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體跑步的日子第五章-迎向陽明山下的落山風、閃過在跑道上散步的民眾,歡迎來到競技運動員的天堂。

0
3647

第五章:為什麼北體有舞蹈系?

第一次踏進台北體院,發現體院裡居然有舞蹈系?!當時的我一直想不透,舞蹈跟體育到底有什麼關係?因為北體重視,水、陸、球、技,四大競技體系,所以影響我用非常直觀的方式去認為,體院應該是屬於競技的世界。雖說心有疑問舞蹈系為何在體院內,但為了把妹也要虎爛嘴討好舞蹈系的朋友們,也因為長時間與這些很藝術世界裡的朋友交流,(雖然她們因練芭蕾的關係,而下巴會不自覺得抬高)但在話語間緩緩的體會出一絲絲的相同性。北體舞蹈系展或是畢業展,總是可以免費索票,為了看正妹,當然要去舞台前坐一下,第一次看舞蹈展其實內心沒什麼感覺,不知是不是內心競技的傲骨,而產生自大不悅的反感。回家後舞者的畫面一直旋繞在我腦海之中,慢慢的與跑步姿勢融合為一體,我有點驚訝卻也不太確定,可能是春天會做夢的關係吧?

6dj_2968_meitu_1

在跑步的歷程中,我體驗到用嘴說自己多愛跑步,或是說自己多麼努力,似乎都不太有夠勁,說話的力量有一定的限度,如果自己本身沒有多高的社經地位更是如此。我漸漸的像尼采一樣懶得去說請楚、講明白,因為說再多對方也不會全然了解,似懂非懂更令我感到無比厭倦。不強調說話後,身體反而靈活了起來,所謂的運動精神與鬥志這類的形容詞,根本無法只單用語言去敘說表達清楚,唯有身體力行的去展現。有趣的事情在開始行動後悄悄的發生,當我再為了把妹去看台北民族舞團的表演那天,我驚覺為什麼我過去沒有發現這種S型體態的美麗,這真是像極了跳高選手越過橫竿的瞬間,雖然我還是不太懂編舞者想表達什麼,但我很清楚內心的感動,腦中太少形容詞可以使用,只知道內心有股激動、活力、創造力正試圖爆發,我就是要這種用身體去述說出思想的活動。

6dj_2968_meitu_2

身體語言(Body language),常用在心理學與舞蹈的範圍,反而強調力與美的競技運動世界裡鮮少提起?身體是會說話的,但競技運動員居然忘記這種與生俱來的天賦,當我們看了一場比賽,我們會看見運動精神或是腐敗的功利行為,為什麼?運動員又沒說話,為什麼我們卻看得出來呢?當我進入醫院加護病房,我感受到疾病、苦難、哀傷、壓迫、困境。

當我觀看競技運動比賽,我感受到活力、健康、歡樂、奮鬥、衝勁。為什麼,他們又沒有跟我說話?一位鏈球選手,當準備旋轉的時候彷彿是太極拳的起式,進入旋轉時期,鐵球向外卻又是向著自主中心活動,越旋越快速的顯像如同一位芭蕾舞者也不為超過。

我與舞蹈系的朋友討論過跑步算不算藝術,官方將藝術分為八大類:文學、繪畫、音樂、舞蹈、雕塑、建築、戲劇、電影。如果要從自我意識出發去討論,跑步當然也可以進入藝術的領域,但我之後又思考,其實也沒必要將跑步硬擠進去藝術的世界。有一天聚餐又與一位舞蹈系的學妹討論跑步算不算舞蹈?學妹覺得跑步沒有空間的變化所以不算;42.195公里從甲地到乙地怎麼沒有空間的變化呢?因為跑步只有一個動作所以不算;跑步有抬腿、耙地、推登、收腿,怎麼會只有一個動作呢?當然,硬要把跑步琢磨成舞蹈也沒意義,記得有一次賽後有一位觀眾對我說:看你跑步很像在跳舞一樣。這讓我想起第一次看見肯亞選手跑步姿勢的讚嘆,我也覺得異世界小黑們跑起步來就像在跳舞,流暢、力量、優雅,在那橢圓形的橘紅色的世界裡。

6dj_2968_meitu_3

我一直很納悶,為什麼常使用身體去表達的舞蹈系朋友會看不懂田徑呢?我也能納悶經常使用身體去展現自己的運動員為什麼看舞蹈會看到睡著呢?一位舞蹈研究所的朋友送了我一本舞蹈期刊,我邊閱讀、邊吃著關東煮的午餐,我突然驚豔出一個關鍵,原來舞蹈系會在體院裡,是因為我們都是用律動來思考、用身體去表達的民族。北體裡為什麼會有舞蹈系?生命中有內涵的事情總是需要花較多的時間去探究,我經歷了十年終於明白其中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