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淚撒種歡呼收割 陳逸寧的跑步人生

1
4160

在今年108年桃園全國運動會代表苗栗縣出賽的陳逸寧,這是她首度參與全國運動會。「我盡力去跑了,」陳逸寧說:「我滿意成績。」談起一萬公尺決賽後的隔天,儘管雙腿疲勞仍加班到晚上十一點,只為了把工作設計稿交出去。在別人眼中像是個小女孩的陳逸寧,至今的人生路都走得很認真。

非科班出身的陳逸寧,運動的開端是因為加入管絃樂團、合唱團,為了提升肺活量而跑步。但這樣的日子隨著大學、社會新鮮人生活就停擺了。「後來會再跑步是為了想減肥,」她笑說:「我很喜歡喝手搖杯,一天會喝兩杯。」跑到後來,減肥已經不再是重點,而是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力量來源。

當初只是為了減肥,後來跑馬拉松一跑就上癮,在2019年東京馬拉松跑出3小時11分的個人成績。逸寧談起當初,那時的拚勁只是求一分感情上的好強,現在的她談起過往回憶只是笑笑地一掃而過,那份陰霾如今已不再煩擾她。「我現在會提醒自己要想得正面。」她說:「要感謝男朋友不停地教我。」現在的她,為自己而跑,那麼就想跑得比過去更好。

首度挑戰全國運動會

陳逸寧坦承很開心幸運能參加全運會,格外珍惜這次的機會。能順利取得代表地方的選手資格,很感謝苗栗當地知名的跑者、曾在1996年曾文水庫馬拉松跑出2小時23分28秒的曾義財教練,在他的鼓勵與建議下,陳逸寧才有機會代表苗栗縣出賽馬拉松。她說:「對我,能參加就可以吸收一個經驗。」比賽狀況變化瞬息,她在意的是競賽的過程,並從中學習教訓。

這次報名一萬公尺與馬拉松兩個項目,也是為了師法他的教練王子銘,但兩種項目的訓練方式與競賽方式大相逕庭。陳逸寧割捨不了對馬拉松的熱愛,也有意願嘗試場地賽的較勁。場內賽較為嚴苛,卻可以刺激她有更好的突破。比完這次一萬公尺項目後,她笑說,希望未來能多跑看看場內賽。

擔任平面設計師的逸寧,肩負工作責任感,時常加班到夜晚。十月二十號的下午四點,她在桃園巨蛋體育館的一萬公尺項目跑出40分11秒的成績(排名第七),完賽後的她只感覺雙腿異常沉重,心底默默就生了擔憂:會不會四天後的馬拉松跑不動?

照片來源:尋寶網 簡哲鴻 (貢丸)
照片來源:尋寶網 簡哲鴻 (貢丸)

身為社會人士,即使有比賽仍要為自身的工作負責。一萬公尺賽的隔天,在辦公室裡加班到十一點,身上帶著完賽後疲憊,與睡眠不足的精神。數日後,逸寧在全運會馬拉松跑出3小時12分15秒,只比個人最佳成績慢一分鐘(第七名)。跨過終點的她耗盡全力,險些就要倒下來,半途中一度懷疑自己要棄賽了,甚至認為根本跑不完。如果是過去的她可能就放棄了,但現在的她擁有更正面的力量去面對。

照片來源:尋寶網 簡哲鴻 (貢丸)
照片來源:尋寶網 簡哲鴻 (貢丸)

「你可以的,你可以的,」逸寧說:「我不斷地對自己這麼說。」

成績好壞已經不是重點,而是這段過程值得回憶留念。她坐在會場的椅子上,休息了好一陣子才讓身體復原過來。「我盡力了,」她臉上洋溢著笑容說:「我很滿意。」

All in 的勇氣

如果觀看逸寧參賽的每一回,都不難發現她面容洋溢痛苦神情。偶爾,訓練時也是。彷彿把生命力猛烈傾注於其中,像是撲克桌上帶著疑慮、卻仍然梭哈的賭徒。運動彷彿就是種賭博,她引用8雞大舌教練林旻杰的話說:「只有破紀錄跟爆掉,沒有持平的選項。」於是,在賽事鳴槍開跑,逸寧總會告誡自己不要爆衝。因為跑步一如她的人生──All in。

