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限之前還有路走 周青談他的人生思索

0
1971

皮膚黝黑的身上是一襲運動風格,這些年開始嚴苛訓練的周青,下巴稜角瘦得明顯。運動員總有稚嫩與成熟的一線之隔,現在的他歷練許多事,似乎心態上更為洗鍊、真摯。

只是跟隨著熱情不斷地走,因而發現更寬廣的道路

周青打小時候就蒙受家族培養,希望未來接手成為企業第二代。高壓的管教方式下,高三的某一天周青想不開便離家出走了。這才讓家族驚覺所施予的壓力失當。好說歹說,周青才終於回了家。那之後,他的父親就放手任其自由發展。

在當時,為了要提升自信,親戚朋友推薦周青去打網球,沒想到就這麼糊里糊塗地開啟了運動之路。網球打了一陣子開始接觸到鐵人三項運動,受到迪克老爹Team Hoyt的故事打動,他把目標設定在鐵人們的夢想KONA聖地。真正開始越野跑則完全是無心插柳,當初到台北念書時被朋友帶去跑 Hash (越野俱樂部)因而開始走上這條路。

不作半吊子,做好一件事就好

周青是個自許甚嚴的人,談到把重心擺在越野這件事提出自己的說法,他認為不應該用這麼狹隘的說法。「應該說我想先把跑步練好再接觸腳踏車及游泳,我不想每一項都是半吊子。」他說。專注在一件事上很重要,這是他一直以來的理念。前兩年在台北超馬時,看到周青參加了6小時賽,想說他參加的越野賽動輒六小時以上,為什麼不參加12小時賽。他只是淡淡地回應我:「我先把6小時賽跑好再看。」那一天,他跑了73.5公里,是國內男子25-29歲組紀錄保持。

對周青來說,越野跑具有不同的面向:一部分是對這個世界的探索,以及藉由運動與自我對話,此外,運動可以他心靜下來。因為不滿足只在學校操場、柏油路跑步。透過越野跑可以接觸大自然,反而可以更能釋放情緒。

對於跑越野這塊,起初家人非常擔心,但周青花了長時間去建立共識。人生是自己的,對自己的選擇負責就是最好的方式。每個人從出生那一刻便不斷面向死亡,與其渾渾噩噩的過日子,倒不如選一個目標讓每天都過得踏實一點。見識到周青的決心與認真,家人轉而支持。

享受挫折 不斷反思與追求進步

越野跑並非一帆風順,但是所歷經的挫折與情緒都會成為滋養茁壯的土壤。2016年Annapurna 100 競賽,周青在尼泊爾比賽時受傷,一個人摸黑走回來。2018年環勃朗寧極限越野系列賽的CCC組別中棄賽,以及今年初阿基里斯腱長了骨刺,這些都曾經讓周青萌生退意。

「當然,不運動的我還可以做什麼?這問題我很早以前就問自己了,也是因為這樣我在大學時期是雙主修企管跟體育,當有一天我跑不動時起碼不會餓死街頭。」周青笑說。

從小就在挫折與失敗經驗中成長的周青,打小就養成了『反脆弱』的性格,加上人生中遇到的貴人的鼓勵與幫助。儘管這一路起伏不斷,但仍是持續地走了下來。他談到,我從不間斷地懷疑自己,雖然現在也沒成功到哪去,但在看到自己極限之前,我還有很大一段路可以走。

因為喜歡越野跑,所以推廣

現在的周青固定帶領BHRC及推廣越野跑的活動,他談到越野跑在國外非常風行,近年來在中國、香港等亞洲地區呈現爆炸性的成長,但台灣受限於山岳管制條例,以及地方環境等問題,讓台灣戶外運動呈現不均衡發展。

面對現有的限制,如果只是一昧地反抗,不一定能改變現狀。但只要有越多人參與過,感受過戶外自然的魅力,就越能重啟這個格局。「我想藉由俱樂部及跑團形式,雙管齊下把越野跑推廣出去,目前這些只是在累積經驗跟建立典範。」他說。

他也談到,現況的台北越野跑不管參與人數與路線運用幾乎飽和了,是已開發地區。周青認為向南發展是目前至關緊要的環節,此外,要把一項運動奠基於文化創造價值,體育商業化也避不可免。「你想想看,包含衣服、背包、頭燈、補給品,」周青說:「越野跑的商業價值非常高,這項運動在不久之後會發生巨大的改變。」在體育趨勢ISPO網站上也確實提到,戶外運動及越野跑每年一年比一年更盛。

邁向國際 品牌的價值與精神

周青與Salomon是在2017年接觸的,當時有許多品牌找到他,嘗試組織國內的越野跑隊伍。選擇了Salomon包含認同品牌的價值與精神,以及喜歡Time To Play的想法。此外,對他邁向國際是非常有幫助的。

「所有的裝備我可以自己花錢買,但有什麼是非透過品牌不可的呢?」他說道:「國際賽事名額、選手訓練營、品牌公關活動..等等,這些才是我想要的。」周青想的,不只是立基於台灣,更是朝向國際發展。

現階段周青的目標是朝Salomon國際隊發展,但對此他也承認:「但這門檻太高了,PI最少要850。」現在的他只能不斷地努力,至於有沒有達成都無妨,就用四個字來形容『盡力無悔』。一當你付出了努力,無論如何,都不會留下悔恨。

周青的一天

儘管很多人認為周青是職業選手,但他自認為只是『業餘組菁英』:「職業選手這稱呼大家看得太嚴重了,最起碼收入與支出要先能平衡才行。」但他很樂意分享每日的生活作息。

周青每天訓練大概兩到參餐,早晚各跑步一小時,每周安排兩回重量訓練,每周里程約莫在120~140公里左右。偶爾會進行一些輔助訓練如redcode、Pilates。周末則會安排一個賽事,結合訓練跟踏青,也從城市環境中釋放自己。至於沒事在家都做什麼呢?周青笑著說:「跟大家報告一下,我很喜歡看卡通,這是我的紓壓方式。」

良好的訓練背後是健康的飲食基礎,針對飲食周青吃得比較清淡,用海鮮來代替肉類,蔬菜吃的比較大量,隨身攜帶一瓶橄欖油在外食時使用。至於酒精這方面,周青笑說:「我還是會喝的,長距離或大熱天訓練完會喝一點點啤酒,小酌有益身心健康,你說是吧XD。」

成功人士的定義

「成功人士的定義是甚麼?更多的錢,或是更有名氣?都不是。」周青說。能擁有自己的一方之地,而且能回饋整個社會,就是他認為的成功人士。擁有佳績、生活無虞,謙稱自身幸運的他不認為自己目前是成功人士,儘管如此,他無私地分享自己所知的一切,推廣並讓更多人感受戶外越野的魅力。

真正的幸福,就是透過自身去感染他人,回饋社會,並且努力讓自己活在當下。周青沒為自己的人生下定義,正如沒有任何框架能侷限住他。

照片來源:周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