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馳十年鐵人魂不滅 吳承泰遠征日本血淚始末

0
1414

6月23日,正好是韓國慶州亞錦賽結束後的隔天,台灣17位代表隊選手大多處於休息或調整的階段,然而同個時間,另一場ITU系列賽的日本蒲郡市亞洲盃,才正準備開戰;兩位參加的台灣選手中,吳承泰是其中之一。

(左)吳承泰、(右)林志峯,兩人代表中華隊出征日本蒲郡市亞洲盃。
(左)吳承泰、(右)林志峯,兩人代表中華隊出征日本蒲郡市亞洲盃。

「游完第一圈上岸,接著跳往第二圈時明顯感受到腳底有些異常…。」

這場日本蒲郡市亞洲盃跟其他賽事較不同的地方,在於大會採取水中出發,一手扶著岸邊、聽到鳴笛才能離開。吳承泰說他當時會選擇這場賽事的原因,除了日本選手的實力水平高、比賽氛圍也相當良好,故希望藉由到日本比賽的經驗,提升自己與國際選手之間的競爭力。

「游泳項目可以在前段班上岸,並且自行車可以跟住前面的領先集團。」吳承泰在賽前對自己期許。然而,就在吳承泰第一圈上岸,準備進行第二圈游泳時,他感覺自己的右腳底有些異常,但在比賽的當下可沒時間讓他多想,吳承泰縱身一跳、再度重返游泳賽道。

下一次上岸,吳承泰跑進轉換區,此時他的右腳掌已被劇烈的疼痛感包圍,但他知道現在沒有時間停下來看到底怎麼回事,因為在標準距離的賽事中,勝負往往就在這短短幾分鐘之內。吳承泰咬著牙、一跛一跛的將單車牽出轉換區,做好落後的心理準備、全力放膽追擊。

沒想到接下來的發展再次重擊吳承泰,當他一跳上車,左腳立刻抽筋。「有可能是因為右腳有傷,所以在轉換區跑步時,將身體重心全移到左邊,造成左腳肌肉負荷過大。」吳承泰回想當時比賽的狀況。眼看著前方的集團越離越遠,承泰只能先暫停下來拉筋舒緩,最後再與後段班的選手互相合作,靠著一番決心和努力,吳承泰所處的末班車,一路抓到10多位選手,更在單車項目結束前一舉前進到第三集團。

「我覺得整場比賽下來,自行車是我比較滿意的項目,」承泰說:「就算全部 40公里的賽道幾乎都維持高速度的衝刺狀態,就像是高反覆的間歇訓練,但意外的是在高強度下,實際上我還覺得自己仍有力氣再往前衝!」吳承泰表示在單車結束後,雖然體能狀況還不錯,但因為腳實在太痛,所以當下他對自己說:「能跑多少就跑多少。」最後吳承泰以總成績2小時00分59秒完成比賽。

賽後吳承泰坐下來把腳掌翻過來一看,是一道深達2.5公分的傷口。「有五個人一起架著我進醫護室,醫生拿著一支尖尖的剪刀將沙子從傷口清出,當下真的痛到哭出來。」

儘管在賽後,吳承泰並不滿意最後的成績數字,但他在心底卻相當肯定自己:「很佩服我當時有那樣堅強的意志力,也非常滿意在心理層面上的表現。」

「以往都是別人為我安排訓練,現在換我有機會指導學生。」

身兼選手、教練和研究生身分的吳承泰,近幾年對於教學慢慢累積出自己的心得:「為了更了解訓練方法對於選手或我自己的適合程度與否,我做了台灣第一個台灣鐵人三項競技的實驗,希望在訓練層面上有更進一步的學習與發現。」

儘管目前因為身兼多職,常常讓吳承泰需要兩地奔波,但對他而言,這也是另一種學習與幫助;因為透過教學,吳承泰更專注在訓練上的思考與學習,「今年世界中學鐵人三項隊表現優異的孫明亮,就是我的學生。」吳承泰提起得意門生,語氣滿是開心與驕傲。「我很榮幸可以幫助年輕選手,和他們一起追夢。」

吳承泰與指導學生孫明亮(右)在賽場上合影。
吳承泰與指導學生孫明亮(右)在賽場上合影。

「游泳是集團的產生、跑步是輸贏的關鍵。」

今年二月,吳承泰犧牲與家人過農曆年的時光,隻身前往紐西蘭進行為期五個月的移地訓練。「今因為上半年的國際賽事游泳沒有很好,所以有特別提升與加強游泳項目。」而在日本蒲郡市亞洲盃之後,吳承泰表示現在除了游泳,跑步也需要再做補強,下一場比賽將是7月6日的中國嘉峪關亞洲盃,希望能夠再有所進步。

「珍惜每一次訓練和比賽機會,現在似乎更享受其中。」

2019年是吳承泰接觸鐵人三項的第十個年頭,而剛好就在去年底,吳承泰考慮到經濟和研究生的論文研究壓力,深怕自己達不到教練的要求,故毅然決然與配合兩年的澳洲教練解約,以至於現在的訓練都是承泰自己安排。

在忙碌的生活中,吳承泰不僅要教課、做研究,更還找時間訓練,在沒有教練的督促下,還能維持規律訓練嗎?而這個疑問承泰回答的很篤定。「這十年來其實對於比賽和高強度的訓練,常常會覺得壓力很大;而現在訓練的時間縮短了,不像以前有很多時間可以進行休息和恢復,但也可能因為這樣,反而更珍惜每一次可以訓練和比賽的機會,我現在比以前更享受其中。」

「我喜歡鐵人三項,這十幾年來沒有改變。」

十年,吳承泰經歷許多身分的轉換。從喜歡運動的男孩,變成台灣鐵人三項代表隊國手;從每天只要專心訓練的選手,變成可以指導他人的鐵人三項教練。

而唯一不變的是吳承泰對鐵人三項的熱忱。「我喜歡鐵人三項,這十幾年來從沒有改變。」

圖片來源:吳承泰

認識更多吳承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