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教會擁抱自我 接受自己真實的模樣

0
949

1990年,琳賽‧沃爾特 Lindsay Walter 出生時是一頭漂亮的紅髮,很薄很短,接近黑色的赤褐色。Lindsay回憶她曾經看過自己的嬰兒時期照片。

兩年後,因為自體免疫疾病圓禿症(俗稱鬼剃頭)導致琳賽全身毛髮留存不住,逐漸脫落。在當時的幼小年齡,她壓根無法理解這對生活意味著甚麼。琳賽在四歲時得到第一頂假髮。當她開始成長之後,才理解圓禿症是甚麼狀況。因為附近沒有相同的人,這很難為他人所理解,於是她只能躲在假髮底下,隱瞞自己對他人擁有頭髮的妒忌。

中學時期,琳賽沃爾特被嘲笑被戲弄,生活很艱難。「琳賽沒有頭髮,」其他孩子會嘲笑她:「你是個禿頭。」受欺負的她沒有告訴老師,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她認為自己是醜陋的,極度厭惡照鏡子,刷牙時甚至會盡可能避開鏡子。

戴著假髮的她,當有人問起時會謊稱:「不,這不是假髮,這是我真正的頭髮。」琳賽很少脫掉假髮,即使在自己家也是。盡可能不讓任何人看見她光頭的模樣。每天用雙面膠把假髮固定在頭頂上。

從小學、中學、高中,甚至是在明尼蘇達德盧斯大學打籃球時,也會在半場或比賽間換掉濕滑膠帶,用特殊的膠水或是頭帶固定假髮。因為熱愛打球卻又久戴假髮,這使得琳賽得到皮疹,有時會因為抓癢而破皮。儘管很不舒服、很痛,但琳賽壓根不考慮脫掉假髮這件事。

她戴著假髮做任何事,在大學上課、上健身房,或是在炎熱的夏季外出,參加馬拉松賽也是。大四的年紀,琳賽因為想嘗試跑一回馬拉松而開啟了跑步生涯。賽前幾個月的訓練,她沒有遵循特定的計畫,每一次的跑步不管多久,她都沒仔細地記錄。

她戴著假髮做任何事,在大學上課、上健身房,或是在炎熱的夏季外出,參加馬拉松賽也是
她戴著假髮做任何事,在大學上課、上健身房,或是在炎熱的夏季外出,參加馬拉松賽也是

比賽當天,當每個人都在熱身出汗時,身為新手的她得到很多友好的問候與支持。比賽期間,那種正面樂觀的氣氛依舊不變,有些人對她喊著『加油,琳賽!』、『堅持下去!』在她多年的籃球生涯中,從來沒有經歷過此般熱情的支持、聲援。然而,第一次的馬拉松仍然很辛苦,她的雙腿疼痛、身體脫水…。

琳賽跨過終點後,驕傲的感受隨即湧上心頭。「我跑了一場馬拉松,我是馬拉松運動員。」她想。儘管琳賽的訓練計畫不正確,但她至少沒有停下來走路,最後跑出4小時05分成績。然而,最令她費解的,是來自其他人、她的朋友、甚至是陌生人們的支持與鼓勵。

從那之後,琳賽開始迷戀上長跑。目標是在27歲時跑27場馬拉松。畢業後她搬到北卡羅萊納州,把熱情移轉到馬拉松上。當她參加的比賽越多,人們就越認為她是運動員,而不是很奇怪的人。人們不在意她的光頭與圓禿症,而是說:「挖喔,你跑得真好。」最重要的是,跑步社群中的多樣性,每個人與眾不同,也都有各自的故事,對她來說激勵人心。事實也證明,當她跑得越多,就越不在意自己的光頭。

快轉到三年前,有一回琳賽在住居四英里的地方練跑時,她回憶起最近的成績與個人成長的故事。很難解釋是甚麼,但突然湧現的念頭讓她哭了起來,她撕下了假髮。

「天啊,我做到了。」琳賽看著過去二十多年的自我保護,彷彿卸下了一個重擔。長期以來守住的一個秘密,她終於解放並尋得了自由。跑步讓她找回了自己。回到家中,她看著鏡子裡陌生的自己。她摸摸了自己的頭型與映照在頭上的光芒,琳賽意識到她覺得自己很美,很漂亮。於是琳賽把假髮掛在淋浴間,告訴自己『我再也不需要這個了』。兩周後,她決定第一次以光頭的姿態參加馬拉松賽,2016年聖地牙哥馬拉松。

當天早上她非常緊張,緊張的不是跑馬拉松,而是害怕擔心在公眾中光著頭的模樣。腦海裡不斷地重播過去人們的負面詞句,她考慮是否該重新戴回假髮。這時候她想起之前解放假髮時的快意感受,於是她提醒自己振作起來前往比賽。

起跑點上,同樣的,人們之間友好、彼此加油,有些人甚至摸了摸她的頭以求幸運。比賽過程中,大家對她的呼喊比往常更為激動。而當最後她跨過終點線時,她舉起雙手,成為自己想要的那個琳賽。

她與其他人訴說導致她禿頂的圓禿症問題,也沒再把假髮戴回去。很特別的是,身邊沒有一個人要她把假髮戴回去。

現在的琳賽參與了馬拉松訓練,特地為了撞牆期而開始32公里長跑。每次只要通過這一個距離。她就會想起多少年來隱藏在假髮之下的自己,害羞、尷尬、害怕任何人看見。現在的她,即使沒有假髮,跑步、生活、快樂與堅強,充滿信心。

她通常六周會跑一回馬拉松,或是超級馬拉松比賽
她通常六周會跑一回馬拉松,或是超級馬拉松比賽

截至今日,琳賽已經完成了36場馬拉松,她通常六周會跑一回馬拉松,或是超級馬拉松比賽。接下來的一年,她想跑一場百英里賽,她期望能跑一百場馬拉松賽。

越過終點線是難以述說的感受,不管哪一次,都可以讓琳賽獲得驕傲。成長過程中,假髮讓她保有信心。現在,脫去假髮不只讓她充滿信心,也讓她更清楚明白自己是誰。

現在28歲的琳賽,跑了三十多場馬拉松賽,而光著頭的面貌是她最喜歡的模樣。
現在28歲的琳賽,跑了三十多場馬拉松賽,而光著頭的面貌是她最喜歡的模樣。

儘管如此,人們還是不時會有負面的評論:「你戴假髮時更漂亮。」但無論是甚麼時候聽到這樣的說詞,她都不再放在心上。當琳賽剛開始跑步時,她習慣低下頭不與其他人四目交接。現在的琳賽抬起目光,與路上的每個人揮手與聊天。透過跑步,琳賽接受了自己的外貌,這項運動不僅教會了擁抱,也真心地喜歡。

現在28歲的琳賽,跑了三十多場馬拉松賽,而光著頭的面貌是她最喜歡的模樣。

參考來源:runners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