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日月同行的超馬之路──闕鐵城的人生故事

0
1071

2015年3月22日在台北大學舉辦的12小時超級馬拉松賽,這場計時賽是台灣少數有歷史的超馬賽事,所以自然可以想像許多超馬選手都會來到這裡參賽並突破個人極限。

經過12個小時的奮戰後,在這裡奪下第一名的跑者是闕鐵城,這是他第一場12小時不斷電的超級馬拉松賽。

「我以前胖到七十幾公斤,一天抽兩包黃長壽。」闕鐵城說。

本職是珠寶設計師的闕鐵城,其實是因為想減肥、放鬆壓力疲勞而開始跑步的。每天工作告一段落他就會到台北田徑場以及松山運動中心走一走,看著大家都在田徑場上跑步,於是他也想著自己是否也可以做到。那一年他四十出頭,體態有點豐腴,手上的煙還沒戒掉。

照片來源

年輕時沒有甚麼運動經驗,唯一可以說的,大概就是十多年來持續爬山、還有戶外溯溪釣魚的習慣。年輕時喜歡獨自前往郊山溯溪、找了一個好地點後就開始釣魚。開始爬山之後儘管百岳山頭走得不多,但郊山卻爬了不少。

或許是因為釣魚與爬山的習慣,養成耐得住性子的心志,即使面對再無聊的事情也能安然處之。闕鐵城開始跑步之後,為了準備初次全程馬拉松,他戒除多年來的香菸外,也勤奮地於台北田徑場跑步。他沒有甚麼特別的課表,只是從一開始跑步三十分鐘、六十分鐘,演變到後面每天都跑30公里。

「第一場全馬後半段狀況不好,所以跑得很差。」闕鐵城說。

每天累積30公里的跑步方式,讓闕鐵城在2013年臺北馬拉松跑出3小時37分的成績。隔年的臺北渣打公益馬拉松更進一步跑出3小時10分的成績。這兩年都在嘗試突破個人全程馬拉松的成績上頭,隨著競賽成績的進步,他認為這樣的訓練方式適合自己。

2015年是一個轉捩點,他報名了臺北大學12小時超級馬拉松賽。為了訓練超級馬拉松競賽,除了在田徑場繞圈之外,他也嘗試往戶外空間探索練習。如果每天跑長距離對他有效,那麼超級馬拉松或許就更需要累積大量的長距離,月跑量攀升到上千公里以上。

高量的練習使得他在12小時賽前一周的國道馬拉松跑出個人紀錄3小時03分,3月22日的臺北大學超馬賽以133.6公里奪冠,並成為本場賽事的最高紀錄。訓練有到位,調整得也很好,闕鐵城除高興自己跑出好成績外,也從中知道一件事,自己很適合跑超級馬拉松。

「東吳國際超級馬拉松是一個夢想,」闕鐵城說:「既然有機會就會想去試試看。」

在臺北大學超馬賽跑出第一名之後,很自然地就把目標指向國內最高等級的東吳超馬賽事。為此他減少其他賽事的報名,而是以自主練習為主。除了平日常態的田徑場繞圈外,假日更是啟動長距離跑,夜晚時分從台北市跑到淡水、淡水沿經台二線跑到野柳、基隆、汐止再回到台北市,每一回長距離練跑總是百公里起跳。每一次出門時天色總是昏暗,繞完百公里回到家已近黎明。

「經過檳榔攤的時候,賣檳榔的小姐會跟我喊加油。」闕鐵城說:「就算是北海岸的飆車族也會幫我加油。」他不是只跑這麼一趟,而是跑了好多回。闕鐵城很能克服自己一個人跑的孤寂感,他會看看周遭的風景,感受流動的風景與人事物。但如果是習慣長時間在田徑場繞圈跑上兩三個小時的人,或許到哪裡跑都會覺得充滿樂趣。

闕鐵城早睡早起,不看電視,除了工作與家庭之外,生活與跑步幾乎結合了。許多人對他每天兩三個小時的練跑紛紛會提醒他注意身體,但對他而言,超馬的練習不用那麼專注在速度上,日復一日習慣了耐力訓練反而使他恢復得更好。

準備了好幾個月的時光,2015年東吳24小時國際超馬賽,穿著內湖鐵人背心的闕鐵城,以237.1公里成績獲得台灣第一,他露出滿足笑容,揹著國旗突破終點。那一年只有來自義大利的 Ivan Cudin與中國好手趙紫玉贏過他,也是多年來少數有台灣選手拿到領先名次的成績。

如果2015是光輝的一年,2016年就漸趨黯淡。

2016年首次挑戰位在花博公園夢想館舉辦的台北超級馬拉松,但表現狀況不如預期,只跑出181公里差強人意的成績。儘管在之後的藍鯨超級馬拉松奪下第三,並蟬聯2016年臺北大學超級馬拉松12小時賽優勝 (132公里),但不久後前往西樵山24小時超馬賽只跑出110公里。挫折不一而足,狀況不佳延伸到了下半年。這一年在高雄舉辦的 IAU亞洲盃暨大洋盃超馬賽,原本是呼聲最高的他,只跑了126公里就因為腸胃問題導致全身乏力。

「感覺可能是食物中毒。」闕鐵城說:「好像隨時都會昏倒過去,連要搭高捷都覺得非常疲累。」他幾乎是撐著身體才回到台北住家。這樣的狀況不只影響了亞洲盃的表現,連帶也影響到兩周後的東吳24小時超馬。2016年的東吳超馬他只跑了162公里。在2016年彷彿是掉入谷底的他,開始反思之後的發展與調整。

