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台北富邦馬拉松的愛恨情仇……

0
2663

時間是2014年12月21日上午9點多,離我的又愛又恨的台北富邦馬拉松終點線還有約8公里,右腳底的水泡一直傳送『停下來』的訊息給大腦,我忍不住回頭張望,回頭看那3小時列車離我多遠?從29k開出去至今已經5k了,我的『脫逃記』有可能照著劇本演到謝幕嗎?

我跟台北富邦馬拉松的愛恨情仇_Jason_01

約34k處我忍不住回頭看3小時列車離我多遠(感謝FB好友照片)

時間回到上午7點鐘,擠到前排出發的我緊跟著師大幫的夥伴蕭大哥跟阿凱,我們三人今天的目標是手牽手一起sub3進終點,我們三人打定主意今天就是要跟著人群跑,台北馬其實路線起伏不大,但最大的變數就是『風』!逆風挺著身體往前跑時很耗費體力,我們三人打定主意就是要跟著sub3列車跑。

 

剛起跑左腹痛添變數?

起跑後順利接上今天的列車長劉大哥跟智群兄兩位高手,我們三人在人群中跟跑,但跑個3k左右,我突然覺得左腹在疼痛?!是熱身不夠嗎?還是一開始衝太快?我稍微用手壓住左側腹肌,我想應該等下就好吧,忍耐一下吧?我試著轉移注意力並放輕鬆,想著這季訓練的點點滴滴,踩在我每天下班要經過再熟悉不過的中山北路上,經過忠孝東路路口時突然有種感動的感覺,感謝我能夠一直享受跑步這項運動,感謝我前一天還因右小腿突然酸軟想棄賽時還好有蕭大哥安排的免費肌內效貼紮讓我今天仍出賽,我真的很喜歡跑步等等~想著正面的事物不知不覺中好像左腹的疼痛自己就忘記了。

再次抬頭看看今天的天氣,涼爽的空氣跟陰天的氣候,心想實在是跑馬的好天氣,約7k在中山跟民權路口時第一次遇到老爸,穿著亮橘色波馬紀念外套他遠遠地大喊『師大幫加油!』聲音聽起來相當洪亮。

 

50人左右的三小時大列車

剛出水門進河濱公園約10k時,我們這3小時列車我回頭看看至少還有50多人,我心裡暗想曾幾何時台灣的3小時列車可以有這麼多人,列車裡不乏有幾個熟悉的夥伴,包括志遠,葉哥,鐵牛等,也有幾個FB的朋友但是沒見面聊過天,包括民泓,少榮等,人越多大家跑起來越有勁。

這3小時列車一直跑得很準點,貼心的列車長把速度一直壓在4”08~4”12/km之間,也不厭其煩提醒大家手臂放輕鬆,注意補水補給,注意跑姿等等。我感覺今天精力充沛,抬頭看天空,應該不會下雨吧?我很嗨的對身邊的阿凱說,今天真的太棒了,去哪找這麼好的天氣跟這麼多人陪我們一起跑sub3?

我跟台北富邦馬拉松的愛恨情仇_Jason_02約10k處,3小時龐大列車…約50人左右(感謝運動筆記照片)

我們一路順順的跟著3小時列車跑,唯一比較辛苦的是每次進水站時因人太多要搶水喝,出水站時又要加速追列車。約15k時我們正要上麥帥橋過河時忽然看到一哥蔣介文正走回頭?!我還問身邊的夥伴是他嗎?是前面配太快嗎?賽前還預期他有機會跟小黑拼總排前3的,老經驗的國手也出狀況,馬拉松真的是變化莫測啊。

 

半程21k時間88分40秒,稍快但在計劃內!

過麥帥橋到右岸,有一小段的折返讓我們有機會看到前面的跑者,陸續看到又仁,簡培宇,俊清,吳占夫大哥等老朋友,我心想又仁今天很積極啊,居然配這麼快!

我跟台北富邦馬拉松的愛恨情仇_Jason_03約15k處,長長的3小時列車(感謝FB好友照片)

 

大概16k時我再次回頭確認老蕭跟阿凱都還在列車裡,平常師大團練時我們都是一起跑同樣課表的,賽前我們還說如果三個人手牽手進sub3的終點線要請師大幫吃羊肉爐,…但沒多久這時阿凱跟我說他覺得好像狀況沒有上個月跑上海馬(那場阿凱跑2hr57)時好,我回他說別想多,身體狀況會自己回神的,希望替他打打氣。

這時感覺列車有點在拉速度,想趁著順風跟微下坡帶點速度,配速已經到4“05以內,我需要提高專注跟著,避免每次出水站時掉隊太多,約21k時我看一下表約88分40秒,配速相當準,再跟智群確認一次,他說這時會趁順風稍快一點因為大部分的人後面會掉速,且後段有上上下下,所以這邊趁順風要帶點速度存起來放。

 

阿凱,老蕭先後下車,說好的順風呢?

