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架上的鋼鐵戰士-簡子祥以單腳拚三鐵

0
3285

勇於跳脫被界定的框架、大膽迎向挑戰,克服不可能的困難,有時候雖會感到害怕卻不畏戰,他是一位運動員,一位勇往直前的鬥士,一位左腳裝著義肢的單腳鐵人–簡子祥。

2018年3月,IRONMAN 51.5 誕生了一位新鐵人,他以2小時40多分順利完賽,這個成績沒有讓他上凸台,卻已比同組別的大多數人都要來得快些;也或許,這個分數並沒有很特別,但是,卻是一位與常人不太相同、少一隻腳的身障朋友所完成的。這是穿著鐵支架、簡子祥的初鐵,人生中的新頭銜–「鐵人」,由裡到外,當之無愧。

做為一個熱愛運動、把運動視為生活一部分的實踐者,雖然少了一隻腳,但子祥這些年來已挑戰過無數場不同性質的運動賽事,路跑、馬拉松、海泳活動、自行車大賽,再到鐵人三項,沒有一項難得了他。在他眼中,比賽從來就不是為了追求成績或名次,在賽程中,與別人互相分享、交換故事,為自己累積無法量化的人生歷練,也成為別人故事中的一部分,人生堆疊更多精采。

喜歡運動的子祥,以單腳之姿闖關運動界。

憶起這些年的「勇闖運動界」,子祥露出靦腆笑容:「我喜歡運動,雖然截肢、雙腳不再健全,但我想誠實面對自己的渴望,想找出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也願意嘗試各種可能。」人生最難翻越的是自己心中的高山,當知道前程遇到阻礙時,有多少人敢鼓起勇氣攀越那座大山,開闢一條全新道路?回想你青春狂妄的大學年代,對未來抱持著怎樣的希望?但對子祥來說,卻是一個即將翻轉的黑暗世界。

2008年,他在上學途中遇上一場小車禍,事況不嚴重,但糟糕的是後續傷口沒有處理好,演變成無法收拾的殘酷事實:「我太大意了,沒有很留意感染的傷口已變成黑色,導致小小的撕裂傷變成血管灌流不足、組織缺氧壞死,惡化成必須截肢才能保命的腔室症候群。」當時,振興醫院的主治醫生如此宣判,厄耗讓子祥當場大哭起來,但他堅持不願截肢:「我不甘心,為什麼醫生還沒有做任何努力就要我截肢?我也不要別人來決定我的命運,我不妥協。」在子祥的堅持下,醫生盡全力進行醫療,保留完整全肢,只截掉黑色趾頭。

復建路走得辛苦,雖然動作較不方便,卻還是可以從事喜愛的羽球活動。

然而,命運的折磨自此開始。就這樣,為了進行醫療,兩年來他進出醫院的次數已無法計數,這期間經歷了十多次小手術,為了保留住完整左小腿,還進行動脈繞道,把右腳靜脈移植到左腳,遺憾的是,因為神經已受傷,左小腿肌肉與腳掌還是切除了….。接下來,七個月漫長復建路走得辛苦,子祥終於可以穿著輔具正常走路、回學校上課了,雖然動作較不方便,卻還是可以從事喜愛的羽球、自行車活動。

不幸地,由於輔具與傷口會不斷磨擦,傷口感染了,子祥開始經歷每天換藥的痛苦:「由於傷口乾了會黏住紗布,護理人員雖很小心掀撕,還是避免不了疼痛,我很怕痛,再加上抽血打針常常找不到血管,要不斷換手被扎,真的很痛啊!」 說完,子祥笑了,卻是苦笑。

術後,以自行車當作復健練習。

那時,一心一意想回到從前正常跑跳的子祥,開始認真思索將來。他形容:「我得選擇自己的人生,要一輩子面對低潮或痛苦嗎?如果用比較豁達的心態看待,我只是少了一隻腳而已,人生還是可以演成喜劇,就看如何詮釋了。」這番話,從當時已經歷10多次大小手術、還是大學生的年輕人口中說出,感覺特別有智慧。厭倦了每天換藥、上藥,也清楚救回左小腿是個不可能實現的「幻想」,子祥暗自決定要膝下截肢,截掉左腳踝以上10公分。

