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鬥士陳彥博加拿大育空700公里橫越賽,亞洲第一人完賽

0
5080

01-育空賽事DAY5~DAY6-1

陳彥博在2/14下午4點45分,以245小時15分的時間,完成加拿大育空700公里(430miles)極地橫越賽事,成為本賽事有史以來第一位完賽的亞洲選手,也是賽事最年輕完賽者。

700公里(430miles)組,共29名參賽者,其中分為三種行進方式,分別為山徑自行車(Mountain Bilers)、越野滑雪(XC-Skiers)、跑步徒步(Foot)組,人數依序為1人、3人以及25人。彥博此次獲得的總成績為此組別的總排名第五名、跑步徒步組第三名。

700公里的磨難

「如果看的見,還知道什麼叫害怕,因為看不見,不知道從何怕起。」彥博說。

02-0204育空賽事第一天起跑照片-1

比賽在2/4凌晨2點半,從加拿大育空第一大城─白馬市起跑後,沿途幾乎只有雪景陪伴,偶爾在森林中可見野生動物探出頭來偷看,而身旁除了隨行攝影師之外,幾乎看不到人影。育空當地天氣不穩,一天當中可能同時出現颳起大風、下雪,甚至出太陽,加上長時間與長距離的賽程,夜晚更因露宿山頂,被強風以及低溫衝擊,想起時仍心有餘悸,「晚上的時候很恐怖,加上只看的到頭燈的微弱光線,所以感覺頭很暈。晚上的時候風很大強風會一直刮,溫度驟降到零下30幾度,身體很受不了。」彥博說。

這11天的比賽,除了體驗身體的磨難,還有心中想家的孤獨,彥博克服了黑夜的恐懼,哭過了無數次,在長距離的前進中,因為每天睡眠時間不到3小時,身體開始疲憊,雙腳腳踝腫脹,感冒咳嗽頭痛接連發生,全身痠痛,膝蓋、髖關節、阿基里斯腱都開始疼痛,雙腳腳踝在休息時皆需要冰敷。到了賽程的末段身體有了水泡及小凍傷,整個呈現疲勞到了不能再疲勞的情況。

03-育空賽事DAY5~DAY6-2

其實,賽事進行到第4天時,彥博身體開始出狀況,「在不斷的向前趕路的情況下,加上自己紮營夜宿在野外,開始感覺到受不了,有噁心想吐的身體反應,喉嚨很痛,咳嗽有痰,不知道是不是感冒了。而在這幾天的賽程下來,因為黑夜長達十幾個小時,只能依靠頭上頭燈的微弱光線前進,這夜晚的時刻真的很煎熬,感覺快要瘋了!而在抵達第三個檢查站Braeburn時,看到有五位選手棄賽紛紛被載回檢查站,整個讓我打擊很大很煎熬,但我還是想要把這個比賽完成,不打算多想,就這樣繼續前進著。」彥博說。

04-陳彥博育空賽事0214完賽照片

直到最後一個晚上,彥博因為疲勞而露宿河邊,在零下30多度的夜晚中所有衣服都結冰,在一邊休息的情況下還一邊發抖,這樣的一個錯誤決策,導致身體有失溫的情形,整個夜晚在恐懼不安中度過。黎明到來時再度前進,在最後3公里前得不斷地停下來著裝、喝熱巧克力以及補充行動糧才有力氣繼續前進。最後在抵達終點道森市(Dawson City)時嚎啕大哭,經工作人員安慰並戴上完賽獎牌,成為亞洲第一位安全並成功完賽的選手。

賽後驚夢

賽後彥博瘦了12公斤,還不斷做惡夢,「這是哪裡!不是已經到終點了嗎!?為什麼我還在這裡!這是哪裡?檢查站CP已經過了呀!為什麼!為什麼沒有人告訴我、為什麼沒有人把我帶走!比賽已經結束了呀!」彥博說,即使醒來,眼前一片漆黑,彥博都感覺在夢境和現實中徘徊,穿著裝備、拿著雪仗,感覺寒冷。

05-育空賽事DAY2~DAY3-1

*以下為彥博自述*

比賽後我整整昏睡了四天,這幾天都是瘋狂的補充食物與睡眠,只希望能讓發炎的身體可以趕快恢復。目前雙腳受傷的情況已有好轉,右腳已大致消腫,但醫生還是有特別囑咐比完賽後的一個月要盡量休息。而這次最為不同的是,以往比賽地點皆為較偏遠的地方,如北極點、南極洲、非洲..等極地,這次則是在加拿大,第一次有來自世界各地的華人來為彥博加油打氣,在賽後也在台灣人所開的民宿受到許多的照顧,讓身體復原不少,這樣的溫暖更加深了我的近鄉情怯。

這次回到台灣,當飛機機輪觸地的那一刻,不禁鼓起掌來,因為這次的比賽真的非常的艱難,從頭到尾都是一個人,但經過一個月後,我終於再次回到台灣,平安完成這一次的賽事,在返抵國土的那一刻,真的覺得很幸福很感動。

在這長達11天的賽程中,我整整哭了六天,這次抵達終點,特別有深刻的感觸,在這片白雪中,我謙卑的感到驕傲與自信,明白到我們出生於文明,我們出生於文明,在大自然中喚起原始的野性,但不是用征服,而是用虔誠的信念,大地之母會顫開雙臂接納你,而我就像回到母親的懷抱。生命因此而留下了更多的眼淚,眼淚更成為這永恆的冰珠。

OLYMPUS DIGITAL CAMERA

1年多前的咽喉癌,差點讓夢想破滅

小編看著站在眼前的陳彥博,非常健康,雖然因為剛完賽腳傷沒痊癒,走起路來稍微一跛一跛,但是怎麼也沒辦法將癌症與他做連結。

事情發生在2011年6月,原夢計畫已經進入第三年了,因為身體不適到醫院檢查,沒想到醫生判定為咽喉癌,得知消息後走出診間那瞬間,完全癱軟在地上,「我打給我哥哥,問他說:我是不是沒辦法繼續下去了!」彥博說「我隱瞞爸媽、教練和朋友這件事,不希望他們擔心。」最後彥博選擇治療,他住院五天開刀切除腫瘤,「開動完手術,我完全沒辦法講話,而且有半年沒辦法練習。」彥博說。

半年後,就是當年10月南非喀拉哈里沙漠250公里超馬賽,在這之前除了剛動完手術,身體虛弱,還有想要完成夢想的內心壓力,「那是我最痛苦的一年,不管我怎麼努力恢復訓練,做再多、練再多,身體都很虛,無法長時間訓練,我失去了熱情,開始逃避,差點放棄了運動生涯,好幾次想放棄自己…」彥博說,比賽結束他拿下第三名,證明自己又可以重返賽場。

「以前我自己做自己的事,但是現在會多陪家人、朋友。」彥博說「2011年我經歷人生最美好與最痛苦的階段。我很感謝生命中所發生的每件事,不管是好的與不好的,因為經歷這些痛苦的過程,讓我更尊重生命。」

07-IMG_8538

至今,我們才知道彥博除了是夢想鬥士之外,也是一位生命鬥士,接下來就是他578計畫的最後一站─大洋洲澳洲520公里橫越賽,賽事在5/8-17,經過手術、各場比賽的考驗,相信最後一站,也可以平安完賽!

文 / Judy,圖 / 陳彥博、don1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