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博578圓夢計畫最終站─澳洲520公里超馬內陸橫越賽

0
3353

01

不到2個月的準備時間,帶著前一場加拿大賽事的傷來到澳洲,最後一戰了,差520公里就能緊握的夢想,陳彥博穿越嚴酷的沙漠環境,以第二名之姿回到終點,完成了5年前為自己許下的願望。

澳洲內陸520公里超馬橫越賽

Australia the track outback 520km Race

02

比賽路徑跨越兩個國家公園─西麥克唐納國家公園和芬克峽谷國家公園,終點是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烏魯魯,為保護這些珍貴的環境和古老遺跡不受到破壞,決定THE TRACK每兩年才舉辦一次,僅限25-30位選手。從第一屆開始這場比賽就是澳洲難度最高、距離最長的超馬賽,今年為第二屆(2011年為第一屆)。

比賽分為9個階段,每位選手攜帶他們自己的食物、睡袋及其他生活用品,一切自給自足,大會發給選手一本路線手冊,他們必須遵照著大會規定的路線標記前進,每階段的時限是10小時和每130公里的34小時,來到大約60公里處(第四階段)將會休息18個小時,選手如果沒有在18個小時內簽到就會取消資格。

03

第一階段:艾勒里溪- 瑟蓬坦小屋水壩(30公里)

第二階段:瑟蓬坦小屋水壩 – 芬克河營(41公里)

第三階段:芬克河營 – 赫曼斯堡 (59公里)

第四階段:赫曼斯堡 – 海洋泳池Boggy Hole (48公里)

第五階段:海洋泳池Boggy Hole – 帕爾默河(61公里)

第六階段:帕爾默河 – 歐內斯特路(56公里)

第七階段:歐內斯特路 – 安格斯高地(63公里)

第八階段:安格斯高地 – 山康納(56公里)

第九階段:山康納 – 烏魯魯(120公里)

04

取決於長度的不同,有2到8個檢查點是必須要通過的,在檢查點工作人員會記錄時間及分配水,選手必須管理每天水的攝取量及配水時間和地點,因為特定時間外將不會發送任何水。

今年比賽日期為台灣時間5月8日-17日,比賽地點上半在澳大利亞內陸的西麥克唐納國家公園(The West MacDonnell National Park),下半場則在芬克峽谷國家公園( The Finke Gorge National Park)。比賽由澳洲中部愛莉絲泉(Alice Springs)開跑,至終點為世界文化遺產的烏魯魯。

Run for Heart

「5年了!5年的時間!沒有想到真的完成這個長遠的夢想了!世界7大洲、8大站超極馬拉松賽!喜馬拉雅山、北極點、南極洲、非洲、巴西、西班牙、加拿大、到現在的澳洲,最終站在南半球圓夢了!記得每次到終點都會頻頻拭淚,這次我沒有流淚,而是早在最後20公里前看到前方巨大的終點烏魯魯時,就已經為自己喝采到鼓掌流淚了!」彥博在自己的Facebook寫下這段話,這眼淚、給自己的掌聲,不只是為了這次的比賽,而是為了自己這5年來努力的喝采。

05

一路上忍著腳傷前進,當地白天大約25至38度,白天溫差已經將近13度,晚間更降到攝氏零下7、8度,沙漠氣溫隊選手來說是一大考驗,而且路上遇到很多野生動物,提到澳洲就想到袋鼠,牠們很可愛吧!那麼野生袋鼠呢?「被牠們踢到是連命都會沒的!」彥博看到牠們一定是趕快離開現場,半夜睡覺的時候,還會聽到「凹嗚~~~~」的狼嚎,也讓他緊張又害怕。

06

不過最讓他擔心的腳傷,加上澳洲多變的地形,讓他到最後一天是邊走邊跳前進,這時候他的雙腳膝關節和肌肉都非常疼痛。最後一天他都跟西班牙選手Vicente跑在一起,直到半夜,因為這時候是氣溫最低的時刻,Vicente臉色漸漸不對,抵達檢查站後昏了過去,經過醫護人員20分鐘的急救還好沒有大礙,但大會為了保護選手,強制他休息一段時間。

比賽進行到這裡,前三名選手的成績都差不多,所以主辦人問彥博有沒有先跑回終點的意願,對選手來說,追求名次和漂亮的成績是他們比賽的目標,可是對現在的彥博來說,名次,已經不是最重要的,回顧過去幾天的共患難的情誼,他回答主辦人說:「我會留下來陪他,我們一起到終點。」他握著Vicente的手,兩人掌心傳來的心跳讓他知道,自己是:「Run for Heart!」

07

最後他雖然以第二名居後,但這已經不重要了,用心去體驗的比賽,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感動自己。

第一名:Vicente Juan Garcia Beneito(西班牙) – 66h小時34分
第二名:陳彥博(台灣)– 72小時49分
第三名:Christian Sebastian Colque (阿根廷)– 74小時49分
第四名:Alper Dalkiliç(土耳其)– 84小時04分
第五名:Stephen Herman(比利時)– 91小時53分

圖、文來源:陳彥博FaceBook澳洲賽事官方網站澳洲520公里超馬內陸橫越賽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