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萬千破碎的傑克萊利 一無所有的跑者奧運夢

0
716

「我不想在這場比賽留下任何遺憾,」傑克‧萊利 Jake Riley 在賽後說:「所以我盡可能抽離疼痛感不去想,只專注在跑步上,最後就成功了。」直到奧運馬拉松選拔賽的最後十公尺,傑克才確認自己會代表美國前往東京奧運。獨自跑了三十公里追逐領先者,他最後以 2 小時 10 分 02 秒取得第二名,那是他的個人最佳紀錄。

照片來源:on-running
照片來源:on-running

三度參加奧運選拔賽的傑克‧萊利曾經想放棄追求奧運夢想。過去幾年歷經了傷病、大手術跟離婚,對他來說,人生似乎退無可退了,即使選拔賽跑不好,他也沒有甚麼可以失去的了。「沒有下次了,」傑克對自己說:「不管你現在傷得有多嚴重,你都不會再有下次的機會去做得更好。」在終點處他披上美國國旗,找到了他的教練李‧特魯普 Lee Troop,他們一起找到了機會,由此重生。

「我們在同一時期經歷了很多事,」萊利說:「我恢復訓練並重新成為一名跑者,當時他也決定繼續執教。我們在馬拉松運動中找到了新的熱情和生活。」

傑克從華盛頓貝靈厄姆高中就認知自己是一個跑者,因為跑步而上了史丹佛大學,八次入選全美最佳隊伍,並在 2010 年以 28 分 57 秒 41 在全美大學錦標賽一萬公尺奪下第三名。爾後的他在兩年後取得生物力學學位並加入 Hansons-Brooks 漢森-布魯克斯跑步隊,搬遷到密歇根州。兩年訓練後他的初次馬拉松跑了 2 小時 13 分 16 秒成績。卻沒想到,隔年的跟腱疼痛成為他後續跑者生涯的隱憂。

傑克‧萊利沒有好好處理跟腱的問題,而是帶著傷痛持續訓練。「它不會消失,而且在隔天醒來之後變得很僵硬,」萊利說:「就像你醒來的那一刻起就開始與痛苦拉鋸。也許走一走之後會稍微放鬆,但它沒有消失。」他參加 2016 年的奧運選拔賽只獲得了第十五名成績。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2016 年 9 月傑克退出漢森-布魯克斯團隊,他跟妻子搬回華盛頓。傷勢沒有好轉,因為傷勢太痛無法繼續,只能將訓練減少到只剩交叉訓練。「我對自己的狀態不滿意,」他說:「跟這個傷痛抗爭,我覺得我一直在繞圈子轉。」儘管諮詢了數位醫生也嘗試許多療法,但仍然未果。傑克打算找一份工程師的工作。

不久後,傑克‧萊利跟妻子分開了。他搬回老家跟父母同住, 29 歲的那一年,沒有工作,沒有贊助又是腳傷,即使是待在家裡也難掩落寞。人生難處無獨有偶,2017 年萊利意外感染了雷米爾氏症,這是一種細菌感染,會造成喉嚨痛引發急性呼吸衰竭,經血液循環侵犯到全身各部位的器官,如肺部、骨骼、肝臟甚至腦部。雷米爾氏症候群非常罕見。幸運的是,他的醫生在早期階段就發現了。

歷經人生太多事,傷痛離異與病症感染,不難想像他的意志消沉。傑克的父母擔心他的精神狀態,在確認康復後要他重新尋覓目標。「現在的你不是你,」萊利回憶說:「需要做點甚麼並開始向前,我的父母討厭看到我這個模樣。」幸運的是,傑克被跑步的好友說服,要他把車子跟行李整理好,從華盛頓搬到了博爾德。他加入了由三屆奧運參賽者的李‧特魯普執教的 Boulder Track Club 博爾德田徑俱樂部。

「我需要找某個方向,因為我不能留在原地。」萊利說:「結果證明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決定。」

照片來源:sweatelite
照片來源:sweatelite

特魯普教練對萊利的印象還停留在 2012 年他贏得 USATF 錦標賽的記憶:「我很欣賞他。」才抵達博爾德幾個月後, 2018 年 2 月,才剛滿 30 歲的美國奧運馬拉松選拔賽預選賽選手喬納森‧格雷 (Jonathan Gray) 自殺身亡。這件事對李‧特魯普教練是毀滅性的打擊。

