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跑東京馬拉松就拿兩塊獎牌聖經

0
2647

標題寫的狗血,未看先賺按讚!

2017/10/29在中國參加襄陽國際馬拉松賽,以2:22:46″完賽後,休息了快兩週時間(其實是陪腦婆去京都回憶讀語言學校求學時光),接著開始準備2018/02/25的東京馬拉松的 森林跑站Project。

襄陽馬有被通知受獎,比東馬好一點的概念?

這次東馬SUB220為期17週的訓練課表,將會公布在今年四月的新書中。歡迎大家踴躍購買,有料分享!

其實沒有想到會這麼年輕就第一次跑東馬,基本我以為應該是四十幾歲有錢有閒後再去跑跑看。現在先以中國的賽事為主,先闖出一片江山再來慢慢收集六大馬。然而,去年年初森林跑站負責人跟我提到東京馬拉松,我還回說:[ 啊?東馬很重要嗎?跑它幹甚? ]。因為在競技運動員的認知裡,參加日本的琵琶湖馬拉松、福岡國際馬拉松、別府大分馬拉松,還比較狂一點,就沒有把東馬放在眼裡。畢竟參賽人數太多的賽事,在熱身時就會變得很麻煩,還要提早去排隊卡位,很容易影響到熱身的效果。

最後會考慮參加完全是森林跑站蔡董的一句話:[ 東馬臺灣人關注度很高。 ],然後我突然就懂了!因為我也是老闆,這種思考模式還是有的Sence,畢竟張嘉哲很商業化,因為跑步就是我的工作啊 XD

森林跑站負責人與真男人文創商行負責人,促膝長談臺灣長跑的未來Project

參加東京馬拉松首先就是報名,我是用 Semi-Elite 的方式報名免抽籤 (達標成績如下圖),總之不是靠運氣(抽籤)就是靠實力(準菁英),要不然就是靠財力(慈善門票或旅行社套票),三力鼎立。

Semi-Elite Q

準菁英報名費為12800日圓,報名費約3500台幣 + 京王廣場飯店五天四夜雙人房35496台幣 + 松山羽田來回機票12518 = 51514元台幣,全數由台灣第一間跑者的家 森林跑站 全部贊助提供,另外森林跑站每年都贊助五位台灣長跑運動員,去年其中四位:鄧新詮、張芷瑄、曹純玉、陳宇璿,達標參賽2017台北世大運的田徑半程馬拉松,所以到森林跑站消費,就是支持台灣運動員的最佳選擇!

此次東馬行還要特別感謝,臺灣生啤飲食劉會長,與太陽先生各私下贊助一萬台幣。以及每跑完一場馬拉松就會捐愛心跑鞋的張姐,春節期間還特地貓空位選手們發紅包。

台灣英雄背後的推手

我跟腦婆大大是在02/22,從松山機場搭乘長榮出發,早上五點半蔡董已經在機場等我們為我們送機,我真不知道,這種企業不去力挺,那還能挺誰?

一大早蔡董臉還腫的就被我要求合照,真是不好意思。

日本上午11點15分,我們就抵達羽田機場。羽田離市中心比較近,所以我們下午一點已經在飯店的房間裡面,再慢慢地出門吃午餐,還買了張東馬限定彩卷,又到附近的運動按摩預約晚上按摩。因為店家太常被外國人放鴿子,一度拒絕沒有日本手機號的我們,直到我腦婆大大留下LINE才讓我們預約,但說實話看起來很像滑板選手的按摩師,手法技術真的不錯,但需要精通日文跟按摩師做溝通,他知道我過兩天要跑馬拉松,還特別不按太大力,以免放鬆過度,價格10分鐘1000日圓,有興趣者請搜尋: 西新宿のマッサージ・整体・足つぼなら 肩こりアカデミー モム
或是選擇按摩連鎖店:Raffine

小賭怡情

運動按摩預約後回到飯店小睡片刻,下午四點前往台場的東馬EXPO領取號碼布與晶片。領取完晶片要先做檢查,確認晶片顯示的名字無誤後,這次聽說是第一次需要拍照, 因為有使用人臉辨識系統,所以想代跑或轉讓號碼布在東馬是行不通的。

