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宏:站上頂峰是場華麗的賭注

0
3441

圖、文:愛輪氏

38年車界經驗,反思競技運動的必要性?

01_MG_3723

台灣自行車運動發展,是勇往直前還是故步自封,56歲的黃金宏點滴在心頭,他年輕時曾是自行車國手,退役後服務於自行車產業,轉至自由車協會服務長達16年,承辦了14屆環台賽,2003年起任職於台北體院自行車講師。一路走來始終離不開自行車,個性敦厚的他無怨無悔的將所學貢獻於車界。

自行車休閒大幅進步,現已成為普及的全民運動;自行車競技不是沒進步,當亞洲鄰國健步如飛,台灣步履維艱。

「自行車競技從來就不是重點發展項目,首善之都沒有一座自行車場,更別談到周延的培訓系統、運動科研,要成就一位頂尖運動員,從來就不只是一個人的事,是整個團隊的努力與付出。」黃金宏直白的點出台灣自行車運動的困境,即使曾獲選國手出國比賽,現在的他騎自行車是為了鍛鍊體能。到賽道上當裁判長,但他不再競技;在台北體院擔任講師,但他不鼓勵小孩從事競技運動。

競技運動不是死路一條,卻是一條人少難行的小徑,他從不鼓勵別人參加。至於懷抱自行車夢有意成為頂尖的,他也不反對,就像他的姪子朱梵心也是自行車運動員。

02_MG_3726

03

在我們那年代,先顧肚子再當國手

成長於新竹市,家中有5位兄弟姐妹,黃金宏與弟弟都練過自行車。小男孩都渴望速度、追求快感,促發他立下志向騎自行車的,是1969年於新竹舉辦的省運會(現為全運會),看著慓悍車手騎著金光閃閃的競賽彎把車,他也夢想著要擁有一輛,卻沒料到會走上國手之路。

高中就讀夜校,白天當送貨員,由於當時未滿18歲無法取得機車駕照,黃金宏當起自行車快遞。熱愛戶外運動的他在學生時期也加入田徑校隊,專長5千公尺,在田徑訓練與騎車送貨的無心插柳中,鍛鍊了良好的體能,也靠著打工積蓄買了一輛1千2百元的自行車。

1975年,高中畢業,黃金宏巧遇台北市代表隊,促使他走上自行車之路。

「教練,我們今天在練車時遇到一匹黑馬,他騎著一輛通勤車加入我們團練,我們抽他都抽不掉,反而我們的車手爆掉好幾位。」當時的台北市自行車代表隊員這麼形容黃金宏,於是他受邀加入車隊。

04_MG_3738

父母沒反對你加入車隊嗎?

「以前的車手是單純的喜歡騎車,享受與其他人競速的快感,沒人以職業車手為目標,而即使我當國手的日子,也是白天工作當送貨員,抽空練車鍛鍊體能。」黃金宏回憶起選手時期,由於從事自行車競技的人口少,有天份、肯苦練的車手就能初露頭角。加入代表隊1年後,他的競賽成績突飛猛進,先後取得多面省運會獎牌、當選國手,代表台灣參加國際賽事。

1978年,黃金宏入伍從軍,短暫畫下3年車手的句點。進入社會,他服務於自行車產業,1985至2001年起任職於自由車協會,16年來先後與3任理事長共事。

「標哥(劉金標)對自行車運動的投入是有目共睹,他親力親為、有計畫性的籌辦環台賽,而他身為業界領袖,號召同業共襄盛舉;標哥擔任理事長時期,是台灣自行車競技的黃金發展期。」黃金宏說道當時劉金標提出外銷自行車「一車一元」計畫,透過自行車輸出公會認證出口的方式,每台捐贈1元給協會作為推展自行車運動基金。

有錢又肯辦事,那是標哥任職理事長的寫照。那現在的理事長是甚麼風格?