照片來源:陳逸寧
照片來源:陳逸寧

曾在小時候罹患血小板疾病的她,曾經一度以為會喪命,痊癒之後走過這一遭,她看待事情的態度就顯得格外嚴謹。不管是對工作、感情或者是跑步這項興趣。「不管是甚麼事情,」她說:「我覺得態度很重要。」這份對『態度』的堅持,養成她好強的性子。剛出社會工作的時候即使一天只睡三個小時,要想辦法在一周內提出設計文稿。在跑步上即使跟不上領先集團,也試著讓自己更野一點、更逼近極限一些。

「我還滿享受把自己逼到極限的感覺。」逸寧笑說,這份好強的態度並不是勉強,而是知所進退。

2018年的渣打馬拉松前夕,因為心情上的擾動,逸寧帶著難以言喻的情感跑出3小時18分的成績。渣打台北馬拉松是她的目標賽事。隔一年的2019年,在賽事開跑的前一個月染上嚴重的支氣管炎與鼻竇炎,頻繁吃藥,跑起來的雙腿都會發軟。如此的身體狀況根本不適合參賽,但她沒有打算放棄。到正式開賽的那一天,逸寧只跑了十公里,身體狀況太慘了,只能決定棄賽。過去面對這種情境,她大概會嚎啕大哭一場。感謝男友徐佑昇啟迪她的正面心態,讓她從失落的情緒恢復過來。

照片來源:陳逸寧
照片來源:陳逸寧  PS.大魚盃右上logo 為陶大瑜設計
照片來源:陳逸寧
照片來源:陳逸寧

「我甚麼事都是用All in的態度去做。」她說:「只求付出,收穫則是看緣分,不強求。」偶爾會帶來困難,看似是被人佔便宜,其實幸運之處就在自己想不到的時刻:抱持著『不求收穫』的態度,為她的職場帶來不同的迴響。「原本只是抱持著幫忙的想法,」她說:「沒想到,最後客戶都回饋我很多。」因為感恩,意願為團體付出心力。逸寧幫城中實業團設計了5K挑戰賽的設計圖。「我從團體中得到很多,所以能小小地回饋幫忙很好。我很樂意。」她說。

口紅妹的親暱外號

談起一塊練跑的夥伴,總是說不完的感謝。逸寧笑說自己的淵源跟基隆好馬很有關聯,受到許多的照顧。在台北田徑場練跑,感謝士翔跟瑋琳照顧她這個妹妹外,適時地給予建議與鼓勵。「瑋琳就像是我的姊姊一樣,很照顧我。」她說。逸寧初次與陳瑋琳見面時,對她強者氣場有些卻步,長期相處至今,逸寧成為瑋琳的鐵粉。此外,從純粹的運動到路跑訓練,第一次帶著她跑間歇的人是情同姊妹的陳宇璿,兩人碰面總有說不完的話。

照片來源:陳逸寧
照片來源:陳逸寧
照片來源:陳逸寧
照片來源:陳逸寧

「以前老闆會要求我們要塗口紅。」逸寧說道:「下班之後,我沒抹掉口紅就去練跑。」當時,瑋琳對她還不熟,記不起『逸寧』名字,索性就以『口紅妹』稱呼她。逸寧很喜歡這樣的稱呼,有著被認同的歸屬感,覺得特別親暱。後來的逸寧只要出場賽事,就會刻意塗上口紅。她說:「這已經是我的儀式了。這樣看起來比較有精神。」逸寧包包裡有一支已經用光、卻存在回憶的口紅。嘴上不說,在心底默默珍惜『口紅妹』這稱呼的情感。

照片來源:陳逸寧
照片來源:陳逸寧

談起儀式,除了上場前塗口紅之外,另一者就是賽事後會買麵包吃。「因為我腸胃不好,吃麵包會脹氣,」她說:「但是麵包好好吃喔。」所以逸寧允許自己在賽後可以買麵包吃,做為身心上的犒賞。最後鮮為人知的,是大賽之前會刻意自己修剪頭髮:「我會自己修剪一下,馬尾或是瀏海。」她笑說自己瀏海怕越修越短了。這個儀式就像壯士斷腕的意志,修剪頭髮彷彿是心境上的割捨,警惕自我全力以赴。

未來的陳逸寧

跑過場內賽之後,她深覺應該在此多給自己磨練。於是,秋季盃與台北馬拉松半程賽事就成為她的口袋賽事。她說:「人們總說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但所謂準備好這件事情在每一個階段都不一樣,勇於先去嘗試就是接觸機會和好運氣的第一步。」一路走來的經驗告訴她,機會是留給勇於嘗試、願意即起即行的人,凡事去做了才有機會。外表顯得柔弱,骨子裡的逸寧好強且感性,無論是跑好或是跑壞了,她都會用感性的淚水做為內心獨白訴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