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馬拉松奧運代表塵埃落定 極具戰略思維的 MGC

0
3247

相對於美國一戰定生死,日本的 MGC,甚至整個篩選制度,其實具有高度戰略思維。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由 2017 年開始,JAAF 已經以大賽成績,選出一批「MGC Medalists」,網羅當時得令的長跑好手四、五十人;在奧運前一年同一場地,同樣是炎熱的八九月天,來一場公平較量。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事實證明,在攝氏 13 度氣溫跑得快,絕不代表攝氏 30 度都跑得快。高溫作賽,大家表現都會跌,去年九月 MGC,就是要找出在高溫之下,狀態跌得最少的兩個人。

MGC 之後餘下六場比賽 (男女子各三場),就是要找出最後一個「速度型」選手。結果大迫傑兩破日本紀錄,「日本最速」實至名歸;一山麻緒也跑出歷代第四和現役最快成績。二人在八月奧運,可以擔任「箭頭」之職。

八月的東京,氣溫可以徘徊在攝氏 20 多度至 40 度之間,溫度和濕度,取決於風雨。但「二加一」的組合,近乎組成了一隊全天候的長跑大軍,要速度有速度,要耐熱有耐熱,其他國家,能否照辦煮碗?

日本人的計算,內行人都看到。IOC 強行把比賽由東京搬去札幌,意欲何為?大家心照。但八月札幌也談不上涼快,去年最高氣溫竟有攝氏 32 度,加上濕度、搬了龍門,又能否阻止入球?走著瞧。

本週四,三男三女奧運馬拉松日本代表,會前往奧運國手円谷幸吉墓前致祭。円谷可謂死於奧運,代表團前往,有如在烈士靈前誓師,不奪金牌終不還!衷兵政策是否湊效?八月即見真章。

上排由左到右:中村匠吾、服部勇馬、大迫傑;下排由左到右:前田穗南、鈴木亞由子、一山麻緒。圖片來源。
上排由左到右:中村匠吾、服部勇馬、大迫傑;下排由左到右:前田穗南、鈴木亞由子、一山麻緒。圖片來源。

MGC 耗費鉅大,只為配合東奧,今後單獨成事,恐怕機會不大;但如果日本在八月奧運馬拉松做出驕人成績,轉為常態,MGC 2、MGC 3 …..,四年一度、隨之而來,也有可能。但若如此,則會扭轉日本長跑今後二、三十年的發展方向,有得又有失。時間關係,就此打住,奧運之後,文仔再撰文分析。

文章來源:跑得灜 Run Nippon|作者:文仔

追蹤作者更多文章:FB粉絲專頁|跑得灜 Run Nippon

【延伸閱讀】

「日本一番」MGC馬拉松爭奪戰 黑馬中村匠吾強勢奪魁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從大迫傑破紀錄看運動員收入

你為何不能錯過今年的東京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