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週內跑完六場馬拉松 莎蘭的日蝕計畫為之不易

0
447

去年秋天,數度征戰奧運及世界大滿貫馬拉松賽的莎蘭‧弗拉納根 Shalane Flanagan 在 2019 年退役之後重啟了一個『日蝕計畫』:因為新冠病毒影響,所以大賽紛紛延後到秋天,因此,莎蘭企圖在 42 天內跑完柏林馬拉松、倫敦馬拉松、芝加哥馬拉松、波士頓馬拉松、東京馬拉松與紐約市馬拉松,有些比賽甚至是背對背。

照片來源:outsideonline
照片來源:outsideonline

莎蘭的目標是以平均不到 3 小時的時間完成 6 場馬拉松,結果當然是輕鬆做到了,她平均成績為 2 小時 38 分 30 秒,紐約市馬拉松甚至跑出 2 小時 33 分 32 秒成績。從旁側看,很明顯她有一個完美的計畫並明確達成。但如果問她,莎蘭會告訴你這一切並不如想像中容易。她沒有好好訓練,一度覺得很難達成,她必須重複自己的補給與重視恢復,需要家人與朋友的支持,甚至定期進行血液檢測。

莎蘭自承她的成功不是因為體能好,而是預見了可能發生的問題並克服它們。「一開始我很緊張,因為我不知道我是否準備好了?」她說:「能堅持到最後,因為我盡可能地採取主動和提前應對。」

當然啦,莎蘭‧弗拉納根並不是一般人,她拿過奧運銀牌、紐約市馬拉松優勝,擁有 20 年國際比賽的經驗。但確實現在的生活有很大的不同,40 歲的她有一個兒子,任職教練,還有許多為 NIKE 以及三本食譜書的宣傳工作。「我的日子很充實,重點不再是我的訓練上,」她說道:「我指導的運動員是我的優先,現在的生活很多面向。」在最近通過 ZOOM 的採訪中,莎蘭談到她的探索過程中遇到的障礙、恐懼和最終的成功。透過她的分享,你或許也可以跟隨她的腳步。

找到你的目標

莎蘭·弗拉納根是享譽國際的運動員,擁有著作與代言等等,但不意味她順風順水。她在 2019 年接受膝蓋手術,希望在 2020 年能跑得無傷無痛。手術進展順利,但 2020 年對各界都不順利。她和丈夫很高興在四月收養了一個男嬰傑克,但撫養孩子卻是另一種壓力。

六月下旬的田徑奧運會選拔賽和一個月後的東京奧運會,作為 NIKE 鮑爾曼田徑俱樂部跑步者的教練,莎蘭度過了一段忙碌而焦慮的時光。她開始為生活找尋動力,當她發現六大馬在短短的 7 週內舉辦,突然有了興趣。莎蘭感受到重返賽場的強大動力。「我需要一次瘋狂的冒險來恢復我的心理,並重新與跑步──我長期以來最好的朋友──聯繫起來。」她說。

設定一個稍微大膽的目標

目的與目標稍有不同。第一個是內省的、高層次的自我使命;第二,更為具體。你打算做什麼,什麼時候?

目標應該強調宏大,但卻可以實現的。多年來,莎蘭幾乎每個周末都會跑 32 公里,退休後儘管少了,但她早已儲備好長距離跑的能量。由此,她決定挑戰六個大滿貫賽賽,並力爭在 3 個小時內完成所有賽事。

此外,莎蘭還有一個隱藏的動機──她有機會打破世界紀錄。「我意識到各場大賽再也不會這麼緊湊了,」她說:「我喜歡研究這樣的事,思考我必須做些什麼。」儘管個人創下的紀錄並不受到認可。但這就是設定目標的有趣之處,你可以發明或者去追逐任何你想要的紀錄。

構建全面無死角的支持團隊

「我知道如果沒有強大的支持團隊,我無法完成日蝕計畫。」莎蘭說,於是她組建了一個團隊包含孩子保姆、訓練與競賽夥伴,落實充足的睡眠與恢復時間,以及在廚房烹飪的營養料理,以及來自 InsideTracker 的血液監測。

她把日蝕的成功歸功於跑步搭檔 Carrie Dimoff,她在 12 月 5 日的加利國際馬拉松賽上跑了 2:29:33 ,幫助她完成了大部分訓練。除了一場馬拉松之外,她在所有的馬拉松賽中都有配速夥伴。在波士頓馬拉松,她與前鮑爾曼菁英跑者安迪‧班巴洛(Andy Bumbalough PB 2:10:56)一塊跑步。莎蘭在 8 月中旬提交了血液樣本建立基礎值,而後在第二場馬拉松(倫敦)和最後一場(紐約)之間又進行了三次驗血,提供有關她的肌肉、骨骼和大腦健康、恢復和氧氣輸送系統,所有這些資訊都為訓練和營養提供了訊息。

「與如此多朋友和支持者一起完成日蝕計畫,可能是我跑步生涯的亮點,」莎蘭說:「這是終生難求的冒險。」

接受改變的計劃

莎蘭並沒有制定過六大馬大滿貫的計劃,事實上,直到 9 月中旬才宣布她的挑戰目標。到那時,她已經錯過了幾個月的訓練期——6 月、7 月和 8 月。

莎蘭大部分時間都在幫助鮑爾曼田徑俱樂部的跑者。「宣布這項計畫之後,我偶爾會跑 30 分鐘,而在其他日子裡則什麼都沒有,」她說:「這跑得並不多,但我告訴自己,聊勝於無,至少我花了很多時間去跑步。」

