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就來自於他人的淚水與笑容 林宗翰陪跑每一公里的人生

0
947

高個子的林宗翰John笑起來有點靦腆,從小柔道角力運動出身的他,自T恤外還是能看出結實的身形。近年來,John因為工作繁忙之故,只能割捨跑步的時間,然而,骨子裡對跑步的熱情與寬厚的心思未曾改變。

照片來源:林宗翰
照片來源:林宗翰

比較起前兩年豐碩的賽事行程與配速員身分,因為疫情之故許多賽事取消,也因為工作自顧不暇,今年顯得格外寧靜。談起好幾個月沒有跑步這件事,宗翰John笑說:「離開跑步這項運動,其實我是有遺憾的。」但他也答應,一定會再度回到馬場上。

跪姿過肩摔取得全國優勝

從少不更事的年齡,宗翰就踏入了柔道角力的訓練,在頃刻之間決定勝敗的競技運動上,他收穫的不只是臨場強悍的身心,還有隨著日漸成長而來的榮耀。憑藉著一記『跪姿過肩摔』,林宗翰取得全國柔道競賽優勝金牌。高個子很難用立姿過肩摔,於是他只能採跪姿在拉扯中突來一本取勝。跪姿這件事,讓宗翰更能感受由下而上看人的態度,面為各種事情也更為謙卑、誠意。

樂於幫助他人完賽的配速員 照片來源:林宗翰
樂於幫助他人完賽的配速員 照片來源:林宗翰

身為柔道角力選手,在職涯上很難有發展,加上對該領域經營理念不認同,最終他毅然而然選擇從選手身分退役,走上另外一條道路。只是沒想到的是,對於熱愛運動的種子,即使是離開了賽場之後,卻仍然在未來再次萌發。

爆肥後的模特兒夢想

揮別舊時的輝煌,宗翰積極地在學業上求取成長。過往是柔道選手的他在學業上未多著墨,高中時的一年級就讓他吃盡苦頭:「當時老師教甚麼我都聽不懂,只能多看幾次,不懂的就硬背下來,或者是下課後就纏著老師問。」為了考取好成績熬夜讀書,每天都會喝上一罐韋恩特濃咖啡。

順利地度過了高中與大學,考取研究所,縱然持續維持慢跑、打籃球的興趣,但一直都沒有認真地去跑步。「沒運動之後就讀書、每天吃喝,」宗翰笑說:「所以身體就爆肥起來。」研究所讀書時期,偶一回陪著大學室友參加台北的凱渥男模的選拔活動,他思索自己是否也有機會成為模特兒,遂開始積極地減肥。「我一開始跑步的原因就是為了減肥。」

照片來源:林宗翰
照片來源:林宗翰

過去有過運動訓練的經驗,跑步對宗翰來說不是困難的一件事。「我每天都去跑」他說道:「跑到第七天,我記得在中正紀念堂一次跑了十圈。」當時沒有太多的想法,只知道透過跑步減肥,但身體與心理越來越能接受跑步這項運動。之後的他加入了當時的R2R跑團,並與夥伴們相約在景美一塊晨跑,於是就組成了R2R景美團,而景美團團長王小茹則開創了他另一條跑步的道路。

陪伴是最強大的力量

隻身北上打拼人生的宗翰,時常受到景美團團長王小茹的照顧。「她知道我是一個在台北生活,所以很照顧我。不管逢年過節都會找我去她家吃飯,不會讓我一個人,很溫暖。當我知道她想要跑BQ (波士頓馬拉松資格) 的時候,我二話不說的就想陪她跑。不管她參加哪一場賽事,或是對哪一場賽事有目標,只要我有跑都會陪著她。」王小茹啟蒙宗翰,感召他服務、陪伴他人心意,在陪伴王小茹跑比賽的時光裡,他感受到的喜樂是不同於過去獨自的跑步,而是打從背脊一陣暖意竄上心頭的感動。「最後她從初馬四小時,一直到拿到BQ的資格,我都是一直陪在她身邊的。」

照片來源:尋寶網
照片來源:尋寶網

過去的宗翰只有自己去跑,透過陪伴好友王小茹練跑的過程中,他收穫了更多的感動與力量。陪伴他人是最美的力量,捨已為人則是讓他看見不同的自我。心靈上收穫富足,這層感動,讓他看見運動筆記徵求配速員的時候,毫不猶豫地就按鍵報名。他一連配了十場多馬拉松賽,在台灣各地跑透透。不只幫助許多跑者圓夢,也與許多跑者締結深厚的友誼,每當在賽場碰面時彼此都會勉力問候。成為運動筆記的配速員、加入NRC 成為PACER服務他人,跑步以來的他一直抱持著『回饋』的心思,甚至書寫下『2015年築夢、2016年達標、2017年回饋並經驗傳承』等文字。

