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世界紀錄而來 超跑不只體能更是心智的運動

0
437

以 309.4 公里新創 24 小時超級馬拉松紀錄的立陶宛人亞歷山大‧索羅金 Aleksandr Sorokin ,在此之前,他更新了一百英里以及十二小時的紀錄,同時也在 2019 年世錦賽奪下優勝。

照片來源:irunfar
照片來源:irunfar

在這次採訪裡,索羅金分享了他對這次挑戰的期許,以及對超級馬拉松的著迷。後段,則是前世界紀錄保持人亞尼斯‧克羅斯對超跑的感想。

是的,我是為了挑戰世界紀錄而跑的

「實際上來說,我只跑公路比賽。」索羅金被問及對超跑的經驗時,他回答:「我試過越野賽,我只喜歡公路賽。我喜歡數字量化,我需要知道速度、圈數與距離。」

索羅金認為 24 小時賽是最有趣的超跑項目,而最不可思議的紀錄也是在這個項目中發生。他原本是為了準備羅馬尼亞的 24 小時世錦賽,沒想到賽事因為疫情取消,於是他選擇了波蘭 UltraPark 週末 24小時。

「是的,我是為了挑戰世界紀錄而跑的。」他說。

照片來源:irunfar
照片來源:irunfar

從 2019 年到兩年後打破世界紀錄,索羅金表示是有效且持續的訓練,每一年都讓他有所增長。第一,兩年間可以有充足的準備。第二,一位同樣也是超馬好手的波蘭人 Sebastian Białobrzeski 擔綱他的教練。第三,新冠疫情導致他失業了,於是反而像是專業選手般訓練,生活只剩下吃喝、睡覺跟跑步。

索羅金談到,比賽最末的幾個小時特別艱難,一直到跑了二十一個鐘頭後,才知道自己能打破世界紀錄。在此之前,很多問題困擾著他:我吃不下任何東西,而且我非常疲倦。一直到腸胃開始能消化食物,他才有把握打破紀錄。

照片來源:irunfar
照片來源:irunfar

「二十四小時賽對身體和大腦來說都非常困難,但你是為此而訓練,為不停下腳步而訓練。」他說:「比賽時間很長,你不能說下週、之後再挑戰。」

確認自己能打破紀錄讓他特別振奮,他在電子儀表板上看到顯示跨過 300 公里標記時,他知道自己再跑兩圈就打破記錄了(一圈 1.7 公里)。那時離比賽結束還有一段時間,跨越記錄之後就輪到他重寫歷史。「這種感覺很棒。」他說。

雖然打破了亞尼斯‧克羅斯 Yiannis Kouros 的世界紀錄,但索羅金仍表示他相當敬仰這位在上世紀創下世界紀錄的跑者,還有同樣也創下世界紀錄的閃電波特。

亞尼斯‧克羅斯:不只是體能,而是心智上的運動

亞尼斯‧克羅斯談起 1997 年在澳洲阿德萊德 ADELAÏDE 24 小時競賽,他解釋當比賽進入最末時,他的心態與體能表現水平都很好,所以很有信心沒有人能達到這一點。克羅斯表示:「這個紀錄能維持這麼久,是因為大多數跑者都認為是憑藉體能,但超跑其實是一種心智上的運動,這也是為什麼超跑並不適合大眾的原因。」許多跑者缺乏這一層的自我認識。

照片來源:carreraspormontana
照片來源:carreraspormontana

如果翻閱亞尼斯‧克羅斯的過去成績,你不得不承認他的強大,無論是肉體或精神。

1996 年法國蘇傑 48 小時 473.495 公里
1995 年法國蘇傑 48 小時 470.270 公里
1997 年阿德萊德 24 小時 303.306 公里
1997 年坎培拉 24 小時 295.030 公里
2005 年澳洲科拉克 6 日賽 1036.80 公里
斯巴達超級馬拉松紀錄保持人 20 小時 25 分 00 秒,同時持有前四名紀錄

照片來源:rungo.cz
照片來源:rungo.cz

克羅斯共有 12 次以上在 24 小時賽跑出 280 公里的紀錄,並持有 48 小時前六名紀錄。他表示,隨著年齡的增長,跑者會明白運用保守配速挑戰超跑的策略,特別是六天或 48 小時賽。當跑者進入多日賽,會面臨睡眠不足與肌肉疲勞,因此需要更多的精神力量。從這個角度來看, 24 小時賽相對容易,但對速度、策略與體能的要求也更高。

「那些試圖打破記錄的人,他們相信透過更長時間、更快的訓練就可以達到。超跑的秘密不在於任何可量測的事物上。另一個原因可能是,跑者們不能理解 Ultra-running 與 Hyper marathon 或 Super marathon 之間的差異。動詞形式的 Running 描述我們跑步的方式,意味著超越身體極限。而超級馬拉松則表示靠著體能跑步。」

克羅斯表示,在這項運動中至關重要的因素是,如果跑者生活不能自給自足、充分擁有自主權是很難成功的,此外,跑者們也缺乏足夠的心靈敘事以建立心智耐力。

內容來源:irunfar、letsrun

【延伸閱讀】

無法超越的傳奇 ─ 超馬史上最強者Yiannis Kouros

超馬刷新世界紀錄 每公里 4分40秒飆一個晝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