3小時列車的乘客漸漸下車了,約22k時我回頭找不到阿凱了,跟蕭大哥報告一下,我也趕緊檢視自己的狀況,嗯…腳還沒有水泡,下肢力量也不錯,對比賽的態度還很正面,喘度也還ok。

約22k到26k的賽道路線緊捱著高堤防跑時,我開始覺得沒那麼輕鬆了,需要很專心才能維持速度,我緊貼著列車長問說現在順風嗎?劉大哥說你看氣球沒什麼動跟旁邊蘆葦沒風吹就知道沒風了,可能被旁邊的高堤防擋住了,果然離堤防遠一點的蘆葦有被風吹。

25k左右在中山橋下第二次遇到老爸,他說我狀況不錯並大聲幫我打氣,我回頭確認一下發現蕭大哥也沒跟在列車裡了…..看來我要連同他們兩位的份一起努力拼sub3了….

跑到承德橋下時約27k時,想起兩年前我就是在這裡開始跟不上列車的,而目前為止的我感覺還ok,也許今天有機會跟車到終點喔….

我跟台北富邦馬拉松的愛恨情仇_Jason_041約27k處,列車開始分裂拉長…(感謝Panda照片)

29k上演脫逃記!?

再次過百齡橋回到左岸,這時約28k,我對比賽的感覺還很ok,似乎身體適應這樣的配速節奏,不喘的狀況下也還能跟兩位列車長隨興的聊聊天。

 

智群:『Jason你全馬PB多少?』

我:『256尾』

智群:『如果你現在身體狀況ok的話可以開出去,一定能破PB,如果跟著我們跑進終點大概258』

我:『…………』

智群:『如果你能hold住4”05甚至4”00的話,有機會252!』

我:『252…..』(喃喃自語)

智群:『想要創紀錄的話現在可以開了!』

我:『………….好,拼了』

 

下一秒,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傻勇氣,雙腳就真的跨出去了….這是我從起跑開始就很乖的跟著3小時列車以來,第一次開出去….

 

跟民泓合作,I am not alone….

我開出去以後,一個穿著跟我一樣上衣的朋友馬上吸上來,其實他在前幾K就已經開過幾次了,但後來都被列車追回來,這次我出去的時候他也跟著我跑出來,我知道我不是孤軍奮戰,這時智群在後面大喊說:『民泓,跟Jason一起跑,加油!』

 

民泓:『Jason哥要開了嗎?』

我:『順順開出去,兩個人合作一下輪流頂風,你之前PB多少?』

民泓:『差七秒破3,之前都看Jason哥的文章激勵自己,今天終於有榮幸一起跑….』

我:『哈………』但心裡OS:『那可不能漏氣了….』(賽後才知道他5千有17分20的實力,我這賽季才跑到19分20啊?!,真是哪來的勇氣開出去啊)

我跟台北富邦馬拉松的愛恨情仇_Jason_05
約32k處跟民泓哥倆好上演脫逃計…..(感謝運動筆記照片)

剛起跑的2k我們倆還能交談,狀況不錯,看著遠方約200米外有三人小集團,我說看看能不能追到他們…..過了2k後我發現體力突然開始下滑,配速又降到4”10/km,我跟民泓說我差不多就這樣了,你要開的話盡量開別客氣….但民泓似乎也開不出去…沒多久我又遇到老爸在約33k左右的路邊加油,這是今天第三次遇到老爸,上週才跑完宮崎馬的他今天跑來跑去在不同地點幫師大幫加油,後來才知道他賽前做足路線的功課並對我們每個人的能力瞭若指掌才能在全馬42k裡共看到他4次。經過老爸後我試著激勵自己hold住4”20配速,沒多久超過看來已經明顯掉速的又仁,我經過她時喊了聲『阿仁跟上』,希望能幫他打打氣,但他吸上來沒多久又沒聽到腳步聲了,看來他前面配太快有點爆掉了。

 

傳統台北馬最難熬的逆風段,腳底水泡還來亂

從過中山橋約34k開始一直到出水門的37k基本上就是吹逆風,也是傳統台北馬逆風最難熬的路段(兩年前在這裡我就像隻戰敗的公雞跑不起來只想找洞鑽進去),我右腳底的水泡已經有感覺一陣子了,我試著忽略它的存在也在每個轉彎繞大圈降低橫向摩擦的可能,但清晰的痛覺一直提醒我他的存在,在全馬後段時隨便一陣逆風都讓自己覺得很渺小,我挺著身體迎風前進,配速也開始下滑至4”30,腦海開始換算完賽時間,我知道252已經不可能了,腦海裡開始下修完賽時間,從252到255,到看能不能破九個月前萬金石的PB 2’56”56。在這段有名的逆風段我又抓下幾個跑者,也包含國內女子菁英選手簡培宇,這時候超車基本上被超車的人都吸不上來了,不然他們也不會被後面的人追到。

我跟台北富邦馬拉松的愛恨情仇_Jason_06
傳統的逆風段….

