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筱瑜「引退說」真相大解密 夢想邊跑邊吃蚵仔麵線

0
2254

約訪這天,外號「小短腿」的台灣一姐李筱瑜剛結束2018 IRONMAN Taiwan澎湖賽不久,她在終點線發言時突然宣布要退役,嚇壞一堆人。一見到她不免立刻提問退役一事的真假,李筱瑜大笑,此言一出的後果就是面對外界湧入的大量「關切」,真的有點難以負荷!「沒有大家想的這麼嚴重啦!只是以後的賽事由鐵人三項賽換成烤雞路跑,實在太羨慕朋友路跑比賽還可以吃蚵仔麵線!」她搞笑地綻放爽朗笑容,很難想像身高只有158的她,不久前才在澎湖國際鐵人三項比賽拿下國內女子組第一名。

2015年 IRONMAN Taiwan 在屏東墾丁舉辦。
2015年 IRONMAN Taiwan 在屏東墾丁舉辦。

人生如戲 連退役都脫稿演出

時間拉回比賽當天賽後,筱瑜感性表示:「20年前第一場鐵人三項賽就在澎湖,今年澎湖這場也會是我的最後一場鐵人賽!」突如其來丟下引退這顆震撼彈,筱瑜說其實一直在思索是否要退役,但完賽當下卻突然有感而發,自己也沒想到會講出這段話,一切都是沒有劇本的脫稿演出。

2018年 IRONMAN Taiwan 賽後筱喻感性的說...
2018年 IRONMAN Taiwan 賽後筱喻感性的說…

對此,筱瑜也提到,年初在西班牙被媒體問及未來規劃的當下即因長時間都在國外比賽、訓練的緣故,早已萌生想回亞洲挑戰長距離比賽的念頭。原因有二,一方面是因為亞洲賽事越辦越好,尤其是台灣的賽事規模與專業度都不輸國際;另一方面,自己也想休息一下,好好陪伴家人。

外表看似堅毅剛強的筱瑜連鐵人最高殿堂夏威夷KONA都征服過的台灣女悍將談及家人時,也忍不住流露出深藏心中的柔軟與脆弱。眼前頻頻拭淚的筱瑜,在功成名就的背後,其實犧牲的是與家人相處的平凡幸福,巨大憂傷籠罩著她瘦小的身軀,彷彿一個大黑洞要將她吞噬。

成就光榮 內心埋藏最深層的思念

算一算從25歲開始接觸鐵人三項迄今,將近20年的海內外征戰,讓她錯失與家人一起生活的時光,而光陰如梭,看到這幾年身邊親友一個個漸漸凋零,筱瑜也不勝唏噓。好強的她承認自己有很多感傷都往心裡藏,只是,成就越高,所付出的代價相對越多,她意識到或許該暫時停下腳步、回家走走,填補錯過的歲月。

提到當初跨入鐵人三項領域的淵源,筱瑜說自己原本是美工科的學生,升大專時,能考的相關美術學校皆落榜,最後改考體育系,但因為學習的相關課程與美工科不同,所以考試時幾乎是沒看題目就直接填上答案,沒想到這樣居然也考上了,也許,命運之輪已在冥冥之中排定筱瑜的鐵人之路了。

問及真要放下經營十餘年的IRONMAN身分,是否會不捨筱瑜一派輕鬆地表示不會,接著解釋:「之前汲汲營營追求KONA這麼久,我的心態都一樣,原本就設定完成一個階段性目標後,便要前往下一段旅程,現在時機到了。我還在業餘組時,戰鬥的動力多半來自於熱情,拚到一定高度後再往前看,便會發現,原來還有這麼多空間可以突破。」當時秉持還可以做得更好的理念,筱瑜從業餘組毅然轉職業組,所以,現在也只是暫時放掉得來不易的殊榮,先歸零再重新出發,就這麼簡單

勇於挑戰 化不可能為可能

再回首過往,其實在2010年選擇第一場長距離比賽時,最想參加的是宮古島鐵人三項賽事,這是許多鐵人前輩們相當推薦的賽事之一,也是日本相當有名的長距離賽事,不過,可以拿到下一場賽事資格的IRONMAN似乎更吸引人另外,好勝心強的筱瑜也提到真正促使她參賽的主因「大家都說比賽太難了,不可能完成,我就偏要試試。」就這樣,好似賭氣的想法成就了她,投入IRONMAN後,一轉眼已8年。

這樣的成就不想繼續擁有嗎?放掉不可惜嗎?筱瑜悠悠地說:「對許多職業運動員而言,巨大的壓力來自於一心追求積分,這種目的性的行為導致他們喪失運動的樂趣,無法好好欣賞賽道風光,包括我,從來就不曾享受過賽道的美麗景致。」她也提到,當成就達到一定高度時,外界便會誤以為自己天生就跑的好,看不到她背後所付出的努力,而且,沒人相信她也會感到疲倦。「我也想好好看世界,也想享受出國旅遊的樂趣,不想只是穿梭在機場、飯店與賽道之間而已,不想只窩在飯店養精蓄銳,連出去閒逛吃小吃攤的勇氣都沒有。」因為選手們在人生地不熟的異國比賽,賽前對食物的選擇都會非常小心,一般都不會輕易嘗試當地食物,就是為了確保自我身體的掌控。