進入EXPO會先被套上像住院的手環,請不要拆掉,因為賽是當日要掃描手環才能進場,拆掉要請大會補發手續相當繁瑣。

不能拆掉喔!
賽事當日進門先掃描
我在台灣也當裁判長,只是要用跑的 XD
認真地觀察東馬裁判長的車

在賽前2/23、24這兩天,分別在新宿中央公園與代代木公園練跑30分鐘,活動一下身體與適應氣候。

先模擬通過終點要使用的POSE,但其實沒用上 XD
巧遇畢業的學弟阿良
代代木公園有很質感很高的跑團在團練

代代木公園前身是1964年東京奧運的選手村

賽前調整沒什麼特別,就是減量訓練跟碳水化合物多吃,跟市面上跑步書籍裡寫的沒兩樣,只是因為累積了40場馬拉松,自然有自己的習慣與迷信的重複性行為,例如喜歡喝氣泡水,純粹個人迷信的喜好 XD

在表參道NIKE遇到台灣加油團 ^.^ 好兆頭

賽前還是有使用肝醣超補法,過去的賽前七天的前三天完全不食用碳水化合物,這種調整法已經過時。只要前三天碳水化合物依序遞減20%、50%、80%,後三天再逐漸加量即可。但是,也有研究發現,就算沒有減少碳水化合物的攝取時期,在賽前三天多吃一點碳水化合物也能讓肝醣超補,尤其是賽前兩天其實已經補滿,賽前一天吃再多,肝醣滿了就是滿了,想要肝醣能夠儲存量增加,賽前記得好好訓練比較實際。當然,科技始終來至於人性,中途每45分鐘食用能量包也是一種維持能量提供的方式。

用餐後合照隔天他就拿到一億日圓了,應該說我是福星嗎?

馬拉松選手其實相當親民,但該有的禮貌還是要注意一下,盡量不要在偶像嘴裡有東西的時候要求合照,原本早餐時間就有遇見設樂,但設樂正在用餐,所以我就沒有要求合照。晚餐又選到同家餐廳,他真是幸運啊 ( 疑?)

原來跟住這台車就能拿一億日圓啊!(懂了)

賽前一晚,我特地從Gate2到A區的動線走一回,除了存放衣物的寄物車地點確認外,可以尿尿大便得要確認清楚也極度重要!AB區需要從地面走上樓梯到第二層地面的起點 ( 新宿是立體的 ),我07:30寄物完到樓梯口居然已經有超過50人在排隊,07:35封鎖線一開放,真的像演場會的感覺,大家都用跑的上樓梯,我以為是要搶廁所,結果原來大家是要去起跑點卡位,當我07:40上完廁所到A區,我已經是第三排位子了。

08:00左右我又覺得想上廁所,離起跑還有70分鐘,當下決定這泡尿不能憋,又跑去上廁所,回來時已經變第五排。難怪我周遭的跑者都穿深色斗篷與帶一次性尿袋,起跑前10分鐘大家都蹲下來原地解放真方便。

在此要感謝 東馬LINE一群 的東馬前輩們,提供許多東馬經驗,讓我有心理準備要提早去卡位,才能取得離起跑只有三秒的好位子,完全體現了 [ 知識易取、經驗無價 ] 的硬道理。台灣也有其選手因用平時熱身時間才去B區,而沒有卡位成功,出發花了五分鐘而影響了成績。

07:15 的Gate2門口景象
入口像機場一樣,不能帶水瓶且要過金屬探測器安檢門,但可以帶能量包、鋁箔與紙包裝的飲料,總共不能超過500毫升。
07:20 大家已經在排隊上廁所
大會寄物車,要在哪一台車寄物號碼布上會標示,並統一使用大會提供的透明寄物袋。
賽前100分鐘寄物會很早嗎?對東馬來說還算晚的了!

關於A區,柏林馬比較沒這麼擠,還可以先在公園熱身後再進去A區排隊都綽綽有餘。

能熱身的區域很少,大多時間都是在卡位,用核心熱身跟原地彈跳來熱身。照片由B區跑者提供。

起跑時大家都衝很快,我刻意抬高自己腳跑,避免被後方踩到,手肘也微開把別人頂開,起跑順位卡的不錯,花一個半小時卡位算值得了,大約過一百公尺後就不太擁擠,算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因為東馬前五公里都是下坡,加上熱身不太充足,所以前五公里刻意壓低速度,但還是比預定配速快了8秒的 16:32″ 通過第一個計時點。

