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波士頓馬拉松 我的自由夢

0
1441

圖文來源:Errol Chen

再倒數四天,我就要站在全世界最棒的馬拉松起跑線上-波士頓馬拉松。這對我來說是很夢幻的一件事情,剛接觸跑馬拉松的時候,是完全沒有想到會去參加波士頓馬拉松的。在最一開始的時候,就只是想要完成一場42.195公里的全程馬拉松,所以那個時候所跑出的馬拉松成績,往往不是費時五個多小時就是六個多小時才跑回來。甚至有一次還因為小抽筋,導致整個跑步速度真的太慢了,而被迫強制上了選手回收車。現在回頭看看看以前的自己,真的是太愚蠢了,不懂的去想的更遠更多更深。記得妹妹跟我說波士頓馬拉松一共有分四個起跑梯次,我是在第一波起跑的紅色,妹妹很開心的覺得,早一點起跑就可以早一點跑回來,接著就可以趕快去逛街吃當地美食。所以也就是打算早上十點鐘起跑,中午十二點半結束比賽,這麼一來就還有半天的時間可以去市區走一走拍照。而我只是覺得幸運,因為如果越晚起跑,就會越接近正中午的高溫,那對身體將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飛機似乎是在上空盤旋了幾圈,這正好讓我可以好好的欣賞波士頓,好美啊!飛機高度下降,望著窗外,突然想要試著尋找自由女神的雕像,雖然我知道她在紐約。下了飛機,進入航廈,這是我第一次來到美國,真的是太不真實了,我還蹲下來用我的手掌去碰觸了一下地上。從小時候就一直懷抱著美國夢,一定要來美國看一看,二十年後的我,終於雙腳扎扎實實的踏上這塊土地。進入海關,美國移民屬官員問我來美國的目的,我回答說:我是來參加波士頓馬拉松!她回說我先生也會去跑波士頓馬拉松!就這樣子的,很輕鬆又快速的通過海關,她沒有再多問我太多其它的事情。在等提領行李的時候,跟一名地勤人員聊天,聊著聊著,他突然問「你想不想來機場工作?」什麼!我超級驚訝!我才剛抵達美國不到一個小時就找到工作了!他接著又問「你會講亞洲的語言嗎?像是普通話之類的,對吧!」我回說對啊,我會講普通話和台灣話,但是我不住在這附近…抱歉。他給了我名片並說如果你有任何會講亞洲語言的朋友,請幫我詢問一下是否有意願來機場工作,我也反問他是全職或者是兼差的工作型態,他說都可以。其實我自己有小小心動一下,哈哈,等跑完波士頓馬拉松後再來想想這件事情。

搭了機場免費市區接駁巴士,到了一個車站,本來約好了一位在Couchsurfing網站上認識的朋友,原計畫是先去她家放行李,然後她會帶我去市區走一走。到了晚上,再去另外一位也是在Couchsurfing認識的朋友家過夜睡覺。但是第一位直接上演失蹤劇,嘗試著聯絡她約一個小時了,都見不到她人。我就放棄了,開始自己在市區隨便走走逛逛,並且在找寄放行李的地方。後來問了一位在路邊工作的旅遊志工女士哪裡可以寄放行李?她想了一下說:「在波士頓市區是沒有提供寄放行李服務的,但是如果你不介意,你可以放在我們的志工辦公室。」我就這樣跟著她走,走進一條巷子,巷子旁有一道門,門進去後往下走到了地下室。這裡是一個很大的地下空間,放了很多看起來是平常用來辦活動的東西,接著走進一間辦公室,她說:「你把行李放在這裡就可以了,想回來就打個電話,請人幫你開門就可以了。」我換上跑步的衣服和鞋子,拿著一個小包包,就離開直接去附近的小公園慢跑四十分鐘,和做一些伸展的運動。

波士頓的天氣是很奇怪的,明明就是出大太陽,但是我卻覺得冷的要命,真的就像是寒風刺骨般的痛苦。慢跑結束後,就去一間很有現代感的超級市場買了一碗熱湯和一小串香蕉。跟今晚要見面的朋友聯絡,再次確認住家地址和時間,如果她今晚也上演失蹤劇,那麼今晚大概就必須流落在寒冷的波士頓街頭了。提早到了她家樓下等她下班回來,心中也一邊想著一些備案,一邊看著手機上的Google map。如果她沒有出現…那就要睡在路邊,如果路邊太冷不好睡,那就要去地鐵站或者公園,如果還是太冷不好睡,也許就要回去機場睡覺,如果…。沒多久,她小跑步的出現,「抱歉,我遲到了」,我說不會!不會!我直接跟著她上樓,房子看起來很新,但是她說這房子已經有超過一百年的歷史了。她簡單的跟我介紹一下環境,並且說如果有需要什麼,直接開口跟她說就好了,我就很直接的告訴她,我需要先洗澡!她說波士頓馬拉松路線會經過樓下這條路,每年都有好多人聚集在那邊,整個波士頓市民全部總動員出來為選手加油。她看我很累的樣子,就說你直接去睡覺吧!你是來跑馬拉松的。所以我直接回去房間,倒頭就睡著了。

