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時間競逐的人生:北九州馬拉松賽記與體悟(下)

0
1330
(圖片:能夠調整到最佳狀態,並帶著微笑出賽,永遠是我們所追求的目標)
北九州馬拉松(三):賽事上半場

到了比賽當日,2月18日,有三個隱憂浮現,第一是雖然氣溫應仍只有10-12度上下,但卻是個陽光普照的好天氣,站在太陽下還有暖暖的感覺,但以跑馬拉松來說,略熱了些;其二是抵達北九州的這2-3天來,風勢都不小,頗為擔心逆風阻撓;最後則是前一晚有喉嚨略疼的跡象,雖然今日一早醒來已不明顯,但仍是擔心這點細節打亂了全盤計劃。

轉個念,回想每一個訓練日子裡,又有幾番是真正體能絕佳調到100%的呢?有多少次不也是帶著肌肉酸痛、疲勞、無力感在訓練呢?又有多少次的天氣是恰如人意呢?又有多少回是壓根兒不想練,但還是摸摸鼻子吃完了課表呢?如果那些數百小時上千公里的的訓練過得去,那這2個多小時42.2公里的關,又有何理由過不去呢?

(圖片:馬拉松或三鐵這種長距離運動,最難對付的對手其實是自己)

9點整準時起跑,人潮實在有些過多,花了20幾秒才穿越起點線,前5km是個緩上坡,不急不徐的渡過5km過後,第2個5km開始緩下坡,衝得很開心,就這樣的37分多就完成了前10km。

這時選手人潮也漸漸散去,眼前所見與身邊的跑者所剩不多,雖有預期到這賽事的菁英不會太多,但卻也比想像中少得許多,一直組織不了集團,在10多公里後,我身邊居然只剩1個人速度相仿可以輪流配跑,也就是下圖中這位10490選手,我們一路共跑了將近30km,最後幾公里他才掉速,最後以2時47分完賽。

(圖片:我始終相信,在世界的每個角落,都有與我一樣朝著同樣目標前進的人)
內心獨白(三):訓練境界的三個層次

在這三個月準備時間裡,做了最大的改變並不是在訓練上,或者講白了,訓練其實就是這麼一回事,把訓練區間清楚劃分開來,在該練有氧時不躁進,在該拉出速度時,咬著牙關撐下去,該練長跑時就跑,不該練的時候就休息,在某種程度上,訓練可能是最簡單的一件事。

在近幾年的訓練體悟裡,我想也許可將個人對訓練的境界分成三個層次,開始有計劃、有目的、有紀律的在訓練,而非雜亂無章隨性而練,那就進入第一個層次,這也是過去3-4年來進入的層級,當然起初仍是懵懂,偶爾也是抗拒排斥,近期才開始慢慢的做得比較到位。

但是當紀律與目的性愈來愈明確之際,我也發現了就算每天紮紮實實的練到3小時好了,套句電玩的術語,其實我也只是把這3小時的技能點點滿,那剩下的21小時呢?如果一樣生活麋爛、作息紊亂、不重視恢復工作又亂吃一堆沒營養的垃圾食物,這3小時的許多汗恐怕還是白流了。

所以第二個層次是讓訓練為中心,訓練以外的飲食、恢復、生活都是輔助讓訓練效率可以更臻完美。進入12月中以後,開始進入備戰狀態,這2個月裡的嚴格控制飲食,結果也具體呈現出來,到了賽前一週特地去量了一次Inbody,體脂肪竟已降到生涯最低點的5.4%。

(圖片:賽前的體態)

至於訓練境界的第三個層次?我還沒有清楚的輪廓或精準的字眼能描述,因為我尚在摸索之中,但我想很可能是種訓練與生活無可劃分的境界。舉例來講,常常有種習慣要在高負荷的訓練或所謂的大賽後來個慶功宴,這其實在無形之間隱含著訓練是痛苦的、比賽是艱辛的,所謂需要來個犒賞。

但有沒有可能讓苦不以為苦,做到樂在訓練其中呢?這一點,很難,非常難,但我想如果想要再突破,這可能是必須經過的道路。但我想這場賽事裡,我仍是有些進步的,因為原本也打算這場賽後要在小倉吃頓牛排大餐當犒賞,連餐廳都選好了,但完賽後對結果不甚滿意,最後則是飯店附近的王將餃子隨便吃吃了,這種少了慶功宴的儀式,或許就是個小小的躍進吧(苦笑)。

(圖片:只是吃到一半就有點後悔了,因為好難吃!喔,別以為我吃很少,還有一盤炒飯忘了拍)
北九州馬拉松(四):下半場賽事

過了半馬21km後,錶上時間約來到1時20分左右,時間上有點偏慢了,若想要跑進2時40分內,此時必須得加速了。但其實在10多公里處,已經試了幾次想要開出去,腿卻又些使不上力,但身體卻也不感到喘,我約略感受得到,速度最多只能拉到每公里3分45-50秒之間,要進到3分40秒就有種無力感湧現,或許前一晚的那陣小感冒,也許影響不大,但只要0.01%的影響,在此速度下就被放大顯現出來了吧!

