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向逆風也要樂觀以對 樂於吃苦的長跑巨人周鴻宇

0
1223

在過去幾場田徑賽事場內賽,一群身型精實的選手中有一選手特別高挑,高過一百八十公分的長人跑起五千、一萬公尺特別魁武。比賽過後的他,汗涔涔的臉上面露一份清爽的笑容──師範大學的長跑好手周鴻宇。

近期才在 110 年全國大專校院田徑公開賽五千公尺奪下第二名,也在青年盃田徑公開賽分別於五千、一萬公尺奪下第二、第三名。優異成績背後的他,骨子裡是個慢熟、樸實樂觀,喜歡唱歌的大男孩。現在的周鴻宇是 Master Run-師大甲組田徑跑步訓練營助教,也是 Under Armour森林跑站的贊助選手。

廚師帽與跑鞋

「我對做餐飲很有興趣。」原本目標是讀餐飲科的周鴻宇,最後走入左營高中的大門,開啟田徑之路:「我是高中才開始練田徑的,一開始還分不清楚體適能一千六跟中長跑一千五。」國中時參與了學校的校園路跑,很意外地贏得優勝還跑贏田徑隊選手。而後,教練鼓勵就讀左營高中參加田徑隊。

點了一份鬆餅的周鴻宇,小心翼翼地將巧克力抹上,不是大口一張咬下鬆餅,而是細口地一點一點吃著鬆餅。像是廚師試菜一樣,細緻地品嘗美食的味道。如果當年鴻宇就讀餐飲科,或許會在哪個餐館或飯店內戴上廚師帽當二廚。

左營高中不是高雄在地的田徑強校,但投入田徑隊的人依舊不少,只要有心、有志氣教練都願意收。「因為都沒比過賽,也不知道自己適合甚麼項目,所以就找坑鑽。」周鴻宇說:「大家都挑完之後,只剩下千五、五千一萬,還有三千障。」三千障礙聽起來太困難了,一萬公尺太苦,決定選擇千五跟五千公尺作為訓練專項。當時,啟蒙他的教育者是張珊蓉教練。

「如果我當初是練短跑的話,那現在就看不到我繼續練了。」出生在中低收入戶,由父親與奶奶養大他的單親家庭,坦言現在參加路跑賽賺獎金是支持他長跑的理由之一。比起在外打工賺時薪,參加比賽賺生活費相對是比較好的。乍聞之下很現實,但周鴻宇也強調,身為學生仍會以學校榮譽為主,不荒廢學業、也盡力為學校爭取成績,感念師範大學的栽培。

身高一八二公分的他現在只六十五公斤,然而,國中時卻有八十公斤重。「剛開始跑也胖胖的,那時候就是練基礎、練登階,跑課表就跟著學姊跑,」周鴻宇說:「因為跟不到學長。」回憶過往,笑說一度想轉投短跑:「跑一圈就好,幹嘛跑十二圈半。」但自認為速度這東西『出生就沒有』,練長跑是命中注定。

我是不是少跑一圈

「當時的學校氛圍是,只要能達標全中運資格,或是代表高雄去參加全運會就已經非常強了。」周鴻宇沒有太多的想法,盡可能訓練、參賽,達標全中運資格。首要目標是跑好千五。當時只努力把速度課表練好,而沒有練距離。實際投入市中運千五、五千公尺兩項競賽,當時達標全中運的千五成績是 4 分 17 秒 00,而他卻以 4 分 17 秒 01 擦身而過。

毫秒之差的千五賽後,周鴻宇身體很疲憊,連教練也看在眼底:「教練說,那五千公尺你就當練習跑就好。」不背負成績壓力上場,心態上很輕鬆,沒想到跑完之後竟然拿到市中運五千公尺第三名,並以 16 分 10 秒達標全中運。那是第一次參賽五千公尺項目。

下一場比賽同樣是目標全中運的青年盃,教練表示既然五千達標了,那麼就跑千五跟一萬吧。想當然爾,仍把千五作為首要目標。跟著學長朱俊哲一塊練千五,怎麼都跑不進預期成績。最後在青年盃跑出 4 分 17 秒多,再次與全中運資格擦身而過。教練則是一如前次所說,那就不要有壓力地把一萬當練習跑完吧。

「那一天是下雨天,我印象很深刻,」周鴻宇笑說:「要跑二十五圈,看了選手成績表還是不知道要跟誰。跟第一個?還是跟三十八分的學長?我沒有經驗。」當天一萬公尺項目是最後的賽程,同校夥伴們在雨天下等著他。看著計時鐘答答答地一秒跳過一秒,計圈一圈一圈短少,跑完後的他走回到同學身邊,夥伴們才告訴說:「你剛跑了三十三分多。」達標一萬公尺資格!