隔天妹妹也抵達了波士頓,我們直接前往事先預定好的一間民宿,剛好也有一位要參加波士頓馬拉松的選手也住在這裡,他來自愛爾蘭。放完行李,我們去附近的一座小棒球場慢跑三十分鐘和一些伸展運動,慢跑結束後就去EXPO會場報到拿號碼布。我們似乎是來晚了,會場人滿為患,我們在外頭排了好久才進去,進去後一樣還是在排隊。

1368,我的號碼,終於拿到了我的號碼布。一條42.195公里的全程馬拉松賽道和一張波士頓馬拉松號碼布,看起來是那麼簡單的組合,但是對我來說卻是一點都不簡單。我們跟大家一樣,拿到號碼布後就一直拿著它在會場裡面到處照相。像是有一個公布各組起跑時間的板子,大家還小小的排隊要跟那塊板子一起拍照,一手拿著自己的號碼布,一手指著自己的起跑時間,大家都很珍惜當下的波士頓馬拉松時光吧!整個波士頓馬拉松的規模,連續好幾天,其實這已經不只是單單的一場波士頓馬拉松了,也許應該改名叫做波士頓馬拉松節,就像是每年九月在德國慕尼黑舉辦的啤酒節一樣盛大。報到會場非常大,我自己是把會場大略的分為運動服飾用品區、運動器材用品區以及美食區。在美食區有免費的啤酒試喝,一開始還以為這只是不含酒精的大麥汁,差一點就給它喝了下去。也有很多免費試吃的產品,像是根本以假亂真的素肉,不管怎麼吃怎麼咬,嚐起來和看起來就真的像是真的肉!但是攤位服務人員就是不斷的再三強調,這不是肉喔!不過美食區主要販售的還是以運動能量果凍包和運動能量餅乾為核心重點產品。

在運動器材用品區,我們試用了一個下半身腿部按摩舒壓的儀器,兩個黑色的大腿套,分別把兩隻腿給包起來,並不斷的往大腿套裡頭充氣,有點像是在量血壓的套子,把整個腿部肌肉夾的緊緊緊,又配合按摩設計,會輪流的局部放鬆。他們也一直在電視上播放,有很多運動明星都使用他們家的產品的宣傳廣告,每一位運動明星都把這項按摩儀器說得很神奇很好用,就像是訓練後修復肌肉的秘密武器一樣,但是我體驗完十分鐘的按摩儀器,身體真的沒有出現什麼特別不一樣的感覺…。

另外一項熱門按摩儀器是電療片,很多人都在排隊試用,想貼哪裡就貼哪裡。被貼上的肌肉區塊會不自主的在跳動,感覺是一項很有趣的按摩商品,被電療後的肌肉似乎也好像真的比較放鬆舒服,當下是有心動想要購買。但是推銷員所給的價位真的太高了,完全超過我的預算,就想說算了不買了直接離開。這個時候推銷員卻跟上來,偷偷地說要給我折扣,折扣是半價還附送贈品!價格一下子變得合理多了,只是…我不喜歡他一開始要跟我說那麼高價格的態度,所以還是說了聲謝謝,轉身離開。其實很多攤位都有在賣類似的電療按摩商品,一般看來現場的價位好像也都偏高,後來我就去附近的超級市場找找看,結果不但找到了。而且還是一小區的電療用品區,有很多種不同的品牌和價位,我選了一個中價位的,看起來不要說用沒多久就壞掉的那一種。高價位的已經有點像是醫院裡面在用的高級儀器,這也已經超過了我的需求。

最需要高度自律的地方就是運動服飾區,好多褲子衣服外套和小配件東西,只要印上Boston Marathon的字樣,突然就大變身,變的非常有一種難以抗拒的吸引力,好想要通通打包帶走。在一番激烈纏鬥的內心戲之後,我選擇了一頂Boston Marathon帽子,因為這帽子看起來比較稀有,沒那麼容易的可以在購物網站上購買到。Boston Marathon外套則感覺比較大眾,就直接在購物網站上用折扣優惠下訂單,購買了兩件Boston Marathon外套,一件自己穿,一件給妹妹穿。