在東奧賽事期間時情況更糟,正處盛夏的潮濕環境,以及嚴格聞名的 COVID 檢疫控管,她雖然跑了 16 公里,但每天都要花幾個小時在不同的奧運場館間奔波。這不適合準備後續的六大馬。「我稱之為可憐人的高原訓練。」她說。

照片來源:tarheeltimes
照片來源:tarheeltimes

管理警示紅旗

用營養顧問史蒂維‧林‧史密斯(Stevie Lyn Smith)的話來說,莎蘭的首次血液檢測在 B12 的水平『不理想』。她建議莎蘭服用 B12 補充劑,同時多吃 B12 食物,如內臟、魚、奶製品和雞蛋,同時還建議她服用維生素 D 補充劑和鐵補充劑。營養顧問史蒂維的信念是,首先取用食物,再用特定的補充劑來填補已知的缺陷,而不是以分散營養的維生素為優先。

在柏林跑完第一場馬拉松後,莎蘭在倫敦遇到麻煩。不熟悉的食物會影響她的胃,並導致燃料不足。此外,一起旅行的兒子傑克把感冒傳染給她。莎蘭在倫敦起跑時太快,導致她不得不停下來走路。最後,下半場跑的比前半馬慢了五分鐘,一路感覺很糟糕。

倫敦馬拉松後的血液檢查顯示,肝臟和肌肉分解標誌物顯著升高,同時發炎指數、白細胞都上升。「我認為整個計畫岌岌可危,」她說:「我感覺非常疲倦,血液檢查告訴我,這不僅僅是想像。我知道必須重新評估。」

有疑問時則回到基礎

莎蘭遇到了一個下坡,後續還有 4 場馬拉松賽,她意識到狀況可能更差。但沒有中止打算。相反的,她選擇重新聚焦。「我不會放棄,」她說:「我決定做最壞的打算,抱最好的希望。」

她對訓練、旅行和補給做出重大改變。將傑克留在家中,好讓她專心去跑週日、週一的芝加哥-波士頓背對背賽事。在兩場比賽之間浸了冰浴,另外請了一位朋友 Natalie Bickford 到她的廚房幫忙準備和冷凍一些最喜歡的高熱量食物。其中包括肉醬、火雞肉丸、牛肉和扁豆義大利通心粉、薑黃椰子咖哩醬、黑巧克力和香蕉鬆餅,以及蕎麥巧克力糖蜜餅乾。她吃了這些,另外裝進冷凍袋裡隨身攜帶。

作為經驗豐富的跑者和食譜作者,莎蘭不需要找尋新把戲,只需要遵守已知的模式。

一次就好,不要聽從你的身體

但莎蘭確實改變了一項關鍵技巧,她早就知道『糖原窗口』的道理——在劇烈跑步後的 30 到 60 分鐘內吃東西,此時肌肉已準備好吸收和儲存碳水化合物。但在此期間,跑者也可能會汗流浹背、疲倦,甚至可能會感到噁心而吃不下。「你不一定餓,」莎蘭說:「但你知道這有所不同。」

營養顧問則鼓勵她換個角度思考。史蒂維說到:「我告訴跑者,現在是時候用補給進行『商務會議』了。你可能沒有任何胃口,但你需要把它放在你的行事曆上,照計畫走。」莎蘭照做,感受到很好的恢復。「我想我職業生涯大部分時間可能都精力不足,」她說:「這絕對是我要在我指導的運動員中必須強調的事。」

照片來源:washingtonpost
照片來源:washingtonpost

旨在進取而非倖存

在波士頓馬拉松之後,莎蘭的血液指數看起來好多了,所有的肌肉分解和炎症指標都下降了,她也感覺好多了。後續只需要去跑東京和紐約馬拉松,而且間隔將近三週,這沒有什麼問題。莎蘭與俄勒岡州的朋友參加東京馬拉松線上跑後。她隨即計劃取得最佳的成績。

「我希望紐約市馬拉松能為日蝕計畫寫下驚嘆號。」她說:「我想讓大家知道,我不僅可以完成,而且還能發揮更好。」莎蘭做到了!紐約市馬拉松前半馬 1:17:08 ,下半馬則是 1:16:24 ,總時間為 2 小時 33 分 32 秒。這個成績在 40 至 44 歲分齡組排名第二,而且在今年參加過大滿貫賽的選手中排名第一。

敢於玩樂

莎蘭認為自己是一個現實主義者,她知道每一天都不可能有卓越表現,也很高興不再重溫倫敦馬拉松賽。但她承認,與早期競賽相比,在日蝕計畫中收穫更多樂趣,特別是全面無死角的支持團隊。

「作為一名菁英跑者,你會對成績抱有很高的期望和擔憂,會讓你很難享受比賽過程的樂趣,」她說。事實證明,日蝕計畫完全不是如此。

一方面,她體認到很多跑者在比賽過程中會相互對話,有些跑者會向她自我介紹,或是表示她的兒子很可愛。或者是穿著鮑爾曼俱樂部背心的人會告訴她「我們是隊友」,有些人則表示喜歡她的食譜,並邀請她去瑞典滑雪度假。

「在這裡我是一名休閒跑者,但菁英選手在馬拉松賽不會有這樣的對話,」莎蘭說道:「這是一次非常不同且有趣的體驗。」

事實上,莎蘭非常想念日蝕計畫:「很感謝日蝕計畫能讓我參加大型賽事,並跟其他跑者們互動。這是一個很酷的 42 天,很可惜這個計畫落幕了。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嘗試讓人活力十足的事。」

文章來源:outsideonline

【延伸閱讀】

東奧金牌再奪紐約馬優勝 莎蘭弗拉納根 42 天六大馬最速圓夢

親愛的跑步 莎蘭弗拉納根挑戰四十二天內跑六場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