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內拿到六大馬波堤 邱靖貽:現在只想為跑而跑!

0
8973
邱律師在最熟悉的台大操場奔馳著。
在最熟悉的台大操場奔馳著。

甫吃下「六大馬波堤甜甜圈」,成為六星跑者的最速律師邱靖貽,其實只花了大約兩年時間。而這段期間,他不只是個律師,同時還身兼學生及田徑選手等多重身份,在這看似分身乏術的狀態下要完成世界六大馬的成就更是不易,要達成夢幻般的目標,不僅需要運氣,更需要努力及毅力,其中的心路歷程及人生哲學,就在這向各位娓娓道來吧!

波堤獎牌-六大馬完賽獎牌
傳說中的波堤獎牌終於到手了!
「六大馬是什麼?」 先從最近的東京開始

對許多跑者而言,登上六大馬殿堂是很多跑者追尋的目標,「其實在加入跑團之前,我根本不曉得什麼是六大馬,完全沒概念。」邱靖貽說道。邱靖貽說,在我加入「耕跑團」的第一天,才知道世界上原來有「六大馬」這東西存在,因為他們公司之前曾一起去跑過東京馬,討論時就會說那場多麼好、多麼熱鬧,講得好讓人嚮往,讓我覺得無論如何一定都要參加,於是買了旅行社的名額。

耕跑團團練合照
那些年,我們一起團練的日子。(照片提供:耕跑團執行官)

儘管抱著朝聖的心態參加東京馬,但自我要求很高的邱靖貽,還是很勤奮地參加每週兩次的團練,除非是工作出差不得已才缺席,原先在公園跑30分鐘就收工的他,慢慢地能夠跑更久、更快。2015年9月的彩虹半馬首次突破2小時,11月的田中馬更跑到4小時出頭,讓他信心大增,激起想在東馬認真拚一次的想法,憑著這股動力,2016年的東京馬他跑出了3小時24分23秒的好成績,不僅大破PB、達到BQ,更衝進了台灣女子百傑排行榜,從此有了「最速律師」的封號。

東京馬拉松
東京馬拉松(照片提供:Gary Wang)

邱靖貽說,對台灣跑者來說,東京馬是個很適合破PB的賽事,賽道平坦、天氣涼爽,肝醣超補也很方便,最重要的是沒有時差問題,前後參加兩次年東京馬,目前PB就是在2017年東京馬跑出來的。

天助、人助及自助 距離六大馬更近了!

「剛跑完東京馬還沒想到要跑六大馬,因為感覺還很遙遠,當時只知道自己可以跑波馬而已」邱靖貽說。然而真正讓他下定決心完成六大馬,是甄選上2016年的柏林馬拉松。他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那年的甄選資格僅限學生,而消息一公布的時候,人剛好在德國柏林,趕緊到各大景點拍攝甄選用的影片,如願參加柏林馬,在「最速賽道」上以3小時22分27秒的好成績,順利收進第二面獎牌,距離完成六大馬的夢想又更近了!

2017年順利登上波馬的夢幻殿堂,之後也跑了芝加哥及紐約馬,直到2018年的倫敦馬,是六大馬的最後一哩路,邱靖貽坦言,要在兩年完成六大馬是很趕的,沒辦法每場都以最佳狀態出賽這件事情讓他覺得有點可惜,但自己也清楚不可能盡善盡美,所以心裡要有所取捨及調適。

邱律師波士頓馬拉松終點照
在2016年東京馬順利達到BQ,2017參加跑者的夢幻殿堂——波士頓馬拉松。

回憶起倫敦馬,邱靖貽說當時腳傷未癒、天氣又熱,加上一開始起跑又太快,導致後半段跑得很痛苦,舉步維艱,連能量包都吃不下去,腦海多的是滿出來的負面想法,「跑不完怎麼辦?」、「不可能再來了啊!」,完全沒有即將完成六大馬的喜悅。就這樣一路和自己的情緒對抗著,直到最後200公尺,才拋開負面情緒、拿出國旗,全力衝向終點,拿下最後一面六大馬獎牌,而且跑進4小時內。

2018倫敦馬拉松
六大馬最後一站,2018倫敦馬拉松。
投身台大田徑隊 從市民跑者到競技運動員

在前往六大馬的路途上,邱靖貽不僅要在法庭上和人拚搏,更要為自己及學校的榮耀奮力一擊!回想起當初想參加台大田徑隊的初衷,只是看到朋友代表學校參加大運會覺得很酷,才開始研究如何參加台大田徑隊。這段期間,讓他見識到正統田徑隊的訓練方式,包括小欄架和繩梯,不同於過去的訓練,也有助於提升自己的敏捷力及爆發力,過去那些一知半解的專業知識,透過專業教練解說及身體力行下,逐漸有了領悟,進而實踐。

