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do this all day-2019 Challenge Taiwan race report

0
1361

似曾相識

離2019 CT的終點拱門還有10公里,鐵人們再熟悉不過的馬亨亨大道上,配速已掉出5分之外。我想盡辦法要讓自己從不知道已經第幾次的撞牆期回神過來,雙眼的焦距努力對準前方時而出現時而消失約紅黑色三鐵衣選手,因為武俠小說裡都說只要專心一致眼前那個東西就會變大,看起來距離近一點。

今天在我眼前的背影不是別人,是我追了已經5年的大龍哥!

只找得到大龍哥這張背影。
只找得到大龍哥這張背影。

旁邊的快車道上店長跟Tracy正騎著機車跟著我,店長試圖幫我打氣,一直跟我說Sub10還有機會叫我不要放棄,這景象似乎似曾相識:在2016年的澎湖Ironman那場我追了一整路的士官長,店長一樣在最後12k時騎著機車陪我直到終點,那次的完賽時間是10hr08分殘念。而今天同樣情節又再次上演,場景從澎湖換到了台東,前方的背影從士官長換成了大龍哥,原來我226的賽道人生都是跟這幾個人打轉啊!

Balance your Life

翻開2019年的行事曆,我有42天沒有睡在家裡,其中16天帶家人出去玩,26天則是出國出差,大約三分之一的時間在東奔西跑。加上今年冬天的北海岸特別喜歡在我不在台北的時候才出太陽,容易緊張的我對自己這季的訓練還是有點擔心,我的心靈導師Logo總會安慰我別擔心,每個人的生活作息不一樣,叫我安排工作或家庭旅遊的時候就專心旅遊跟工作,老天爺叫你休就好好休,別想東想西。

旅遊也要爬山。
旅遊也要爬山。

雖然Logo這麼說我還是很擔心,但賽前一個月看店長臨時決定參加一場226居然還能夠10hr20,夥伴們個個台東70.3都比得不錯,這讓已經超過18個月沒比一場完整226距離的我有很大的信心(去年澎湖226的游泳縮短距離),就「穩穩地」去比就對了!

本團的賽前儀式。
本團的賽前儀式。

比賽開始

鳴槍後我游個100米左右就跟到一個速度跟我比我好一點的選手,游了一下抬頭看隱約覺得是店長,好幾次我因為控速不好一直打到前面選手的腳(還好他很好心的沒有踢我,事後證明那個果然是店長),我的後面也不時有人打我的腳,我想這台列車應該至少3人吧?店長列車有幾次改方向拉速度我差點跟丟,但我實在捨不得放掉只能好幾次用心跳拉間歇去吸住他的水流,這季的游泳狀況一直不怎麼樣(其實應該說好幾年的狀況都不怎麼樣),還好到最後一個月密集去泳池報到才稍微找回水感(這也要感謝中山午休班的火車頭文舫最近都拉心跳帶著我拼命破紀錄),就這樣有幾次小腿快抽筋的狀況一路跟到了上岸處。

下水前。
下水前。

Swim: 1hr09

上岸後我知道轉換區很長,在中華大橋下水站我想先脫防寒衣,這季每次游泳超過2500米必抽筋的夢靨又找上來了,在「踩」防寒衣時我的小腿又有想抽筋的感覺,我想這一抽就完了,後面兩項都別玩了!趕緊坐在地板上脫。這手忙腳亂的一切都被20米外的小孩看到了也急壞了,一直大聲喊:「爸爸你怎麼防寒衣脫這麼慢?快一點!」
好不容易換完裝要跑到單車時突然發現風鏡沒帶,這5個多小時騎下來沒帶風鏡回來可是眼睛都紅了。這下我只好又回頭請志工把我的轉換袋找出來讓我拿出風鏡才上路,這麼一耽擱T1就花了我8分多鐘。
T1: 8分04

瓦數一直比心跳低

跨上我的單車,終於要開始東海岸吹吹風了,今天的濕度有點高,吹北風,應該是去程逆風,回程順風的天氣。剛開始騎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對勁,心跳處於高檔、下不來、腳也使不上力,騎了20分鐘到隆昌,瓦數還是比心跳低?

