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找的磨人感──香港TransLantau 百公里越野賽

0
1128

隨著晚間11點到來,一群勇士正在香港大嶼山梅窩公園聚集,鼓聲開始敲打著,主辦人 Clement Dumont帶領大家倒數「10.9.8………3.2.1」, 第五屆TransLantau 100k正式開賽……

89778_TransLantau-05

比賽即將開始

從沒想過能靠自己的雙腳跑遍全世界,這是我的第二場越野賽百K賽事;同時也是第一場國外越野百K賽事。第一場跑山獸的Formosa trail,是在台灣自己的故鄉;有一群想拼五點的夥伴一起努力;再加上事前去探路探了2次,這次大嶼山完全什麼都沒有,同行夥伴建益和陳醫師又是快腿一族,這下完全是挫在等…

89778_TransLantau-02

中華代表隊-宥銓、陳醫師、建益

一聽大嶼山就立即想到兩大特色「天壇大佛」和「迪士尼」,這次TransLantau 100k完全沒看到,它將大嶼山從東到西南到北完完整整的山徑跑一圈。也是號稱香港四大山徑賽事第二難的,最大的挑戰是晚間11點出發,95%的選手必須面對兩個晚上,體力與精神絕對是最大的煎熬。106/1/2才與建宏進行陽明山十連峰夜訓就發現,熬整晚的夜才要持續跑絕對是最難熬的。

89778_TransLantau-03

TransLantau 100k路線圖

前半場涼風徐徐 狀況好

前30k不停跑在山間的腰繞路段,中間有小溪溝與巨石路段,整段都是土徑相當的好跑,自己有刻意提醒自己要保守一點,還是會無法降低太多速度,跟著前段班快速車群組跑。不停的上上下下,對於肌力轉換上的確會有些負擔,跑到一定的爬升時,就可以感受到濃霧環繞,最後花4個小時就跑了30k,到達CP3時已經明顯感受到體力的疲累刻意大休快五分鐘。

89778_TransLantau-08

一開賽,狀況不錯

夜行鳳凰山 濃霧強風冷呼呼

沒想到真正的挑戰才正式展開-2k爬升530m抖上鳳凰徑,從來沒有在濃霧中夜行爬山過,頭燈能見度1公尺不到,尤其我當時是落單一個人的。石頭路徑沒有太多的人工化,我只能憑著穩健的行徑一步一步往上爬,某些地方落差很大,好險這次有借到登山杖,才不至於吃太多腿力。香港的山沒啥植皮,強風較雜著濃霧,有種步步驚心感。我記得賽前大王花還說鳳凰山(934m)是大嶼山最高峰一定可以看到很美的夜景。一到山頂啥都沒有,冷風強霧體感溫度低於十度,待不到一分鐘就立即下去,連想拍個三角點都放棄。最艱難的下坡,好險哥哥有練過,一路開速度在碎石巨石交錯的的石階路下衝,也許也是因此造就後面痛苦的開始…..

89778_TransLantau-07

只要一超過海拔400M,就是面臨濃霧冷風交錯

舊傷復發錯誤的示範

萬萬沒想到CP4到CP6短短的13k會是我這場賽事最痛苦的一段路,我一度決定到CP6大澳學校(57k)棄賽,最主要的原因-我的左腳ITB復發。上坡靠登山杖撐著,下坡完全沒有速度,只能比一般行進再快一些。眼看這後面的選手一個個超越我,當時真的有一種不甘心的感受,自己之前準備了這麼久,沒想到會在關鍵時刻發生這樣的事,重點還跑不到一半。當下我做了一個錯誤的示範,決定開始吃止痛藥。當初會帶止痛藥是深井在賽前提醒我要攜帶,是為了「棄賽」用的,在越野賽棄賽時要有辦法自己走到CP點甚至終點,越野賽是不太可能揹你下山的。不過此刻我卻想靠止痛藥拼拼看,若是無法改善的話,我就棄賽。也給自己一個底限,一個CP點半顆一顆吃,最後不能超過4顆。好險到達大澳學校ITB的疼痛感沒顯著,但下坡的還是只能帶點速度無法衝。

