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屆飄浮•欣賞•醉夢•圓夢•北橫超馬心得

0
475

文/Yoi Amatsuka

賽前狀況很差,眼壓重到連隱眼都戴不下去‧‧‧‧‧‧我可以不跑回到安穩的舒適圈,只是對這寄予期盼了兩年的賽事,該如何面對自己?事後再發殘念貼文、吐露口水,這樣的壓力我承受不起~但勢必也對不起某些人‧‧‧‧‧‧

這場賽事雖小,但論究優質~每年一開放,必定秒額。今年,110k超馬組短短三分內秒殺~(只好改報58k組‧‧‧‧‧‧),搶不到沒關係,但至少讓我和你們一起跑。小小的心願,僅僅如此~

為避免造成困擾(簡章內有提到禁止陪跑情事),賽前我並未說明一事,這般隱瞞還請主辦人諒解。我以暖身的名義隨跑,背負9kg的背包自力補給。也難怪志工總是問我:「為什麼不停下?」,這是為維護跑者權益的我該做的。如果你跟我一樣,奉勸你也該這麼做‧‧‧‧‧‧(除非事故緊急!)

啟仁哥、素真姊、宗達‧‧‧‧‧‧在為數不多的110公里勇者中,能和你們相遇真好!
亂入勇群的合照,躲在後排高比PEACE的手勢。下一次,我想更有自信的展現在鏡頭前,這份心願,能否在明年實現?

照片來源:Yoi Amatsuka

凌晨03點00分。
劃破寧靜的跑者,引昭在鄒大哥的聲號下共同起跑~

『簡略一下~提供給跑者110k超馬組的路線~
自三峽老街口出發,沿台三線往大溪方向,約3k後轉台七乙線往復興鄉。到底即接上台七線12k處(北橫公路)往宜蘭方向。經角板山、羅浮、巴陵(58k超馬組起點)攀上明池(最高海拔H1216m)隨即下降1000m抵台七、台七甲交界(北橫、中橫支線界)往宜蘭方向,經英士、牛鬥、松羅遇泰雅大橋轉三星方向後續行5.5k即完成。』

總爬升3107m,下降3052m
是一場優質的賽事‧‧‧‧‧‧卻~很~硬~

起跑不久,知道我狀況不好的宗達馬上給了我一袋補品,才勉強維持體力。可在黑夜交戰間,這樣的效果還是有限‧‧‧‧‧‧

轉入七乙線,更是嚴重,嶇延的山路、封閉的感官,即便擁有3600流明的頭燈,搖晃的身影卻從沒停過‧‧‧‧‧‧我對這條14.2公里的內山線並不陌生。去年家聚造訪過的綠光森林、北部三大岩場的五寮尖,以及那段老愛在深夜趴車的輕狂皆在此經歷過。本該美好的回憶,卻因為疲憊而無法溫習‧‧‧‧‧‧

照片來源:Yoi Amatsuka

17.5k。(台七乙終點)
支線盡頭,熱血的重機手以閃光指引方向。同時,我們也來到了北橫公路的主體,台七線。一旁標示12k的里程提醒著我們,該醒醒囉~此後,我們依循這條七號公路,直到里程100k的泰雅大橋‧‧‧‧‧‧
天亮了‧‧‧‧‧‧也代表時間不多了‧‧‧‧‧‧離58k組的起跑時間(上午八點30分)剩不到2.5小時,仍有30k要完成。這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向一旁機巡表示自己隨時準備好回收的可能。帶著緩慢的8″30速,持續賴在賽道上。

20k水站。
巧遇志林哥擔任志工,沒多久,遇到正前去巴陵橋的思縈姊。那時,我覬覦姊的機車,只是說不出口而下場就是‧‧‧‧‧‧繼續跑。每次遇到站牌我都不免停下,期盼有客運經過。可惜這條公路班次甚少,一天也僅兩班次,不確定哪時抵達。而我,不喜歡等待,寧願走下去看風景也好,用這樣的方式體驗北橫公路還是第一次。軌跡停留在25.54k,然後‧‧‧‧‧‧就再也沒跑過了‧‧‧‧‧‧(大腿抽蓄太嚴重,痛到無法再跑~)

不知走了多久,頻頻回首,卻無法挽留‧‧‧‧‧‧那一份寄託‧‧‧‧‧‧
路過的機巡隊問我要不要上車,並願意載我到下一水站休息。不好意思的點了頭示意,因為這是正是我需要的。隨後我一路低頭,害怕自己不知該用怎樣的表情面對沿途的跑者‧‧‧‧‧‧

照片來源:Yoi Amatsuka

25k水站。
車手在此休息享用早餐。對他們來說,經歷連夜的機動、引導工作,也是挺累人的。
這站位在小店外,補給都是來自店內拿手的野味。許多跑友在此澆酒怯疲(咦?已經開始喝酒了!!!)當然,我無緣享用‧‧‧‧‧‧趕緊治療抽痛的雙腿,期間素真姊和鳥哥等好手已陸續抵達,車手們仍有說笑的享受美好,不願打擾我將繼續前進,也許,走到哪是哪‧‧‧‧‧‧趕不上就和110的選手一起跑也無所謂‧‧‧‧‧‧

反正‧‧‧‧‧‧「老弟你別這麼悲情了好唄‧‧‧‧‧‧又不是不知道邵老師最喜歡熱心助人的。」
「上車吧!」然後以1″30速度直衝巴陵橋。

照片來源:Yoi Amatsuka

下巴陵。(110超馬組52k;58超馬組0k起點;台七線47k)
多數跑者已就位。志玲姊、野孩子軍團的倒立兄弟、美少女、明賢哥、志祥哥‧‧‧‧‧‧眼熟的朋友不少,彼此相聚‧‧‧‧‧‧而我還有15分鐘可以休息。鼓譟中,傳來一陣驚呼!110K的總一竟趕在58K起跑前10分鐘率先通過!