剛開始有點冷,但跑了五公里就熱開了,手套脫掉都沒問題!今日濕度很低,不會越跑越冷。

快十公里的時候,女子第一集團追了上來,集團前有三位大塚製藥的選手當PACER,賽前已經先了解女子選手成績大約落在220~224之間,當時配速是3:20/km,我心想太好了這是220左右的配速,與自己的目標差不多,所以在30公里以前都看著女生的屁股跑,難怪大家都愛跑東馬。(疑?是嗎?)
中途可能有些緊張,快要側腹痛的感覺,我持續用腹式呼吸將低焦慮與心率,側腹痛的感覺只有微微疼痛,算是保持得很成功。第一個十公里吃了第一包能量果膠,可能天氣比較冷,果膠的口感比較濃稠,跟在中國襄陽馬拉松20度左右的氣候的口感不同。

分段配速表

當日氣候
資料來源:http://www.marathon.tokyo/en/media/⋯⋯

十公里處被女子集團追上,只好跟好跟滿。

30公里後PACER退場,女子選手的配速有減慢的跡象,其他男子跑者開始突圍,我也開始跑在女子選手前方把整體配速提高,女總前三也緊咬在我們後方,看來大家都想拚220。

黃衣是女子組PACER

約在35公里處,女總一發動攻擊突然加速,女總二被拉開,我出去追擊女總一,但好險沒有跟太緊,因為女總一在38~39公里左右邊跑邊吐。而東京大樓太多,GPS變得很不準確,又回到原始時代,看著大會每公里的標示牌與手錶總時間換算配速。賽前是預估自己大約220,但我覺得只要追到女總一就有機會219,雖然只差一秒,但219開頭就是強壓220開頭啊 !!!!最後一公里我個人是感覺豁出去跑了,但看影片感覺好像沒很快,張叔叔說我都沒擺臂,自己跑臺北馬被和諧會長架回終點還敢叫我擺臂?

整天低頭滑平板又不訓練

過終點後,可能大家都在關注一億男,好像就漏掉我準菁英組第三名的通知,最後看網路上頒獎影片,原來準菁英女子第三名也沒有被通知到上台領獎,算是東馬醜一的概念。之後回到飯店由自由時報駐日記者通知我才知道獲獎了腦婆大大又跑回去現場問,最後大會中心剛好也在京王飯店,所以晚上就在五星級飯店內補發,獎品是三箱贊助商的補給品。

第一次跑東馬就拿兩面獎牌。台灣第一面六大馬外卡銅牌。台灣第一位完賽日本三大馬:東京馬、琵琶湖馬、福岡國際馬,但是卻跑輸女生森77。

台灣第一面六大馬準菁英獎牌,將會供奉在森林跑站。

最後感謝千萬粉絲接機!其他照片陸續上傳到粉絲群相本。

一位叫千千、一位叫萬萬 XD

外記

2018東京馬拉松,很多人說我跑出的21959很感動人心,因九次突破220大關,成為台灣目前跑出最多次SUB220的跑者。也說,我的堅持到底很熱血沸騰,但我要說的是,在意志力之前的那一雙無形的手。

2016年四月,為求挑戰里約奧運,我在手術後兩年參加長野馬拉松,不論是當時的能力還是運氣,都相當的不好,只跑出247的成績(http://bit.ly/2oyTEtG),那時,是這雙手支持著我,而這件事情一直在我心中遺憾著。

2018東京馬拉松,說實在賽前壓力頗大,因為東馬是大多數台灣跑者很注重的賽事,除了大家的期待,還有自己在長野的遺憾,但我常告訴自己,這些壓力都沒金融界壓力大????,所以運動員要專注但不要封閉,多了解其他領域會發現比競技運動員認真的素人大有人在,只不過我們扛個先天基因優勢罷了。

賽前兩週訓練時一直發生側腹痛的情況,我知道不是我訓練不充足造成,而是內心緊張害怕又重演長野馬拉松的失常。在東馬賽中側腹痛也有一直有隱隱做痛的現象,所以我一直集中精神在保持腹式呼吸上,讓自己的緊張情緒降低,到最後雖然還是有些微痛感,但都算是安然渡過難關了。

有人問為什麼我身上沒貼國旗,因為我這次參賽是代表臺灣第一間跑者的家 森林跑站 RunBase,我是為了這雙大家都看不到的手拼命地跑進220內,唯有如此,才能表達我內心對這雙手真誠的謝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