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要你鐵 梅山越野三110公里組

0
497

梅山越野110公里組,D+7900m,限時37小時

「這就是越野超馬的吸引之處嗎?把我們自己逼到一個與魔鬼面對面的地方、困鬥的深淵,然後浴火重生、戰勝它?我能否直視風暴──不論它是什麼,不論它丟過來什麼──然後用我意志的力量擊敗它?……」超馬跑者的崛起,亞德哈羅南德‧芬恩,P44

賽前,是真的想要把這場比賽比好的,還專程去高雄推拿(元香推薦),自認為把自己調整到很OK的狀態,結果長距離越野賽才不是想像中這麼簡單。

開賽前大合照,清冰拍攝提供
開賽前大合照,清冰拍攝提供

忘了是聽誰說,彬哥前75K設定22小時,我就設21小時(包括CP6回會場大休時間),最後35公里,因為有去試賽道,那次是身體很疲勞的狀態,走了9小時,所以這次就設10小時(後來才知道連鵬中、鯊魚哥他們都用了9小時多),期許自己梅山越野 21+10=31小時完賽。

還忘了一件事,我已經很久沒參加100公里越野賽,一種熟悉又陌生的張力和強度。

這場越野賽事,我是在地人有主場優勢,仔細做功課,不喜歡加碼,但前面75公里跑完回到會場,再出發前,打開手機,竟然恐慌起來,疲勞到腦子空白,後面35公里竟然不知道要怎麼走了!

凌晨4點在太平飯店會場開賽,110K組和75K組是一起出發的,明明看氣象報告說這兩天是好天氣的,但一出發就是霧雨,能見度不高,所以一開始就有選手加碼(笑),跑在鐵軌道上,快腳從後面出現,光是到CP1雲潭(14K),領先選手群少說有加碼2-3次,就連雲潭補給站都錯過,一直跑公路下去。

其實只有CP1是笑著進站,之後每一個補給站,都是滿身大汗辛苦的進站!就是展現越野超馬的實力了,從去年國賓預計要將賽道拉到大棟山凸龜山,光是雲潭到奮起湖就走了三次!包括今年的大年初三開了一團,也是這一團認識阿貓的。

大棟山補給站是CP2(27K)及CP3(42K),到CP2比預計的27K還多2K,我在下山徑的馬路就把水喝完了,沒想到要接到往么妹山莊的岔路,我5月跑過邦生的八百壯士漫步阿里山超馬賽,會場就是么妹山莊,要再上到大棟山停車場還要近2公里的緩坡馬路。

我一進大棟山補站,看到主辦國賓就失態的不爽的說:補給站公里數標標示不對……,真不好意思,剛上大凍山就跟主辦國賓道歉,還好他大器不跟我計較,只說:「妳只好拿一個八卦來換好了(大笑)!」

大棟山補給站應該是最多人棄賽的,也讓人非常印象深刻,如果沒有他們的溫暖貼心即時的補給,我們可能會更辛苦!

「參加梅山越野3是有很多情境的(笑),狀況時好時壞,比例是30 : 70。」

其實110公里組,唯一沒有試到的路線是奮起湖到凸龜山到台18線折返,回到大棟山再到奮起湖,賽前沒太多時間試走,就只試走兩次,後面35公里的賽道及奉天岩到雲潭再繞回去的大O,約20公里左右,所以賽前還蠻心虛的。

在上大凍山時遇到崔毅軍和他的朋友阿馮,超強的,上坡一直在講話沒有喘,講自己家裡的八卦,我也很想問問題,可是又要拉繩,又要喘,就算了!下坡我超過他們,上坡他們又超過去。

過芙蓉山岔路口後的平緩山徑,看到智湧男總一折返,我說他是男總一,他還不相信,因為我相信自己沒走錯XD,果然沒多久茂哥、鵬中和鯊魚哥迎面而來,我連忙問說你們在哪裡加碼?!他們說凸龜山有另一條岔路,所以一到凸龜山,我就留意方向,神人可以跑錯,我可要謹慎一點。

神許拍攝
神許拍攝

話說回來,雖然走大棟山到凸龜山很崩潰,那我就要特別感謝L C和一缸錢,在台18線的折返處設了私補站,我吃了布丁、葡萄、喝了可樂、維他露P,帶了一大片芒果乾及三包果凍,那站真的是荒漠甘泉啊!支撐我們滿滿的體力回到大棟山停車場補給站(CP3-42K)。

110K前段掃把JO教練和阿木,阿木拍攝提供
110K前段掃把JO教練和阿木,阿木拍攝提供

雖然凸龜山到大棟山回程也是上上下下,我竟然還會覺得,下次有時間帶小利來走一走,當然是大棟山步道而已XD,為了夫妻感情和諧XDDD 。

清冰拍攝提供
清冰拍攝提供

大凍山回到仙姑補給站CP4(55K),其實順順走,比較多下坡,來回折返的重複路線,心裡有數,心魔就不會作亂。

明德哥拍攝提供
明德哥拍攝提供

回到仙姑補給站CP4(55K),如果沒記錯的話是13個小時初,已經開始在懷疑人生了!還好有仙姑的麻油雞麵線,整個療癒撫慰疲憊的身心靈!效果好到可以忘記前面的疲勞,充滿電重新出發。