2018大錦賽5000公尺
2018大錦賽5000公尺(圖片來源:林以信)

在白天工作、傍晚參加田徑隊的練習,晚上再趕去上課的緊湊行程中,邱靖貽還代表台大出賽,參加了五千、一萬公尺,完成自己的田徑校隊夢,讓他深刻感受到,只要自己有心想完成一件事情,全世界都會幫你這句話。他笑說,當年大學絕對不會想參加田徑隊把自己搞得這麼累,但也很高興因為跑步,才有機會參加田徑隊,跟著年輕的學弟妹一起練習,更從他們身上看到專心投入一件事情的執著,「每週只休一天,生活除了跑步,就是在重訓」,成為他勇往直前的動力,在多重身份的斜槓人生中尋求其中的平衡。
重返校園,身兼學生及競技選手雙重身分,讓邱靖貽覺得人生視野更加開闊了。

重返校園,身兼學生及競技選手雙重身分,讓邱靖貽覺得人生視野更加開闊了。
最困難的課表 是不能「偷跑」

儘管訓練的日子很辛苦,但有了明確的目標及志同道合的夥伴,這一路走來不再無趣、孤單,真正難熬的,反而是那些「不能跑的日子」。邱靖貽說,在跑完第一次東馬後,其實腳就不大舒服,但當時還很不怕死地參加北大12小時,之後就大爆炸了,每走一步就像是針在刺般,嘗試中、西醫,以及各種偏方,就是為了讓腳傷盡快痊癒,休跑了兩個月,才逐漸恢復練跑。

和許多跑者一樣,邱靖貽也曾有過受傷不能跑的時候,這時候只能不斷地跟自己對話:「慢慢來比較快」。

他回想,受傷時真的很沮喪,害怕自己是不是不能再跑了,最難克服的是「想偷跑」這件事,越想偷跑就跑得越慢,有了幾次受傷的經驗,才知道要有耐心和傷痛共處,並且盡可能在能力範圍內做其他的訓練,例如游泳。起初恢復練跑,光七分速就喘得要死,這也是心態上需要去適應的,所幸有夥伴的陪伴及鼓勵,自己才不會一直鑽牛角尖下去。走過幾遭後,他才明白訓練和恢復其實一樣的重要,「我們都很注重練習,但都不大在意恢復這件事!」

後來接觸到專業的壓縮褲及小腿套,有助於提升恢復的效率及品質。
因跑步展開的「斜槓人生」 如今只想「為跑而跑」

今年上半年,無論是跑步或是學業,邱靖貽都達成了各自的里程碑,4月跑完倫敦馬,順利完成六大馬成就;6月碩士口試,成功拿下台大土木所碩士資格,他謙虛地說,其實很感謝大家的幫忙,「每天下班後要先趕去練跑,練得全身臭呼呼再趕上上課,為了不打擾到同學,都坐在教室的最角落。」認真的程度甚至曾被教授開玩笑說根本是體育系的學生。

今年6月剛從台大土木所畢業的邱靖貽,接下來只想好好為了跑而跑。

好不容易完成了夢想,如今,被問到接下來的目標賽事是哪場,邱靖貽笑著說:「很久沒有為了跑步而跑了耶!先讓我休息一下啦」他說,這兩年的跑步人生,不是訓練,就是比賽,覺得現在是個好好喘口氣的時候,「直到現在還願意去跑步,表示這件事情對自己是有意義的。」現在,邱靖貽仍會號召各路跑友,假日早上一起沿著河濱跑個十公里,不再為什麼而跑,而是單純享受跑步這件事,過著和過去截然不同的生活。

邱靖貽說,這一路走來是快了一點,無法達到每場賽事都盡善盡美,是比較可惜的,但幸運的是都能在4小時內完賽!

除了維持既有的跑步習慣,最新的挑戰是擔任跑班的助教,讓他既興奮又緊張,跑步確實改變了他的人生,發展出第二專長,和以往不同領域及年齡的人產生新的連結,豐富了他的人生,也感受到人生真的還有很多可能性,就像他30幾歲了還參加了台大田徑隊,甚至還代表學校出賽。

至於常被問要不要參加鐵人三項,她笑說:「人要有不會做的事情比較可愛,什麼都會很討厭欸!」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律師就找到了下一階段的目標也說不定,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感謝miosports熱情協助 , 關注門市店面請洽 www.miosport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