不管練得夠不夠,完賽時間是2小時還是4小時,只要盡全力身體都會很痛苦,沒有說練得夠就比較輕鬆。而每次耐力運動的後半段都有內心戲,今天的內心戲是4月的226,過去的3個月來我的目標與訓練課表都是繞著明年4月的墾丁226在轉,台北馬原本設定是練習賽,但賽前一週臨時想跟師大幫老蕭阿凱一起進終點所以就跟著減量並實施肝醣超補法做調整,這讓我的226少練了一週,所以這段的內心戲就想著都已經投資下去了今天至少要破3為明年的226建立信心,『撐住!』

 

終究是匹夫之勇,被3小時列車輾過

快出水門時我隱約聽到背後腳步聲,我知道那是3小時列車,這時的列車剩下不到8人了,我像逃命般忍痛拼命跑只希望晚點被刷卡,但幾個直角轉彎實在是讓我的腳底水泡加劇,心裡在後悔剛才29k時沒事耍什麼帥學人家開出去,看吧,還是無效攻擊,乖乖跟在人群裡就不用自己去頂風跑那逆風段。終於在迴轉上那個該死的健康路閘道上橋時被兩個熟悉的螢光綠的列車長超過去,在超過我時智群還鼓勵我說加油應該還在3小時內。

我跟台北富邦馬拉松的愛恨情仇_Jason_07
三小時列車緊追在後(感謝運動筆記照片)

我一直覺得台北馬不好跑,因為他的逆風段跟上橋下地下道都是在後段,再加上幾個上橋過河的直角轉彎跟U turn迴轉,對腳的壓力跟肌群轉換還是有一定挑戰,我縮小步距爬橋一邊邊對雙腳說:『撐住,別抽筋了….』。看著眼前的3小時列車基本上已經瓦解了,只剩下零星的幾個人保持距離在往自已的終點邁進,此時身旁的半馬大概都是用慢跑的,雖然不認識,但也有不少人在幫我加油,而每次在空氣不佳的地下道中間我都會看到那個『Last 2 km』的牌子跟『40km』兩個牌子放在一起…….

剩下2k了,在地下道昏暗的燈光下真的會讓人想用走的,也會有念頭說幹嘛要這麼累,腳底水泡這麼痛怎麼不停下來用走的,我想墾丁226最後的42km大概跟現在的感覺差不多吧,出地下道口時我看到Daisy在路口幫我加油,我勉強擠出一點笑容並維持跑步姿勢不變形讓她別擔心….3小時列車還在我眼前60米遠,我知道距離終點只剩下三個直角轉彎了…..

我跟台北富邦馬拉松的愛恨情仇_Jason_08
離終點剩下1公里…(感謝運動筆記照片)

 

熟悉的300m仁愛路最後直線

從光復南路右轉仁愛路到台北市政府大概有300米,這熟悉又陌生的最後直線這8年來每年12月的第三個禮拜日上午我都會用雙腳經過(2次半馬,5次全馬),但沒有一次是在10點鐘以前回到這裡,2009年跑3hr13, 10年3hr22, 11年3hr09, 12年3hr14……去年因工作缺席…..

我跟台北富邦馬拉松的愛恨情仇_Jason_091
熟悉的市政府電子鐘與望眼欲穿的藍色拱門(感謝俊清照片)

我遠遠看著市政府上面的紅色電子鐘,時間是9點57分多在跳動,再往下看那熟悉的藍色拱門,我的全身因感動而顫抖,我的身體是痛苦的但心裡卻很享受,腦海又閃過畫面是師大操場的磚紅色PU跑道上我緊跟著蕭大哥跟阿凱背後跑課表的背影,沒通過終點線前我一點也不敢放鬆,這是我又愛又恨的台北馬拉松……..我愛她因為台北是我的故鄉,能用雙腳在上面奔跑是一件幸福的事,我恨她是因為她怎麼這麼難相處,我怎麼都沒跑好…..

我跟台北富邦馬拉松的愛恨情仇_Jason_123小時列車最後達標成員終點合照,從50多人到最後不到10人….(感謝Don1Don照片)

 

2014年富邦馬完賽時間是2小時58分24秒,嗯…..我確定我享受過程比通過終點線多一點…..

我跟台北富邦馬拉松的愛恨情仇_Jason_11
我確定我享受過程比衝線多一點….(感謝運動攝影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