「現在各單項協會的理事長多由政治人物出任,方便與政府機關溝通,藉以取得補助款。」黃金宏對於目前的自由車協會不予置評,只說他們也很辛苦,辛苦的找錢。

05_MG_5038

黃金宏擔任台灣多場賽事的裁判長,對車界瞭若指掌。

自行車從來不是重點發展項目

競技運動是要砸錢的,1980年代,台灣的自行車競技在亞洲屬於三流車隊,但30年後,台灣的自行車競技分別由林志勳及蕭美玉取得亞運金牌,我們有所進步,卻比亞洲鄰國來得慢。「看中國大陸、香港、馬來西亞等,他們的政府大刀闊斧的投資於自行車運動,培養出多位世界級車手。」黃金宏表示台灣將棒球、跆拳道當作重點發展項目,自行車運動在沒有強而有力的經濟後盾下,要成就出站上世界舞台的車手,選手得有萬中選一的運動天資。

筆者不禁追問,既然目前的協會如此認真的找錢,還可能因為募款不足而停辦2014環台賽,顯見以政治人物來領導運動協會,在台灣成效不如彰。假使,我們換一位自行車業界領袖來出任理事長,是否台灣的自行車運動會更有競爭力?

「只能說這位人物在在政商之間要擁有良好的人脈,畢竟現在的競技運動牽涉的更複雜了,尤其在運動商業化之後,沒有錢辦不了事。」曾任職自由車協會的黃金宏對此不願多評,但有時候也對於自由車協會的領導風格頗有微詞。例如2013環台賽,克勤克儉的自由車協會只允許1支台灣隊伍參賽,相較於其他國家所舉行的國際賽事,例如亞洲頂級賽事環蘭卡威,馬來西亞車協也至少保留了2支地主車隊,以提升該國的自行車水準。

台灣的自行車是世界一流,但那指的是代工製造業,至於自行車運動…

「對於那些以職業車手為目標的年輕學子,我們必須認清事實,在職業運動,只有金字塔頂端的選手才能找到出路,若你的天分不足、耐受能力差,那就不該傻傻的騎車。」黃金宏語重心長的談及自行車手的出路,強調從事運動並不會誤了人生,關鍵在於你怎麼規畫人生?

另外,身為體育學院裡的自行車教練,黃金宏也直指部分學生的心態是將運動競技作為階段性任務,以取得大學文憑為終極目標,有些車手進到大學後就疏於練習,消失於車壇,使得台灣的自行車競技難創佳績,驗證了「小時了了,大未必佳。」

06_MG_3714

黃金宏於台北體院擔任自行車教練,圖為室內練習。

比起菁英競技,我們更該發展全民運動

自己曾是多年國手、服務於自由車協會,目前是自行車教練,黃金宏在自行車領域擁有完整的學、經歷,而他卻語出驚人:「比起關注於少數的菁英競技,當前的台灣更該將重心放在推展全民運動,就像打造一座金字塔,沒有穩固紮實的根基,怎麼堆疊出高聳入雲的頂峰。」

在自行車領域愈久,黃金宏也思考著自行車競技的存在價值,因為在目前的體制下,台灣要成就一位站上國際的車手相當不容易,他清楚這是條困難重重的小路,他也尊重別人成為車手,而一旦立定志向,就該勇往直前的成為頂尖,途中你很可能你慘遭淘汰,別怨天尤人,競技的本質就像是一場賭注,正因為充滿不確定性才精彩。

07_MG_3759

幾十年前,我們都是出於好玩而接觸自行車,先顧肚子再來玩車;現在,運動可以成為賴以維生的職業,但我們必須認清事實,台灣的自行車運動走向職業化的困難度頗高。黃金宏對自行車依舊熱愛,從年輕時的追風競技轉為運動健身,他的經歷透露著:競技從來就不是大家的事,活得健康快樂才是全民該追求的。

全民運動的提升,才會吸引更多人從事運動競技。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