「我執教失去了信心,」特魯普教練說:「你會質疑是否跟自己有關,如果是有關的,是因為我的訓練教學嗎?」那一年,特魯普也關閉了他的跑步商店 Fleet Feet Sports Boulder ,那份消沉不只是擊垮了特魯普教練,也影響了隊伍們。運動員一個接一個離開了博爾德田徑俱樂部。「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但它可以是一夕倒榻的,這就是我的感覺。」他說:「我二十多年來營造的一切都分崩離析了。」特魯普宣布辭去總教練職務,只繼續指導少數人,包含傑克‧萊利。

「我試著去想自己能做甚麼,但沒想到要重回教練崗位。」特魯普教練說:「但傑克就像是一隻受傷的蹬羚,你會想幫他恢復健康。」有一回早上六點的晨練,一如往常他開車跟隨運動員,用車燈為他們照亮黑暗。在引導運動員穿過雪地時,他幡然醒悟:「這些年輕人信任我,我需要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

特魯普教練花時間反思自己的教學風格,如今,他的訓練方法更加靈活。如果訓練要求重複 10 次,他會考慮在 8 次時停止,取決於運動員的感受。但過去的他,重複 10 次就是鐵則。他不僅心懷感謝,也花更多時間跟團隊們享受每一刻。「對於運動員,我唯一強調要他們做的,就是停下來欣賞你所擁有的,以及你所做的一切。」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讓我們把話題拉回傑克‧萊利, 2018 年 5 月,萊利接受手術修復跟腱問題,最終確診問題是哈格倫氏症候群──腳跟後端,後跟骨與阿基里斯肌腱的接連位置有突出物,按壓會痛、跑步走路會痛──手術後三個月內不能跑步,他進行了很多力量訓練解決動作不平衡問題,例如髖部缺乏活動能力。三個月後,萊利進行了他第一次步行加跑步的訓練,特魯普教練陪著,他慢跑一分鐘,隨即繞著一塊草坪走了九分鐘。在恢復跑步的過程中,特魯普教練和傑克‧萊利都開始康復,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靈。

「我們都明白這是我們致力終身的運動,」萊利表示:「我們感受到彼此的熱情,以及希望卓越的願望,我認為這份共識就足夠了。」

到 2019 年春季,歷經半年過後的萊利終於能再次比賽,在五月份的博爾德十公里路跑賽以 31 分 20 秒獲得第 25 名,九月在 USATF 20 公里錦標賽中,他以 1 小時 10 分 59秒的成績獲得第 15 名。而後,他傷後復出的正式考驗要來了,過去三年來萊利未曾感受到賽前興奮、腎上腺素飆升的情緒,那種興奮感終於在賽前一晚出現了。特魯普教練提醒他,利用挑戰中的所有憤怒和沮喪情緒,並將這些情緒轉化為擊敗競爭對手的動力。

「有沒有任何一個選手經歷過你過去承受的打擊?」特魯普問道。

2019 年芝加哥馬拉松,傑克‧萊利以 2 小時 10 分 36 秒奪下全美選手第一位,總排第九名。賽後訪問時,萊利說了很多心內話:「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像是以前的我,或者實際上是更好的我。因為我現在有兩個跟腱。」

照片來源:podiumrunner
照片來源:podiumrunner

在 2020 年奧運會選拔賽之前,特魯普鼓勵萊利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這是你兒時的夢想,向它跑去,不要逃避它。」按照他們的計劃,儘管萊利與領先者有 30 秒的差距,但他還是以穩穩地前進。每跑一英里,萊利就更接近前三名,到了 24 英里,他趕上了前段班選手,而後則站穩了第二名的位置。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最後傑克‧萊利衝刺進入終點,取得他參賽奧運的門票。「沒有比看到一個歷經破碎的人回來更好的了,」特魯普說:「當他們回來時,因為一無所有,也沒有什麼可失去的。」在那之後的傑克‧萊利才與瑞士跑步品牌 On 簽約。

照片來源:on-running
照片來源:on-running

「2020 年奧運選拔賽,那場比賽教會了我耐心和保持冷靜的價值,當你最終決定去追逐時不要鬆懈,相信訓練和比賽計劃。然後最後的 200 公尺,在喧鬧的人群中跨過終點,確定首次參加奧運,這是我可以重溫一千次而且不會厭倦的記憶。」

內容來源:runnersworld、on-running、medium

【延伸閱讀】

美國一萬公尺奧運代表隊 艾蜜莉‧西森的致勝心法

一小時跑出美國新紀錄 莫莉哈德挑戰自我極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