妹妹回來了,看起來吃得很滿足,雖然妹妹沒有來跑波士頓馬拉松,但是也吃了一頓波士頓馬拉松大餐,妹妹代替我去Pre-Race Dinner,聽她說很熱鬧,會場完全是個派對!市長以及歷屆美國好手上台致詞,還有儀隊表演,隨後每人領取餐盒,菜單有麵包、生菜沙拉、義大利麵、肉,任你吃吃到飽,還有超多各式飲料、啤酒可以喝,氣泡水扛了好幾瓶回家,看來這一趟來波士頓也沒有遺憾了吧。

打開電視,在聽波士頓當地的新聞,也聽到了明天的天氣預報,天氣預報說明天會很熱!此時心中大概有一個盤算了。跟這位來自愛爾蘭的跑者小聊一下,他叫Cormac,他說他太太臨時有事情,就沒有陪同他來波士頓了,他本來也不想來跑波士頓馬拉松了,最後是他太太不斷的鼓勵他來跑,畢竟報名費也不便宜啊。他問我明天想要用多少的時間去完成波士頓馬拉松,我說我要兩個小時又三十分鐘左右完成,最慢不可以超過兩小時又三十九分鐘。他很好奇的問說那你的個人最佳成績是多少,我回答說是兩小時五十分,他說那離明天要跑得目標成績可是有一大斷的間距!我說我知道,我必須去挑戰我自己,因為那是我的目標。他又接著問說為什麼你覺得你可以跑出那樣子的成績,我很直接簡單的回答說我”感覺”我可以,他先是一臉被我給嚇到的樣子,才接著說也對啦,感覺比較重要。我跟他說我要趕緊上床睡覺了,跑馬拉松之前的睡眠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帶著期待的心情去睡覺,就像是在平常的時候期待隔天天亮的訓練一樣,最後一個晚上,距離起跑時間倒數最後十幾個小時。

「起床!吃早餐!」明明好像剛剛才閉上眼睛,卻一下子就被妹妹給叫起來吃早餐。跑波士頓馬拉松前的最後一餐,我吃了葡萄、香蕉、蘋果、生菜和吐司麵包,以及最重要的一杯奶茶,吃完早餐就回到床上躺著休息再睡一下。起床去沖個熱水澡,把身體上那一點點的睡意給沖掉。Cormac提議說我們一起叫一台Uber 吧!本來是想說我們三個人可以乘坐同一台Uber一起去,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Uber最多只能坐兩位乘客,一時緊張也不知道怎麼更改選項,我們後來還是各自前往集合點。大家要先去終點的地方集合,再搭接駁校車去比賽的起點。一到了搭校車的集合點,有一點像是到了睡衣派對,很多人都穿著寬寬大大和舊舊破破的衣服,或者看起來就是睡衣的衣服,看來大家都已經有共識了,現在要先好好的保持體溫,等待起跑時間的到來,再把身上穿的衣物給通通丟掉,捐贈給當地的社服機構。一字排開的黃色大校車,一眼望過去至少有十幾台大校車,在排隊等著把跑者給一批批的送去起跑點─Hopkinton。

這些黃色大校車,直接讓我聯想到可愛的卡通Snoopy和牠的小黃雀。一大群參加波士頓馬拉松的跑者一起搭上黃色大校車,有一種像是要去參加畢業典禮的感覺,一場屬於42.195公里全程馬拉松的畢業典禮,完賽後就可以領取畢業證書(完賽獎牌)。在上車前,會先經過一個閘口,有警衛在作安全檢查,每個跑者只允許攜帶一小袋的隨身物品上車。妹妹給我看了一張大會提供的馬拉松路線地圖,路線地圖上有附一張提供給家屬朋友前往觀賽的交通資訊,因為波士頓馬拉松路線剛好跟一條鐵路算是同一個方向,大會是推薦可以搭乘火車前往起跑的方向,再配合跑者的速度,慢慢的搭火車回來終點,沿途在不同的地方下車,方便來迎接家屬朋友們的跑者,我跟妹妹提議去Wellesley女子學院那邊等我,那裡也比較熱鬧,我們再次確認一次跑完後的會面點,在前往搭乘黃色大校車之前,我問了妹妹:『哥哥有讓妳感到驕傲吧!』