「我還在想是不是少跑一圈。」周鴻宇說道。在市中運與青年盃達到五千、一萬的資格。後來與教練討論後,遂決定把專項轉為五千、一萬公尺。一萬公尺是他比較有把握的項目,也是如此,周鴻宇笑說自己『速度天生就沒有』。

教練你不要看比賽

啟蒙長跑之路是左營高中張珊蓉教練,這位嚴格卻待人和善的教練讓周鴻宇印象深刻:「在場上我們就是教練跟學生,她教會我們一切。但賽場下私底下,教練就像姊姊一樣,我們會去教練家吃炸雞聊天。」但他也不諱言,十幾歲的年齡,對於教練的壓力難以招架。

「影響我成績很大的部分是『壓力』,」周鴻宇說:「五千一萬跑得不錯,教練會管的比較嚴,無形中帶來壓力。」有成績之後,教練對他的期許與要求也更高一些。但這樣的要求並沒有帶來好成績,之後的一萬公尺競賽只跑出差強人意的成績,反思兩場競賽的差異:「為什麼第一次跑一萬跑得很開心有好成績,後面專門訓練跑一萬參賽,跑得要死要活還是跑不好。」

明白張珊蓉教練的用心與支持,兩人討論過後,如果壓力是難以避免的,那麼如何減少壓力感受會是首要要務。最終達成了協議,只要上場出賽,教練就會走出田徑場外去逛一逛,不看比賽。一來讓周鴻宇解除心理壓力,二來也讓愛才的教練放鬆一些。

「結果教練沒看我比賽,我的成績真的就會比較好。」他笑道。

曾經考慮要不要轉學

高中畢業之後,周鴻宇有意升學體院持續訓練,這件事帶來了掙扎。「高中的時間比較多,所以訓練量比較大,訓練累了就沒有好好讀書。」他說:「我考了三間體院跟師大。如果又去體院的話會不會還是在跑步。」

「我想多學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學其他的術科或不同的知識,而且我知道師大有一個很好的訓練環境。」最後選擇了就讀師範大學,在淑惠老師麾下受訓。但是,這個決定在一年級學期一度讓他後悔:「2017 年大一是我的低潮期。」

維持訓練以及兼顧學業,加上訓練方式不同以往,一切都讓他蠟燭兩頭燒。「學術並重真的很累,」他說:「練習沒辦法百分百投入,學業上也沒顧好。練習完還要趕功課,功課趕完還要趕考試,最後成績跟訓練都做不好。我曾經考慮要不要轉學。」這一年周鴻宇落入了低潮,重新適應學校的一切,抓不住如何兼顧學業與跑步訓練的節奏,在此間的田徑賽成績也沒有太大的突破。

能再次有長足的進步,周鴻宇很感謝學長曾廷瑋。「廷瑋學長是隊上的榜樣,那時候會想說,學長成績也不錯,練習也作得到。如果學長可以,為什麼我不行?」師大的中長跑雖然人不多,但每次訓練幾個人一塊,訓練氣氛很好。儘管在大一時期訓練跟學業都沒辦法顧好,但廷瑋學長仍持續鼓勵、勉勵他。使得原本對練習欲振乏力的周鴻宇,逐漸轉變更正面的心態面對每一次的訓練。

出國被電才長見識

多次場內賽會看見周鴻宇高瘦的身影領在前頭前進,把集團的配速往上拉起來,他笑說:「那是因為我出國被電。」曾經前往泰國邀請賽及亞洲青年田徑賽挑戰一萬公尺國際賽,看到日本、中國等選手剽悍的實力,讓他對競賽與訓練、以及見識更有不同的想法。他笑說,自己在台灣成績再好,出國也是被電。

「他們跑一萬公尺的配速是我跑五千的配速。」他說:「被人套圈,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

由此之後,周鴻宇參賽以成績、時間為重點,跑出好的成績時間,會比跑出好的名次更具有意義。每個人都有自己對成績、名次的期盼,這沒有對或錯。而他所想的是,如果成績跑得好的話,名次應該也不會太差。那麼,就好好地把自己成績往上拉。

去年(2020)在臺北馬拉松半程項目跑出 68 分成績的周鴻宇,現階段的他仍以場內賽為主,以質為主做訓練安排。今年也將會出賽台南全大運以及新北市全國運動會。未來,也希望在馬拉松競賽上有亮眼的表現。

周鴻宇自認為是個幸運的人,一切彷彿順利地向上發展。要感謝張珊蓉教練與淑惠教練以及廷瑋學長。另外一位在他生命中扮演重要角色及推手,是同樣熱愛田徑運動的父親。「我爸以前是不看田徑的,真的是因為我投入才開始,」周鴻宇笑說:「我爸很認真,有關田徑的網頁、影片他都看,他可能比我還要了解台灣田徑的大小事。」訪談之中,他的幸運其來由自,是面對辛苦、磨難持續保持樂觀的心境。

「真的壓力很大的時候,就會跟同學出去唱歌、或是去逛一逛。」周鴻宇笑說:「唱唱歌、逛一逛,壓力就排除掉了。」

【延伸閱讀】

鐵人小精靈的冒險 張倫平用不同方式感受墾丁之美

走在前端的運動科學網 師範大學相子元教授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