照片來源:運動筆記
照片來源:運動筆記

被問起為什麼要成為配速員,情願把焦點放在他人而非自身身上時,不擅於言詞的林宗翰在網誌上書寫:『帶著周圍的朋友圓他們的跑馬夢、看著他們不斷成長,這種帶給心靈的滿足遠大於破個人紀錄,這也是我希望能成為運動筆記配速員的主要原因,希望能替更多跑者服務、看到更多人圓夢、看到更多人通過終點時掛上滿足的笑容。』

懸於一條細繩的信任

多次擔任配速員的宗翰,在賽場上時常看見視障跑者奮力不懈的身影,於是心底萌生想要幫助他們的心願。「第一次看到視障跑者,我已經忘了是哪一場比賽。那時候我就想,為什麼他們有辦法跑?為什麼已經看不到了,還願意出來跑綻放、燃燒自己?那一幕讓我很感動。」他們不因眼盲的境遇而對人生失去希望,在賽道上繼續讓生命活得更精彩,這一幕,讓他感動萬分。心底的熱情被點燃起來,想成為一個視障陪跑者,領著視障朋友從黑暗跑向光明。之後報名並接受視障路跑協會訓練後,很快地就獲得視障跑者陪跑員的資格。

「成為視障陪跑員,」宗翰說道:「你們之間靠著一條繩子,視障跑者可以透過這條繩子掌握相對距離,或者是你拉他的動作就知道左右轉或直走,你還要提醒他有上坡、高低差。」兩人之間僅憑著一條細繩,委以彼此的是無止盡的信任與默契。宗翰接下的那條繩子,是來自於六十多歲的吳春成大哥。他們共跑的第一場是2016年風櫃嘴馬拉松,由此展開兩人的長跑之路。

照片來源:林宗翰
照片來源:林宗翰

「春成大哥很厲害,比賽時只喝一點水,不用吃補給,」宗翰笑說:「連跑環島的時候也是這樣。」幾次比賽,春成大哥不吃補給、也不太喝水的習性著實讓他吃了不少苦。宗翰陪著春成大哥跑了許多場賽事,從42.195公里馬拉松、環台北70公里、鎮西堡一百公里及台東關山九連馬,即便是在春成大哥展開環島募款長跑時也盡可能移動到各地陪跑。春成大哥有個夢,眼盲心不盲的他希望讓更多人重視弱勢團體,因而,展開了數次慈善環島募款長跑。

照片來源:林宗翰
照片來源:林宗翰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沒辦法都陪跑。」宗翰說道:「所以我知道春成大哥到哪裡了,下班後就趕過去,隔天陪他跑。」在陪跑過程中,告訴春成大哥沿途的風光美景,這裡是哪裡,有哪些風景。透過言語形容,這世界不只有了色彩,也有了形體,更為多采多姿。春成大哥說過:「我就青冥沒路用啊,哇唯一ㄟ凍做ㄟ就是用心跑。」透過跑步這件事,春成大哥期許讓更多人看見弱勢族群的存在與努力,也讓弱勢族群知道,每一個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熱情,而不為身體、心靈所阻礙。宗翰不只認同了春成大哥慈善募款的理念,也將他視作為如師如友的前輩,陪跑著每一公里。

照片來源:林宗翰
照片來源:林宗翰

「對我來說,春成大哥不只是一個視障跑者,更是我崇敬的前輩跟朋友。」談起視障陪跑員的時光,他總是離不開吳春成大哥的故事,彷彿胸中一股熱流隨著訴說而逐漸散開。原本宗翰以為接過陪跑繩是幫助視障跑者,沒想到,他自己卻是收穫最多的人。

你為什麼而跑

林宗翰的個人馬拉松PB是在2019年的首爾馬拉松2小時57分,但他卻無意在紀錄上多加追求、渴望進步。「那一場是為了幫朋友配破三時跑出來的。」他說。幫助他人跑出好成績,喜悅遠大於對自己成績的關注。

照片來源:林宗翰
照片來源:林宗翰

曾經得過柔道全國冠軍的宗翰,高山低谷的路都走過,正如皮克斯動畫工作室製作的《汽車總動員》的閃電麥坤一般,追逐夢想的道路上有得有失,然而,真正收穫最多的是友誼、以及他人嶄露的笑容。正如他所說的:能在喜歡的運動裡回饋給需要幫助的人,享受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連結,這就是我一直想做的事並享受其中。

因為工作之故,宗翰暫別了跑步這個圈子,但他從來沒有遺忘這個地方。心底掛念的仍是馬場上的每一位朋友,想著的,仍是希望幫助他人配速完賽後,看見滿滿感動與喜悅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