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賽不是留給快的人 是留給持續跑步的人

0
1000

對一個 90 歲的老人來說,喬‧漢德曼(Joe Handelman)不想放棄他一天 30 分鐘或多或少的運動日常,十年前中風之後,外出跑步是他生活動力的來源。至今的他一週五天維持散步運動,漢德曼說道:「我非常想念跑步。太可怕了。」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喬‧漢德曼自 1940 年代高中時期就投入越野跑運動,後來持續在普林斯頓大學跑步,並與曾經參加 1956 年奧運一千六百公尺接力賽奪下金牌的路‧瓊斯 Lou Jones 是隊友(已於 2006 年逝世)。

畢業之後將近十五年停止了運動,致使漢德曼超重二十二公斤。為了減重而又在 1960 年代再度開始慢跑,從那之後就沒再停過。他熱切地投入了從五千公尺到五十公里的賽事。漢德曼的最後一場比賽是西比爾魯丁頓超級馬拉松五十公里競賽(Sybil Ludington),歷年以來他參加了十四次,最後一次是八十歲生日後兩天。主辦單位安排他提早兩小時開賽,最終他以八小時又五分鐘跨過終點,甚至比前一年快了十五分鐘。面對眾人的歡呼他非常激動:「比賽後我舉行了生日聚會,我為比賽訓練了 163 天。」

漢德曼數十年的訓練與競賽,他累積了將近十二萬公里,生涯中共參加了 1311 場競賽。比賽對他來說意義重大,也許是因為年齡,也許也是因為每一場比賽都可能是他最後一場。「速度、競爭感,跟同好碰面,這是我參加比賽的三個理由。」漢德曼告訴了《Runner’s World》:「我很喜歡跟大夥交朋友,所以這樣的聚會對我來說尤其重要。」

八十歲左右的光景,漢德曼因腦膜炎而中風,不僅失去了意識,戴上了呼吸器。在這個年齡即使死去也不意外,但相反的,他住院了三個星期,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康復過來。中風讓他言語有些失調,失去了平衡感與意識。

照片來源:lohud.com
照片來源:lohud.com

幾十年來,漢德曼享受著自己的配速,但如今他的年齡與健康問題限制了活動能力。中風之後,漢德曼因為遠離跑步運動與競賽而感到沮喪,直到他的大兒子 Cary 在五十多歲時開始跑步,也幫助他重新回到運動場上。儘管不能再參加比賽,卻能使用助行器四處行走,因此,他仍能在戶外運動時與其他人碰面。

天氣晴朗的日子裡,漢德曼會帶上助行器與照護者尼奧‧辛格(Nell Singh)一塊步行三十到四十分鐘,並領受圍觀者給予的加油打氣。辛格表示:「人們會讚賞他,說他是一股動力,是英雄。」

「幾個月前,我們甚至去找了物理治療師,因為他不小心撞上電視,導致一隻眼睛看不見失去平衡感。無法重回田徑場讓他很傷心,因為對他來說,運動就是他的命。」辛格說。

照片來源:lohud.com
照片來源:lohud.com

『比賽不是留給快的人,而是留給持續跑步的人』這是懸掛在漢德曼家中一張海報上的文字。

在冬季田徑場堆積白雪、或關閉的時候,許多人會找尋其他運動地點。在冬季時,漢德曼會穿上暖和的上衣仍然前往,而當白雪覆蓋跑道、或田徑場關閉時,他會在自個兒的家走幾圈。但無論是田徑場或是家裡,漢德曼都說跑步是讓他前進的動力。在過去,無論是跑過城鎮或參加比賽,在跑步中能進入平靜、沉思的狀態,讓他能清晰地思考。

現在的漢德曼仍有工作,儘管因為新冠肺炎不在室內辦公,但他仍是普林斯頓田徑之友的活躍成員,所以依舊認識了不少新朋友。包含照護者辛格等許多人都視他為英雄,還拿著報紙向他要親筆簽名。漢德曼以此為樂,以身作則並激勵人們持續投入運動。

「在我人生此刻仍然持續跑步,活著就要動。」他說:「我打算到死都要跑。」

內容來源:lohud.com、runnersworld

【延伸閱讀】

活到老跑到老 59歲Hughes跑出2:27的關鍵秘訣

持續訓練菁英表現 向長青組運動員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