會來參加波士頓馬拉松的跑者,心中應該都有一個信念吧。因為這可不是一場可以隨便說想參加就參加的馬拉松比賽,尤其是對業餘選手來說。選了一輛看起來比較喜歡的外型黃色大校車跳上去,駕駛是一位慈祥的阿姨。一整排好幾輛的黃色大校車一下子就都坐滿了,集體發車出發,車子直接開往快速道路,經過了紅襪隊的芬威球場。看著窗外的風景,順便好好的整理一下我的人生,思考著,如何度過等等兩個多小時的痛苦,以及期待,人生中的一個目標,在幾個小時後就會完成了。慈祥的司機阿姨也一直在加速超車,把其它輛的黃色大校車都給甩在後頭。我等等也要跟司機阿姨一樣,一直加速跑快一點,儘快的跑回波士頓。差不多一個小時左右吧,抵達了起跑會場,現場的選手還沒有很多,有的攤位看起來也還沒有完全準備好,看來司機阿姨真的開很快。起跑會場有提供吃到飽的早餐,貝果、麵包、香蕉、能量包、餅乾,以及多種口味的運動飲料。比較特別的是有一個攤位是提供冥想放鬆音樂休息區,工作人員給了我耳機,就叫我自己找一個位子坐好享受音樂,大約聽了十分鐘左右,聽完身體上好像真的有那麼的放鬆一些。再來就是去排隊照相,跟起跑點的地標牌子照相,大家都變成了朋友一樣,好開心的在聊天,分享彼此當下的喜悅。越來越多人來到了起跑會場,現場變得非常熱鬧,有點像是演唱會會場。有些人直接躺在草皮上呼呼大睡,都不怕被別的選手給踩到,也許他們是最後一批起跑的吧,選擇好好的保持體力,希望他們不會睡過頭,而錯過了起跑時間。大會開始廣播,請紅色號碼布的第一批起跑選手前往起跑線集合,起跑線距離起跑會場還有一點點距離,大約要走十分鐘左右。到了起跑線的區域,聞到陣陣的烤肉香,起跑線旁的草皮上有很多販賣熟食的攤販。美國陸軍也來這邊搭了一個招募帳篷,招募帳篷內有很多小禮物可以自由拿取,有一位士兵想要送我一個水壺,我說下次吧!我等一下要去跑馬拉松了,因為當時身上還是穿著舊睡衣,還沒有脫掉,他大概以為我是住在附近的居民吧。

聽到一群歡呼聲,原來是菁英女子選手即將領先起跑,我也跑去最前面想要看個清楚這些菁英女子選手的臉孔。她們在起跑線前方來來回回的慢跑熱身,有的選手一臉嚴肅的樣子,有的選手則是一臉輕鬆的樣子。幾分鐘後,他們通通站回起跑線上,大會開始介紹她們的名字。接著大會說─最後一分鐘!現場漸漸的安靜了下來,槍身響起!所有觀眾同時尖叫歡呼,我看著她們的背影慢慢離去。再來,就是該我上場了。我脫掉身上厚的舊衣服舊褲子,只留一件長袖衣服還套在身上,並開始在草皮上慢跑熱身。跑著跑著,才突然注意到草皮外的柏油路上,哇!超級多位選手也正在慢跑熱身,來來回回的跑來跑去,從來沒有在任何的馬拉松比賽起跑前看到同時這麼多選手在慢跑熱身,幾百位選手同時慢跑熱身的景象,真的讓我感到好興奮啊!突然間,現場的所有人都站著不動了,我聽到了一個音樂,才驚覺發現,現在是要唱國歌!我也立刻提下腳步,站著不動看著大家,Oh, say can you see. By the dawn’s early light…跟著大家一起唱國歌。我不知道為什麼,在那個當下,人生中第一次唱國歌唱到有很多感觸和感動。一唱完國歌,天上的戰鬥機瞬間低空飛過,呼嘯而過,好震撼啊!現場的情緒整個被帶到最高點,熱血沸騰。上完最後一次廁所,我往起跑線的方向移動。起跑線的地方一樣有再做一個小小區隔,大約是以每2000位選手為一個單位來做區隔,號碼布上數字越小就可以從越往前面的小區隔閘口進去。起跑線上已經擠滿了選手,我就自己在人群中找縫隙往前移動,想要盡可能的靠近站在第一排的菁英男子選手。只是想說,如果一生就真的只能跑那麼一次波士頓馬拉松的話,不如就乾脆用盡全力的盡情衝起來奔跑吧!好好享受在波士頓馬拉松賽道上的痛苦。