這讓我有點慌了,原本設定是心跳140、瓦數200,怎麼今天兩個都在150?陸續有幾個選手有超過我,沒多久彥光也超車了,而且一下子就消失在視線內,這讓我有點沮喪,我想今天該不會就這樣買單了吧?沮喪到甚至士官長在什麼時候超過我的,我都沒注意到…。

心跳跟瓦數一樣高?
心跳跟瓦數一樣高?

比了這麼多次,狀況不好也不是第一次了,就好好管理這場比賽吧,其他夥伴們還在等我呢!

快到八嗡嗡時我開始禱告不要看到認識的人,那表示我騎得很慢,可惜還是在彎出去八嗡嗡前在對向陸續看到大龍跟士官長,心裏估算一下大概跟大龍差了30分鐘。以今天這狀況大龍是要在終點等我多久啊?

大龍哥。
大龍哥。

八嗡嗡爬坡折返前我又追到了店長,我開始納悶他怎麼會被我追到?該不會他也狀況不好吧?果然他說邊騎邊拉肚子。

拉肚子的店長。
拉肚子的店長。

店長語錄:「最好的補給品不是咖啡因,而是你的夥伴跟對手。」

折返後不知道是順風還是回神了,我的體感有漸入佳境的感覺,前面第一段壓著心跳騎,在這段開始收割了。我趁著順風跟下坡把速度保持在40kmh以上,心跳一路維持著140bpm左右甚至還可以開200w up,這時我開始覺得賽前Logo排給我的單車策略很準了,果然140bpm/200w我真的辦得到耶。(原本我有點懷疑的)

這場比賽之所以讓我很興奮是因為吹風團的夥伴們都到齊了,店長、大龍、祐榮、馬力歐、彥光跟Sam(職業組)等都比226,而最難得的是有三個夥伴蔡爸、Gary跟Willy,自己沒比賽還特別搭車到台東兩天一夜快閃來現場幫我們加油!我們可不能讓他們花錢看戲覺得浪費啊!除了會內團練外,加上金晴士官長跟浩雲兄等都在M40這組,以及每次都說自己沒長大的東神,這次很多高手都來了,精彩可期啊!

回到隆昌前我終於追回早先超過我的夥伴彥光,也鼓勵他說我們一起騎往前追祐榮,沒多久我們也終於遇到這次北風團特地下來的加油團蔡爸、Willy跟Gary。

終於追過彥光。
終於追過彥光。

第一趟才2hr36是要怎麼騎進5hr10

折返後果然起風了,比第一趟去的時候大一點,我持續照著最強討論員Logo幫我擬的策略騎車,並盡量趴著騎,即使脖子酸、屁股痛都要維持這姿勢踩迴轉,風大時我在北海岸也是這樣的騎的。

沒多久Willy跟Gary騎機車追上來了,他們很貼心地幫忙報時說大龍在前面15分、祐榮在前面10分鐘…,掐指一算,要在T2前追到祐榮似乎機會渺茫,大龍只能禱告不要讓他在終點等太久。

兩天一夜快閃又甘心的加油團。
兩天一夜快閃又甘心的加油團。

這次的CT是年中賽事,好幾個夥伴們都在測試新裝備或fitting,我也跟著測試新的補給方式,這次是我這麼多年來第一次226嚐試了液態補給,試了32Gi一款聽說還沒上市的神秘補給(後來發現這次下場比賽的M40都有這秘密武器啊!)做為主要能量來源,搭配先前熟悉的gel為輔,之前我的單車總是要吃15包左右,這次只吃了5包。好處是一個上管袋就裝得下,不用再將果膠貼在上管了,空氣力學也更好。

店長語錄2:「當你覺得狀況好、騎得不錯的時候,就真的只有你自己覺得,其實其他人都在沒掉過!」

不知道過了多久好像在110k左右吧,當我正在不知道第幾次撞牆時,加油團二人組又騎著機車出現了,跟我說祐榮就在前面200米,然後指著前面遠方的背影說就是他!