前往塘湖補給站CP5(66K),感覺走好遠好遠才到,產業道路超級陡,這段和家正、蕭二哥、崔毅軍、阿馮走很大,我在賽前和Winn和他哥,三個人約走這個大O(奉天岩到雲潭再繞回去),當然明明一下就走完了,下到166縣道的出水坑階梯步道怎麼都下不到底,地獄的階梯也是這樣子的嗎?!

終於到塘湖補給站CP5(66K)了,這裡好多水果,我拿出爾雅寄放在仙姑那站的好吃日本泡飯,再喝半罐啤酒,吃了不少水果,趕快就離開補站,我其實是想在會場大休的。

離開塘湖補給站,就是會場CP6-75K,這段雖然只有9K,前面75公里要結束前有近1000m,先爬獨立山到奉天岩,再到大巃頂才嚇到太平老街回到會場,第一段上到獨立山還好,頂多休兩三回兩三分鐘,當時明顯大冒汗(悶熱無風),很喘,這段剛好有3個75公里組的選手一起爬,我們爬一段就小休,到奉天岩,發現開始胃糟糟的,拿出水袋背包裡的秘密武器小蘋果,啃了起來,調整一下,這裡休比較久。

Winn拍攝提供
Winn拍攝提供

再上大巃頂,我就真的被海放,這樣也好,慢慢走慢慢調整,時間還很久。

奉天岩到大巃頂,發現黑暗中,自己像個老舊的電池,吃了東西無法快速充電,爬坡又耗電快!每每一抬頭,又是階梯,已經想像不到上到大巃頂樣子了,幾乎是流汗脫水到一個極點,才賞給我大巃頂的涼快,快下到太平老家,家正在等我,恭喜他要進終點了,相伴一起跑太平老街進他的終點,是我地獄的起點。

「越野,有千百種樣子。」

回到會場CP6,據說110K組的選手回到會場,一個比一個臉還臭,我也是,疲勞到亂吃東西,一直不想出去,志工能屈能伸,看到我們這麼厭世的臉,都安安靜靜的。

玉鳳拍攝提供
玉鳳拍攝提供

我是賽後星期一才看到玉鳳去年拍我(會場志工)和國賓鼓吹國華哥出站的影片,心境大不同,其中我說中的部分是,有很多女生都自己一個人走,這次半夜是自己一個人出站,賽後看玉鳳拍的勇敢的背影,我都想抱抱她了!

已經完成75公里,再離開會場CP6,已經是晚上快11點,沒有選手要跟我一起走,自認本身也無法跟上神許的上坡,只好硬著頭皮自己一個人走出會場。

早上狀況好的時候,一度很天真以為可以Sub30小時,前面19+後面11,長距離越野比賽後半段才是重頭戲,離開會場近20小時,下半夜悲慘的黑暗流浪越野人生才開始,完全無法控制。

一出會場是茶園的爬升,轉下窄山徑,我就吐了,其實晚上10點初,一回到會場,沒有食慾,還把麵疙瘩誤以為是年糕,出站前還喝了兩杯加鹽沙士,吐了是好事,不會覺得身體不適,就是重新調整,但吐了身體會比較虛,平常越野晚上不想睡的我,一路蜿蜒下到3彎,明顯疲倦想睡,就跟自己說:到3彎處小睡片刻吧!順便調整一下胃。

下3彎,除了前三名的鵬中、鯊魚哥、智湧沒有看到,前面折返的選手,我都遇到了!

3彎是志工音樂精靈顧的點,我好像說要睡20分鐘,可是車上我一直冒汗,腦細胞活躍,沒睡著,提早離開,陡上的產業道路又吐一次,還好有一間廟外面有飲水機,喝了兩杯熱水緩解一下,小火車和Angus,在小司令台躺著睡,Angus完全沒穿風雨衣保暖,小火車包保暖毯,抗寒能力天差地別的狀態,半夜氣溫非常冷。

我安靜地離開,有氣無力的時候,上坡的每1公里的距離都覺得好遠。

CP6會場(75K)到CP7龍興宮(86K)是11公里,整整花了4個多小時,最後的陡上坡只剩下半條命,遠遠高點,我有看到志工們的頭燈指引,此時此刻有氣無力,發現自己不再吐了,一路小口小口吃洋芋片,蕭二哥是往龍興宮的產業道路開始遇到才一起走,他狀況也不好!