大會廣播─最後一分鐘!心跳開始加快,我把手錶調整到計時模式,看了一下腳上穿的馬拉松鞋,又拉緊了一次鞋帶,並把那件套在身上得長袖給脫掉,眼睛專心的看著前方,よし。槍聲突然響起,大家都往前衝刺,好快!這個時候我也很清楚看到那群跑在最前面的菁英男子選手,太好了!我心想著Not too far !希望可以就這樣子一直保持著看得到他們距離一直跑下去。不過真正還看得到菁英男子選手群的原因,只是因為比賽一開始的賽道算是直線,所以再怎麼遠,其實也都還是看得到菁英男子選手群…。一進入彎道,就再也看不到菁英男子選手群了。這個時候我才把焦點放回跑在我附近選手,大家的速度都差不多,已經變成了是一個一個的小集團在奔跑。啪!突然被一個奇怪的跑者給撞到,幸好沒有被撞倒…。他看起來已經非常疲憊勞累,有點神志不清的樣子,可是比賽明明才剛剛開始啊!我自己趕快往旁邊移動,想要離他遠一點。

起跑後沒有多久,就覺得天氣變得非常炎熱,我在從第一個五公里的水站開始,就不斷的拿水杯往身上淋水降低體溫。我覺得住在波士頓馬拉松賽道旁的居民都很幸運,每年的這個時候,他們只要幫張椅子出來放在馬路旁邊,就可以觀看這場全世界最盛大最古老最傳奇的一場馬拉松比賽,像是在欣賞元宵花燈遊行一樣,可以近距離的跟每一位跑者互動。很多居民會自己提供補給品給跑者,像是有的地方會有小朋友在馬路邊站成一排,每個小朋友手上都拿著長條狀彩色軟糖。也有和藹可親的老太太,手上端著一大盤切好的柳丁給大家吃。最搶手的補給品是冰塊,很多跑者會集中靠近在有提供冰塊的民眾,我常常想靠近去拿冰塊,但是往往都拿不到。還有很多種各式各樣的補給品,但是我大部分的時候眼睛都是看著前面的跑者,就沒有特別去看還有哪些不一樣的補給品,不過整體來說這是一場補給品非常豐富,吃到飽馬拉松。

到了十公里左右,跑在一起的集團成員跑者大概就固定了,快的跑者,還在前面繼續衝刺,跑到爆掉的跑者,已經在路邊慢慢用走的了。記得大會和很多資深的波士頓馬拉松跑者在起跑前都有再三的提醒大家,比賽剛開始的時候不要衝太快,因為是下坡路段,很容易一不小心就會發生把所有力氣都用光光了,而且這不是半程馬拉松,也不是十公里路跑賽,而是一場全程馬拉松。看到那些已經在慢慢走的跑者,就會想起以前剛開始接觸路跑的時候,也是跟他們一樣,很多時候還跑不到五公里左右,就已經慢下來用走的了。用走的,是可以完成一場馬拉松,但是那心理上的壓力其實是大於用跑的,因為隨著時間上的流逝,選手回收專車會一步步的接近你的屁股,並且把你的屁股給強迫移到車上的椅子上。當你的身體其實還有保有移動能力,卻被要求停下腳步,不允許繼續走下去的時候。這時候你會發現,你其實並不是搭上了一台選手回收專車,而是搭上了一台選手回收靈車。

與前方幾個白人跑者保持著約兩個身體的距離,持續的跟著他們,經過補給水站的時候大家就會散開去拿水喝,喝完水又很有默契的回到賽到中央,繼續的一起跑下去。有時候也會互相幫忙,如果手上還拿著多餘的水沒有喝完,也會把手上的水伸向對方,問一下左右的彼此還需不需要喝水。一直跟著他們跑著,主要是已經習慣跟著集團一起跑步的感覺,以及想要彌補跑全程馬拉松上的經驗不足,我的意思是用這種速度跑全程馬拉松的經驗。雖然本身有完成過全程馬拉松三四十次以上的經驗,但是大部分的全程馬拉松完賽時間都是超過五六個小時。這和現在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最大的不一樣是一直感覺到有風往自己的臉頰吹拂,以及這個時候的我,還在奔跑著。集團裡的成員,偶爾會有那麼一兩個選手突然的就掉出集團外面了,但是也都還是一樣奮力的奔跑著。賽道兩旁的樹木,熾熱的太陽,這大致上是剛起跑沒多久的印象。那個時候還在偏僻的郊區,賽道旁邊還沒有很多的民眾,但是只要有民眾的地方一定都是大聲歡呼!為每一位跑者加油打氣。

