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4TUC香港四徑之自我挑戰(一)

0
558

今年28名選手,主辦大會提供出發前大合照

我們參加的2018年HK4TUC香港四徑是第七屆,香港朋友馬修(Matthew Mok)說:「breaking 60其實是高球用語,指的是18個洞59桿或以下打完,通常Par是72,要破60是近乎不可能,所以是一語雙解,兩種運動通用。2017年之前62、61、60都有人做過。就是沒人破60,所以這幾年定60也是合理的。」

2017年Finisher&Survivor

「從2014年開始是現在的模式(Finisher&Survivor),只有Vic完成survivor的那一年,去年有4個完成(Tom、小強、Jag、文孝);5個生還(Jonathan、Mike、Leo、Fanny、馬修)。」感謝馬修釋疑,因為賽後回台灣,一直有台灣朋友問我問題,我透過FB私訊馬修,獲得寶貴HK4TUC香港四徑歷史資料。

左二是Yim今年參賽選手,右二是馬修

我們2/14剛到香港的第一晚,非常感謝馬修的聚會,馬修開了一個小小的分享會,將HK4TUC香港四徑的DVD影片(2017)放了一遍,也放了他自己製作的2017HK4TUC影片,將HK4TUC描繪得更清楚,相對的我也緊張了起來,我這才知道,Fanny Wu 去年是唯一的Survivor(<80h),在2017 TDG認識吳益華吳姐,Fanny TDG完賽成績是142h29’,非常好,賽前我抓70h,開始覺得自己預估的時間太樂觀了!

主辦大會拍攝出發前生存遊戲大頭照

在香港連續兩晚,都睡睡醒醒,我就知道自己開始緊張了,加上開賽在屯門M200集合,看到參賽的28名選手,每個都看起來很厲害,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在觀察大家的水袋背包,一個比一個小,文孝和我的背包都很大個(約4-5公斤),我的行動水1.5L,加上一瓶600ml咖啡,當我已經緊張不行的時候(自認準備不足心虛又擔心),Fanny和Nicole(Leo的女友)還跟我說妳要把水倒掉,拿掉一些東西,妳背太重了!18h cutoff也是很緊的!(等同HK100K小銀人標準)

只有文孝堅定的對我說:「妳就跑妳的,不要管別人!」

集合出發的屯門M200

2/16早上8點準時開賽,通常一開賽,我就不緊張了,第一徑Maclehose Trail麥理浩徑今年的難關是氣溫太高,深刻的記憶著,上針山的陡上階梯,我是咬著自己帶的大蘋果上山的(背包重到還敢帶蘋果XD),才約5小時,我就有中暑的疲倦感!

主辦大會提供,Bublu.Gie拍攝

在城門水塘的露營烤肉區,看到飲料投幣機超開心的,邊喝可樂邊拿一個麵包出來,才撕一小塊,右手的麵包馬上被獼猴搶走,我的尖跳聲劃破露營烤肉區,嚇死我了!已經熱死了,還要擔心獼猴的攻擊,全身都繃緊緊的。

主辦大會提供

天氣熱到,我到獅子亭(M101)前,已經缺水了,所以在恆益商店,把水完全補滿,又喝一罐可樂,吃一盒豆花,超好吃的,也是在這遇到澳洲選手的Meredith Quinlan,小聊一會,我們都覺得今天太熱了!

Maclehose Trail麥理浩徑過一半了,才7-8h,抓了抓時間,剩下了一半里程,我天真的以為今天還可以跑進<17H,其實從大老山—企嶺下—北潭凹,上上下下,一路非常的磨人心志(53K-65.7K-75.9K)。

隨著天黑,氣溫下降,我才覺得原來要跑進17小時,不太容易,而且怎麼上坡這麼多?!被時間追殺,壓力很大。

這四徑中最有把握的Maclehose Trail麥理浩徑,在最後的西灣山,都快把我擊垮了!怎麼都還是海浪聲呢?!萬宜水庫呢?!妳在哪裡啦?!