越痛苦越辛苦的狀態,越是印象深刻,彷彿一閉眼,又回到那個時候,無助挫折,阿明哥是帶著這樣的負面情緒進龍興宮的,胃不舒服很多都不能吃,坐在導演椅上,動都不想動,沒有張狂的大嗓門,沒有誇張的講話罵人,黑暗中全部聲音都被魔鬼靜音了。

剛到沒多久,就聽到鵬中和鯊魚哥再一次回到龍興宮(他們的CP9-105K),僅3公里多就可以收工了!我瞄了一下手錶,24小時30幾分,老娘我還有20幾公里要奮鬥,後來才知道要花費近8小時才回得到終點。

當下只能顧好自己,要求坐在椅子上睡15分鐘,睡前喝了兩杯溫奶茶,這站停留39分鐘,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補站,這是暨會場第二個不想離開的補站。

天道酬勤,接著我就漸漸恢復,感謝自己有來試後面的35公里路線,二尖下到華山是我以前常練的階梯路線,在龜仔頭要轉到山徑,遇到崔毅軍和馮哥,他們沿著馬路跑下去加碼,沒看到右邊的布條,這段短暫我們一起走,崔毅軍的胃也是有狀況,一路上會聽到他的乾噁聲,我們這些選手何苦來哉,在家好好睡覺不行嗎?!

明德哥拍攝提供
明德哥拍攝提供

文學步道上自己跑,以為上坡崔毅軍和馮哥他們會追上來,他們上坡超強的,可以邊上坡邊聊天,華山補站CP8-94K是在10-5步道旁,也是短暫停留,上大尖山的陡上階梯,這裡的階梯有「地獄的階梯」的稱號,爬大尖山的策略是不要往上看,不要停,調整呼吸,念咒語,花了1小時18分到頂,上到大尖山頂,我只有一個小心得:「老娘終於要出頭天了XD。」

後棟仔涼亭是東霖和俊良固守,登記後下山接到雲212-1,到茶行補花生仁湯和伯朗咖啡,心情愉悅的快回到二尖涼亭時,被友仁刷卡,我看到他的第一句話是:彬哥呢?!因為在凸龜山他們倆是結伴走。

明德哥拍攝提供
明德哥拍攝提供

正杰拍的梅山越野影片,上二尖茶園的鏡頭有我和友仁,最後茶園,也是我和友仁,特別感動,以及在影片中看到龍興宮的志工揮手,百感交集,最後回到龍興宮,看到好戰友中漢,他給了一罐咖啡,還要我帶著喝。

擷取正杰拍攝影片的龍興宮志工們揮手
擷取正杰拍攝影片的龍興宮志工們揮手

在龍興宮有很多感人奮鬥的故事,每一個補站都缺一不可,非常感謝梅山越野的每一個志工,長時間的守候,噓寒問暖,還要看盡臉色,非常不容易。

你們一定很難相信,前面75公里,跑了19個小時,後面35公里,卻花了12個小時多,我自己也很難相信,但一直以來我深刻體認到,越野超馬賽真的不是數學問題,越野賽本來就是時好時壞,在壞的時候,懂得調整再出發才是王道。

邱坤龍大哥拍攝提供
邱坤龍大哥拍攝提供

國賓在賽後會場跟我說:光是騎摩托車巡視賽道補布條就用了一桶半的汽油,當下我是非常感動的,越野主辦為了選手安全,鞠躬盡瘁,志工一個比一個認真,不管是補給站的、賽道上的攝影師、掃把,會場的,非常感謝你們。

感謝玉鳳,明德哥拍攝提供
感謝玉鳳,明德哥拍攝提供

這次還得到了一個結論,魔鬼要來的時候,跟有沒有試賽道一點關係都沒有,沒有試到的賽道,大凍山到凸龜山折返是小魔鬼細節,後面35公里賽段,明明有試到的賽段,才是真正大魔鬼來了!龍興宮你到底在哪裡呀?!超遠的啦!有怎麼都走不到的遙遠。

另外一個結論是我不喜歡在補給站呆太久,但有狀況是根本不想要離開。

正杰拍攝提供
正杰拍攝提供

「縱然越野虐我千百回,我仍待她如初戀。」

比賽中有痛苦的賽段,但每每聽到誰誰誰又加碼了,難免有被療癒到,又怕取笑選手,報應轉到自己,更仔細頻繁查看離線地圖,搞得自己又鐵又神經質(笑)。

明德哥拍攝提供
明德哥拍攝提供

所有補站見過我崩潰樣子的志工,我挺過來了!因為有你們的加持,我翻山越嶺的去每個補站看你們,所以看到正杰影片最後龍興宮的志工揮手,我也揮手了,每看一次都在揮手,我記得深夜你們關愛的眼神,噓寒問暖……。

我們TUR大家庭集體創作美好的梅山越野,明年一個都不能少!

同場加映:正杰拍攝的梅山越野影片

明德哥拍攝提供
明德哥拍攝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