「很多人是以賽代訓,但我比較適合單純去練習。」闕鐵城說:「2017年我沒報名其他賽事,就想把東吳24小時超馬跑好就好。」或許很多人無法理解,為什麼東吳超馬對闕鐵城這麼具有意義。那是他第一場24小時賽,也是超馬之路的里程碑。就像有些跑者追求馬拉松競速成績一樣,他認為自己的定位是適合長時間的耐力賽。今年的目標是擺在成為國際選手的標準240公里,如果實際狀況不如預期,也希望能保住國內選手220公里,以預留2018年參賽權。

遇見BROOKS Levitate

美國百年專業跑鞋品牌 BROOKS 看見了闕大哥的用心與努力,決定以服飾、跑鞋等裝備品支持他。闕鐵城選擇了以高避震與舒適感極好的 BROOKS Levitate ,開始穿著它進行一連串的練習。闕鐵城對 BROOKS 品牌並不陌生,很早就穿過PUREFLOW輕盈流暢系列。該鞋款的舒適感與避震保護非常扎實,鞋底的耐磨度意外的非常好,陪著他穿山越野超過數百公里,到現在還在服役,足以應付長時間的訓練使用,這些過去的著用經驗告訴他,BROOKS 的專業機能性很適合自己。

身為一個超馬跑者,無論是好天氣或是下雨天都要練習。穿著 Levitate 練習的闕鐵城,並沒有因為下雨而導致腳部潮濕產生摩擦或是水泡問題,保暖性也足夠;而高里程數的跑量因鞋款的避震很好,所以能夠減少長時間跑步帶來的衝擊力,同時大底的耐磨度也很好,跑了一段時間之後,鞋底還保有完整性。闕鐵城說對超馬訓練而言,鞋子真的非常重要。練跑的過程中,不管是天氣或是速度、質量課表等都不影響腳步前進,那麼比賽時就不容易出狀況。 Levitate 與其他鞋款的最大差異是,長距離練跑後不會有腳跟踵痛的感覺,有些跑鞋在腳跟處的保護太少,跑長距離會很辛苦。Levitate的豪華內裝,令他很滿意。此外,包覆感也非常好,不管是快速度或長距離跑都很舒服。

「鞋子不是穿起來舒服就好,是要跑起來很舒服。」這款 Levitate 語譯中文是『漂浮』,全新的DNA AMP動能回饋中底,強調動能回饋與良好的緩衝避震能力,除了保護外,更能將跑步時的動能轉換為跑者前進的動力,使之步伐更為流暢省力。對闕鐵城而言,一雙適合的跑鞋要能跑起來感受流暢,避震、順暢以及舒適感都非常重要。

日出之前,練跑

台北田徑場暖身場早上五點開燈,揹背包的闕鐵城走入場中,放妥背包後就開始繞著暖身場田徑跑道跑步。從昏暗、黎明未醒的黑夜跑到天亮,眼前的景物沒有太多的改變,他幾乎能細數場上有多少人、有哪些人。幾乎無休的日復一日晨跑,使得暖身場許多跑者都熟識闕鐵城這位謙和的跑者。

「多半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獨跑。」闕鐵城說:「有朋友來之後就一起跑。有時候像換班一樣,陪跑者一個換過一個,不知不覺就會跑超過三十公里。」回想起過去的點滴,過去的七十多公斤到現在的五十四公斤,一天兩包菸到完全戒菸,從不懂跑步到每天兩三個小時的跑步、自主練習百公里,跑步一點一滴地改變他的人生,也改變他的生活。當跑步融入生活的時候,似乎一切都有很正面的發展,於是,就無所謂改變的理由。

因為本職是珠寶設計師,所以工作時間較能自己掌握。排去工作與家庭的時間,就是練跑的時光。家人很支持他跑超馬,兒子甚至主動應允要前往東吳超馬擔任他的補給員。

「不去想後面的事,」闕鐵城說:「先跑完東吳超馬再說。」

為了東吳超馬,年初就規劃將準備時間拉長到六、七個月,從一開始的體力養成、長距離練習到有速度也有跑量的質量課表。

這一年他把北海岸百公里的訓練調整成公路混合山徑練習。從台北市跑到風櫃嘴,穿入山徑完成陽明山大縱走來回後再跑回台北,這樣也要百來公里。對於體力的養成非常有幫助。除此之外,也針對不同的訓練階段安排不同的質量課表。

「後面都沒有報名甚麼比賽了。」闕鐵城表示,後面的賽事都是以陪跑視障跑者為主。原來,他很早之前就一直幫視障跑者圓夢。喜歡跑步的闕鐵城,也希望能幫無法自由自在奔跑的視障跑者領路前行。

「如果不快樂,幹嘛要跑步?」闕鐵城笑著。

許多人來找他求教時,闕鐵城都會問:「你為什麼要跑步?」人們因為工作、人際關係或是家庭、生活而帶來壓力,儘管跑步是消耗體力的事情,但不可諱言跑步是一天當中最放鬆也是最放空的時間。如果你不能享受跑步這件事,或許可以找到其他更有樂趣的事。

如果從田徑場邊緣,你會看見闕鐵城一圈一圈毫無厭煩地繞圈奔跑著,也許哪一天就能明白跑在田徑場上,也許本身就是一種樂趣。從黎明既起跑到天亮,工作結束後再從傍晚跑到夜,對闕鐵城而言,這就是他選擇的生活,也能感受其中的喜樂。

想跟闕鐵城一起嘗試 BROOKS Levitate,感受跑步的樂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