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時間會等我 蘇鳳婷的跑者故事

0
2000

「我很晚才開竅要好好練跑,所以大學時光都浪費了,」蘇鳳婷說:「但是,我相信時間會等我」休閒穿扮的蘇鳳婷,沒有扎上沖天炮的特色髮型,看起來就活脫是個學生模樣。站在一旁的楊永均,年中才在臺灣國際田徑公開賽一萬公尺項目奪下第二名的成績。兩人在一塊已有好幾年,永均不只是蘇蘇的男友,也同時身兼訓練教練。

蘇鳳婷不久前才在臺北馬拉松半程項目跑出第二名,問她對這次的表現,蘇蘇只說有進步一些。去年的臺北馬拉松她以81分16秒完賽,今年進步一分鐘,以80分19秒完賽。問起她,為什麼綁一個這麼有特色的造型?蘇鳳婷笑了笑,很小的時候只要比賽就會這麼綁,就此成為特色也很意外。

意外睡熟的獅子

談起跑步這件事,蘇鳳婷蘇蘇早在國小五年級就加入了田徑隊,而後國中、高中都是體育班。「國中時,我們班上有三分之二是棒球隊,三分之一是田徑隊。」她說:「所以只要有一隊去比賽,老師就會讓我們自習讀書。」國小時練跑一百公尺、兩百公尺,隨著年齡漸長跑的距離也越長,從四百公尺到一千五百公尺。

「我是士林高商第一屆體育班學生。」她說:「我們當時的教練名字就叫李小龍。對,就是那個李小龍。」

高中時期的蘇鳳婷有著不錯的成績,97年在台北市中小學聯合運動會的三千公尺障礙、10000公尺都雙雙奪下優勝,98年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三千障跑出11分57秒75成績。或許如果照這樣練下去,大學時期會有更優異的成績。但後來升上台體大的蘇鳳婷則說,她在大一大二時期不夠用心,訓練上變得不夠積極,很混。「該跑的課表我還是會跑,」她說:「但就是不用心,積極度不夠。」從國小就一路練到大學,彷彿身心都變得慵懶。她那時沒有自覺對跑步這件事的渴望與期盼,彷彿是一頭睡眠、睏著的獅子。

從挫折中看見契機

大學畢業持續在台體大攻讀研究所,真正讓她覺醒過來的是2017年世界大學運動會(簡稱台北世大運),蘇鳳婷無緣加入世大運半程馬拉松隊伍。談起過去,她早已慢慢放下,對蘇蘇來說,展望未來是更重要的。與其怨天尤人,不如讓自己變得更快、更進步。

當時的男友楊永均則問她:「要不要認真跑?」蘇蘇應允了。自那天開始,楊永均主動派出課表給蘇鳳婷。身為男友,比較清楚蘇蘇的生理狀態跟心情,所以作為一對一的教練很適合。但是,從男女朋友變得教練與學員,其中也度過一段磨合期。

「我們之前滿常吵的,」楊永均笑說:「她會說我的課表太難。」儘管如此,楊永均發現蘇鳳婷嘴上罵歸罵,但訓練仍能如實完成課表。譬如十一月第一周,楊永均派了一個六百公尺間歇,搭配兩百公尺慢跑做恢復,合計十趟。蘇鳳婷儘管面露不滿,抱怨滿滿,卻仍能自主落實訓練。楊永均有日常工作,所以無法陪著蘇蘇訓練,但教練仍對這位學生的自主性很感驕傲。

馬拉松PB ─ 2019年無錫馬拉松 2小時53分21秒
半程馬拉松PB ─ 2019金門馬拉松 1小時19分33秒
一萬公尺PB ─ 2019 新北市全國青年盃田徑錦標賽 36分36秒12
五千公尺PB ─ 2018 日本體育大學長距離紀錄賽 17分41秒77

綜覽蘇鳳婷的個人紀錄,幾乎都是這兩年跑出來的成績。從成績上感受得出這兩年的變化,談起大學時期的訓練,蘇蘇面露悔色:「我開竅得太晚,所以大學的時間都浪費掉。」

相信時間會等我

雖然覺醒之後起步稍晚,但蘇鳳婷仍然對未來很有信心。個頭比其他女跑者更顯嬌小,身體卻非常強壯。「我不太容易受傷,」她說:「當然有時候跑完腳底會酸,但你會知道哪是酸痛,不是受傷。」只要不受傷,持之以恆的訓練,就一定能慢慢地進步。

蘇鳳婷表示自己的脾氣很暴躁,楊永均帶給她很大的安定感。出身自高雄仁武高中、後來攻讀台體大的楊永均,2015年在廣州馬拉松跑出2小時32分50秒的成績。過去是長跑好手的他很明白長跑需要時間累積的道理。如果蘇鳳婷是足以掠奪樹林的火,那麼楊永均就是平和的流水。一點一滴地把蘇鳳婷往更遠的道路推進。

兩年前的光景,蘇鳳婷才覺醒自己身為跑者的價值,期許自己能以運動員的身分持續發展。這一兩年,她希望把自己的半程馬拉松練得更好。儘管現在還是一個遙遠的光景,但她期許能站上2024年的巴黎奧運的起跑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