他展現讓人心疼的超齡成熟,自己花功夫做功課、找了許多義肢公司先行了解各種輔具與支架,由於他決心要重拾熱愛的運動,所以先訂做了三種不同功能的支架、義肢:一般走路用的、跑步使用的,以及可以盡情騎乘用的。由於他決心要再能用力奔跑,一定要擁有完整膝蓋才行,所以他也諮詢了很多骨科醫師,決定先進行膝蓋半月軟骨、韌帶重建,接著,自己一個人在醫院接受截肢手術。

「我先了解醫生的手術房時間,知道我的主治大夫週四有空,所以我週二去找他,馬上安排週四進開刀房,一切就緒,才告訴母親我的決定。」說得瀟灑,

平靜超脫,沒有恐懼,因為他很清楚:失去左腿,可以換來下半場人生的璨爛,那一年是2011年,子祥23歲。

2012年,截肢後3個月,子祥征服武嶺盃國際自行車大賽。

術後,躺在病床上,沒有自怨自哀,時間彷彿靜止。子祥說,當時一切都已成定局,這結果也是自己的選擇,但他依然會思考人生的正確方向,到底該如何啟程才不會有遺憾。「好像靈魂出竅般,我突然跳脫出來,好似坐著『時光機』到了10年後,10年後的我在『上方』看著病榻上、10年前的自己,剎那間頓悟了,如果不想一輩子渾渾噩噩過日子,就要設定一個目標、努力達成。」意外帶來災難的同時,也潛藏著巨大機遇,惟有自己是可以掌握結局的人:子祥立下宏願,三個月後要騎上武嶺,證明自己也能過正常生活!

以不服輸的精神,參加許多不同類型的比賽。

2012年8月,子祥實踐了他的願望,成功征服高難度、標高3,275公尺的武嶺盃國際自行車大賽終點線。「傷口復原後,我裝上義肢持續練習,雖然左膝與義肢不斷磨擦,造成紅腫疼痛,也會破皮,但我要求自己忍耐,因為這是決定未來的『生死戰』,是老天爺對我的考驗,突破了,再也沒有任何事情可以為難我了。」連一般正常人都覺得艱辛的武嶺盃,身障的子祥騎來當然痛苦。他再形容:「腳很痛、汗水與淚水交雜流下,靠著自我鼓勵、不服輸的信念撐腰,終於達標。」

訪問至此,忍不住問子祥,堅毅不拔的精神與個性是與生俱來的嗎?或是受家庭教育的薰陶而養成?他低著頭思考一會,幽幽道來:「從我小學六年級開始,父親就因中風而臥床至今,我從小就過著『沒有』父親依靠的生活,學會獨立堅強,凡事要自我負責。」接著再說,「20多年來,父親能注視的只有天花板,他的天空就是天花板,所以,儘管失去左腳,我依然要爭取自己的天空,不會被擊敗。」

是的,人生道路是自己在走,也許堅定與獨立是不得不的選擇,但此時此刻,只能放膽選擇一條心安理得的路,扎實踏上,這就是子祥的堅持,不悲情,不怨天尤人,每一步都走得堅定自信。

2014年遠赴加拿大,結識當地的友人,開啟一年新視野生活。

2014年展開以自行車橫越洛磯山脈的壯舉。

2014年,子祥的天空再往外延伸,他遠赴加拿大獨自完成以自行車橫越洛磯山脈的壯舉。當時,覺得生活停滯不前,他知道必須為生命注入新泉源,於是做了一個嚇壞所有人的瘋狂舉動:那就是,在英文一竅不通的狀況下,到夢想中的洛磯山脈敞手騎騁。花了8個月的時間準備,他出發了,入住home stay、進語言學校、再一面以車鍊代替單腳,完成橫越廣裘浩瀚大山的心願,再次證明自己的能耐。而這種義無反顧的人生演出,非常人敢冒險,除非早已堅定目標,才敢排除眾議往前衝。