最後還好是跑公路段到起點(約9公里),我還可以跑7-8分速,跑到Maclehose Trail麥理浩徑起點(一個標示麥理浩徑起點的直立大木頭,GPS也到那),完全沒人!我傻眼,還大喊:「Ben…Ben…」,還好馬上撥電話,交涉之下,才知道是要跑到HK100K賽事的起點,媽呀!(是我根本沒做好功課)

拔腿就往前跑,後來我看小Jack拍攝大家完成麥理浩徑時的影片,大家都是很冷靜安靜地進Maclehose Trail麥理浩徑,只有我大叫很激動,很有戲!

由於跑第一徑太熱了!投幣機都是冰的飲料,到了傍晚還是在喝冰的飲料,氣溫下降,到了麥徑終點,吃完沒多久上車出發到第二徑,車才開沒多久,就趕緊請Ben路邊停車,大吐特吐,吐完上車,馬上就秒睡,彷彿穿越任意門,南湧到了!(衛亦信徑起點)

這裡還要非常感謝Ben的朋友華仔,第一徑麥理浩徑結束後,我在路邊大吐特吐的時候之後,上車後,車上他眼神堅定地對我說:「明珠姐,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千萬不要放棄!」這句話對我來說非常受用,在我復活後(不再嘔吐)。華仔還拿了一包陳皮給我,本來我不要,以為是酸梅。

衛亦信徑出發前吃了一碗泡麵,才吃下去就全部吐出來,我問他們有沒有洋芋片?!我帶了一大包,放在背包側袋,出發時是3:35,人的靈魂最脆弱的時刻,加上嘔吐完,還畏寒(車上睡著醒來的反應),我咬著牙,抖著抖著就出發了!

結果在狀況最不好的衛亦信徑就靠陳皮和一大包碎洋芋片撐過來了!

離衛亦信徑的南湧M137起點,還要再跑1.3公里,我還時不時會反胃,先吃蘋果,我知道胃不舒服吃蘋果會緩解,再吃陳皮,就一路都沒在反胃,但很想睡,我乾脆在山徑,訂10分鐘瞇一下,結果沒睡著,主動起來就不會想睡了,但光是胃加上想睡的這兩件事,讓我前面2-3小時前進緩慢。

八仙嶺風大霧大飄小雨,接著的九龍坑山都很不好走,約莫5小時在引水道遇到一個跑友,他非常可惜,因為迷路,跑到麥徑已經關門5’,他選擇繼續跑下去,他跟我說,如果到港島徑跑到60h,很容易被關門!至少要55h跑完。

因為還要搭渡輪到梅窩,我鳳凰徑抓16h,加上接駁2h,應該還要預留18h。

衛亦信徑有很多都要接公路,所以我也是maps.me(離線地圖)時時查看才放心,也會跑到城門水塘獼猴區,我有經驗了,也不害怕,再到沙田桓益商店,我還是買盒裝豆花、水、可樂,相同的商店,我剩下快30公里,只是沒想到,這30公里花了更長的時間。

以為到藍田地鐵只剩下3-4公里,卻還在五桂山上,以為到藍田地鐵前抓16h,沒想到足足跑到快18h,因為我預留1h搭地鐵補給,最後11.4公里留3h,這樣是20h。也在五桂山上的山徑遇到日本跑友,藍田地鐵站前的路上又追過新加坡選手,我不再是掃把了(最後一個)。

感謝鯊魚哥來地鐵站為我們加油打氣

太古地鐵出站,剩下的11公里,文孝說他去年搞了3個小時,我就是力拼3小時走完,真的不容易,因為到赤柱峽道最後的3-5公里竟然還有陡上階梯,風大非常冷,最後爬陡上階梯真的讓人崩潰,因為還要陡下!讓我深刻的覺得,每徑的最後真的可以鍛鍊心理素質,是大補丸,要配合罵髒話練就神功(大笑),衛亦信徑是四徑中階梯最多最可惡的(笑)。

記得我才在跑麥理浩徑,剛下大帽山時,遇到新加坡選手,我們最常的話題就是你是第一次參加嗎?!這一徑你抓幾個小時?!他2016年參加過,港島徑棄賽,他抓15-16h,他說我跑太快了!我說我抓17h,我說我的特質是穩定,還好我當時沒慢下來!

由於衛亦信徑又跑了22h26′(又多出了2h26’),加上接駁補給小休後,又是凌晨三點多出發。

出發前,我在車上跟文孝說,我爭取12h跑完港島徑,這次換我用堅定的口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