnold一文)

看到Alex Honnold墜落是種很奇妙的感覺:原來他也是人啊!

影片中一些驚世駭俗的SOLO與實際近身觀察的感受差距彰顯了什麼?是我心中很大的疑惑。很長一段時間我也很謹慎地在想要不要用這些圖片以及話題去行銷攀岩課程?推崇solo是否有倫理上的爭議?

Solo的攀岩者 其實很多,但Alex Honnold持續更久,爬得更高,完成更難的路線,這證明了人類有種更專注的心志能力,這種心志能力古代似乎存在,例如拿刀劍互相砍殺的決心、或殉教的僧侶身上那種不畏死的精神力量。但現在也許只能在攀岩的過程找到這種精神力的啟發了。攀岩者都感受得到這種心志能力,只是程度上的不同罷了。

Alex Honnold-4

最近讀到一篇關於Alex Honnold新書alone on the wall 的書評,突然想到:攀爬聖母峰是件極危險的事?但一般人卻很少談論風險。我想Alex Honnold也有他計算風險的方式,就如同攀岩者從事攀岩所該計算的風險,並極力避免危險,差異只是在程度罷了,而所共同面對的是不被理解。

圖.文 / 黃建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