89778_TransLantau-01

舊傷復發,登山杖真的變成我的好朋友~叫我「雙杖俠」

體力不支一路萎靡跑帶睡

沒想到問題解決,身體狀況又一樁一樁地接連發生。來到中午12點多,睡意漸漸來襲,在一段無比無聊的平面水泥路,竟然展現失傳已久的邊走邊睡。腿因為全面70k的折磨已經也抬不太起來,這段平時只要花10分鐘的的平路,我花了超過一倍的時間,連七分速都沒有。此時就在精神不濟的狀況下,默默地跑帶睡完成3k,還一度擔心會不會因此不注意往旁邊的大水溝跑下去。

89778_TransLantau-09

紅色,跑起路來就會特別挺。^^

迴光返照登山杖無敵

人的身體真的是一個很微妙的東西,撐過最難熬的時間後,從來沒想到我會在最後30k開始大復活。面對接連的爬升,尤其從伯公坳直上大東山(854M),那段抖上2k爬升500m,反而雙登山杖使用非常順手,還不停的超別人車。印象最深刻是與一位法國六十幾歲的高手一路纏鬥,這個路段開始也與50k、25k選手重疊,我們同時也不斷一路刷這些選手的卡。第一次如此喜愛上坡,也感受到自己上坡能力的進步。也多虧有這位高手,激發出我最後的好勝心。過最後CP點後只剩13k,主辦人也絲毫不放過我們這群選手,折磨死人的抖上、狂野的下坡以及令人驚艷似hash腰繞路全部都在最後展現。

回到梅窩公園,拿著飄揚的國旗跑進會場,現場很多人說:「台灣的!恭喜」那時候的我充滿的感動與驕傲。20小時33分(86名/508位完賽)雖然不是頂尖的成績,但在身體狀況不這麼理想的狀況下完賽,十分滿意!

89778_TransLantau-06

哥完賽了!我來至台灣

1.完全顛覆我對香港山徑的印象:在這次來香港之前,所有的朋友都說香港的山徑人工化很嚴重、多階梯。沒想到大嶼山完全顛覆我的印象:多為可跑性高的野路。若還有機會,我會想再次挑戰更快的成績!

2.先前訓練的重要性:越跑越遠越跑越後期,我深刻的體認一個超馬越野選手無法光靠意志力來完賽,平時的訓練量是非常重要的。這次先前自助超馬的龍虎鳳縱走、瑪家五連峰和跑山獸的叢林野跑壽帶給我很棒的訓練。

3.學習更了解自己的身體:一段長距離的賽事,身體會出現什麼狀況沒有人知,遇到的當下是否能及時解讀身體給你的反應並立即處理。行不行、撐不撐下去只有自己最了解。

4.身體的恢復力的進步:發現這次賽後的疲累感不如第一次嚴重,大概過兩天就能正常上班,當然腳傷還是必須休養調理。

89778_TransLantau-04

很多人關心說:你還想繼續挑戰下去嗎?

正如同一位同行的夥伴-陳醫師問主辦人 Clement Dumont說:「真是折磨人的賽事!」

Clement Dumont回答:「你們要的不就是這樣嗎?」這就是我們自找的磨人感,也因為如此我們更了解自己的極限在哪。我們放大了越野賽給我們的樂趣,點燃源源不絕的熱情,賽後昇華的都是轉化成美好的記憶,更期待下一場挑戰的到來。

感謝建宏借我登山杖
感謝Willie贊助的 Runivore 能量棒
感謝孫國欣協助支援BV sport相關壓縮產品
感謝TECNICA泰尼卡公司贊助的至尊路跑

宥銓會抱著感恩的心用盡全力完賽

圖文來源;龔宥銓

17190340_10155185507762566_546608347887783777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