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越臺灣超馬成絕響 經典賽事受阻無法獲取路權

0
1106

原預計於 2024 年 4 月舉辦的橫越臺灣超級馬拉松,自 2014 年初辦至今近十年歷史,參賽者眾包含台灣、香港、日本、澳洲、韓國以及新加坡、美國、馬來西亞等十多個國家超過一百五十名選手完成 246 公里,自台中港沿著中橫公路跑到太魯閣的長爬坡路段,堪稱壯遊。無奈因為長久以來無法取得埔里到大禹嶺路段的路權,受迫無奈最終正式宣布取消。不只為這場經典賽事留下遺憾,也讓許多有意來台跑步觀光的超馬運動員感到惋惜。

橫越臺灣超馬藉由運動推展運動國民外交,運動賽事的辦理能展現不同的台灣特色與實踐更多的使命。
橫越臺灣超馬藉由運動推展運動國民外交,運動賽事的辦理能展現不同的台灣特色與實踐更多的使命。

橫越臺灣超級馬拉松,擁有東方斯巴達松超級馬拉松之美名,跑者們要跑經世界少有橫跨東西岸的地理特質,此外,擁有多高且高山密集的中央山脈也是觀光跑旅重點,再者,這是一場橫跨多樣植披景觀的路段,歷經熱帶、亞熱帶、溫帶、寒帶等不同氣溫。在草創初期就受到國內、海外超馬跑者的矚目與期待。

斯巴達松Spartathlon自1983年開始舉辦,跑者用雙腳沿著前人的足跡,完成從古城雅典到斯巴達的超級馬拉松挑戰。(照片來源:Spartathlon粉絲專頁)
斯巴達松Spartathlon自1983年開始舉辦,跑者用雙腳沿著前人的足跡,完成從古城雅典到斯巴達的超級馬拉松挑戰。(照片來源:Spartathlon粉絲專頁)

在世界上僅有數場長征 246 公里、跨越山林與城市,兼具文化深度與觀光廣度的超級馬拉松賽,包含希臘的斯巴達超級馬拉松 Spartathlon ,以及日本櫻花道超級馬拉松 Sakura Michi Kokusai Nature Run ,以及舉辦於台灣的橫越臺灣超級馬拉松 Race Across Taiwan Nonstop 246 km 。可以說,橫越臺灣超級馬拉松對超馬跑者來說是無可取代的夢幻路線。可惜的是,在長年無法正式取得路權的情形下,只好取消辦理。

蔡英文總統接見超級馬拉松、越野跑領域的選手
蔡英文總統接見超級馬拉松、越野跑領域的選手

台灣一年有破兩百場長距離競賽,無論是外島的金門、澎湖馬拉松,以及國內富有盛名的臺北馬拉松、以及將於 12 月於台北舉辦的 IAU 24 世界錦標賽,無一不凸顯台灣是長跑市場大國,也無形中蔚成跑步經濟學。不只是帶來充沛的運動觀光經濟,也充分地帶動人們旅遊台灣。在去年,蔡英文總統也親自接見完成「地表最長超級馬拉松」的羅維銘選手、台灣48小時超馬紀錄保持者以及完成中央山脈縱跑的古明政、周青,在在顯示政府當局對超級馬拉松、越野跑領域的重視與期待。隨著後疫情時代的到來,也帶動更多海外人士來台旅遊、觀光與跑步。而擁有良善人情味、以及戶外山林特色的台灣戶外,無論是太魯閣、中橫公路以及武嶺,都深受國內觀光與海外觀光客的佳評。

漸凍人病友於橫越臺灣的賽道上為挑戰者們加油!
漸凍人病友於橫越臺灣的賽道上為挑戰者們加油!

橫越臺灣超級馬拉松,結合台灣地理特色與文化,過去多年來吸引全世界好手來參賽,體驗東西不同的文化特色,眺望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瑰麗景致、群山風光,終點也安排太魯閣族民族穿著傳統服飾、遞上原住民精釀的小米酒作為歡迎儀式。除此之外,良善心意推己及人,主辦單位更從第一屆開始,結合運動與公益慈善,發起為漸凍人而跑的慈善活動,每位參賽者號召親友捐款每公里五元、用公益慈善的使命力量鼓勵完成這場挑戰,也為同為生命奮鬥的漸凍人病友加油。每屆賽事過程中,漸凍病友坐著輪椅在路邊為跑者喝采鼓勵,也成為這場比賽的特殊畫面。

令人惋惜的是,儘管是世界知名的超級馬拉松、同時也結合慈善公益與運動觀光,仍未能受到公路局工程養護路段的支持與重視。是否違背了推廣觀光旅行,以及道路使用權益的核心觀念。

超馬協會表示,藉此指出制度的不合理。台灣的跑步類運動協會有數百個,大致可分為三類:

  • 一是同好聯誼性質的協會、原為地方性的跑團,到內政部登記時一律登記為協會。
  • 二是只辦比賽的協會,性質趨近於公關活動公司。
  • 三則是國家運動協會,它必須是國際總會的會員國協會,負責管轄該運動,不僅舉辦比賽,還要掌管國家紀錄的認證、裁判的培訓、國家代表隊的選拔與參加國際錦標賽等業務。

一般人很難分辨主辦單位性質,只看到比賽有收費,就認為主辦單位有營利行為。而橫越臺灣超級馬拉松是由具有國家運動協會性質的超馬協會主辦,即便報名人數稀少,入不敷出,財務難以平衡,但仍是為了循序培養超馬跑者實力,進而利用比賽進行國民外交、為台灣鍛造未來的超馬國手。然而,審查制度設計卻是由一非運動專業單位的公路修繕單位來評估是否能辦理。

超馬協會規定參賽者必須攜帶頭燈與著裝反光背心
超馬協會規定參賽者必須攜帶頭燈與著裝反光背心

試問,在沒有運動背景觀念、不清楚超級馬拉松與馬拉松賽差異的情形下,以『晚上跑步不安全』為由不允許路權,更是凸顯公路單位在超馬運動的認知,以及現行制度上存在相當大的進步空間,彷若是外行領導內行,難道也要因為游泳有可能危險,而必須關閉游泳池與戶外游泳場域?如前所述,跑步與超級馬拉松是台灣近年來的運動顯學,是全民的健康運動,期待有專業的核准制度,讓不同性質的單位或協會能夠舉辦符合條件的賽事,讓運動賽事得以展現不同的特色,並實踐更多的使命。

體育署於五年前制訂頒佈的跑步比賽指引是一份低度管制的規則,在運動發展初期以鼓勵成長為目標是足夠的,但在全民運動賽事已經達到相當程度時,應開始去蕪存菁,一份更專業、分類細緻、更符合國際潮流(例如:賽事運動永續要求)的第二版發展指引是刻不容緩的。

 

【延伸閱讀】

HOKA Gaviota 5 跑向世界 因為運動 Rita 人生更豐富

鐵人世錦賽移師法國尼斯 那 KONA 還算 KONA 嗎