吹風團的Closer祐榮。
吹風團的Closer祐榮。

看到熟悉的黑色背影我腎上腺素立刻爆發,騎到祐榮旁時我只記得我喊了聲:「衝啊!」,後來Gary形容我幾乎是帶著「殺聲」刷卡過去的。

一喊完「衝啊」我馬上就後悔了,跟祐榮吹風吹了不下100次,我很清楚他回程在碎心坡的攻擊能力,這讓我心涼了一截,沒事耍什麼帥學人家喊殺聲,後來我眼睛餘光不時喵向左側深怕隨時換佑榮喊殺!直到進入八嗡嗡那段被迎面而來的風牆給嚇到……。

而這趟在對向我先看到騎得飛快的士官長,然後看到大龍,相對位置已經比上一趟追近一點點了。

看到士官長在路邊加油?

135k折返前再看一下騎乘時間,剛好4小時整,距離剩下45k,看來我需要利用順風騎到均速40kmh才有可能在5hr10內……。

接下來我幾乎是紅著眼睛往前衝,賽前Logo有說騎車心跳可以上看150,但只能在最後45k出現。然而從一早開始運動到現在已經曬了5個多小時的太陽了,我開始吃咖啡因試著維持專注力。

忽然在某個路邊我眼睛喵到士官長站在一旁揮手喊加油,我這下傻眼了,他這個老經驗了居然還能遇到事故,這提醒我安全才是回家唯一的路……。

最不想跟他同組的士官長。
最不想跟他同組的士官長。

最後剩下約20k時,我突然感覺眼前周圍有發黑的景象,想到以前聽別人說訓練太強練到雙眼發黑原來是真的!我的視野變窄了,好像只有眼睛對焦的正前方看得到畫面,其他四週都呈現黑影的狀況。這是我第一次遇到這情形,加上剛才看到士官長的狀況,我趕緊提高專注力,更小心翼翼的騎車……。

回到T2時,看到店長的單車居然出現在轉換區,我想他應該只騎了一圈身體出大狀況了。(後來聽說是甜菜根作祟讓他拉了幾天肚子,回來還去看醫生)

最後單車成績達到賽前預期的低標,有點激動的感覺,5個小時前我的腳很沈重時還想說今天沒戲唱了要轉郊遊模式的,在耐著性子堅持執行策略下,居然現在能重回爭取成績的狀態。

Bike: 5hr09 (前半2hr36, 後半2hr33)

226比賽是從路跑才真正開始

出T2轉換區時,手錶上時間顯示中午12:47,離早上6:15下水剛好大概是6.5小時,我需要跑進3hr28才有可能Sub10!

這個相當有挑戰,近4年來我比了6場226,路跑最佳的紀錄是3小時29分,今天的我需要比PB更快才有可能達標。

CT的路跑段可以切成2圈,每圈三段,第一段是活水湖4.5k,第二段進森林公園來回6k,最後一段是馬亨亨來回5k。

一開始要先繞活水湖一圈,中午時分人潮已經散去,那一圈的感受只有寂寥,113的選手也漸漸散去,偶爾有隔天來比賽看場地的選手與家屬,我望著天空的太陽:難道今天我還是無緣Sub10嗎?

Sub10真的好難。
Sub10真的好難。

第二段進入森林公園來回段,我看到大龍從對向回來,目測大概差距4k,後面追兵離我最近的則是東神,目測大概差距8k,心裡卻在納悶那祐榮呢?而這時候談排名還太早。

家人也是比賽旅行的主角

轉出森林公園口時終於看到店長了(原來選在那裡加油是因為離廁所近方便拉肚子),看到夥伴們的加油我更有動力,可惜沒有看到Daisy跟小孩?我想他們應該還在台東美術館吧?每次我外出比賽時Daisy總是擔心一整天的比賽小孩會太無聊,先看看當天有什麼當地的活動,這次的CT她就事先報名了台東美術館的小畫家活動,這讓已經4年級的女兒對於陪爸爸去比賽這件事還覺得是件好玩的事,當然這兩年多了年紀相仿祐榮女兒Mia陪伴,他們更是期待一起來玩。