跑吧!跑吧!跑吧!很珍惜當下每一步跨出去的感覺,腳尖落地接觸地面,雙腳用力把身體往前推進,全身的汗水到處亂噴。也許,這場波士頓馬拉松,會成為我的人生當中,最後一場馬拉松。五、十、十五…每五公里就有一個晶片感應儀器和一台電子時鐘,每次經過我都會看一下那台電子時鐘,時間一分一秒的在跳動,以及想要衝刺起來的衝動。大會也很貼心的在賽道兩邊都有提供補給水站,先提供給賽道靠近右邊的跑者,接著是提供給賽道靠近左邊的跑者,這麼一來想要喝水的跑者,就不用特地的左右來回移動的奔波拿水。

大約在19公里處左右,經過了整條波士頓馬拉松賽道最具有代表性值得路段「尖叫隧道」,一大堆女孩子高舉著牌子〝KISS ME!!!〞,以及不斷的大聲尖叫,我真的很享受那一個路段,被一群又一群年輕女孩尖叫的氣氛,但是我卻馬不停蹄的一刻都不敢慢下來,專心的看著前方。雖然事後回想起來,又似乎真的有那麼一點點遺憾,好像沒有親到女孩,就像是沒有跑過波士頓馬拉松一樣。不過,如果有機會讓我再通過一次充滿年輕女孩的路段,我大概還是一樣會選擇理也不理的跑下去吧,我猜。跑著,跑著,隨著小集團已經來到了21公里半程馬拉松的地方,就只剩下一半的路程要跑了!再9公里就會抵達里程30公里處,那是要開始提升速度的關鍵點,也是一場馬拉松比賽真正才要開始的地方。

好痛!心想…糟糕了,跑了約25公里,我的腿開始出現疲勞的感覺,這代表著…來日不多了。這個時候我聽到妹妹在叫我的名字,以及妹妹大叫的說「快啊!快啊!跑快一點!」我回頭看向右後方,在人群中看見了妹妹,妹妹一手拿著相機一手拿著自製的哥哥加油牌子在為我加油。所有的希望,都是取決於當下,我立刻提高我的腳步,想要在接近一些前面的小集團,因為這個時候的我,已經稍微的落後於小集團外。

通過30公里處的晶片感應地毯,看了一下旁邊的時間告示儀器,目前時間為一個小時有五十幾分鐘,我是乾脆直接看成兩個小時整。也就是說,如果今天真的要跑出兩個半小時的成績,那我現在真的非常需要衝刺起來啊!我試著要加快速度,身體立刻感到非常的吃力。其實這個時候跑在集團裡的大家也都開始提升速度,大家都知道這就是賽程的最後階段了,我把目光暫時的從看著前面跑者的背影移開,看了一下遙遠的前方,前方還有很多跑者也跟我們一樣都在奮力的奔跑著,那就繼續跟著大家一起奔跑下去吧!過沒多久經過了一段很長的上坡,爬完了這個上坡,才想到剛剛爬的上坡就是傳說中的〝心碎坡〞,當下真的對這個上坡沒有什麼特別感覺,就只是一段很長的上坡路段。不過到了約35公里處,我的身體突然就像是一架失速的飛機,直接垂直的向下墬落,我再也…飛不起來了,Mayday!Mayday!Mayday!也許這就是心碎坡的震撼力,震撼力是緩慢而強大可怕的,在毫無警覺的情況下通過了心碎坡,等到發現有問題的時候,這一切都是已經太遲了。現在的我就像是一架迫降於大海上的飛機,載浮載沉順著洋流,很緩慢的向前漂流移動。此時此刻的終點線對我來說,就像是一座綠意小島,我必須趕緊登入上岸,在我完全的沉沒葬身於海底之前。再見了,陪我一起跑了這麼久的小集團,小集團的身影很快的就消失在我眼前。後面的其他跑者,一個接著一個的超越了我,或者是其它的小集團,一群人整個把我給超越過去,好不甘心啊…バカ。

「1368!I know you can do it, keep going!1368!1368!」有觀眾在大叫我的號碼,奮力的為我加油打氣。也許任何人都可以清楚地看到,我有很大的麻煩了現在。我不確定我有沒有大叫出來,或者就只是在內心裡面大叫了一聲,因為現場民眾的歡呼聲真的很熱鬧。我告訴自己加速吧!跑起來吧!衝吧!就剩下最後的幾公里了!妹妹在等我!我閉上眼睛,又再次的跨大步跑了起來,瞇著眼睛看著前方賽道,我再次超越了幾位跑者,但是也許才快跑起來兩三分鐘吧,我又再度的慢下來了,很慢,很慢,後方的跑者又再次的無情超越了我。