是湘帥!一名不輕易認輸我嚮往的跑者。隨後總二黃尚哥,僅以一分差緊追在後,到底我能跟隨他們的腳步嗎?跑前五分鐘,又是歡樂的大合照。這次,我總該露臉一下了吧!再見鄒大哥,為58k的選手喝令起跑,休息夠了,跑者,這是你的第二回合。

對於剛睡醒的58跑者來說,出發時的上坡段肯定不好受。這一段陡、緩持續接力,前20k都是如此。也就是,一開始就必須爬上一座半馬坡。慶幸的是比起110K賽道跳動的升降,58K跑者只要通過這段就幾乎不用再爬了‧‧‧‧‧‧

用抽蓄遺留的傷痛,面對上坡的衝擊可說是完全免疫。上午時段的雲層較厚,曬不到太多陽光,偶有微風掠過,這樣的環境最適合跑馬了。且經歷大休後,精神恢復也有八九,一開始算是跑得還不錯。

照片來源:Yoi Amatsuka

補給近乎精準的每5k一站,方便跑者配出理想步率。只是不是我要說,那水站內的補給越來越誇張。真正有在配速的跑者又有幾人?但我也不必解釋甚麼,因為這正是這場賽事誘人的主因不是嗎?

隨著里程增加,幾處爬升我也是步兵走路。這是為了修復受損的肌群,避免二度炸傷。雖然慢了不少,卻增近了和跑者的距離。沒幾步就和一旁的朋友寒暄、說笑。

照片來源:Yoi Amatsuka

大美人 Yolanda Chien(當下居然認不出妳,可見我身邊的妹友少得可憐…)新認識的李昭龍與黃志忠,一路陪我到關口才將我放生。但這段40k的路程沒有你們,將是無比乏味。(聊天中得知原來志忠哥也是安老師的朋友,隔天還得去葫蘆墩配半馬)有人相伴,總能製造歡笑。北橫公路上或許沒有壯闊的視野、良好的展望。但跑在幽情恣意的林間,偶爾能發現那不經意的美麗。

前段的首要目的,為明池至高點。由於該段後大多下坡,且據說擁有最強補給 是跑者搶頭的重地。你不用問還有多久才會到,路邊的小紅樹已向您道盡這一切。(很好奇這季節怎還會有楓葉呢?且那深紅的豔麗不像是自然的純種。)

20k水站-明池。
果然這站不得了,吃不完的烤肉、佳餚,賞心悅目的妹仔,根本就是來回收跑者的。我也停了快15分鐘才提醒一旁的跑友:「才跑1/3而已,走了辣!」往後8K起伏不斷。自林蔭步出後,上升又下降、上升又下降‧‧‧‧‧‧纏繞於山壁。另一旁瞧見坐落蘭陽的山群,即便早已跨縣,但此刻我才真正感受:「原來,已經到這裡了啊!」這般感覺。

照片來源:Yoi Amatsuka

76-81k-棲蘭九彎十八拐。
當視線再度消逝於林間,至此急轉直下。號稱北橫公路的九彎十八拐。僅僅5k,卻是繞的我暈頭轉向,陡得我好想吐啊!這時,「漂亮寶貝」古珈穎也來加入我們的行列。手持陽傘、腳踩Y拖‧‧‧‧‧‧有夠愜意的她,跑起來卻很穩健。脫離拐彎下降仍未停歇。步速一度衝上4字頭,彌補不少時間。

38.5k水站。
出山路前最後一站,趕緊更換耗損的煞車皮。水站旁的小店外掛著「LOVE」樣的氣球。據說那是跑者用來求婚用的。(羨慕死了辣,還是趕緊下山吧‧‧‧‧‧‧)

空氣中,嗅出一股平原香。
那不遠處,會是我思念已久的平地?

40.7k(北橫公路終點;中橫支線交界;台七線88.3k)
總算,不用再蹦蹦跳跳了。目望河口的方向,那遠方的大橋,是終點的所在。
賽末的18k,我不再給自己壓力,放掉雙腳決定緩慕這最後的賽道。陪我的跑友們已走先一步,而我,又恢復昔日的單身,獨戀一人的美好。然而,剛才看到的大橋,並不是我以為的泰雅‧‧‧‧‧‧而是今年天長地久曾造訪過的牛鬥橋。連結的是七號公路另一支線(台七丙),誤以為自己快到終點,縱使前方不見橋身~那我往前跑就是了。

照片來源:Yoi Amatsuka

52.5k水站-泰雅大橋。
這裡,台七線的里程約落在100k處。同時,也是該揮別的時候了。回想14個小時前,在黑夜中經歷了什麼而一路挺進至黎明。在隊友的陪伴下又是感受了什麼。一場超馬也許過程不會是好受的,但隨伴而來的點滴,你捨得遺忘嗎?
橋上,佇立許久‧‧‧‧‧‧一個人點嚐回憶的滋味,遙望暮日餘暉,也是該結束了‧‧‧‧‧‧
轉身,跟隨110女總一的背影,跑進那終點的彼方。

『賽程:58k』(+25.54k)
『總爬升:984m』(+515m)
『下降:1448m』(+294m)
『時間:8:12:30』(+3:26:41)

~完賽~ 我的人生第57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