約莫23-24公里後,周圍景色已從市區轉變為海岸,左方不斷吹來一陣又一陣強勁的海風,右方也無太多遮蔽物,這股『強風吹拂』還真讓人討厭。

加上旁邊那海峽就稱之為『關門海峽(連接北九州市的門司與北方山口縣的下關,因而得名)』,這名字聽起來還真是不吉利。所以前一日我與內人有前去門司港觀光,當地還有個連接下關市與北九州市的大橋,就名為『關門橋』,我卻連走都不願走,自然連拍照也不願,不吉利啊!

(圖片說明:不過在32km處,還是被攝影師拍到了與關門橋合影)

30km結束,時間來到了1時54分,即將抵達位於31km處的折返點:『門司港』,獨自頂了好長一陣風,我的夥伴10490同學也早已消失在我的身後,點了點前方的人數約莫只有30人左右,這大概還是我在日本跑了這麼多場馬拉松後,排名最前段的一次。

只是這時出現了另一個不定時炸彈,左大腿股直肌隱約有要抽筋之感,趕緊服下一枚鹽錠,算是暫時止住了症狀,但步伐開始縮小,以免過大步幅加劇了大腿的負擔。

回程的路上,原滿心期待能有順風將我吹回終點,怎麼風向好像又不斷的轉變著,時有順,時又逆,再不時的補上幾陣側風,這『關門海峽』果然威力無比!

剩下約莫10km的路,我反而不太看錶了,一心只想著有多少力就全拿出來跑吧,印象中只記得似乎超越了幾個跑者,但也被2-3位跑者反超越,但到底是幾個也不是很重要,反正只要超越的人比被超越者多,那就表示在眾人之中,我的速度仍是相對較快的。

(圖片:而且獨照也很多)

當路邊里程牌寫著最後1公里時,我才瞄了一下錶,時間已來到2時39分,這時腦海裡此時此刻想追逐的目標只剩一個,那就是前一年勝田馬拉松的個人紀錄:『2時43分54秒』,這是個人賽前設定至少得突破的B標!

我加速毫無保留的跑,疾速轉入最後一個路口,再盡力的奔馳最後200公尺後,攤開雙手,擁抱這28秒的突破(大會時間2時43分49秒;晶片時間2時43分26秒),最後收在總名次29名,分組則為第8名。

(圖片:不管前面多痛苦,最後壓線的那一刻都要夠帥氣啊)
內心獨白(四):28秒的意義

通過終點線後,我在原地呆滯了許久,呆到連大會志工都來問我需不需要去醫院(當然我好得很),我反而有好多念頭浮現,卻沒有一個念頭是關於到底完賽時間到底是多少?到底有沒有破PB?名次又是多少?

(圖片:駐足在終點線後,我思考著….)

反而是在問自己,這3個月下來的準備,從訓練、生活、飲食控管等每一個環節,到底還有沒有可改善的空間?我今天的狀況到底是好或不好?到底還有沒有改進的空間?這到底是不是一場沒遺憾的賽事呢?

這些問題,我足足想了一週,直到在撰寫此文時都還在尋求答案,此刻的答案應該是:『有的』,絕對還有可以再精進的空間,我在追尋的了無遺憾的那一天,看來,還沒到來!

在與時間競逐的人生中,這一局裡,我小勝了28秒!

SHARE
Previous article2018 Challenge Family國際鐵人三項亞太錦標賽:三鐵巨星齊聚台東 ‧ 激烈爭奪亞太區冠軍
Next article一代傳奇人物殞落,羅傑班尼斯特爵士去世
王志袁
【鉄人J帥】 J帥,馬拉松與鐵人三項的玩家,雖擁有國立中央大學人力資源管理碩士及博士學位,卻無法壓抑內心渴望挑戰體能極限的衝勁。 27歲起接觸路跑,28歲以3時21分完成初馬,29歲接觸鐵人三項,30歲完成第一場226km超級鐵人,31歲起開始出國比賽履獲佳績,即使結婚至義大利渡蜜月也不忘跑一場羅馬馬拉松。 至今已參與過2次IRONMAN World Championship (KONA),與2次IRONMAN 70.3 World Championship,最佳成績為IRONMAN 9時48分、全馬2時43分。 目前成立個人工作室,醉心於鐵人三項之研究、訓練、顧問與樂趣,具有IRONMAN Certified Coach認證教練資格及通過Trainingpeaks Certificate of Completion考試,並已協助多人完成挑戰自我極限的夢想。   follow 我的 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