跑上一座陸橋,妹妹有在這裡大叫我的名字,加油!加油!加油!只是當時真的非常累,累到完全沒有聽到妹妹在叫我。下了陸橋,連接的是一條很長很長的直線,直線的盡頭,遠方有一個明顯的CITGO的紅色商標。就是它,這個紅色大招牌,我一直在等待它出現,看到它,也就是等於離終點線不遠,差不多就只剩下最後的不到兩公里了。我好想好想好想要立刻衝刺起來,用有如平常訓練的一公里衝刺跑,那樣子的速度衝刺起來,把剩下所有的力氣都給用光光。但是我沒有辦法,一點都沒有辦法…衝…起…來。

這是一段,非常絕望的一條直線,當下的心情有點複雜,因為希望和失望同一時間共存著。我用很慢的速度接近那一塊紅色大招牌,紅色大招牌慢慢的變得越來越大。通過一座地下道,跑下去又跑上來,跑上來的時候我腰桿用力,手臂也用力擺動,告訴自己是一位冠軍,要用冠軍的姿態來結束這場比賽。跑上來後,先是直線跑一小段,接著最後一個右轉,進入了最後的800公尺,兩旁都是高樓的路段,高樓裡面像是躲藏了狙擊手,因為這個時候有些跑者像是被狙擊了一樣,前一秒還跑得好好的,下一秒卻突然的應聲倒地,重重的摔在地上。有的跑者趕緊又爬了起來,但是彷彿像是又被捕了一槍,又再次的跌落在地上。有的跑者就跪在地上哀嚎,雙手撐在地上拚命掙扎要在站起來,有的則是癱坐在地上,手臂向後撐著,身體左右晃動死裡求生。路旁穿著藍色外套的志工們,像是醫護兵般的快步走向這些跑者,關心他們的狀況。我從來沒有在任何一場馬拉松比賽之中,看到這麼壯烈的場景,每一位跑者都把自己的身體給推向了極限,或者說是已經超越了極限。

馬路兩旁擠滿了觀眾,歡呼聲也越來越大聲,這條200公尺的直線結束後,再接最後一個左轉,看到了!終點線!最後的600公尺!這個時候,也許是因為感受到了超級熱烈巨星般的歡呼聲,身體像是接收到了來自觀眾所給予的力量和信念一樣,我開始奔跑起來了!我什麼都不怕的衝刺起來。賽道兩旁插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國旗,國旗飄揚和民眾的歡呼聲搭配在一起,有一種言語無法形容的感動。我開始超越其他位的跑者,也發現在前方有一位也正在飛快奔跑的女跑者,我很自然的想要追上她,我加速再加速,再加速!我超越過她了。這個時候也已經很接近終點線了,不知道為什麼的,我本能的放慢速度,不是因為疲累了而慢下來,而是單純的想要再多享受一下這場馬拉松,有點捨不得的,還不想要跑完這場波士頓馬拉松。

跨越過終點線後,我也沒有去看完賽時間,繼續的往前走,只想要趕快跟妹妹會面。一位老先生志工看我走路走的有點搖搖晃晃的,就上前直接扶住我,當他一扶助我的身體的時候,我的身體整個放鬆下來,雙腳膝蓋直接跪了下去。但是我說沒事沒事,站起來繼續往前走。走著,走著,幾乎每一位志工都主動上前關心詢問我的身體狀況,我都回答說沒事,我可以啦!一直到其中一位志工很堅持請我去醫護站看一下,我就點點頭的說好,她直接請我坐上輪椅,把我給推進了醫護站。

