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馬奇幻漂流──中年大叔的摩洛哥撒哈拉沙漠7天250公里(中)

0
2487

4月11號: Race Stage 2,距離 41。3 公里,CP 站數: 3

如 day 1 的慣例,早上選手自行想辦法燒水,有人撿沙漠中的枯樹枝生火,我則是用小塊固態燃料碇生火,每位選手最多也只能燒水,而熱水就是最好的享受了,我的主食是台灣輕快風生活館的乾燥飯,不僅價格比日本品牌便宜,口味又非常家鄉,加上一杯熱的沖泡飲料,熱可可之類的,就是當天的早餐了。

MDS沙漠賽-08

早上 8:30 開跑,依慣例,選手集合於出發點拱門前,大老闆 Patrick 會跟大家說,昨天有多少選手棄賽,今天有多少選少起跑,還有今天的主要地形,路況,要大家小心。。。。等等,然後,重頭戲來了,出發前一定要放的一首歌。 由 AC / DC 樂團唱的 Highway to Hell,哈哈,就是這樣,很傳神,不是嗎?? 大家不自主的會隨著音樂擺動,唱著,哼著,然後在音樂節束的那一刻,起跑了。。。。

記的我剛剛提到,我因為鞋過小,導致的腳部嚴重受傷問題,我棄賽了嗎?? 坦白說,我第二天是打算棄賽的,當時的想法是跑到哪,算到哪,真的撐不下去了,就棄賽了,有了這個想法,出發前,我跪下禱告,心中向上帝我的天父祈求,讓我的腳痛的感覺能夠消退一點,讓我能夠忍受過去,撐完第2天的必賽,就持著這樣的信心,我出發了。

MDS沙漠賽-03

感謝上帝我的天父垂聽我的禱告,就在抵達 CP2 的時候,我實在是撐不下去了,每走一步,椎心刺骨的痛傳來,實在是到了要棄賽的關鍵了,這時候,奇蹟發生了,有一位去年總排名 112名的英國選手,正與另一位英國選手閒聊,主要談到他今年棄賽的事 (什麼原因我沒問),我當下聽到,忽然靈光一閃,心中一個聲音出現,””跟他要他的鞋””,當時,我大膽的開問,請問,你說要棄賽,是說真的?? 還是說說笑而已?? 這位英國選手以為我因為受他要棄賽言論的影響也要棄賽,立刻回我說,我是要棄賽,但是你不要被我影響也棄賽,你繼續跑你的。我立刻回他,先生 (Sir),我不是要棄賽,我問你的原因是,如果你真的要棄賽,能不能把你的鞋送給我?

MDS沙漠賽-35

他毫不猶豫的說,你穿幾號? 我說,我帶來的是 8號,但是太小了,腳嚴重的受傷,如果能有你的鞋,我應該可以繼續比賽,他聽完二話不說,立刻就將鞋丟給我,要我立刻套上看看,我一套上,一股大鯨魚游入大海的解放舒適感立刻產生,馬上將另一隻腳也套上,他還把搭配的防沙鞋套一併給我,換好他的鞋後,正猶豫我的鞋該如何處理?? 他說,就丟在 CP 站上吧,莫非我還想背著無用的裝備跑下去嗎? 我想想也對,就將鞋留在CP站。

跟他再三道謝後,我揮手往下個 CP 站前進,分手前,他說,這雙鞋,也許今年不是我的幸運鞋,但是希望是你的幸運鞋,你要穿著這雙鞋那下冠軍,我知道他是開玩笑的,但是我很認真的回答,那冠軍是絕對做不到的,但是我一定為你還有我兩人一起完賽,這一點我保證。

最終,我做到了對他的承諾,賽後我還寫信給他,製作了小小的紀念品,感謝他的協助 (鞋助)。 真是古有拔刀相助,今有贈鞋相助。

他送我的鞋是 Hoka One One ATR,10號半。整整大了2號半。穿起來卻是剛剛好。

4月12號: Race Stage 3,距離 37。5 公里,CP 站數: 3

按以往,聽完 Highway to Hell 之後,我們出發了,今天的重頭戲是要翻越一座山; “Jebel Foum Al Opath”,平均斜率 12%,遍佈黑色尖銳的岩石,大會在一些路段會打上登山繩,讓我們可以攀爬而上,哇哩,不是說好的越野跑。。。。跑。。。怎麼變成要爬山了,還要抓繩攀岩,呵呵,這又是一種新奇的體驗,沙漠要麼沒有山,只要有山,就非常雄偉壯觀,我先前也認為沙漠都是平地,這個認知真是大錯特錯,撒哈拉也是有山的,而且還不低,只是都沒有樹木而已,你看到就是岩石,沙粒夾帶碎石的環境,要小心不要被黑岩石的鋒利面割到。

MDS沙漠賽-48

 

4月13 & 14號: Race Stage 4,距離 84。3 公里,CP 站數: 5

第4站,是ㄧ個長站,主要穿越的地區是 Hassi Tarfa,總距離為 84。3 公里,可以容許的時間是 35 小時,重點是晚上要穿越沙漠地區,路線的判斷很重要,大會在傍晚的時候,會給每位選手一支螢光棒,讓你綁在背包上,以供定位尋找使用,當然頭燈為必要的裝備,只是透過頭燈能看的距離也是有限。
根據有經驗的選手提醒,這一站要注要的就是不要落單,盡量跟速度差不多的選手組成群體,避免迷路的意外狀況。

MDS沙漠賽-62

如果你認為,最多的夜間地形就是沙地,哪你就太天真了,大會安排我們夜間要穿越數個山頭,印象中,有幾個路段,我們一手扶著山壁,另一邊漆黑不見五指,只感覺到若是踏空,就直接到山腳的斷崖。

好玩嗎? 不僅是好玩,夜間星空的夜景,真是美到不行,我與結伴同行的另兩位日本跑友,多次在星空下席地而坐,背包沒有卸下,就這樣後仰在地,仰望著星空,只見滿天星斗,流星劃過天際而過,印象中,上次看到這景象不知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MDS沙漠賽-59

其中一位日本跑友 山本 浩,他說,這就是他花了錢來這裡的目的,欣賞白天與黑夜所有的美景,他又說,他根本不急著爭取好成績完賽,他要慢慢的完賽,這樣享受美景的時間越長,所花費用越划的來。 哈,這確實是ㄧ種超脫的想法,反正我們又不是精英級選手追求成績,快100名,慢 100名完賽,根本沒有差別,但是把所有美景印在腦海中,這才是此行的重點,不是嗎??

這段長站,每位選手採取的策略都不同,有的在凌晨12點至2點之間就找合適的地方露宿睡了,有的選手因為身體亢奮下睡不著,採取一口氣跑完 84公里,回到基地營之後在睡,而我則是在凌晨約4點的時候,抵達 CP 4,實在累的不行但是又睡不著,所以跟另外兩位同伴找個地方用錫箔保暖毯裹身上,就這樣躺下休息了約 2個小時,早上6點的時候太陽已經很大了,所以起身吃點零食,然後就繼續未完的賽段。

就這樣,我們三人完成了最長的84公里賽段。基本上,完成了這一最長賽段的參賽者,應該都可以完賽了,因為就剩下隔天的一個42。2 公里,心裡就想成說,再剩下一個全馬,就可以了心情。

 

圖文來源:Rudy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