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風前進──夸父追日接力賽澎湖站單人61公里賽

0
888

『黑夜中逆風前進讓人很心焦,但這是自己選擇前往的路。』

72178_CRUFU_鄭匡寓-08

如果是在一年多前,我會帶著笑容前往澎湖,跟好友大夥們玩得盡興,再狠狠地跑它一個61公里,毫不懷疑自己的能力,最終以帶著滿臉的笑容回到終點。

但已經是一年多以後了,歷經受傷復原跟身邊人事物的改變,練習量不只銳減,對跑步的信心也下降了一層──變成緊張。

72178_CRUFU_鄭匡寓-06

照片來源:中島亞希

72178_CRUFU_鄭匡寓-02

照片來源

幾個月前看到夸父追日接力賽澎湖站的消息,第一瞬間的靈光閃過:61公里,就是這場了。我無法跑跨夜的122公里,上回的接力賽因為寒冷加上睏倦導致癲癇發作,所以決定選五點起跑的61公里,並盡量早點回到終點。

於是我報名了!

搭飛機前幾日的準備我就陷入長考,光是選鞋子就煩惱許多。我想穿牛頓跑鞋Newton Distance Elite出賽,但過去曾經陪我跑長距離的是ASICS的虎走,說實話,儘管我以Distance Elite跑過半馬以上,但要不要貿然嘗試超長距離還真是猶豫。最後我把Distance Elite跟虎走都帶上了飛機。兩雙鞋加上四雙襪子。

20160326澎湖夸父哈哈哈哈哈哈隊_6229

照片來源:詹一凡

61公里長距離賽,我帶了將近十包的能量包、還有三塊RUNIVORE的能量棒。最後只吃了一片能量棒,還有五包能量包。從鞋襪跟能量包都走Double風格的準備邏輯,你可以想像我是多麼不安。

週六一大早搭機前往澎湖後,整個人呈現睡不好、但精神緊繃的狀態。與其說我擔心能不能完賽,倒不如說是擔心會不會中途棄賽。練習量不夠會導致鬥志不夠,鬥志不夠信心不足。給自己訂了目標,61公里下午五點起跑,希望能在午夜十二點前回到終點,希望七小時內能完跑。跨過七小時之後,鬥志當然還是能跑。但身體就不知道能不能支持我。

開跑前在房間裡,我先裸身把自己黏滿了給力貼肌內效,支持自己的肌肉。腰包裡頭裝了六包能量包、兩塊能量棒,還有手機跟一壺運動飲料。在跑步服裝外頭穿了防風薄外套,再套上反光背心、CWX的短褲,Crufu Run的帽子、頭燈以及原本說好的跑鞋Distance Elite。

72178_CRUFU_鄭匡寓-04

72178_CRUFU_鄭匡寓-01

照片來源

起跑前主辦單位一一幫我們拍照,期望我們順利完成賽事。澎湖西嶼的狂風吹得我幾乎無法聽到其他聲音,我的心跳聲大到旁人都聽得到。

開跑不久、竄出眾人眼前後我大叫了一聲,憋不住滿腔的熱血與緊張。既然有了完賽的時間目標,就要逼自己去遵守配速,不要慌亂。一小時跑9公里就好,我提醒自己。

開跑後,一位戴大哥跟R2R高雄的跑者接連超越了我。如果是以前我會毫不猶豫地去跟,把自己跑爆!但我的目標不是名次,而是順利完賽。我已經超過一年多沒跑全馬距離以上的路跑賽事,最近的長距離練習也就只有跟名古屋天鵝團跑34公里、還有隔天跑櫻花試跑的26公里的背對背練習。

1469747_975643815846543_5618354840359358381_n

一旦起跑了就不要想著停!前面的二十五公里還算能掌握得住,PowerMax給力貼團隊Remi這次擔任我的補給車,盡力去跑,不願停下腳步。把空瓶子遞給Remi,然後他遞還裝滿運動飲料的瓶子給我。隨著里程的增長,我咬回了R2R高雄的跑者,旁著一塊跑的海狗神兵冠旻也因為足底筋膜炎放棄了。