溫哥華路跑賽

子祥笑了,語氣篤定地表示:「人生本來就是無盡的選擇,我覺得花一年時間換到心境的成長、增廣見聞,是很划算的,面對抉擇很難,但我的人生不想浪費。」同一年,因為左腳截肢處的末端不斷感染,子祥又接受截肢,左腳再截短了8公分,這是第13次的手術。

2016年參加環沖繩國際自行車大賽

前半部看似荒腔走板的劇本,是一場人生賭局,或許生命旅路暫停,但可期待的是將來的大鳴大放。第13次手術後,依然先進行復健,經常進出復健室的子祥,看見人生百態,有人自憐自哀,有人積極改善,有人怨懟比較,也有病友互相鼓舞;而藉著一次次與病友攀談、傾訴過往傷痛與生活點滴的過程,好像治療般的吐訴,子祥越來越能面對自己。

2016年,子祥報名前往日本,參加環沖繩國際自行車大賽,順利完賽,他的運動觸角也往外擴展,參加車隊挑戰一日北高雙塔、攀登百岳、在山林裡騎越野山車、障礙賽等等,一再證明雖身障,能耐卻一點也不故障。

同年,他訂下另一個大挑戰— IRONMAN 鐵人三項,要以行動再一次突破意志的考驗,為自己勇敢而戰。心願列車正式發動,伴隨而來的是源源不絕的動力。為了正面迎戰鐵人賽,怕水且不會游泳的子祥開始學游泳。

攀登台灣第一高峰—玉山
海拔3,310公尺的嘉明湖
斯巴達綜合格鬥障礙物比賽,也難不倒子祥

他回憶:「我還記得第一次在泳池練習的窘態,在水裡翻來轉去一個多小時,只前進10公尺,對於身障者來說,因為四肢的不健全,我們很難保持肢體平衡,真的很辛苦。」2017年,堅定的子祥共游了37萬公尺,他幾乎每天到泳池報到,強迫自己一定要游1,500公尺,為了克服身體的不平衡,他還接受平衡訓練,同時間也加強自己的肌力,跑步、騎車,三頭並進勤練,只為拿到鐵人頭銜。

挑戰越野登山車的刺激

2018年3月,Ironman51.5初體驗完成了,總成績是2小時40多分,雖比他訂下的2時30分多了10分鐘,卻已超越許多正常選手的成績了,成果讓人敬佩。問子祥對於初鐵的感想,他笑著說:「很好玩、很刺激啊,但因為是第一次參加,怕游太快、體力下降會影響騎車,也擔心騎得太用力,跑步會爆掉,節奏、配速沒有掌握好。對我而言,游泳上岸後要跑到T1轉換區的路程最困難,因為那時全身濕滑,很難完全固定義肢,只好滑來滑去的跑到轉換區,心情很緊張啊!」

初鐵手到擒來,子祥又向二鐵下戰帖,那就是10月的澎湖LAVA51.5。樂觀、堅毅的他,沒有固定的訓練課表,只是將針對自己弱項與賽道特點做練習:為了挑戰海泳,他6月參加了外木山的海泳活動,先行體驗海中湧浪與波流的襲擊;路跑部分,則針對澎湖的炙熱做特別訓練,每天正中午在大太陽底下跑步,模擬澎湖的酷陽曝曬,考驗自己的忍受極限,這次,希望可以達成預設目標。

子祥會以小賽養戰當訓練,以提昇戰鬥力

再下一步,子祥也期望成為殘障鐵人三項選手,可以代表台灣參加奧運身障賽事,他以單腳一次一小步地前進,沒有自暴自棄,沒有自我設限,活出一位身障鐵人值得尊敬的高度。最後,子祥坦言,相較於截肢前,「活得自閉、懞懂、貧瘠、易怒,但現在,我非常平靜、自在、樂觀、生活更豐富。」一位支架上的鋼鐵勇士,在運動裡找回自信和未來,子祥希望他曾經處於困境的故事,可以鼓勵大家都秉持不放棄的精神,與他一起舞動更美好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