女兒跟Mia在台東美術館當小畫家。
女兒跟Mia在台東美術館當小畫家。

跑完21公里時我看一下時間剛好是1小時45分,目前都在控制內,唯獨目前體力正處於低點。

腸胃也關門抗議了

跑跑段到24k前我吞了大會的gel共4包,但我發現我開始反胃,接下來的gel我只能小口吃三分之二,然後吐出一半。甚至我連吞鹽錠配水也吞不下去直接把膠囊吐出來,我知道我的胃已經開始抗議關門了,剩下的里程我只能喝可樂跟運動飲料來補充能量。

每次經到森林公園門口時親友團們都在那裡加油,他們總是很開心的跟我報告和前面大龍差距的時間,從18k時的差4分鐘,到28k時的差2分鐘,我能回應跟感謝的其實只剩下我越來越難看與蒼白的臉色。

女兒的擊掌比gel還有用。
女兒的擊掌比gel還有用。

終於剩下最後一趟馬亨亨來回,店長騎著機車出現在快車道上,他告訴我加油團們已經往終點移動了,追了9個小時一直望眼欲穿的大龍終於在最後一次跟我面對面交錯而過,我們的距離大概是400米,其實一直到這一刻我才覺得我有機會追上最熟悉的背影的大龍哥。

從5年前認識大龍以來,加上店長,這幾年不管是訓練或比賽,我們三個不知道互相傷害多少次了,226早已sub10的大龍哥一直是我們北風團的火車頭,這是種良性競爭(互相傷害),誰贏得比賽另兩個人都不會覺得意外。

多吃水果向賴神致敬。
多吃水果向賴神致敬。

店長比我還著急Sub10

我已經一段時間沒有看錶了,因為現在身體狀況不允許我加速去拚時間,乾脆不看時間只求順順進終點。好不容易離開公園進入濱海道路,又看到不知道已經等了多久的店長又騎著機車出現在那邊,他咬牙切齒的說:

「現在是4點04分,還剩下11分鐘Sub10,還有機會不要放啊!」

幾乎一個小時沒進食的我狀況一直處於低檔,為了回應店長,我抓著三鐵衣左胸上的「Dream 2020」,對自己說:「來吧!I can do this all day!」,是時候不留遺憾了。

I can do this all day!
I can do this all day!

我以爲只剩下2k卻變成3k

比悲傷更悲傷的事就是我以為剩下2k就是226終點,然而跑了快1k卻看到路邊的牌子掛著「Last 2km」,然後原本以為該切去終點的路線居然要繼續往前跑?原來哩程的牌子沒放錯啊?這下我的Sub10真的又飛了!

然後腦海裡浮現加油團們在終點前,看著時鐘一分一秒過去著急的樣子,我突然笑出來了…..。

好不容易進入最後的鐵花藝術村,紅色的旗海立在綠色的草皮上,終點主持人喧嘩的廣播也越來越大聲,最後的紅地毯我試圖尋找家人的身影。

我的北風團好夥伴們。
我的北風團好夥伴們。

然後最後是陪我一整天的吹風團好夥伴們,喔不!是一起努力好幾年的北風團夥伴們,他們願意陪著我一起進終點!

We win!
We win!

我心裡的OS: 「We win!」
Run: 3hr33
Total: 10hr05 (PB)
這場比賽的痛苦程度絕對是我印象中的前幾名,看到明天過生日的Daisy走過來我立刻紅了眼眶,抱緊她並在一整天跟她說的第一句話就是:「真他X的累,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
大龍也回來了。
大龍也回來了。
謝謝Jovi辦的好比賽。
謝謝Jovi辦的好比賽。
成績單。
成績單。

以上照片感謝Bill哥、牛哥、俊瑋哥。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ChallengeTaiwan
#BalanceYourLife
#Dream2020
#Project1000
#32GiTaiwan
#Z3r0dTaiwan
#Lakecycling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