澎湖的風真的很誇張,跑者變得要考慮很多雜七雜八的事。怎麼跑才能避開風阻、哪一個電線桿上綁著指向牌、我把心跳維持在一百四十五到一百六十之間,讓心跳成為體能指標。沒有規則的風讓我的額頭發麻、讓我的雙手發冷,只要一感覺要轉入橋墩或是河濱,幾乎就能想像迎頭痛擊的狂風。沒有太多的閒暇去想風阻與風向的問題,所以就只能直率地往風阻的地方前進。疲憊就讓水鬼一樣會拖著跑者的雙腿,三十五公里我沒有遇到撞牆期,四十公里也沒有。風依舊寒冷地吹,雙手手臂都發冷,肺腔裡的冷空氣讓我不住地咳嗽,好在核心都還暖著。

完成42公里一個全馬距離時,手表上的時間是晚上九點三十五分。我跑了四小時三十五分,還有接近半馬要跑。沒想到,四十五公里處我撞牆了!腦子裡出現要不要搭上Remi的車回終點的念頭。又冷又累,我還跑得動,但就是不想跑,自心底生出了嫌膩感。我在203道上走了兩分鐘,花了很多的時間跟金錢到澎湖來,我不想抱一個遺憾回家。想起超馬好手吳勝銘大哥曾經寫出來的點滴,跑步求的不是甚麼,不是職業選手也不是競技場上的人,只是求一個跑者心靈的自我理想實現。

只要你想跑,即使再慢,你都能跑得動。

於是我跑起來了,要把這個理想拎回台北。把帽簷壓低,只留下看得見路跟指向牌的高度。雙腳沒有起初那麼充滿信心,只剩下慢跑的速度。偶爾看到手錶響起一公里八分速時還會苦笑一下。心跳率維持得很好,平均值拉在154左右。

當里程數推展到50公里時,我很有信心知道自己能完成了(應該說不會棄賽了)。只是不確定能不能在七小時內完成,我想起Erin曾經開玩笑說的,12公里就是熱身三公里,再加一個仁愛路到中山北路來回而已。我靜靜地跑著,心跳維持150bpm平穩、肺臟也沒有繼續咳嗽了、雙腿儘管有些疲勞但還是能跑得動。

最後的三公里,我期待著回到終點。期待的心情超乎想像,像是餓極了的鯊魚看到獵物一般。我好想看到終點的朋友們,這一段61公里的路程,我只跟三位選手有過交會。百分之九十五的里程幾乎都是一人獨走,入夜只有來回的車輛跟難見的風景。

72178_CRUFU_鄭匡寓-03

72178_CRUFU_鄭匡寓-09

最終Remi指引我進入體育場,我用了7小時01分47秒完成了62公里的澎湖站。回到終點後首先審視身體狀況,肺很冷、有點感冒的前兆(多喝熱水)、上半身微微痠痛、大小腿痠痛但無礙,膝蓋OK、腳底板沒有多餘的疲勞或足弓疼痛,選擇Newton Distance Elite是對的決定,胯下沒有傷檔。無傷完賽!

心底的感動彷彿回到初馬一般,我吃麵時還不停地咳嗽。戴大哥跟我分列一二名,因為第三名離終點還有距離,所以決定先給我們拍照留念。比起以前我或許可以跑得更好,但現在的我可以感受更快樂的心境與心靈。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第一次,或是唯一的一次,沒有任何東西是重疊的。每一場賽事或是每一個交會的友人,都能構成生命旅程的點滴。

72178_CRUFU_鄭匡寓-05

謝謝夸父追日接力賽的司格特國際運動行銷公司與工作人員們,也感謝同行的楊勤、珍珠、一凡與阿信。這次的長距離跑真的耗費了我很大的心神,所以下一次有機會還是組隊去玩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