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員的榮耀平反 據理力爭如何改變未來

0
216

不久前,美國奧委會在其奧運名人堂記者會宣布了2019年入選者共13人,入選者將於11月1日頒獎典禮上獲得表揚。我們很難全把這些人記著,但有兩個例外,兩位老者相較其他人顯得格外醒目,一追蹤之下才知道他們是曾被奧委會流放多年的運動員,約翰·卡洛斯與湯米·史密斯。

照片來源:washingtonpost.
照片來源:washingtonpost.

1968年墨西哥奧運,贏得200公尺賽金牌的跑者湯米·史密斯 Tommie Smith 與銅牌約翰·卡洛斯 John Carlos,在頒獎台播放美國國歌時舉起他們帶著黑手套的右手。旁邊的澳洲白人選手彼得·諾曼雖然並無參與舉手,但也配戴象徵正義公平的奧運人權勳章表示支持。當時南非與美國種族主義與種族隔離紛爭不斷,此舉是為了聲援非白人人種,企圖為他們爭取平權。

照片來源:washingtonpost.
照片來源:washingtonpost.

這一個沉默的抗議舉止讓兩人陷入遭受危機與殺害的惡意威脅,奧委會終身禁止兩名非裔運動員爭取奧運資格。而澳洲人彼得·諾曼回澳洲後也遭到封殺,一生與奧運無緣。在紛爭等議論塵埃落定後,直到1996年國際奧委會終於承認對當年兩位非裔美國人的懲罰有錯,致歉並邀請已經51歲的湯米·史密斯參加亞特蘭大奧運火炬的榮譽接力。2012年澳洲奧會委員會也向已逝世的彼得·諾曼致歉,感念他在種族平等上的卓越貢獻與付出。

美國學者Jules Boykoff著述了一本關於奧運歷史的書籍時,特地採訪了約翰·卡洛斯,他說:「這麼做是要引起全世界對不幸的人們所面臨困境的關注,喚醒那些良心沉睡著的人們的意識,鼓勵人們堅持正確的立場,而不是毫無作為。」約翰與湯米當年做到了,這確實引起了許多討論、後續也揚起風潮。

在國際奧委會及其主席艾弗里·布倫達奇(Avery Brundage)的巨大壓力下,這兩人從奧運隊伍中被踢出去,48小時內離開墨西哥。發表聲明為,該兩人的行為違反了體育運動精神。

相隔51年之後,美國奧委會在新聞稿中,宣布卡洛斯與史密斯將成為奧運名人堂一員,因為其勇敢、無懼不公平的民權運動進行實際上的辯護。這兩位不只是擁有身為運動員的價值,更有著傳承啟迪後世的傳奇人物。正義遲來,兩人終究以當年受責的行為獲得平反。

照片來源:中央社
照片來源:中央社

這兩位在多年之後受封為民權英雄,可運動員參與和平抗爭行為、甚至是為不公義的賽事結果做出反抗仍充滿討論。各位肯定還記得,兩個月前因為禁藥問題備受爭議的中國游泳選手孫楊,儘管在世錦賽奪下金牌,但禁藥風波未解。澳洲泳將霍爾頓(Mack Horton)與英國22歲選手斯科特(Duncan Scott)拒絕同台合影。這種無聲的抗議獲得輿論上的一致肯定,而後來孫楊在頒獎台後嗆聲的行為更是受到國際游泳總會的警告。

我們的選手,該是為了公義與理想而發聲,而是屈服於體育協會的壓力而沉默?我們有太多運動員在不得不的情境下必須選擇沉默的案例,譬如網球選手謝淑薇事件、莊智淵退出國家隊事件,包含許多協會打壓教練及選手等案例。但如果遇到了不公義的事件不做發聲,是否會導致未來的選手與環境更為惡劣,並受屈於組織的威嚇之下?

如果據理力爭的後果是如兩位先驅一般,換來的是運動生涯的中止與長達多年的受辱。那麼未來會有選手敢提出自己的想法、並表達抗議嗎?長達51年後才換來的奧運名人堂入席,對運動員而言是一種諷刺,但至少是遲來的道歉。因為他們所表率的精神,時間與歷史早已印證了兩人的價值。

內容來源:washington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