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放棄的跑者魂》最難忘的賽事 — 倏忽即逝的選手生涯

0
741

最終防府讀賣馬拉松成績 2小時 29分 06秒、排名第二十九位。距離 2小時 18分 55秒門檻足足差了十分鐘之多,似乎因為東亞運的絕好狀況,所以樂極生悲了。眼見廣州亞運在即,明年三月的琵琶湖馬拉松,就是最後的機會了。

三百六十五天中的其中一天雨中訓練

十一點三十分,全部二百一十六位選手都很有默契的一起熱身。十二點二十五分,大家都很有禮貌的照號碼順序排排站。

起跑前十秒鐘,每個人心中屏息以待,身旁的日本選手則開始碎碎念咒語:(優摟溪谷溝災一媽師)請多多指教︶。
我則是在心中默念「2:18:55」,是否能領到亞運門票就靠這把了。
十二點三十分準時起跑,兩百多位實力相當的菁英選手全部擠成一團,我一開始的策略就是緊跟著和我差不多速度的103號,等人群散開再做打算。大會安排號碼的邏輯,是數字越小的選手成績越好,依照號碼推算,103號大約落在2小時15分的成績,阿平也跟在這一個集團。

第一個五公里,時間 16分 05秒,身體感覺相當順暢,不過同時發現集團速度減慢,沒人想浪費力氣出去領跑。果不其然,接下來的十公里配速逐漸下滑,看來變慢並不是我的錯覺。
集團內終於有選手忍不住,出去領跑並帶著大家一路追趕,速度又再度被拉了上來。
到達十八公里的時候,我印象很深刻,兩旁觀眾突然變很多,加油聲響徹雲霄,小孩比大人還拼命加油。我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熱淚盈眶,一股淚水從胃部直衝到喉嚨,接著我又用力的把它吞回去。這不是在田徑場上,被民眾不屑地認為霸占跑道的那種悲傷哭泣,而是一種被認同的感動。

長期以來,一直懷疑自己到底堅持的道路究竟是否正確、值不值得的驕傲,在那一瞬間中,那些被壓抑的情緒,全部都被釋放出來。不管最終是正確與否,這一切其實並不重要,因為至少這世界上還有二十萬人認同你所做的一點點事情。

第三十公里處時,速度維持平盤。我因為天氣寒冷吸了一口鼻涕,不小心踩到後方的阿平,隨後觀察到他速度越來越慢,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我影響到而小腿抽筋。
在這集團的選手,過了三十公里後逐漸加速,我也開始發力,跑在集團前頭。約莫過了三公里,集團只剩下我與一位在背後氣喘吁吁的選手。

比賽倒數七公里時,自認為已經加速很多,大腿後側肌群隱隱約約有拉傷的感覺,速度不快反降。心裡掐指一算,剩下的路程,只要五公里配16分 40秒內,要達標或許還有機會。
「慢了,慢了!」四十公里處的分段配速只有 16分 53秒,我心裡再度緊張了起來,這速度比先前預估的還要慢上許多,手中握緊的一絲希望,彷彿正隨著手指間的縫隙不斷消逝。

不知是否是下雨的關係,這時間讓心情比天氣還寒冷,雙腳腳底越跑覺得越是厚重,像是睡覺壓到太久才起床的感覺,麻痺到缺乏知覺,大腿後側肌群彷彿像撕裂般的疼痛。
我突然想起,如果這真是如那位長輩所說的「多給的機會」,那麼剩下這2.195 公里,才是馬拉松真正的開始與機會的來臨。

我用力擺動著被凍僵地不真實的雙手,企圖找出一點點的力量與肉體存在的感覺,我發現只剩下手肘還在,用盡心力將焦點集中在手肘,讓它在冷冽的風雨中割劃出鐘擺的線條。
進入終點前的體育場,還要再繞操場跑六百公尺,這時大會時間已來到生死交關的2小時16分多,目標彷彿越離越遠似的。

「能達標嗎?」雙手用力擺動,雙腿交叉巡迴,我的思緒一片混亂,失望與希望交雜不清。
剩下四百公尺,分針再度向前一步,隱隱約約聽到遠方傳來許教頭加油的聲音,大概是說著不要放棄之類的話吧。
我沒有辦法清楚了解秒數還剩下多少,全力衝刺、蠻力衝刺、閉眼衝刺、胡亂衝刺,臉部極度猙獰扭曲,心臟瘋狂跳動,彷彿下一秒就能立即從胸腔裡蹦跳出來。
最後一百公尺,我看見時鐘的尾數還沒到達18分55秒。
「還有機會啊!」我使勁的擺臂。

「快動啊!別在該死的最後關頭放棄啊!」
(壓線)
按下手錶停止鍵,我像個短跑選手,在終點線前做一個華麗的衝線Ending。
結束了,一切終於結束了。
我用右手嗚著雙眼,這是過程中第二次吞下淚水,不是十八公里處那種感動的情緒,而是混雜了受到奉獻、恩賜以及一路以來奮鬥的淚水。
來自台灣,編號116號選手張嘉哲。42.195公里,2小時18分54秒完賽,總名次第十八名。

二○一○年亞運國手資格,一秒達標。
感謝主。

本文摘自《永不放棄的跑者魂》一書

新書發表會-台北場

講者:張嘉哲(作者)X 蔡宜玫(森林跑站創辦人)
時間:4/14(六) 15:30~17:30
地點:森林跑站 臺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二段60號

新書發表會-台南場

講者:張嘉哲(作者)
時間:4/28(六) 16:30~18:00
地點:政大書城 臺南市中西區西門路二段12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