護理人員問我有什麼問題,我說兩隻腳的腳後跟都非常疼痛,她們很細心的檢查我的雙腳小腿和大腿,一邊按壓一些地方,一邊詢問我有什麼感覺,並且問我需不需要的喝點什麼或者吃點什麼。最後她們給我冰塊冰敷腳後跟,並且幫我做了簡單的肌肉舒壓按摩。按摩完後,又很認真的問我還需要什麼幫忙嗎?我說More ice!她們就笑了,哈哈。或許,當時的劇烈疼痛感,也許我該說Double morphine!她給了我一包大冰塊,幫我冰在右小腿上,並且用膠帶固定綑好,她們請我在這裡先再躺著休息十分鐘之後在離開。這個時候我才開始注意到這個醫護站有多麼的大,而且是真的很專業的感覺,根本就是一間臨時醫院。有的跑者全身發抖的被輪椅給推了進來,有的跑者好像是直接昏迷的躺在床上,有的跑者全身包覆了急救毯好像快要失溫一樣,每一位醫護人員都好認真的在照顧他們的跑者。沒有等十分鐘,大約過了兩三分鐘吧,我就跟醫護人員說謝謝,感覺好多了,我現在要找我妹妹,她還在外頭等我。妹妹有用手機APP追蹤我跑得速度和完賽時間,所以一看到我就馬上數落我說:「跑超級慢的!兩個小時五十五分,跑太慢了!說好的兩個半小時呢?」

每一位波士頓馬拉松跑者在比賽日這一天都是全波士頓最重要的人物。我穿著波士頓外套,身上掛著完賽獎牌。走在街上的時候很多路人店家都會對著我說恭喜!如果遇到彼此都是穿著波士頓外套的跑者,我們也都會很有默契的對彼此點頭笑一笑。

妹妹說走快一點走快一點,要來趕行程了!走進地下鐵車站的時候,我走向售票機要買票,結果被一位站務人員給叫了過去,他是一位很高大的黑人,他直接問我說:「你今天跑完了波士頓馬拉松嗎?」我說對啊!他就直接說Coming in!我就沒有買票直接進去搭車了。我們先去附近的Quincy Market美食街吃東西,點了一碗海鮮濃湯和一份龍蝦沙拉麵包,稍微休息一下之後。我們就火速前往這次的美食重點目標〝Mike’s Pastry〞!其實美食行程都是妹妹在安排,我就什麼都不知道,傻乎乎的跟著妹妹走。這似乎真的是一間很有名的甜品店,整間店面有好多人在排隊,但是…我只在乎哪裡可以讓我休息一下,我看到了一位客人起身站了起來,眼前出現了一張閃閃發亮的空著的椅子,我就上前走過去坐了下來,只跟妹妹說妳去點東西吃吧,我坐在這裡等妳就好了。

妹妹一邊排隊,一邊用手機問我要點什麼?我都回說想吃什麼就點吧,反正這可是一生一次的波士頓馬拉松。大約過了三十分鐘過後,妹妹抱著超~級~大~一盒的甜點在我面前,我看著那一個白色大盒子,問妹妹說妳是要去參加派對嗎?我們兩個人怎麼可能吃得完!妹妹說她也不知道會這麼一大盒,就幾乎是那個點一個,這個點一個,不知不覺地就變成了這個樣子。不過妹妹還是笑笑的說:「嘿嘿,不用擔心,你會把整盒都給吃完的,因為你需要好好的補充熱量!」打開大盒子,我們兩兄妹開始大開殺戒,很好吃!也試著把所有的甜品通通給吃完,但是奶油這種東西,真的一直吃的話很快就會膩了,我們大約解決了一半左右,肚子也開始撐了起來,就打算剩下得留下來當作晚餐吃。我抱著這大盒子走在街上,好多人看我都會對著我說這家超好吃的!你買的真好!我超愛吃這家的!可以分我吃嗎?沒有想到,抱著一個大盒子,會這麼簡單的就跟大家有共鳴的聊了起來,這真的是吃了會令人開心的甜點。

到了晚上,我們前往紅襪隊的主場─Fenway Park,參加賽後派對。本來以為會跟柏林馬拉松的賽後派對一樣,就是大家一起在舞池跳舞,結果完全不一樣。棒球,是美國最受歡迎的一項運動,也是適合全家大小一起參與的一項運動。所以波士頓馬拉松的賽後派對,算是結合了美國的一項傳統,有一種家庭式的溫馨感。我們抵達的時候剛好遇上儀隊正在球場上表演,現場也有一小區的搖滾區,有小樂團和歌手在演出。我們環繞球場走了一圈,現場也有提供攝影師幫忙拍照,是同時有好幾台照相機,在同一時間拍照的那一種。另外,因為大家都穿著藍色的波士頓馬拉松外套,所以我把這場賽後派對取名為「藍色小精靈派對」。

買了一片球場賣的起司披薩坐在觀眾席上吃著,想像現在是全場坐滿歡呼的景象,以及球場上的投手和打擊手正在互望的猜忌著。希望下次有機會的話,可以好好的再來美國一趟,看一場棒球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