筱瑜提到海外征戰多年,直到2017年德國法蘭克福歐洲冠軍賽後,才求到唯一一次的出國比賽小確幸:原本隔天還有課表要走,她苦苦哀求教練才被准放半天假,享受柏林博物館之旅,但這半天假的代價是得先游完泳才行!對筱瑜而言,出國從來都不輕鬆,打開護照蓋滿各國入境章,卻只說明了她是蜻蜓點水般的過客,因為,永遠都有下一場比賽在等她,永遠都得馬不停蹄地趕場。

轉換心境 跑出自我新高度

長年出征異國的壓力如轟炸機襲來,筱瑜發現自己漸漸失去比賽的熱情了,一切都只像做功課般地完成計劃清單,因而萌生放下追逐積分的念頭。但熱愛運動的她其實不可能完全退引,也不可能不再挑戰極限,一切誠如她替自己下的註解一樣,現階段只是一段轉換心境的過程,不用再緊盯自己,不必因錯過與家人的相處而感到遺憾。她決定:「不想再將對比賽的熱情量化成積分上的排名,我很清楚這段轉心的過程,可以創造更好的自己。」

當然,筱瑜也承認年紀也許是隱退的因素之一,對比過去總有用不完的精力,彷彿體內有股力量在拉扯後腳,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感覺偶爾也讓她陷入低潮。只是,生性開朗樂觀的她轉念一想,看到更多七、八十歲的長者奮力挑戰鐵人三項的身影,那種對運動的執著與熱情,都是激勵她再度邁開步伐的動力。

站穩腳步 只為再度邁開步伐

宣布引退後的筱瑜心情顯然輕鬆很多,她按下賽事暫停鍵,開始進行一直想做卻未做的事,想在最短的時間內彌補未盡之事的遺憾。首先,她先安排與家人一起旅遊,去台南拜訪20幾年未見的親戚,拾得了與家人親友共度的快樂假期,這趟用遊客身分前往的台南行,讓她重新發現關子嶺的美,此外,她今年更安排和家人一起過年,要實現五年來不曾滿足的心願。

筱瑜感性回想過去隻身受訓的日子,常常結束後回家面對空無一人的房子,還要拖著疲憊的身軀準備晚餐,有時候就乾脆不吃了,這陣子一回家就有熱騰騰的菜色等她來享用,吃著媽媽親手包的水餃,內心也如水餃滿滿的餡料一般,塞滿家人毫無保留的愛。

幾天的家庭生活,讓筱瑜臉上不自主流露出微笑。她再偷爆媽媽與姐姐的料,笑說以前習慣一個人睡,前陣子晚上和媽媽、姐姐擠在同一張床上睡覺,不絕於耳的打呼聲、放屁聲,讓她又好氣又好笑,直說這麼吵最好睡得著!儘管嘴上抱怨著,但臉上始終洋溢幸福的笑容,或許對一般人而言只是日常的一切,但對筱瑜而言,是已錯過十餘年的不平凡幸福。

面對粉絲的殷切期盼,筱瑜表示現階段先以陪伴家人為重、先休息一下,期許自己用輕鬆的心情來運動,並預計明年一月開始恢復一連串的訓練計劃,三月要飛往日本進行職業級訓練,以面對臥虎藏龍的日本宮古島超鐵大賽。她也提到,若順利完成參賽四場皆拿冠軍的目標,或許就會正式退出鐵人三項界。

但粉絲們不用擔心再也無法看到筱瑜英姿煥發的身影,對於體內流著熱愛運動DNA的她而言,還是會再度邁開步伐往前衝,或轉任教練來培育台灣運動好手。她也表示其實蠻想比照國外的模式在台灣辦訓練營:宿舍就有游泳池,出門就能騎自行車,訓練與生活綁在一起,鍛練體能的同時,也可以鍛練運動員的心志。

儘管現階段對未來的方向尚不明確,但能肯定的是,不管將來筱瑜的決定是什麼,目前只是心境轉換的過渡期,熱愛運動的她不會說放就放,她只是先喘口氣,只是先讓自己暫換生活模式,以便展開下一段旅程。我們先靜待她Ready了、再度強勢回歸,而在筱瑜大聲宣告I Am Back之前,說不定大家真的有機會在烤雞、烤鴨路跑中看到一姐的蹤跡呢,屆時請別太驚訝,一起拎著全雞、捧著蚵仔麵線,快樂跑就對啦!

圖片來源:李筱瑜 Shiao-Yu Li 三鐵一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