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燙傷後不萎靡 陳萬坤的鐵人夢

0
1080

「我不知道能鼓勵多少人?但我可以先做自己。」陳萬坤說道:「我想寫下全國燒燙傷界一個不可思議的故事。」在陳萬坤的人生中,幾個數字帶有意義:40、226、20。手臂上的燒燙傷痕跡細說了一些他的過去:全身 40% 面積燒燙傷二到三級,把鐵人 226 立志為個人宏願以及每運動 20 分鐘就必須補充少量水分。

才剛滿四十歲的陳萬坤,談到 2015 年的八仙塵爆不免流露出難過的神情:很多人對八仙塵爆事件持有負面觀感。但這並不是陳萬坤給予他人的印象,他時而樂觀時而心底糾結,每天上午完成了烹飪課程之後,便把下午時光投入鐵人三項訓練,即使是面對炎熱的氣候也甘之如飴。至今已完成了 2018 年與 2019 年的 IRONMAN Taiwan 澎湖賽事。「我的目標只有 IRONMAN,」他說:「希望有朝一日能前往夏威夷參加 KONA。」

鐵人之夢路迢迢

早在八仙塵爆之前,萬坤透過新北微風運河鐵人三項,他便喜歡上鐵人三項運動。然而,在鐵人之旅還未啟程,一場突如其來的八仙塵爆事件回到起點。在漫長的燒燙燒療程歲月裡,他加入了陽光基金會。2019 年藉由小曠老師的幫助投入『陽光圓夢計畫』,他的鐵人夢。

訓練過程中艱辛不斷,他面臨的挑戰也更多。「我的皮膚比一般人更脆弱,很容易破皮,」陳萬坤說道:「一般人的傷口癒合的很快,燒燙傷者的傷口有時要一兩周才會癒合。」每回只要一受皮外傷,為了避免感染就必須放棄游泳訓練。除此之外,燒燙傷的雙腿,隨時因為充血腫脹而麻痺刺痛,所以運動時間一拉長、或者是長期久站都可能造成雙腿如細針般痛楚。這使萬坤必須坐在椅子上、甚至是坐在地板上洗澡。兩年後這種症狀消除了。他笑說曾經有 153 天強迫自己洗冷水澡,只為了要適應冬天的游泳訓練。雖然說得非常寫意輕鬆,但此中的甘苦卻難為他人道。

泳訓不容易,但陸上訓練亦然。二到三級 40% 面積的燒燙傷,致使萬坤的手臂與雙腳的汗腺都被燒掉,身體無法有效排汗,為了避免過熱與其他狀況,他每騎車或跑步 20 分鐘便強迫要補充水分。「我知道自己的狀況不如其他人,」他說道:「所以我很注意也會小心。」他伸出手來讓拍攝下燒燙傷的痕跡,儘管留有慘痛回憶,陳萬坤卻不為此耽誤人生。

穿著壓力衣也要參加鐵人三項賽

八仙塵爆後兩年,陳萬坤參加了 2017 年高雄愛河半程鐵人三項賽(衝刺賽 25.75 公里)。當時的他穿著控制治療疤痕增生的壓力衣出賽,主辦單位也特地派人幫助他。儘管全程都穿著壓力衣,但雙腳仍然相當刺痛、體感悶熱不適。

完成衝刺賽的隔一個月,他再次參加了 CT 51.5 正式賽程,確認自己身體的狀況適合與否。在鐵人訓練過程中,他感謝瘋三鐵的賴曉春教練給予多次指導與幫助,以及 IRun 跑老闆 Bruce 一直以來的鼓勵與支持,還為他的目標開出客製化訓練課表。同年的十月份,他參賽了台東超鐵 113 競賽,逐漸朝著自己的夢想前去。

「『IRONMAN』這個稱呼有很大的精神,它帶給我做任何事情不輕易放棄。」陳萬坤侃侃而談:「很多人說燒燙傷因為訓練跟生活不便,很難把激烈的鐵人三項當成目標。但我卻不是這樣想。」他笑說自己有點好強,燒燙傷不適合曬太陽跟長時間運動,所以他偏偏投入鐵人三項運動。很多人說燒燙傷者會有『怕火』、『怕熱』的陰影,萬坤則放棄了電腦機械製圖工作,轉投入學習中餐烹飪、與大鍋大火快炒為伍。「廚房很悶熱,但我覺得自己能克服。」他說:「鐵人訓練很辛苦,但我沒想要放棄。」投入鐵人運動的路漫長而艱辛,他很感謝家人沒有反對他追求 KONA 夢想。

照片來源:BBC
照片來源:BBC

他引了兩個例子作為自己的楷模:肢體障礙,以單腳完成鐵人賽的日本選手俊男古畑,以及 65% 燒燙傷的女鐵人 Turia Pitt 圖莉亞‧彼特。萬坤說:「我只覺得自己不夠,還可以再努力一點。」不同於其他人,陳萬坤習慣獨自訓練,一來可以更有效率的訓練(保持專注),二來自己的時間也不是能配合他人。

「我都是一個人長距離騎車到北海岸,」陳萬坤說道:「真的太累或太熱,就會在公車站牌的蔭影下休息。」每 20 分鐘就要補一次水,除此之外,他也在三重體育場獨自跑長距離練習。

2018 年與 2019 年他完成了 IRONMAN Taiwan 鐵人賽,未來也期許一次一次完成鐵人賽。「雖然很難也很遠,但我還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前往夏威夷參加 KONA 世錦賽。」

我想為自己寫下一份傳奇故事

回到最前頭『我想寫下全國燒燙傷界一個不可思議的故事』。很多人在面臨燒燙傷之後,人生與世界就起了變化。然而,陳萬坤選擇用更強烈也更正面的角度去看待自己:「鐵人三項帶給我遇到困難事情時,我會想到訓練鐵人三項辛苦的日子,告訴自己困難的事情都能克服。」

除了把目標朝向 KONA 之外,另一個小小的夢想就是考取中餐乙級烹飪證照,即使待在廚房裡悶熱且受苦。比起在炎熱天候下跑步或騎車,萬坤對於這個小小的挑戰依舊甘之如飴。

【延伸閱讀】

從天而降的人生逆境 抗癌鐵人蔡王凌挑戰極限

我從跑步中獲得「重生」 癌症後如何完成 103 公里超馬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